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火棍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战场上的厮杀声,入目是滔天的火光和血光。平时看上去很腼腆或者很斯文的人,在这里面目都是狞狰扭曲的。夏军全军战金军残兵,这是个一目了然的结局。金军退守,夏军意气风发直捣金军营寨。

  马瑶光与幸存的副将们汇合开始后撤,火儿终于不再去想耶律浩逊了,她很快的向着金军队伍游去。只是夏军在后面紧追不舍,后撤的队伍留下断后的几乎全军覆灭。火儿咬紧下唇,如今之计擒贼先擒王,那么耶律浩迟对不住了。看着在马上放肆大笑的耶律浩迟,凶残至极,几乎所有的金军只要被耶律浩迟所杀都是死相惨不忍睹。

  火儿混在断后金军中,眼睛直直盯着耶律浩迟。猝不及防被一个人碰了一下,赵文广看着火儿说:“你怎么不和瑶儿现行撤退?快走,这里很危险!”火儿说:“少爷,正因为危险,所以火儿才留下来。你快些赶上少夫人,赵府不能没有你!”言罢,火儿挣脱开赵文广飞身而起。

  此时耶律浩迟刚把一个已经断臂的金军拦腰砍断,鲜血溅满了他的铠甲和脸。耶律浩逊发出哈哈大笑,火儿感觉心里的火上升到杀意了。没错,她要杀了那个禽兽!火儿的铁棍已经近在眼前,耶律浩迟大惊之下,仓皇举剑勉强挡住火儿铁棍。

  只是铁棍眼看就要逼近耶律浩迟额头,耶律浩帅忽然横插一剑,挑开火儿的铁棍。随机面带冷寒地说:“火妃,你难道忘记自己的身份了?”火儿轻蔑地说:“我赵火儿本就是金国赵府之人,跟你们夏国并无瓜葛,你可不要信口雌黄乱说话。”

  耶律浩迟大骂:“贱人!枉我九弟百般宠爱于你,甚至于冷落表妹。你这女人,真真是不识好歹!”“八哥,你没资格骂本王的王妃。”耶律浩逊眼中冷漠,看着火儿没有一丝感情,驱马缓缓上前说。火儿拿着铁棍的手一滞,随机恢复一脸的平静。

  耶律好帅说:“八弟,我们走开一些。这毕竟是九弟的家务事,我们不好搀和着。”耶律浩迟哼了一声,跟着耶律好帅向远处驶去。

  耶律浩逊说:“你确定真要让我们兵刃相对?”火儿嗤笑:“废话少说,我要的是耶律浩迟的人头。”耶律浩逊面色变得铁青:“火儿,本王对你太过仁慈了。”火儿感觉心一阵的疼,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呢?可是嘴上却不服输的说:“哦,既如此。王爷,你接招吧!”

  耶律浩逊怒了,这女人真是欠缺管教。看着火儿,耶律浩逊说:“本王第一次能够擒住你,那么今天照样可以擒住你!”铁棍与宝剑相接触的瞬间,爆出一簇璀璨的火光,如漫天烟花一样的灿烂,夺目,令人晕眩。

  与此同时,火儿铁棍开始变色变成一根通体鲜艳的火红色,宛如一条熊熊燃烧的火焰光柱。绚烂,灼热,咄咄逼人。火儿的眼睛也被火光映射成艳红色,整个人宛如火的精灵。灵动,神圣不可冒犯。耶律浩逊眉头一皱,看了看火儿说:“你怎么了?练了什么邪功?”

  火儿愕然,看着手中的铁棍,不对此时应该称为火棍了。耶律浩逊心里一阵惊骇,火儿的情况与传说中火族之人很像。难道说传言果真是真的?

  耶律浩逊想,自己不能够伤到火儿,但是又不能够被六哥、八哥看出故意放水。那么显然,自己要受罪了。耶律浩逊向火儿使个眼色,火儿心领神会,忽然出手。耶律浩逊被火棍击中,顿时鲜血直流,火儿大惊想要过去。被耶律浩逊的剑拦住,火儿趁机逃走。

  耶律浩帅快马过来说:“九弟,怎么回事?”耶律浩逊看着火儿的背影消失在远处说:“不知道,她的那个火棍,很怪异。”耶律浩帅看着火儿离去的方向,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关于火族圣女的传说,皇族众人基本上都知道。那么,自己要行动了,不能让已经封王的九弟再先自己一步。

  火儿心里很着急,不知道耶律浩逊伤势如何。没有想到,这个火棍威力那么大。现在火棍又恢复成那个普通的铁棍了,看上去很平凡。火儿看了看面前的三岔路口,最后选择左边的一条快马加鞭。

  前方就是断魂山,里面山路崎岖,下面是万丈悬崖。火儿看着地上步履凌乱的脚印,知道金军有残兵在附近。前进一会儿,火儿看到了马瑶光。进了暂时的休息营帐,火儿看着一脸忧愁的众人。默默不出声,吃饭的时候,马瑶光将粥倒给了火儿,火儿又倒给了老太君。

  回到自己的营帐,火儿躺在里面一直睡不着。这场战争,即使没有耶律浩逊的诛杀阵,金军注定也是败局。可是昏庸的奢逸帝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居然胆敢派刺客刺杀夏武帝,这不是明显的自寻死路吗?火儿只是惋惜赵府,赵府世代忠诚,即使金皇再无能昏庸,都会力保直至身死。

  火儿禁不住鄙视古人的那些忠诚,真是迂腐!火儿不禁骂出声来,一个黑影闪过。火儿警觉起身,一柄插着纸条的飞刀精确射到火儿面前一米处的地上。火儿打开一看,里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前面枫树林,不见不散。”火儿第一个想到的是耶律浩逊,本来自己也是担心他的伤势。火儿没有多想,便匆匆出了营帐。

  孰料刚从茅坑回来的刘副将恰好看到火儿急匆匆出去的背影,李福将想了想此时夜深不安全,自己还是跟着火儿,以免她遇到危险。

  火儿来到枫树林,里面空无一人。火儿开口:“出来!”耶律浩帅带着温柔笑意说:“火妃,你这么着急见本宫吗?”火儿看到是耶律浩帅,心里失望的同时,冒起一股无名火。对着耶律浩帅说:“六皇子,冒充他人传信给我,你也会用这种小技俩?”

  耶律浩帅呵呵大笑:“火妃,本宫并没有冒充他人,本宫只是明明就是以本宫自己的名义约你出来的呀!”“你!”火儿气结,自己一时担心耶律浩逊,所以没有注意没有署名。这才着了耶律浩帅的道了。

  耶律浩帅见火儿无话可说,走近火儿说:“本宫问你,你对九弟是否是真心?”火儿眉毛挑起:“真心亦如何?假意又怎样?”耶律浩帅正容说:“若你是真心,就该替九弟着想,这场战争你应该回避,不要让九弟为难。若你是假意,那么就请和九弟说清楚,让九弟死心。”

  火儿心里一痛,自己明明喜欢耶律浩逊,干嘛要说不呢。火儿说:“六皇子深夜叫我出来,恐怕不是探讨我和王爷的事情那么简单吧?”耶律浩帅看着火儿,心里莫名的有点发堵,自己从未主动与女子相约。甩甩头,自己只是因为那个传说,并不是真的对这个弟妹感兴趣。

  耶律浩帅说:“如今金军惨败,夏军不日就会挥兵南下,到时候金国就要逆主了。你既然是赵府之人,本宫对于赵府忠君爱国很是钦佩。你前去劝说赵府投降,我夏国必会对赵府一门高官厚爵,好好重用。”

  火儿嗤笑:“没有到最后一步,孰胜孰输,现在讨论,犹未早也。六皇子,你可知道,孤身夜探我金军宿营。你就不怕有来无回吗?”耶律浩逊愣怔一下,随机笑得人畜无害:“火妃,你会对本宫不敬吗?”

  火儿嘻笑:“不敬那倒不会。”耶律浩帅闻言莞尔一笑,如颠倒众生一般,整个一个祸害。火儿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但是我会翻脸哦!”言毕,火棍腾的迅速攻击。耶律浩逊笑容僵住,没有想到火儿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真的不顾忌耶律浩逊的情面,一股无名火也随之冒起来。

  刘副将赶过来看到的就是火儿与耶律浩帅飞身打架,刘副官高声叫道:“火儿,别怕!刘大哥来助你!”耶律浩帅眉头微皱,若是火儿一个人自己倒还游刃有余,如今又来了一个,自己铁定要吃亏。

  但是就这么离开了,又心有不甘。于是他忽然欺身向前,不顾火儿已经临近的火棍,居然扯住火儿。趁着火儿愣住的霎那,抱住火儿用痛苦的声音说:“火儿,本宫对你情深意重,你真的吓得了如此狠心吗?”火儿来不及挣脱耶律浩帅,眼看他的胸口被自己洞穿,鲜血直流。火儿心有愧疚,弱弱地说:“你胡说什么啊!你受伤了!”

  耶律浩帅目的达到,眼中的笑意一闪而逝。看了一眼刘副将,将火儿松开迅速远遁。刘副将看了一眼火儿,冷声说:“那个夏人,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