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风雨前夕
作者:英歌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皎洁的月光洒在太子殿孤叶练功用的校场上,一袭单薄白衣的孤叶任由片片雪花散落在自己的身上,将夜晚的孤寂与心中的愤恨全都发泄在面前的牛皮沙袋上。

  “砰、砰砰、砰……”孤叶将暴雨般的拳头倾泻在牛皮沙袋上。

  “呀!”孤叶将拳头极限后拉,一记踏步前冲挥起右拳重重的击打在沙袋中心。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孤叶最后一拳将双层的牛皮沙袋生生打穿,一股股粗砂从啥袋内涌出,堆积在孤叶的脚下。

  孤叶大口的喘着粗气,仰望着高空的皓月飞雪,脸上露悲凉与无奈。

  “十八年了,为什么我还没能开眼,天人境界难道真的与我孤叶无缘吗?父亲,对不起,叶儿辜负了您的厚望,对不起您多年来对叶儿的苦心。”

  的确,荆轲多年来想尽了办法帮助孤叶固本培元,寻找契机帮孤叶突破,可孤叶怎奈终究无法开眼,荆轲也总会拿孤叶的身世来安慰自己……

  孤叶,是荆轲在十八年前的一次野外猎荒时捡到的孤儿。每当想起当年遇到孤叶时的情景,荆轲还都心有余悸。

  当时,还是婴儿的孤叶是被放在一颗古树之上。要知道,那片树林可是荒兽横行之地。荆轲深知,这个孩子即使没有被荒兽吞食,翻身掉下也是必死无疑。能活着遇到自己,已经是个奇迹了。

  荆轲把婴儿抱下,暗自感叹婴儿的造化不浅。荆轲看着怀里的婴儿,甚是喜欢。正好自己常年漂泊,专心修行,无儿无女。荆轲认为这一定是上天所赐。欢喜之余口中默念“自树而下,无根可寻……就叫孤叶吧!”

  荆轲把孤叶视为亲生骨肉,但由于自己常年在外猎荒修行,危险重重。不能把孤叶在在身边。于是就托付给结拜兄弟太子丹照顾。每次回来,少不了的就是亲自传授孤叶武艺与剑法,希望孤叶把自己的剑道发扬光大。

  只是,令这燕国第一剑客郁闷的是,十八年来,不论荆轲怎么教,孤叶怎么努力。孤叶仍旧没有达到天人境界。寻常人没有开眼,达不到天人境界很正常。

  可是这荆轲常年给孤叶服食荒兽珍宝,灵丹妙药。甚至曾尝试以内力为孤叶强行开眼,可都是徒劳无功。每当有朋友问到孤叶何时能达到天人,荆轲这做父亲的都只有汗颜,因为别人总在问前加那么一句说虎父无犬子。

  在孤叶两岁时,小舞出生了。小舞其实姓姬命凤舞,是太子丹的独生女。与孤叶不同的是,凤舞天资聪颖。自小习舞,十岁开眼,仅凭一套身法舞步——凤舞九天,年仅十六就以达到天人三阶!堪称燕国第一才女。

  不仅如此,十六岁的凤舞在东大陆各国皇室圈子里早已是艳名远播。外界更是夸张的传闻这凤舞公主回眸倾人城,一笑倾人国。

  与孤叶相同的是,凤舞的母亲在生她时身体过于虚弱而去世了。所以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惺惺相惜。凤舞则更是把孤叶当成除父亲外唯一的依靠。

  之前太子丹收到的信函,就是秦王嬴政替他儿子扶苏提亲的信。传闻扶苏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边姬妾无数,听闻凤舞美貌无双,他早已对凤舞是垂涎已久了。

  太子丹自然是视凤舞公主为掌上明珠,定是不愿答应这门亲事。但无奈的是,秦国的外交政策,只要不从,那就是与之为敌!左右为难的太子丹,这才把他大哥荆轲请了回来,帮忙商议对策。

  翌日清晨,皇城太子府后院校场内,一条白影中夹杂着烁烁剑光跳动着。“第一百零七遍!呼~呼~”

  疲惫的孤叶倚剑靠在木桩之上,用手拨开额头上汗水打湿的头发,脸上散发着他那十八岁特有的朝气!

  已经成年的孤叶已是相当英俊,白皙但不失健康的皮肤,剑眉下乌黑深邃的眼眸之中隐约有着不屈的刚毅。一米八左右的修长身材,虽算不得强壮,但白色练功服中勾勒出的是猎豹般的身材,柔韧而充满爆发力!

  孤叶收起练功用的长剑,抹了把脸上的汗。转身箭步跃进了五米开外的温泉中。半躺在袅袅白气的温泉中,头靠在池边圆石上。

  孤叶出神的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禁又想起从小就对凤舞面许下的承诺:“小舞,我会守护你一辈子,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温泉将孤叶浑身的疲乏尽数泡去之后,他起身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看到他十八年一成不变的瞳孔暗自神伤。“小舞都天人三阶了啊……我何时才能开眼呢?”

  正当孤叶失神之际,他的身后传来了犹如天籁的声音,每次听了比泡在温泉中还叫人心情舒畅。

  “孤叶哥哥”

  孤叶闻声回头,走出温泉。每次看到眼前的小美人,他总忍不住逗她一下:“小舞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你现在都被人传闻倾城倾国了。要是到了十八岁,定能不带一兵一卒倾覆六国。”

  凤舞则使出屡试不爽的的绝招之一,小嘴一撅,模样更是可爱了。

  孤叶见状赶忙走过去,轻捏着凤舞玉脂般的脸。“好好,最怕你撅嘴了。我保证,保证下次不敢了。”

  “好吧,就再饶你这一次。对了,我去你睡房找你,看到你床头的干衣服没带,所以就给你送来了。”凤舞把手中的衣服递给孤叶。

  孤叶接过衣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又忘了带干衣服了,还麻烦你亲自给我送来。”

  “你快把衣服换好去书房吧。我爹说荆轲伯伯回来了,听说还要给我们个大惊喜呢。”

  孤叶眼睛一亮。“父亲回来了……”顿时也不顾一旁的凤舞,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换好了。

  凤舞哪知道孤叶听到他父亲回来会那么激动,当着自己的面就开始换起衣服了。还没来得及转身,孤叶居然已经就把衣服换好了。凤舞不禁小脸一红,转瞬间就消失在孤叶的视野内。

  孤叶一愣,知道自己又做错了。看着消失的凤舞,孤叶也往书房方向走去,路上还念叨:“小舞的身法又精进了……”

  太子阁中。

  “哈哈哈……叶儿这孩子也真是,等他来了,伯伯帮你教训他。”书房内传来荆轲爽朗的笑声。原来,凤舞一只到了书房脸上红晕还没褪尽。荆轲和太子丹一问才只是因为孤叶的缘故,不禁哈哈大笑。

  孤叶行至门前就听闻父亲的声音,迫不及待的大步跨进书房。“父亲,丹叔,叶儿来晚了。”

  看到孤叶,凤舞脸上本来快消失的红晕一下子就又扑了回来。荆轲和凤舞的父亲见状,看看孤叶,又看看凤舞。相视一眼,又开始捧腹大笑……

  这一笑不要紧,凤舞却更加羞愤,小脚一跺娇嗔道:“呜呜……你们,你们就知道欺负我。”

  荆轲与太子丹一见苗头不对,立马忍住了笑声。荆轲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立即起身走到孤叶跟前,一把揪住孤叶的耳朵训斥道:“臭小子,还不快向小舞认错?”

  孤叶在荆轲面前从来不显露心机,只想一直做荆轲心目中的乖儿子。本就比荆轲略高一头的孤叶被揪到耳朵,疼的低头弯腰、呲牙咧嘴。

  “嘶~爹,您轻点,快掉了!”

  凤舞看到孤叶耳朵都被揪红了,立马就心软了。不等孤叶认错就赶忙制止。“荆轲伯伯,饶了孤叶哥哥吧。”

  荆轲见凤舞求情了,自己本就不忍心惩罚孤叶,也立刻把手松开了。回家刚见到儿子就对儿子动手,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就赶忙把身后的小雷翼虎拿出来哄两个孩子开心。“叶儿,小舞,来来,快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

  荆轲一松手,孤叶赶忙揉着自己发红的耳朵嘶嘶吸着凉气,心中暗道:“爹还真是不手软啊,居然揪那么狠!”

  孤叶偷瞄凤舞一眼,后者发现孤叶正蹬着自己,看着孤叶一只发红了的耳朵,凤舞对着孤叶顽皮的做了个鬼脸。

  “小妮子居然还幸灾乐祸?”孤叶偷偷对着凤舞伸出两根手指做弯曲状,脸上还带着一脸坏笑。“嘿嘿,看你还不怕?”

  凤舞见状赶忙对着孤叶一脸祈求之色,因为凤舞知道回去后定是少不了被孤叶一番挠痒痒。

  孤叶一看吓唬凤舞的目的已经达到,立刻板正了脸,走上前去看父亲到底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孤叶与凤舞两人都赶紧凑到荆轲身边想看个清楚。

  当荆轲将毛茸茸的小雷翼虎抱出来后,凤舞第一个忍不住跑上前去。“好可爱的小老虎。”

  一般女孩子对毛茸茸的小动物最没有免疫力,凤舞立刻伸手抱过小雷翼虎,又是摸又是捏。

  “这小老虎恐怕没那么简单。”孤叶则一眼就看出了不同,发现了小老虎身侧的小翅膀,又看了看小老虎幽青的瞳孔。从小喜欢缠着父亲讲猎兽的各种故事的他,对荒兽的知识还是知道很多的。

  “父亲,这可是有着翼族血统的五阶青瞳雷翼虎?”

  凤舞听到后也停止了对小老虎的把玩,抬头看着荆轲寻求答案。太子丹走过来摸着凤舞和孤叶的脑袋道:“叶儿猜的不错,这正是你父亲在这次猎兽收获到的五阶青瞳雷翼虎幼崽,还没驯化呢。这就是要送给你们的惊喜。”

  孤叶听罢心中大喜“果真是翼族走兽之王雷翼虎!”

  “等小老虎长大了就可以带我们上天山飞了,哈哈,太好了。”舞儿则最关心玩的事。

  孤叶与凤舞得知这小老虎居然真的是五阶青瞳雷翼虎,二人兴奋不已,这五阶翼族荒兽幼崽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放眼大燕国皇室也绝不超过三脂之数。

  荆轲转身从桌子上拿来早已准备好的小匕首,递给正在抱雷翼虎的凤舞。“小舞,还不快滴血驯化?驯化越早,忠诚度可是越高啊。”

  凤舞接过匕首,小心的在食指上划了一下,把血滴入小老虎的右眼中。雷翼虎瞳孔红光一闪便已回复原色。随后便把匕首和小老虎一起递到孤叶手中,把食指放进了自己嘴里吮吸止血。

  孤叶把匕首放在食指上正准备用力,不料小老虎一蹬腿碰到匕首,匕首一下便把孤叶食指划破了,但并无大碍,只是口子大了一点,止血时间长点罢了。

  孤叶仍旧很兴奋地把血滴入小老虎的左眼中,毕竟是第一次滴血驯化荒兽,而且一下子就是五阶带翼族血统的雷翼虎,孤叶不免太过激动,竟忘了食指还在流血。

  滴血驯化完的小雷翼虎看到主人手指还在流血,就伸出小舌头帮主人止血。孤叶一看有雷翼虎代劳止血了,也乐得清闲,虽它吮吸。

  孤叶将小雷翼虎递给凤舞问道:“小舞,你说我们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

  凤舞接过小雷翼虎,左思右想之后道:“恩……浑身雪白,还有个小翅膀。就叫,就叫雪翼吧。”

  “不错,好名字。”

  二人不停逗玩着小老虎。“雪翼,雪翼的叫个不停。”

  雷翼虎好像对它的新名字很满意,用头蹭着凤舞的胸口,嗷嗷叫了起来。

  孤叶见状一把抱过小雷翼虎,轻轻揪住雷翼虎的小耳朵笑骂道:“小色虎,你这豆腐也吃的太明显了吧。”

  正当孤叶教训雪翼的时候,正嗷嗷叫的欢快的雪翼停止了叫声。浑身缩成一团,开始不住颤,。孤叶见状赶紧把雪翼放到地上叫过荆轲与太子丹。

  “父亲,丹叔。你们快看雪翼这是怎么了?”

  荆轲和太子丹二人闻声而至,蹲在地上开始反复观察雪翼,一段时间后,对荒兽经验丰富的荆轲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凤舞看到刚才还好好的雪翼突然变成这样,着急的拉着孤叶的手。孤叶看着着一脸焦急的小舞,拍了拍手中小舞的玉手,轻声安慰着。“小舞别急,会好的”

  事实上,现场的四个人,谁也不知道雪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高级荒兽来说,生病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等,一切只能看雪翼的造化了。

  荆轲从旁边拿过一个软垫,把雪翼放了上去。“大家等等看吧。只能看这小家伙的造化了。”

  看着刚驯化的小雪翼浑身颤抖,很是痛苦的嚎叫着,一旁的凤舞眼圈都开始微微发红,孤叶见状则自然的把凤舞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

  荆轲与太子丹二人看到两个孩子亲密情景,相视一眼也识趣的退坐到了一旁。两个大人知道,这两个孩子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对方就是唯一的依靠。

  凤舞明知道孤叶实力不如自己。可是,从小到大,只要有孤叶在身边,她心里就能踏实。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孤叶看着地上艰难忍受着的雪翼,也是一脸担忧之色。“莫非是我二人驯化导致雪翼变成这样?若真是这样的话小舞她一定会自责好久。”

  突然,雪翼的身上绽放出一团青白相交的耀眼光芒。荆轲见状不妙,那有可能是能量外泄的前兆。

  荆轲瞬间变为蓝瞳六阶战斗姿态,将两个孩子和太子丹用风能量包裹,撞碎房门,将他们一并卷出书房外。

  到了房外的三人此刻也没有人询问是何情况,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书房上。

  只见书房门窗缝隙,都有青白色的光芒外泄,越来越耀眼,以至于用肉眼都能看出这能量的释放快到了临界点。幸亏这是白天,又有大哥荆轲在,太子丹周围没有设置禁卫。

  终于,在青白能量爆发到极致之时——“轰隆~”一声,书房瞬间坍塌,粉尘飞扬,没人能够看清里面的情况。

  看到书房瞬间坍塌,凤舞猜到雪翼凶多吉少。一下扑到孤叶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孤叶下意识的轻拍着凤舞颤抖的粉背,眼睛却依旧盯着书房坍塌引起的粉尘。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雪翼还是幼年,不可能拥有这般强大的能量,应该不可能是传闻中的兽元自爆。”孤叶猜测着,等待着。

  一分,两分,五分钟过去了……

  “嗷~呜!!!”随着一声摄人心魄的兽吼。半个燕皇城的人都为之一颤。这吼声很容易听出,不是怒吼,而是一种彻底的释放和畅快的宣泄……

  听到叫声的四人都知道这意味着雪翼没有死!纷纷期待着尘埃落定的那一刻。荆轲本想一掌吹开粉尘看个究竟,但又怕雪翼虚弱伤到它,所以就只有静静的等着。

  “呼~~呼~~”一股巨大的气流吹开了周围的粉尘。隐约露出一头放大版的雪翼轮廓。

  终于,尘埃落定!孤叶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只见此时的雪翼,身体如小牛般大。高半丈有余,带尾长两丈,一对呼扇呼扇的巨翼,翼展足足有三丈!

  雪翼抖抖身上的尘土,微微呼扇着翅膀缓步走到孤叶与凤舞身前,大脑袋欢快的蹭着它的两个主人,直到二人脚都快站不稳了。

  此时的凤舞破涕为笑,轻轻挠着雪翼的下巴。“你啊~害得我都担心的哭了呢……看我以后不收拾你。”

  看到雪翼没事,孤叶自然也不必再担心凤舞再伤心,陪着凤舞一同逗玩刚刚逢凶化吉的雪翼。

  “看起来,雪翼应该是由于某种契机进化了,但是它的契机是什么呢?还是吃了什么宝贝?”孤叶脑中不停的思考着。

  四人之中,除了凤舞。其余三人都沉浸在疑惑之中。这种现象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包括猎兽经验丰富荆轲。他只知道荒兽在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时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血脉觉醒。可是他明明知道雪翼什么宝贝也没有吃啊。

  这时,荆轲突然看到雪翼嘴角的血迹,心头猛然一震!不禁失神的自言自语起来。“难道,难道是叶儿的血?不,这不可能,叶儿只是个连眼都没有开的凡人,血液内不可能蕴含那么强大的能量……”

  荆轲转头看着正和雪翼逗玩的孤叶,陷入思绪。

  “大哥,你怎么了?”太子丹走过来拍了下荆轲的肩膀问道。

  “哦,没事。那个,一会听到动静的禁卫军可能就要来了,你快去处理下吧。”

  “恩,知道了大哥,你刚回来,先陪陪孩子们吧。我去吩咐下,让他们把这些废墟处理掉。”说罢,转身欲走。

  “对了贤弟,早上我去见过燕王了。把我进六阶的事告诉他了,今晚他在观星台设宴召见你我二人。应该是对提亲一事做个决定。”

  “好的,我知道了。”太子丹说完便转身离去。

  荆轲转身正要招呼两个孩子一起吃午饭,就只听到雪翼的“嗷呜~”吼声,掺和着两个孩子兴奋的叫声:“哇……飞起来咯。哇~哈哈……”

  只见雪翼载着两个孩子腾空而起,宛如一朵白云般冲向天际。

  荆轲看着两个孩子随着雪翼已经远去。于是就运起内力,束音成线。“叶儿,照顾好小舞,别跑太远。”嘱托之后便回了住处继续思考雪翼突变的问题。

  孤叶和凤舞此时已经冲到了皇城上空,却仍清晰的听到了荆轲的嘱托,都暗中佩服荆轲的功力。

  雪翼背上,凤舞在前。孤叶在后,用手圈过凤舞的纤腰抱住雪翼的脖颈。凤舞则忘情的张开双臂,完全沉浸在初次飞翔的快乐中。

  孤叶在凤舞身后,却是沉醉在少女芬芳之中。这芳香,宛如从鼻中钻到心里,在孤叶的心海荡起一丝丝涟漪,孤叶的心跳也开始莫名的加速,孤叶心里也开始犯嘀咕。

  “我这是怎么了?今天对小舞的感觉好奇怪,心里为何总是痒痒的……”未经人事的孤叶不免一阵疑惑,要知道孤叶今年已经十八岁,也是该懂得男女感情的年纪了。

  终于,凤舞喊倦了,玩累了。依偎在孤叶怀中,此时的她,幸福的像只小猫。甚至幻想可以一辈子停留在这个温暖的臂膀中。孤叶此时当然不会明白这种少女情怀,因为他连自己对凤舞的感觉还没有弄明白。

  察觉到睡着的凤舞,孤叶担心她会着凉,脱下身上的衣衫给凤舞裹上后便命令雪翼开始返回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