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还真是伤脑筋啊……”龙谦捂着流血的肩膀半跪而起,对面的这个家伙,的确比自己想象中的实力还要强大,连气斩较之一般的魔物也是要厉害上三分。

  就在男孩准备再度发起气斩攻击之时,徐若惜站起身双手展开拦在了鬼武者的身前。

  “若惜,你……”

  少女眼中流下了泪水:“为什么?小郁,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男孩的眼中出现了短暂的失神,但很快又被血红所淹没。

  “因为我觉得,践踏别人的梦想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特别是像你这种平凡而愚昧的梦想,如果践踏在脚下侮辱,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快感啊!!!!!”男孩疯狂而狰狞地吼道。

  少女崩溃地倒下了,身后一只手扶住了她。

  龙谦轻轻地将徐若惜放在地上,提起旋转之剑低着头说道:“喂,你说践踏别人的梦想很有趣是吧?”

  “哈哈,那又怎么样,无能的鬼武者。”

  “这个世界,每个人即便再平凡也是有着自己的梦想,这正是身为人类的可贵之处,一个梦想,无论如何简单或遥不可及,但其中所怀有的纯真乃是世间的无价之宝,像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来嘲笑别人的梦想!!!!!!!!!!!!!!!!!!!!!!!!!!!!!!!!!!!!!!!!!!!”

  猛然地抬起头,鬼武者的双眼放出了浓郁的绿光。

  显然,对面的男孩也别那种可怖的眼神吓住了:“你……在虚张声势吗?鬼武者,还是想说,你想要毁掉这个男孩的身体?”

  魔变之体。

  异变后的鬼武者用着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没那么复杂,只需要将你从他体内逼出来然后毁灭你就可以了。”

  说完光形人影胸前就喷射出一道绿光。

  绿光直射而中了男孩的眉心。

  “啊!!!!!!!!!!!!”凄厉但不属于男孩的叫喊声,小男孩头顶上浮现出了一个狰狞的黑雾人形。

  “现在,为你随意嘲笑他人的梦想付出代价吧。同时也记住,一个人的梦想无论再怎么平凡,那也是最值得珍贵的!!!!!”挥动透明光剑,一道光波气刃精准地斩向黑雾人形。

  “啊!!!!!!!!!!”黑雾化为无数碎片消散而去。

  就在黑雾消散的那一刻,鬼武者也迅速退出了一切状态。

  龙谦半跪而下,四周的景物开始摇晃与模糊。

  “这次……也许真的要死……了……”龙谦自己心里也知道最近魔变之体使用的次数过于频繁,身体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龙谦!!!!!!!”那清脆甜美的女声在耳边渐渐消逝,少年的身体朝前倒了下去……

  “呜……”醒来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龙谦神色萎靡地从床上坐起,熟悉而又陌生的香味传入鼻孔之中。

  这是一个布局优雅温馨的小房间,一看主人就是个女孩子。

  门被打开,徐若惜走了进来,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龙谦,你醒啦!!!”但随后看到少年那苍白的脸色时,内心中的兴奋立马被一扫而光。

  龙谦咳嗽了一声,看向自己散发着微弱光芒的鬼手,苦笑道:“你没把我送入医院真是明智的选择,我现在体内的鬼力,连维持最基本的幻术禁制都做不到了。”

  虽然少年所说的话徐若惜大致都听的不太懂,但还是点了点头:“那你现在没什么事吧?”

  “捡回一条命都是幸运的了。不过,现在我得离开了。”

  “啊?为什么,你在这里休息吧,我……我不介意的。”

  “你以为我不想啊?”龙谦心里不由叫苦,不过嘴上还是解释道:“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处于虚弱状态中的我很快就会被那些怪物找到并且杀死,到时候,连你的命也都要赔上。”

  徐若惜没有再说话。

  “对了,那个小鬼……不是,那个男孩怎么样了?”

  “他……很好,谢谢你了,龙谦。”

  龙谦点了点头离开了……

  来到街边的拐角处,龙谦知道自己目前所要做的便是接触体内因为过度开启魔变之体的虚弱状态。在如今魔族与鬼族暗战的特别时期,处于遍布魔族眼线的南部地区如果毫无实力的话,危险系数将会直线上升。

  盘腿坐了下来,龙谦深吸一口气,回忆起“天地法则”里的内容……

  也不知过了多久,虽然龙谦体内的狂暴感与虚弱已经因为天地能量的引入而基本消除,但少年此刻仍然不愿睁眼,因为在那长长的领悟黑暗之中,他的思想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感触到了一丝曙光。

  “从前我的招式过于杂乱,从而导致鬼力的势能不是很集中,如果能把所有的招式中的精髓提炼出来,然后只糅合成一招,那样的威力又会有多大?”龙谦脑海里开始演练着自己以往所使用过的所有招式,无论是体术方面还是鬼力技能,无论是华丽还是追求伤害高的招式,所有的所有,都有它们的优劣,龙谦所需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些强大的本质,从而组合成新的章法……

  清晨。

  当一名清洁工正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时,一道不远处的少年声音传入耳中:“太好了,终于完成了!!!!”随后他就昏了过去。

  龙谦倏地站起,睁开双目,炯炯有神“太好了,终于完成了,终极的专属于我自己的两招——一剑破天与精神极限。”经过无数个小时的集中精神凝练,龙谦终于开发出了初级的两个专属终极技能。

  初级一剑破天,为物理方面的杀伤性技能,集合了以往鬼武者所有招式的威力,当然具体极限的现在无法实验。

  精神极限,顾名思义,为精神类攻击,能够将鬼力凝聚在任何可对敌方精神造成伤害的无物体中,包括空气、声波等,先前的那位清洁工就是龙谦开始没有好好收敛住精神攻击力的最好例子。

  这时,少年也发现了昏迷在不远处的清洁工。

  “大叔,你没事吧!!!”……

  龙谦郁闷地走在Y县的大街上,先前自己修炼无心的散发出的一丝微弱精神冲击竟然把那个清洁工大叔震成了轻微脑震荡,把其送到医院并暗暗垫了医院费后,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八点。

  “唉……也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饭了,去吃点东西吧。”少年捂着肚子走进了一家快餐店。

  “给我来三个汉堡。”龙谦掏出一张十元纸币说道。

  “好的,请稍等。”服务小姐发出了甜美的声音。

  无聊地打了个呵欠,龙谦趴在前台上闭上了眼睛。

  刚刚闻到汉堡的肉香之时,一阵轰鸣声传入了少年的耳中。

  “都不要动!抢劫!!!”尖叫声被这句怒吼打断。

  “我靠……不是吧……”龙谦慵懒地转过头看着破门进来的五个蒙面打扮的壮汉。

  其中两个拿着黑色的手枪,另外的三个手上拿着匕首。

  “怪不得来打劫汉堡店而了……就这装备,抢银行纯粹是找死……”龙谦了然。

  “把钱都放到这个麻袋里!”一个蒙面人吼着逼近了一个顾客,那个眼镜男害怕的要死,赶忙将裤袋里的皮夹扔入了麻袋之中。

  龙谦偷偷地将一个汉堡塞入了嘴里嚼了起来。

  当麻袋放在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看样子是独自来这家店的小女孩面前时,她啐了一口:“呸!我才不会给你们这帮强盗钱呢!”

  就在店里的其他众人都为小女孩暗自捏一把汗时,那个拿麻袋的蒙面人摸了摸小女孩的下巴,笑了一声:“哟呵,长的还不错,小姑娘,算了,既然叔叔我摸了你,就不收你的钱了。”说完朝下一个顾客走去。

  这时一个长相颇似如花的女人凑了上去:“那我让你摸一下,是不是也不用给钱了?”

  “去死啊!!!!”蒙面男一脚把如花踢飞。

  在龙谦之前的是一个长相颇有气质的型男,这时龙谦已经吃完了第三个汉堡。

  “快点把钱拿出来!”感受着那越来越沉的袋子,蒙面匪徒不禁心花怒放。

  “哎呀,其实这位先生,抢劫是不好的,这是对公共秩序和公共信任的一种破坏,不是一种美德,如果人人都向你这样的话,那这个社会不是没法统治了吗?”

  “统治?”龙谦皱起了眉头。

  蒙面男子显然没有龙谦那么细心,不耐烦地吼道:“TMD你到底给老子交还是不交,不交的话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唉……这么说这位先生不愿意听从在下的劝告了……”

  “娘的你怎么那么多废话?真的不要命了?”蒙面人将麻袋放在地上,掏出了明晃晃的匕首。

  气质青年露出了如死神般的微笑:“我要的……是你的命啊!”

  “什么?!”蒙面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众人便看到蒙在其脸上的头罩开始凸起以及从他嘴里发出的含混不清的声音。

  “老五?你这家伙,把他怎么样了?”另一个蒙面人正欲走上前来时,青年目光冷漠地缓缓举起了白皙的如女性皮肤般的手掌,又一个蒙面人头罩笼护下的脸部开始发生异变。

  龙谦面色凝重、不动声色地在一旁看着一切。

  “爆。”青年嘴里轻轻吐出这一个字。

  “轰!!!”两颗头颅瞬间被自爆炸的粉碎。

  “啊!!!!!”再也无法顾及剩余蒙面人手中的枪与匕首对生命的威胁,眼前血腥的场景激发了人们逃生的欲望,开始尖叫着冲出店门。

  “好厉害的家伙……”龙谦能够感觉到鬼手的震动,不过仍然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看着一切。

  “哼……”青年嘴角挂起了诡异的微笑。

  “轰轰轰!”剩下的三名蒙面壮汉也纷纷化为血雾爆炸。

  五分钟后,店内只剩下青年与龙谦了。

  “少年,你的冷静暴露了你,而这也说明了你的狂傲。”青年优雅地喝下一杯带血的咖啡,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魔族的家伙,现在终于窜到了这里来了。不过鉴于你刚才的举动,我倒不是很讨厌你。”

  “呵呵,只是清理掉一些聒噪、碍手碍脚的家伙罢了。”

  “那么,现在,要动手吗?如果能够避免的话,我希望还是不要尝尝刚才你那恐怖的杀招。”

  “你这鬼武者倒是挺有意思的,你想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么?”

  龙谦进入了鬼武者状态:“其实我真的不是很想知道,但我又必须知道。”说完就化为一道红影迅速冲向了对方。

  “嗖……”在原处品尝着咖啡的青年迅速闪离到了另一处座位上,优雅地继续品味着咖啡。

  “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哎呀,一杯血腥玛丽也喝完了,是该让游戏变得有趣些了。”

  “明明是掺着血的咖啡好不好,还说什么血腥玛丽……”鬼武者不禁有些汗颜。

  “麻爆!!!”青年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单手指向龙谦。

  鬼武者瞬间便感觉到周围涌来一阵阵狂暴能量,幸好鬼力及时凝聚阻挡住了这些能量的步伐。

  然而还是有些许能量侵入到了龙谦的身体表面,鬼武者右手手背浮现出了一些小小的类似于麻疹的红点。

  “就是这怪玩意引起的爆炸吗?”闭上双眼,体内游离着的鬼力很快就清除了细胞表面的这些异常能量。

  “不愧是中级鬼手力量的鬼武者,我这招麻爆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看来你好像事先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呢。”

  “龙谦阁下。”青年优雅地站起身来鞠了一躬。

  “你搞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这次来人间的专属任务就是寻访阁下你,替魔王大人传达旨意。”

  “什么?”

  “魔王大人深深欣赏阁下你的才华,想请阁下就此加入我们魔界,成为一名力量强大的魔武者。”

  “开什么玩笑?你认为我会答应吗?”

  “阁下不必这么快给答复,考虑几天也可以。”青年说完便化为黑雾消散。

  看着那漆黑的浓雾渐渐消失,鬼武者的眸子里闪动着奇异……

  龙谦看着刘天冷漠地在实验室里走来走去,颇有些抓狂似的说道:“刘天,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啊?”

  少年冷淡地看了鬼武者一眼:“看来王恒的死对你打击不大?”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就在鬼武者转身即将离开之时,身后传来了淡淡的声音:“很明显,你被玩弄了。”

  “什么?”

  “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的我不知道,但他和你说这话根本没有招降你的意思。”

  “难道是为了让我举棋不定?”

  “如果你那么容易就立场不坚定的话,那么这招也就不会用在你身上了。”

  “啊?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啊啊,刘天,你别给我卖关子了啊,我最近的神经很脆弱哇……”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这次会面来分化你和冥界的关系。这种方法已经不是第一次用在鬼武者的身上了。”

  “哈哈哈,那怎么可能。”

  “你慢慢看着就知道了。”……

  七月一日,南部的战争终于有了爆发征兆。

  夜晚,龙谦收到了前往某地接受待命的指令。

  飞速地行走在夜色之中,少年不止一次地看到和自己同样迅速而凌厉的身影。

  目标地点是一所小学,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已经聚集了近百名鬼武者。

  龙谦在为首的一个看起来有些苍老、打扮术士模样的中年男子那里应到后混入了鬼武者群中。

  “嘿,你可真奇特,你的鬼手怎么是放在左边的啊?我倒现在为止还是第一个见到这样的鬼武者。”站在龙谦右侧的鬼武者打了个招呼后说道。

  “呵呵,是吗?”

  “看样子待会儿我们是同一个临时小队的了,多多关照啊,我叫费清。”

  “多多关照。”

  花费了二十来分钟将到来的鬼武者全部整好队形与分编,术士男子大声说道:“魔族的军队已经开始入侵,相信大家不久前就知道这样的状况迟早都会发生,而目前我们也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用来痛击那些侵略的敌人。这次的区域行动将由我来负责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