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阵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火儿在半路就恢复了行动,不过看那李炜眼角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寒意,火儿吓得一个激灵。决定还是老实跟着回镖局,配合着调查为妙。到了镖局,火儿脚底发软,怎么看情况自己似乎在上公堂啊?

  只见林飞坐在里面上座,两边站满了两排的全副武装的镖局镖师们。师爷易钦立于大当家右侧,火儿在李炜的带领下站在中间。出于礼貌,火儿抱拳说:“大当家、易师爷各位兄弟们好啊!”静,安静得很!没有人出声,火儿不禁尴尬地笑了笑。

  林飞说:“罗青,自从你进了镖局我林飞自问对你照顾有加,对你推心置腹,为何你却做出如此伤我们镖局之事?”火儿闻言一方面确实感觉林飞对自己不错,另一方面对那个翠儿恨得牙痒痒。火儿说:“我罗青行得端走得正,的确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镖局的事情。至于那个翠儿,说来惭愧,也是我眼拙,居然上了她的当。”言毕,火儿便把如何与那翠儿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

  火儿眼巴巴看着林飞,心里那个窝囊啊!半晌师爷说:“当家的,我看罗兄弟不像假话。而且罗兄弟如果真与那女骗子一伙,也就不会被卖到湘怡楼了。更何况,我们今日发现的时候,那个翠儿有个男帮手。想必他们俩才是骗侠的两个孽徒。”

  火儿立刻在心里感激那个易师爷,谁知人家话锋一转说:“只是此事还应该慎重为妙,毕竟这银子不是小数目。也有可能是对方的苦肉计,故意留下的内应也说不定。”火儿可怜巴巴地看了看易师爷,又看了看林飞,紧接着瞄了瞄李炜。然后悲哀的发现,貌似自己真被当成了骗子的内应了。

  火儿欲哭无泪,林飞忽然说:“罗兄弟,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无辜?”火儿一副失魂落魄的说:“证据?你们都定了罪了,哪里还有证据可言。如今只能抓住当事人,还我一个清白了。”

  这时有人来报:“大当家的,骆家村洛小鱼拜见。”林飞目露疑惑说:“传。”随即看着师爷说:“骆家村的骆老爷与我有旧,现如今他的千金小鱼来访,定有急事。”不一会儿,小鱼一身鹿皮装,满身英挺之气的进来。对着大当家抱拳:“侄女小鱼,参见大当家。”林飞笑着说:“小鱼,乃父还好吗?”

  小鱼一脸愁容说:“林世伯,家父不好。前段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两个骗子,先是女的迷得家兄神魂颠倒,将家中田产和地契交出了许多;然后是那个男子,居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骗得家父以为他是天上谪仙下凡。如今骆家村真是鸡犬不宁。侄女特来请世伯,救救骆家村吧!”

  火儿脑海里的地图闪现,前往云安,必须经过骆家村。那么,那两个骗子应该是先行一步,等在骆家村伺机盗取银子了。火儿看了一眼林飞说:“当家的,我有一个办法,能够活捉那两个人。”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火儿身上。最后经过一再商讨,决定暂时相信火儿的话。为此李炜寸步不离火儿,以便监视。

  而小鱼听了火儿的妙计,火速赶回骆家庄,准备拆穿两人阴谋。届时那两个人一路逃窜,只能向回跑。那个时候,只有一条路线,而镖局会在半路扎营。到时候,自然两人会选择躲进镖局。火儿猜测,镖局中必定也有骗子一伙的内应。

  小鱼回到了骆家村,立刻着手逼迫两个骗子,终于两人露出马脚。小鱼有理由追杀两人到了镖局营地,然后假作去往骆家村,为的就是让骗子放松警惕。如今两人落网,但是镖局中的奸细还是没有出现。

  火儿说:“李翠,念在本公子对你并无恶意的份上,告诉我,镖局中谁是你的同谋。”李翠轻碎了一口说:“你这厮,若不是看上姑娘的华容月貌,你会那么好心?”火儿耐心地说:“实话说,我对你真没什么想法。本不想留你在身边,只是看你寻死觅活,万般无奈方才收留你。你不要凭借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以为天下的男人都会对你见色起义。”

  李翠闻言脸上一阵青红,马六子哈哈大笑:“婆娘!你这几年貌似还真没受过这样的打击啊!也难怪,这小哥儿长得倒是比娘们还要俊美。”李翠恶狠狠地瞪着马六子说:“你还说!若不是你对那个小鱼起了色心,我们怎么会这么快露出马脚?”火儿没有去看两人,漫不经心地说:“二当家,是谁第一个抓住这两个人的?”

  猛虎中的一人立刻用刀架住一个正欲转身逃跑的人说:“站住,就是你,还敢跑!”那人吓得腿哆嗦,立刻跪下来说:“当家的饶命啊!小的一时贪财被恶人利用,险些陷当家的和整个镖局不义,求当家的看在小人曾经对镖局的一片赤诚份上,饶小的一条狗命吧!”

  林飞闭了闭眼睛,半晌说:“按镖规处置!”这时官府也来了,灯火通明。火儿下意识向李炜躲了躲,李炜一愣,随即上前一步,将火儿藏于身后。官府谢了林飞,押解着骗子迅速离开。折腾了大半夜,天边一片朦胧,几声鸡啼。火儿打了个呵欠,李炜说:“睡会吧,明早还要继续赶路呢。这骆家村,我们就不呆着了。”火儿知道,经过这事,骆家村也出了大状况。想必现在正在进行整改呢。

  只是当第二天,小鱼脸带羞涩给火儿送上一方手帕之后,火儿的脸立刻红了。感情这妮子看上自己了?火儿惊讶的捂住小嘴,然后释然的想起来,自己如今可是男儿装,难怪小鱼误解。不过这事要快倒转乱麻的,于是火儿很愧疚地说:“这个小鱼姑娘,恕在下不能接受你的礼物。在下家中已有正妻,而且在下很是喜爱妻子。”小鱼闻言脸色变了变,然后扭着头一跃上马,末了还来了一句:“罗青,我恨你!”

  火儿张口结舌,自己本来就成亲了呀!而且相公是堂堂儒清王,只是自己偷跑出来玩玩而已。想到这里,火儿心里也不爽了。不就是个王爷吗?可不就是他自己让火儿走的?哼!火儿气呼呼的,李炜捅了一下火儿说:“兄弟,你好歹委婉点呀,瞧你把人家小鱼姑娘给气得。”火儿龇牙咧嘴:“我那叫为她好。长痛不如短痛,趁早死心了,说不定几天就能够找到属于她的如意郎君了。”

  此时的夏国,六皇子耶律浩帅与八皇子耶律浩迟率领号称夏国王牌军的铁龙卫与赵家军恶战到一起。马瑶光利用阵法将王牌军困住,一时之间两军僵持不下。而昏庸的奢逸帝听信身边太监谗言,迟迟不给后方供给。赵家军一日三餐只能维持一日二餐,还是加上捕猎。

  夏皇得知后,立刻派儒清王火速赶去支援。耶律浩逊本就不放心火儿,为此并没有推辞,拿着圣旨火速前去战场。

  再说火儿,听闻战场紧急,萌生了去意。她想要直接进入战场,自己若是赶去赵府,恐怕赵府已经没有人在了。如今的战况,赵府应该所有人都上阵了。下定决心,火儿便向当家的告辞,说明自己是是为了去战场寻找家眷,林飞不好挽留。李炜掏出一枚薄薄的玉片交给火儿说:“他日若是到了平京,可以拿这个玉片去李府找我。”

  火儿本想问是哪个李府,孰料一声轰鸣,远处传来厮杀声。火儿立刻翻身上马,向着远处驾去。已经五年了,火儿不知道老太君和赵府的人是否还能够认出自己。但是本尊的心愿,自己理应帮她了结。

  前方是军营,大大的黄色旗帜上,是一个赵字,显然是赵家军营帐。火儿走过去,立刻两个全副武装的兵拦住去路说:“大胆小民!军营重地,不得擅闯!”火儿抱拳说:“两位大哥,劳烦通告一声,就说是赵府家眷前来。”两个士兵立刻对着火儿行礼,其中一个说:“原来是自家人,你且等着,我这就去禀告副将。”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说:“有什么事吗?”刚欲走的士兵说:“禀副将,这位小哥说是赵府家眷。”副将一脸狐疑的看着火儿说:“你是?”火儿不卑不亢地说:“我是赵府火儿。”“什么!”三人异口同声,不一会儿火儿就被带到了帅帐。

  老太君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火儿,眼中的泪水几欲留下。马瑶光说:“老太君,您应该高兴啊。火儿这不是回来了吗?”火儿鼻子又痒又酸,她知道这是本尊魂魄残留的痴念影响了自己。赵文广一身戎装铠甲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这时号角声响起,有兵来报:“大金忽然来了援军,而且为首之人用了几颗石子,已然将马瑶光的阵法破解。如今大金欢声震天,正向我军杀来。”赵文广说:“去,传令下去。三军将士随我杀敌!”言罢立刻冲出军帐,马瑶光说:“火儿你在此照顾好老太君,我也要上阵杀敌。”

  火儿心里忽升一股豪情说:“等下,元帅!我也要上阵杀敌!”老太君呵呵笑着说:“我们怎么忘记了,火儿可是赵府最年轻的将军呢!”言毕,取出一柄黑色的铁棍递给火儿说:“这可是御赐给你的兵器,你带它上阵吧!”火儿脑海里闪现自己手拿铁棒杀敌的画面,伸出手接住铁棒,一股熟悉的感觉涌出。

  骑在马上,看着对面浩浩荡荡的夏军,火儿心里一阵激动。他看清楚了,夏军统帅是六皇子,而八皇子貌似只是个副帅。没有想到,火儿自己有一天会与他的两个哥哥为敌。不知道若是耶律浩逊在此,火儿能否漠视他呢?火儿不知道,但是赵府的恩情不能够忘记,所以火儿想,自己要尽快报答赵府。然后离开,过自己的逍遥生活。

  耶律浩迟哈哈大笑说:“大金从来都是个软柿子,你们以为区区一个迷雾阵就能够困住我大夏雄狮吗?”火儿鄙夷地说:“有什么可炫耀的,你们夏军不照样还是被困住了。又不是一开始就破解了,得意个屁啊!”唰!耶律浩迟笑声戛然而止,耶律浩帅饶有兴趣的看着火儿。马瑶光眼中流过一丝宠你,火儿自小就是这幅顽皮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