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圣女现世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耶律浩迟轻松躲过马瑶光的一击,心里不禁升起一股玩兴。对着马瑶光说:“美人,你忍心对本帅痛下狠心吗?”马瑶光眼中的厌恶和鄙夷那么明显,手下的动作一点也不含糊地说:“就你?不配我的不忍!”耶律浩迟笑得更加贱了:“那么本帅就努力掳获你的不忍好了!”嘎嘎大笑,耶律浩迟不再玩猫戏老鼠的游戏,忽然攻击凌厉起来。

  马瑶光嗤笑:“终于不再隐藏实力了吗?”马瑶光手中剑忽然大放异彩,骨碌碌的旋转在半空。耶律浩迟眼中露出一抹战意,看着马瑶光眼中的异彩连连说:“好,这样的女人更值得本帅喜欢。”马瑶光:“登徒浪子,本来我还敬你好歹为夏军统帅,没想到也是一草包罢了!”

  耶律浩迟大怒,出手不再留情。马瑶光师出三清门下,虽然比不上耶律浩逊的文韬武略,倒也可以算得上难逢敌手。耶律浩迟只见面前的马瑶光突然失去踪影,待仔细看清楚,却骇然发现马瑶光近在咫尺。不过已经迟了,马瑶光伸手迅速点中穴道,耶律浩迟居然被擒住了!

  等到耶律浩帅警觉有变的时候,马瑶光已经带着耶律浩迟来到了金军驻扎范围。耶律浩帅纵使千不甘万不愿也无济于事了。金军发出震天的呐喊声,耶律浩迟恨得牙痒痒,恨不能立刻咬舌自尽。夏人的自尊是不容侵犯的,主帅被敌军擒住,只有一死谢罪。

  不过马瑶光不会给浩迟自杀的机会,要的就是这个打击敌军,振奋我军的作用。耶律浩帅攥紧右拳,忽而在人群中看到了火儿。立刻计上心头,眼中的笑容很是温柔。耶律浩帅说:“火妃,你就是这样对待故人的吗?”

  火儿只感觉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这还不要紧。从老太君的眼神到三军将士,都是一股要吃了自己的恶狠狠目光。耶律浩帅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依然满面笑容地说:“火妃,怎么了?是不是看到本帅太过开心,以至于不知道说什么了?”

  火儿气急败坏地说:“开心你个大头鬼啊!耶律浩帅,你这个小人!”火儿其实深知耶律浩帅的用意,无奈骂出去的话,却让金军一众听得更加怀疑火儿与夏军主帅们关系匪浅。马瑶光直接厉声喝道:“赵火儿,原来你早已是夏国的火妃,居然还敢混进金军,说,你目的何在?”

  火儿气得只想骂人,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语言。老太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受伤地问:“火儿,你真的是夏国的火妃吗?”火儿看到了老太君强忍住没有昏倒,但是也差不多了。不忍心继续刺激她老人家,只是逃避着说:“老太君您消消气,火儿容后会向您解释清楚的,你要注意身体啊!”

  老太君绝望地闭上眼睛,强撑着几欲摔倒的身体说:“火儿,我会做主放了你,以后你的一切都与我们赵府无关。我们赵府高攀不起,夏国的火妃。”火儿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自己心那么痛?看着老太君的的绝然,心痛,和无可奈何。火儿有种置身地狱的感觉,进退两难。自己爱耶律浩逊,火妃这个身份不能够丢弃。但是赵府养育本尊,养育之恩不可以忘记。

  现在,一切的事情都集中到了一起。火儿后悔没有事先和老太君坦诚,如今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耶律浩帅看着自己目的达到,出声说:“火妃,既然人家对你不屑一顾。你又何必再留下?我们夏国的王妃,难道真的比不上赵府一个丫鬟身份吗?”火儿狠狠地瞪了一眼耶律浩帅说:“我的事情,不劳六皇子费心。您如今的目的已经达到,很得意很开心吧?”

  耶律浩帅眼中的笑意不减,但是眼神深处的寒意却愈加冷冽。这个女人,胆敢冒犯,身为主帅,耶律浩帅微眯着眼睛。自己需要做最完全的打算,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弃耶律浩迟而保夏军荣耀了。

  这是夏武帝临行前交代的,万不得已则可以弃帅保军。三军将士的荣耀和信心最为重要,这一战自己不可以输,也绝不可能输掉。只因自己手中的王牌,那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暴露。那是自己作为皇位纷争,培养多年的心血。

  马瑶光点开耶律浩迟的哑穴,耶律浩迟一脸的屈辱却面带坚定说:“六哥,你尽管做你应该做的,八弟愧疚,但是绝不会拖你后腿!”说完,迅速咬舌自尽。鲜血汩汩流出,耶律浩迟眼神瞪圆,随即仰天倒地。

  马瑶光愤恨地骂道:“混帐东西!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被俘虏了吗?也不需要以死来鸣屈吧!”火儿心里一阵绞痛,说实话,耶律浩迟也算得上是铮铮铁汉。他虽然好大喜功,高傲的不可一世,但是他为人光明磊落,不会耍诡计。相比较之下,这个人比耶律浩帅要坦荡多了。

  火儿看着耶律浩帅,他的眼中也深陷痛苦。火儿不禁嗤笑:“六皇子,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一个连亲兄弟都要算计的人,你认为他能够实现心中最终的那个目标吗?”火儿眼中的冷意刺骨,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冷意。这种冷意不同于冰寒的冷,而是灼灼的冷意。火儿周身冒出腾腾的白色火苗,眼瞳也瞬间化作乳白色。

  一股滔天的白色火焰从火儿双目射出,周遭的一众无论是夏军还是金军,全数化作蒸汽消散。呲呲的空气蒸发响声,火儿手中的火棍也一瞬间变作白色。通体如白玉般洁白庄重,火儿缓缓升空。凌空而立,周身的圣洁让人不敢逼视。

  耶律浩帅握紧右拳,果真是火族的圣女!那么传说是真的了,得圣女者得天下!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不会放手了!

  火儿俯视着下方的众人,发出悲天悯人的似哭似笑的声音。下方众人立刻感觉耳朵轰鸣,火儿眼角的白色泪水滑落。一声凄厉的凤鸣声响彻在整个天地中,火儿忽然感觉浑身一振乏力,仿佛身体内的一切力量都被抽空了。意识一阵模糊,火儿紧抓着火棍从半空坠落。

  耶律浩帅不假思索地飞身向前,与此同时赵文广也是下意识向着火儿飞去。老太君惊讶加上震骇立刻晕厥过去。耶律浩帅与赵文广在半空交手,火儿落尽突现的耶律浩逊怀中。无视赵文广的怒目而视,还有六皇子的目光不悦。耶律浩逊说:“本王的火妃,不需要别人来关心!”言毕,抱着火儿飞快地向远处离去。

  耶律浩帅眼中的阴翳一闪而逝,随机看着赵文广说:“你该知道,白凤凰的火泪代表着和平。我们要暂时休战,否则所有人包括你我,都将会死于白凤凰的诅咒之中。”赵文广看着耶律浩逊离去的背影愣愣出神,耶律浩帅说:“赵将军,火妃是儒清王的王妃,就是刚刚的九皇子。”赵文广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随即冷哼一声指挥金军后撤。

  耶律浩帅眼中的笑意逐渐令人心生恐惧,半晌下令夏军后退一百里,原地扎营。他要尽快给夏武帝送信,这一次八弟的意外死亡虽然自己责任不大。但是很显然会影响自己在夏武帝心中的地位,那么如今火族圣女的现世,无疑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皇室中人,谁也抵挡不了圣女的蛊惑。那可是天下一统,君临天下的大业。几百年了,天下分裂这么久了,如今圣女的现世,预示着圣皇的诞生。只是圣女如今是老九的王妃,但是祖籍又是金国,那么圣皇的人选无疑也是不定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圣女归属谁,谁就可能是未来的圣皇。

  这个有货太大了!耶律浩帅飞快的写完加急战报,立刻开始思考着下一步的事情。夏金之战不会因此而休止,但是看情况也不会持续太久了。接下来,各国会对圣女展开争夺,自己必须要先一步做好打算。

  儒清王已经占了先机,先是先一步封王,除了太子耶律浩泽,是几个皇子中最受夏武帝厚爱的皇子了。耶律浩帅甚至怀疑,是不是夏武帝本就有意传位耶律浩逊呢?或者说,火妃的身份,夏武帝一早就是知晓的。那么封王于老九,其实就是一个信号。耶律浩帅想得心疼,自己那么努力上进,努力讨好的父皇,原来心里早已有了属意的人选了。

  耶律浩逊抱着火儿,心里的心疼无法形容。他能够理解火儿当时的心痛和悲伤,火儿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难以割舍。即使他们已经成亲,可是火儿是金人,赵府对火儿养育之恩无法泯灭。

  火儿对赵府永远不会不管不顾,所以这场夏金之战。耶律浩逊想要介入,他也想要证明给他的父皇看,他也有能力。但是他又不想介入进来,因为他不愿意与赵府短兵相接。不仅仅因为瑶光,最主要的还是火儿的缘故。

  耶律浩逊闭上眼,随即睁开来说:“火儿,无论你怎么想,我都站在你这边。”火儿长长的睫毛忽闪,似乎听到了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