第九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但随即龙谦就感觉天空又暗了下来,巨型犀牛竟然不惜伤害同伴踏着巨蹄对着龙谦所站着蜘蛛背部直踩而下。

  “够狠啊……不过,却正合我意。”

  龙谦将鬼力集中在脚部,飞速开始在毛茸茸的蜘蛛背上奔跑。

  “呃……”蜘蛛的身体有着两个部分,龙谦飞身从原来站着的部分跃到了另一个部分。

  蜘蛛发出了痛苦的嘶鸣,直接有半个身体被活活踩爆,绿色的血液四处喷洒,龙谦伴随着蜘蛛的倾斜身体开始不稳。

  “巨型犀牛的脚跟部分皮肤过于坚硬,身体也有着大量的肉盔护卫,如果按照刚才的方法再炮制一遍的话肯定上不了犀牛的背部,它的弱点……只有从眼睛下手了。”

  稍微地在脑海里制定了一下方案,龙谦长啸一声,直接从蜘蛛背部又跳了下去。

  “哟呵!!!!”龙谦在空中召出鬼之左轮,身体一边旋转着一边打出子弹,当然,这样纯粹是在耍酷。

  “呼!!!”一团巨大火焰在空中袭来。

  龙谦的身影被火焰覆盖。

  但是几秒后,火焰外部先是看到古铜色的剑锋突出,随后红衣少年从火焰中突了出来。

  银发的四周,还飘落着金黄的火星。

  落在地面后,鬼武者握住旋转之剑剑柄,摁下破风开关,身体四周刮起一阵旋风后,鬼武者的身影转瞬出现在另一处——巨型老鼠的脚部。

  鬼手挥动着一拳砸在地面上,地表开裂的同时鬼武者也借着反弹之力上到了几十米的高空。

  “他又要跳到老鼠的背上去吗?难道想利用犀牛再次杀伤一个对手?亚希,操控好了。”不远处悬浮观望着的女子冷冷地说道。

  “我看没那么简单。一旁同样悬浮着的男子眸子里闪耀着光泽。

  “哼!以为我看不出这些家伙的变异是你们搞的鬼吗?”龙谦在半空中轻轻回头看了远处观望着一切的二人一眼,嘴角挂起了轻笑。

  “这样的对手,还不配我拿出全部的实力啊!!!!”大吼一声后,龙谦直接浮空挥动旋转之剑,摁动破风开关,借助重力的威势,对着已经开裂的地面砸了下去。

  如此强大的势能叠加上破风能量,恐怖的力道无与伦比。

  地表碎裂,无数深层处的土块飞屑迸发而出。

  鬼武者一步步踩在飞起的中型大小土块上,远离塌陷的区域。

  但巨型老鼠可就没有如此的灵活性了,虽然身体庞大只要一跃而起就可以摆脱被活埋的厄运,但失去借力点庞大的身躯也成为了其致命的弱点。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两只巨型怪物就分别葬生在自己同伴的手上和深深的地底之中。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虽然四周已经用了禁制隔离了视线与声音,但冥界的那些家伙想必也应该察觉了吧?”女子冷淡地说道。

  男子微笑着回应道:“如果他们都来了,那才更好玩呢。”

  “记住,亚希,我们这次的任务不是来人间搞破坏和玩乐的。”

  “是啊,人间那么多的美女,我也不舍得呢。”

  女子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男子讪笑一声:“好了,若段,我开玩笑的啦,今天就到这里吧。”说完单手一挥,百米前剩余的两只巨型怪物就化为光性轮廓随后消失。接着男子与女子二人也同时不见了。

  龙谦看了看不远处依稀可以辨别的两道残影,吁了一口气,他也正愁没有办法对付剩下的两个怪物,想不到对方先撤退了。

  四周用一片狼藉来形容程度都太轻了。

  “不知道小瑞说的那个姚晴怎么样了,这么大规模的破坏,可别把她搞死了。”看着有些摇晃即将倒塌的废弃工厂架梁,龙谦快步走了进去……

  经过一番复杂的搜索,龙谦总算找到了昏过去被绑在椅子上的一个少女,想必就是姚晴了。

  被落下来的零散碎片划过收了点小伤,龙谦解开姚晴的绳子后,背起少女快步奔跑逃离。

  就在龙谦迈开踏出废弃工厂的第二步时,身后的残破建筑轰的一声倒塌了下去,鬼武者迅速地趴了下来。

  远处响起了警笛声。

  “警察每次都在事情解决后赶来……看来小说里的情节也不完全是虚拟的狗血……”……

  Y县白菲菲家中。

  “龙谦,你说的那个端木瑞和姚晴加入冥界的事我都知道了,还有那一男一女虽然身份还没有查清,但在这种非常时期下,肯定不简单……比起这个,你……”

  “哦,王恒的事啊,我没事啊,呵呵……”龙谦躺在沙发上说道。

  “你说谎。”

  “我没有啊……”

  “如果不是的话,那你就看着我都眼睛。”白菲菲走到沙发旁,俏脸靠了过来。

  “呃……那个……菲菲,我忽然想起来还有很重要的事,先走了。”龙谦翻过沙发的靠枕处,迅速逃离。

  白菲菲双手交叉在胸前:“你这家伙,真让人担心啊,明明就有事……”……

  龙谦来到户外,轻轻地抹去了眼中的泪花,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荡。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街上的行人大多是趁着阳光略为减弱的时候出来逛街的女人。

  龙谦很快就碰到了熟人。

  “我说……刘天,你这科学怪青年也会没事出来啊……而且还和这个女……女孩一起……”龙谦用奇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冷脸眼镜少年和其身旁站着的高挑活泼美丽少女。

  “恩,龙谦,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你,这种低概率的事情也只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说这女人?当然,她说出来陪她逛上两个小时的街就将魔族一份重要的科技资料泄露给我,再加上两种武器的研究都已经基本完成了,如此诱人的利益,无法不撼动我的内心。”

  “我就知道……”龙谦看了雪玲一眼,后者撅了撅小嘴,并没有多说话。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还真的蛮般配的呢。”龙谦心里想道,“那我就走了,不打扰了,呵呵……”

  刘天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龙谦荡着荡着荡到了Y县新建的游乐园。

  “我怎么跑到小鬼玩的地方来了?算了,竟然来了,就是天意,买张票进去玩玩好了。”

  龙谦买票进入了游乐园……

  无奈地坐在一张长椅上摇了摇头,鬼武者连声叹息:“这是什么游乐园啊……什么都不对外开放,到处都是小鬼在玩打弹子、跳皮筋一类的弱智玩意儿,设施也……”话还没说完,龙谦坐着的木质长椅塌掉了。

  “……”

  一只白皙的玉手伸了过来。

  “恩?”

  “来,拉住我的手,我扶你起来吧。”映入龙谦眸子里的是一张清纯活泼、和自己年龄一般大小的少女面庞。

  “呃……那个,其实我自己能起来的……”虽然嘴上这样说着,龙谦还是拉住了少女的手掌站起。

  少女用手掩嘴轻笑了一声,又递过来一瓶矿泉水:“渴了吧?喏,刚买的。”

  哥笑了。

  鬼武者竟然会渴?开什么国际玩笑!!!

  龙谦接过了水瓶喝了一口后笑道:“谢谢了。”

  “不谢啊,在这个游乐园碰见一个和我一样大的人还真是难得呢,特别是男生。”少女微笑道。

  龙谦四处看了一眼,除了瞎叫唤打着弹珠的小男孩和一群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女孩外,的确是看不到什么大人。

  “这些小鬼……不是,这些小男孩女孩子的家长和父母都不陪他们一起出来以便监护的吗?”龙谦问道。

  “是啊,父母们都很忙呢。虽然有来自各个家庭的孩子:但不管是菜农、还是小小的富二代、普通工人、政府官员,都很愉快地相处在一起呢!丝毫互相之间没有歧视,孩子们的纯真,确实很美好啊!!”

  “不过是都还小罢了,等到长大的时候,不论是哪一方,都会觉得这种友情不再适合保留下去,有钱有势的那一方更是如此,至于没钱的则会深深地承负上自卑的压力。”

  少女沉默不语。

  龙谦挠了挠后脑勺:“啊哈哈哈哈,这些是我在电视上看到乱说的啦,也不知道对不对,哈哈哈,不过看现在这幅和谐的样子,电视里的老头子还真会胡说呢!啊哈哈……”

  “不……其实你说的很对……”少女有些失落,“这个社会,的确在慢慢地朝着那样的趋势发展,但我个人的能力实在是太微弱了……所以,好希望出现一个英雄啊……”

  “英雄?”

  “对啊,”少女向往地说道:“一个能够无论是在精神还是实际生活中都能领导大家的真正的英雄……”

  龙谦不禁汗颜:“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喜欢幻想啊……”

  一直和女孩边走边聊了大量的废话,龙谦得知原来女孩不是游乐场的员工,而和自己一样是名高考刚刚结束的学生,义务来游乐场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再顺便照看的,同时龙谦想向其反映一下游乐场的设施实在太烂的想法也落空了。

  “对了,聊了这么久,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少女食指轻轻点在下巴处问道。

  “龙谦。”

  “我叫徐若惜,你以后叫我若惜就可以了。”

  “哦。”

  “我发现你这个男生好有趣哦,就会一个劲的哦,一般的男生看到漂亮女生都会尽力地表现自己的,不是吗?”

  龙谦突然抬起了头,对着身旁的少女说道:“抱歉,我有很重要的事,先走了。”

  “啊?什么?”少女还没反应过来,龙谦就离开跑入了一处树林内。

  “好奇怪的人啊,认识了也不留下联系方式。”

  龙谦进入树林后,解除了鬼手的幻术禁制,先前经过树林时,处于幻术状态中的鬼手就通过震动对主人发出了信号。

  “果然……这个地方,有着魔物……”鬼手的血红色光芒映在了少年的眸子里。

  “在哪里呢?”……

  按照鬼手的指引寻找,龙谦绕了树林整整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疑惑地皱了皱眉头,缓步走出了树林。

  “龙谦!!!”动人而又熟悉的女音传入耳中。

  “恩?”龙谦回头,随后一惊,赶快又开启了鬼手的幻术禁制。

  “你说去办事情,现在怎么还在这里?”来者正是徐若惜。

  “啊……那个,我突然半路又接到电话说事情已经搞定了,所以在这附近闲逛看看能不能再碰到你,呵呵……”龙谦傻笑着不似作伪。

  “真的吗?”

  “我骗你干嘛?”

  “你还真闲啊!”徐若惜扑哧一声笑道。

  “这里最闲的人是你吧?”当然此话鬼武者只会放在心里说说。

  “那我们再一起走走吧?”

  “呃……好。”

  龙谦心想目前也暂时没有那魔物的动静,只得先安静下来,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和徐若惜四处走走也能起到巡查的作用,

  “对了,龙谦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龙谦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一边随口答道:“杀光魔族的人。”

  “什么?”

  “啊?那个……不是,我说的是游戏里的杀光那些魔人,那些魔人实在是太可恶了,长的又丑又恶心,还残杀无辜的百姓……”

  徐若惜笑道:“你们男孩子啊,就都喜欢玩游戏。”

  “那你的梦想又是什么?”

  “我啊……很简单,我就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有一天真正的和平、人与人之间真正和谐相处就好了。”

  “这也叫梦想?和你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怎么没关系了?如果世界真的变得那么美好的话,那么每个人都会生活的很快乐,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了,还有你呢,龙谦。”

  “呃……”

  龙谦心里不禁叹息:“这种梦想,永远遥不可及。”

  走了一段路程,前面突然发现了一个小男孩。

  “那是谁?”龙谦警惕起来,因为鬼手的震动较之先前有轻微的振幅。

  “啊?那不是小郁吗?”

  “小郁?这个名字倒是古怪。”

  “其实这不是他的真名,他一开始到这儿来时性子很孤僻,也没什么朋友,别人问他名字他就说自己叫小郁,后来我和他建立了友谊关系才告诉我这不是他的真名。”

  “小郁……他不会认为自己很忧郁才起这个名字的吧?”

  “就是这样啊……”

  “我晕……现在的小朋友还真是思想丰富啊,呵呵呵呵……”

  “小郁!”徐若惜叫了一声后迈开修长的玉腿跑了起来,龙谦将手掌插入裤袋中紧跟了上去。

  “你在干什么?”徐若惜靠近后有些娇喘地问道。

  “原来是若惜姐姐啊……”

  龙谦皱起了眉头,这小鬼的声音有些不太正常,带着诡异的重音与沙哑,而且背对着徐若惜二人,蹲在那里不知道干些什么。

  徐若惜很显然也发觉到了这一点,担心地继续走进:“小郁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来,让姐姐看看。”

  “别碰我!!!”

  徐若惜伸在半空中的白皙手掌被这一声稚嫩的厉喝打断了前进,就这样怔住了。

  “小郁……你怎么了?”

  小男孩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随后发出了阴笑的声音:“若惜姐姐……你知道吗……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为你那愚蠢的梦想而暗自偷笑了一百遍不止……但我为什么还要和你建立关系呢?答案很简单啊……因为我实在是太想占有你了……那迷人的身材和清纯诱、惑的脸蛋……若惜姐姐,就把你的第一次贞洁之身献给我吧!!!!”

  “什么……”徐若惜陷入了失神。

  “危险!!!”在男孩肩膀上伸出的黑色雾气手掌还未抓到徐若惜之前,她身后的鬼武者就快速将其拉离。

  “果然是魔物。”龙谦淡淡地说道。

  “你又是什么家伙?”男孩转过脸来,龙谦看到了一幅颇为瘦削、可爱的小鬼面孔,只不过此时对方的双眼却是透露着血红色的诡异光芒。

  “我是这块地区的片警,专门负责管理你们这种不知廉耻的生物的。”龙谦说着进入了鬼武者状态。

  此刻已经回过神来的徐若惜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只可能在小说或者电影里看到的场景,此刻竟然真真切切映在少女那如水的眸子里。

  “原来是鬼武者,喜欢多管闲事的家伙。”

  龙谦打了个呵欠,“快点从这小鬼的身上滚开吧,待会儿别被我打的逃都没地方逃。”

  “嘿嘿嘿,看来你很在乎人类啊,鬼武者,这个小孩与那边的女人也是……”

  的确,如果龙谦贸然进攻的话,那么就会伤害到小男孩的肉体,一个搞不好魔物消灭掉之后小男孩也会同样被杀死。

  但鬼武者还是虚张声势道:“放屁!我要杀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那么想死就说一声,我成全你!不要拿人类的肉身作肉盾。”

  “哦?是吗?嘿嘿……”

  一道紫色气浪飞速打向徐若惜。

  “阴险!!”龙谦一个翻滚召出旋转之剑在徐若惜身前挡下了那道气斩。

  “鬼武者,你的行动出卖了你。”

  “那又怎么样?”

  “注定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我。”

  “哦?你放屁的功夫倒是很厉害。”

  “你的仁慈会让你后悔的,鬼武者!!!!”又是十几道气斩袭来。

  “可恶,现在不能正面迎敌,先想办法把若惜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龙谦想着直接抱起徐若惜飞奔了起来。

  “这样的动作未免太……”最后龙谦还是将徐若惜放在了背上。

  “若惜,突然发生的一切我没法一下解释清楚,待会儿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离这里远些。”

  “龙谦……”龙谦感觉到脖子背部有些湿润,看来背上的少女流泪了。

  “龙谦,小郁他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被魔物附身了。”

  “那你待会儿要去杀掉他吗?”

  龙谦沉默不语。

  总算暂时摆脱了附着于男孩身上的魔物,龙谦轻轻将徐若瑄放下,准备离去时却被对方拉住了手腕:“答应我,让小郁活下来。”

  “大姐,这不是我说的算的好不好哇……”当然这话龙谦是放在心里。

  “我尽量吧。”龙谦说完便飞速离去了……

  时近黄昏,游乐园里即将爆发一场大战。

  徐若惜焦急地在原地来回踱步,这时响起的一道阴森笑声让少女打了个寒战。

  “嘿嘿嘿,若惜姐姐,想我了没有啊?”小郁的身影从略显昏暗的暮色中浮现而出。

  “你不是小郁!”少女一步步地后退着。

  “我是你的小郁啊,若惜姐姐。”双眼血红的男孩步步紧逼着。

  “嗖!!!”一柄巨剑横空飞来砸在男孩的身前挡住了他的步伐。下一秒,龙谦的身影就出现在少女与男孩之间。

  “我说你打又不打,一个劲地乱窜,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龙谦一脚踢起巨剑用手抓住扛在肩上不耐烦地说道。

  “鬼武者,你的确比蟑螂还要烦人。”男孩随手就挥出了二十几道气斩,可以看出也非等闲之辈。

  再一次,龙谦为了保护徐若惜与不伤害男孩的肉身而选择了防御。

  “我靠……唔……”运气不会总是眷顾同一个人,龙谦的左肩最终被一道气斩划伤。

  “龙谦……”徐若惜眼中流下了两行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