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术士模样扮相的中年男子的话语并未起到什么激励作用,鬼武者们有的

  依然在窃窃私语。

  男子摇了摇头,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剑,配合着他那术士服装,模样十分

  滑稽。

  龙谦忍住笑容,这样真的是要去和凶狠残暴的魔族交战吗?

  “我们分队的这次的主要行动目标是前往C区域,那里出现了大量的中级

  别魔物。”男子说着身旁出现了一个光幕,上面闪动着许多数字图案与

  分析数据。

  “整大队分为B级别突击队,分合化为十个小分队,十人一队,队员依次

  隶属于B-1、B-2……以此类推。”

  龙谦被分到了B-6小队,除他之外只有一名中级鬼手力量的鬼武者,所以

  由那名鬼武者与龙谦分别为正副队长暂时领导这支临时小队,果然不出

  费清的预料,他和龙谦被分在了同一个队伍中。

  “嘿,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中级鬼手的力量,左边鬼手的鬼武者果然不是

  那么简单的啊。”费清拍了拍龙谦的肩膀有些敬佩地说道。

  “唉……也是一次次生死之战磨砺出来的啊。”

  “确实,看我们这些鬼武者虽然身怀异能,但所要对付的敌人魔物或者

  魔武者大多数都要比我们强,又不能像他们一样随意的挥霍自己的力量

  ,唉……和魔武者比起来,我们的生活相对于人间的上班族好不了

  多少,不……也许他们比我们还有幸福,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一不小

  心什么时候就会死掉……”

  虽然说费清有着这种想法很危险,但大多数鬼武者心里应该都是这样的

  吧……

  得到了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铁的法则。

  “好了,我们现在出发!加快你们的步伐!!快!!快!!!”在各个

  小队长的催促下,鬼武者们纷纷使出鬼之拉伸赶向目的地。

  龙谦看着四周表情不一的同伴,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晚上十点,杨小雯一家正其乐融融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位于一层的

  家里虽然面积不大,却充满了温馨。

  就在电视里播放到一则晚间新闻报导时,房间的一处墙壁突然发出了一

  阵巨大的轰鸣,接着映入这一家

  三口眼中的便是可怖怪物的身影与那张开的血盆大口……

  “该死!看样子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一名鬼武者站在龙谦身旁抱怨

  道。

  龙谦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街道四处狼藉不堪,水泥路面上布满

  了毁坏的物品、车辆以及血液,人类的尸体被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只断臂

  残脚,稀疏的火焰燃烧着分布似乎在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只不过几个小时,Y县曾经的一处繁华街道就成为了人间地狱。

  “噢,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了。”鬼武者们开始纷纷进行着各自的搜索

  任务。

  “这地方算是毁了。”有一名鬼武者摇着头从龙谦身边经过。

  “好了,不要发表你们的感慨了,开始搜索吧,伙计们,看看有没有生

  还者活了下来。”总队长厉声喝道。

  “连对手是什么样子都还没有确定,就谈什么搜索,完全是拿我们在当

  炮灰……龙谦,我们走吧。”费清对少年招呼道。

  “哦,好。”龙谦再看了一眼废墟,跟了上去……

  和费清以及小队其他成员来到一处居民楼的一层,他们所要负责的便是

  搜索这整栋建筑的生还者,小队里两人分为一组,开始了第一层的搜索。

  “啧啧啧,都毁成这幅样子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干的啊……”费清同龙谦进入一个房间看着漆黑中的狼藉感叹道。

  “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对了。”龙谦正准备启动阴使珠的照明功能,

  不知何处却闪过一道黑影。

  “费清,有情况。”

  “什么?”

  “先把日光灯打开看看有没有用。”

  “好。”

  “吱吱……”房内白色的冷光灯先是闪烁了几下,随后亮了起来。

  “呼……看来县内的电力系统还未损坏……为什么魔族不

  提前毁坏发电厂呢?”带着疑问,鬼武者视野开始在白光笼罩下的房间

  内进行搜索。

  “刚才的黑影闪入的房间是……”眼光汇聚到了一个小房间的

  入口。

  “戒备!”鬼武者召出了鬼之左轮。

  费清也召出了一支小型散弹手枪。

  龙谦躬身移动到入口旁,房间里面还是漆黑一片,在外部光线的照射下

  ,只能依稀看清楚轮廓。

  龙谦向费清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要强行突入进去请求他的掩护,费

  清点了点头。

  “一,二,三,行动!”

  鬼武者一个转身,手持银白色的手枪迅速而有力的进入了房间,刚一进

  去,就感觉身前一道巨力扑来,视野也暂时陷入黑暗,似乎被很么东西

  覆盖住了。

  “攻击!费清!”龙谦呼喊着从房间内摔倒而出,在外部光线的照射下

  ,扑倒在龙谦身上的先前的“黑影”无所遁形。

  “天啊,这是什么?”陷入了惊讶中的费清暂时忘记了同伴的指令。

  一只浑身蓝色、体型较之鬼武者大上两三倍,长着长长獠牙和巨大头颅

  的怪物正在用他那如同大型木棒一般坚硬的拳头挥舞攻击着胯下的鬼武

  者,龙谦被打得晕头转向,只得勉强地再喊一声:“费清,卧槽你快点

  攻击啊!!!”

  费清回过神来:“哦……”手中的武器喷出了火舌。

  “砰!”

  多发散弹命中怪物的头部,对方嘶吼一声倒向了一边。

  “我靠……早知道让你去突入了……”龙谦一脚踢飞压在

  身上的庞然大物,缓缓站起身,看着身上那些恶心的绿色血液,轻叹了

  一声。

  “好可怕的怪物啊,较之我以往作战过的魔物,外形也太凶悍了点。”

  “你以往到底是打什么的?”

  “魔物啊……”

  “什么类型的魔物?”

  “怎么说好呢,魔武者我只对抗过一个,后来厌恶战争的我们还成为了

  好朋友,至于魔物嘛,都是由一些生活里的小猫小狗所变成的,不过好

  在清除了那些魔气,它们也就变回来了,真的好可爱呢。”

  “我怎么会摊上你这样的队友?”龙谦抱怨了一声,蹲下身来查看怪物

  的尸体。

  用右手轻轻地捡起一块獠牙的碎片,当看到上面的深红痕迹时,鬼武者

  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看来这里的幸存者都被这些怪物给吃掉了。”

  “吃……吃掉了?”

  “恩……獠牙上面有着血迹,这个房间也没有搜索下去的必要

  了,另外,通知一下小队里其他人,要注意这些喜欢偷袭的家伙。”

  就在龙谦站起面向费清之时,后者张大了嘴巴。

  “怎么了?”

  在龙谦身后,那个巨大的怪物竟然又站了起来!

  从费清异样的眼神里龙谦察觉到了一切,一个俯身,怪物粗壮的手臂浮

  空挥过少年先前上半身所处于的位置。

  “呃……”在俯身的同时,龙谦抬起的左脚也击中了怪物的大

  腿部分。

  “竟然无法撼动分毫?”惊讶中的鬼武者一边惊异于怪物身体的稳固与

  坚硬一边单手撑地一个翻跃拉开了与怪物的距离。

  “龙谦,没事吧?好灵活的身手!”费清关心地看着跳到自己身旁的鬼

  武者,手中散弹枪的小小凸起准星瞄向了怪物庞大的头部。

  “砰!!”几十发散弹怒吼着冲向目标,在这短暂的反应时间之内,有

  着蓝色皮肤、看起来笨重无比此刻只剩下一根长牙的怪物抬起了犹如巨

  棒一般粗壮的右手遮住头颅,前一次被击中的痛苦经验告诉这个家伙对

  面站着的人类手中那小小玩意儿喷射而出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惹的。

  散弹们面对有所防备的阻拦效果不大,两名鬼武者只看到了怪物深蓝色

  的手臂上留下的一个个小小的欠痕。

  散弹纷纷掉落地面碰撞发出的声音告诫鬼武者们即将来临的危险。

  “这家伙太难缠了,我们把他引到外面去!”龙谦召出鬼之左轮,对着

  怪物随意开了几枪转头对费清说道。

  “可恶啊,真不甘心,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如此轻易地挡下我的

  散弹枪威力呢!”

  “别管那么多了!”龙谦吼了一声,朝入口门处跑去。

  怪物似乎察觉到了鬼武者的企图,嘶吼一声迈开了冲撞的步伐,地面开

  始摇晃起来,费清一个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龙谦,救我啊!”

  就快到门口的鬼武者被迫转身跑回:“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废的鬼武者!”

  抱怨归抱怨,就在怪物即将一拳把费清砸成肉饼之时,龙谦还是极力靠

  近怪物的身边,用鬼之左轮尽最大程度的打击其面部。

  “吼……”鬼武者危险的近战攻击看起来有效,被攻击者

  发出痛苦的声音退后开去。

  “就是现在,快和我走,到了外面我们可以尽情地收拾它!”龙谦拉起

  费清,朝着门口跑去……

  “轰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了暴雨的酝酿,一道闪电划过天际,

  在一瞬间照亮了鬼武者苍白的面庞。

  “呼……”龙谦喘着气说道:“咦?那家伙怎么没有追出来?”

  费清就站在龙谦的身后,颇为奇异的是他的呼吸没有丝毫的紊乱。

  龙谦突然发现脚下踩住了什么,半夜的黑暗里看不清一切,路灯之类的

  人工照明设备也早已被毁坏的一塌糊涂,四周建筑物中的昏暗透露出丝

  丝末日的诡异。

  激发了阴使珠的照明功能,龙谦蹲下身来,看清了先前无意踩着的竟然

  是一位和自己一样装束甚至面孔的鬼武者。

  此刻,暴雨倾泻而下。

  那半边脸的血液混合着雨水,不由地令短暂惊愕中的龙谦怀疑这是否是

  对自己未来的预兆。

  倒着的鬼武者似乎还有着一丝气息。

  “呃……偷……袭……”微弱的声音被暴雨所

  淹盖。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阴使珠散发的幽幽绿光透过浓密的水珠折射出龙谦苍白的面庞。

  刹那间,龙谦认出怀中正抱着的鬼武者正是自己所加入的小队的临时战

  友之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告诉你。”苍冷的声音在龙谦背后响起。

  鬼武者猛地回过头,被雨水冲刷着的眼帘眸子里映出了声音源头的身影

  ——费清。

  “费清……”

  费清在雨中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是一个愚蠢的鬼武者,竟然

  还叫着我的假名。不过还是让你做一个明白的鬼魂再进入所谓的‘天堂

  ’吧,付出这样仁慈的我是否也可以为待会儿的罪孽得到原谅呢?”

  龙谦将怀中已经断气、恢复本身的鬼武者轻轻放在湿透的地面上,如此

  平凡的面容,脸上挂着死亡前平静的微笑,也许在挂念着亲人,自己死

  时想必永远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比表情。

  突然,一柄利剑刺透了龙谦的胸膛。

  “呃……”鬼武者向前扑倒在了雨水之中。

  “嘿嘿,抱歉了,在我说清楚一切之前,还是有必要做一些保证措施的

  啊,虽然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啊!对,还有一群怪物!”费

  清走到龙谦的身边,蹲下身子,脸上曾经的那种诚恳的伪装表情已经消

  失,取而代之的是邪异的微笑。

  “好……好快的速度……”龙谦心里一瞬间断定,就算是

  自己全面防备的情况下,费清的真正实力也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制服住

  自己。

  “那么……小队的其他……成员也已经……遇

  害了……”鬼武者断断续续虚弱地说道,胸口传来的撕裂般的痛感

  正在逐步剥夺着他的力量与意识。

  “嘿嘿嘿,他们的实力可不足以应付那些突发状况,遭遇我们魔族事先

  早就安排好的伏击,下场当然就只有死亡一途,除开几个特别棘手的人

  物,对他们我们也采取了相应的恰当对待啊,比如说龙谦你就是其中一

  位,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就得手,月影大人实在是抬举你了

  呢。”

  “月……影?”

  “嘿嘿嘿,说到底龙谦你还是让我失望了啊,本来期待一场有趣味的较

  量的呢……”

  就在费清准备离去之时,龙谦用最后一口自己能够使出的力气大声说道

  :“等等!你是一开始就属于鬼武者阵营的,还是后来魔族采取方法打

  入的间谍?”

  费清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疑惑:“这重要吗?”

  鬼武者吐出一口鲜血,虚弱地抬头笑道:“你不是说让我做一个明白鬼

  吗?”

  费清沉吟了一会儿,“也是,我属于前者,那么鬼武者,知道了你想知

  道的一切,就安心地去见死神大人吧。”

  龙谦出现了短暂的失神:“前……者?为什……么?”

  “为了力量啊,龙谦,你大概也许没有尝过那种处于最底层被人歧视的

  滋味吧?那就是没有力量的人应得的报应,他们只配接受这个世界低贱

  、卑微的眼神,就算是爱的话,也是不被世人所认可的……那

  种感觉,龙谦你能体会得到吗?所以即便是死,豁出一切,我也不想再

  回到那样了啊!”费清脸上先是深深的痛苦表情,后又转为了莫名的狂

  热。

  “力量……”龙谦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