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长
作者:山村梦里人      更新:2015-06-26 17:50      字数:0
  斗转星移,日月穿梭,时间一晃过了二年半了,小赵佶除了半年吃奶的时间闲着啥事也干不了,这二年来还真是没闲着,半岁的时候便能走路,神宗和陈妃惊喜不已,随后的惊喜更是连连,七个月就会说话了,随后几个月便会背了不少的诗词歌赋,一岁多点便要了画笔来作画,给神宗画了肖像,惟妙惟肖。把神宗和陈妃逗得更是合不拢嘴。躲在这小小身躯里面的灵魂不禁暗爽,这可不是老子这成熟灵魂的功劳,是这副身躯太有才了!诗词歌赋看嘛嘛懂,琴棋书画学嘛嘛会!想当初咱的前世在学问这方面没啥出息,今世全给补齐了。

  过了一岁半,小赵佶能呆的住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天天没事就往神宗的书房跑,为啥呢?那里书多呗!神宗对这个儿子也是多是偏爱,倒也没多怀疑,毕竟另一个儿子赵佣也是早慧之人。

  虽说他哥哥赵佣也算是神童了,但比起这个还是差的不少。这天神宗正好有闲暇,逗着小赵佶问“佶儿,问啥喜欢读书啊?”“读书长学问!”赵佶虽然装着一个成熟的灵魂,但说话的口气还是孩子气,一是故意如此,二也是受这副身体的影响。神宗一笑“那我来问你,佶儿长了什么学问啊?”,“书里说要孝顺父母,要尊敬兄长”小赵佶仰着脸说。“呵呵,佶儿,真乖!”神宗很是欣慰的说道。“父皇,何为变法呢?”“我儿怎么想起问这个?”“孩儿在书上看到商鞅变法让秦国富强,父皇我们也变法吧?”神宗听到这里心里一阵难受,是啊,变法能使秦国富强,我大宋的变法为何非但没起到富强的作用。想到此处神宗有些尴尬“我儿变法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颇多周折啊。”

  “父皇说的是,我看书里说秦国也是没办法了才变法呢,除了商鞅能变法,还得是下边的人能干才行,像景监,车英那样的人!”神宗听了心中一颤。王安石的变法条款都是朕亲自审理过的,以朕多年处理政务的经验,这些条款实施了的确会对社稷民生有莫大好处,可从实际反馈的信息来看效果真的没有那么好,是不是下边的人根本没有理解新法的意思?还是根本不是真心拥戴新法呢?也许这才是症结所在。

  想到这里神宗看着小赵佶的眼睛愈发温柔,这孩子难道是上天派来给朕解惑的吗?“我儿,给父皇说说,你有什么想要的?父皇都可以给你。”“父皇,孩儿想在宫里能随意走”小赵佶撅着嘴说,原来陈妃是个性格谨慎的人,做事向来不敢越雷池半步,对赵佶也约束的厉害,除了书房几个有限的地方,其他的都不准去。

  作为一个成年的灵魂,赵佶哪里受得了这种约束啊,何况他还是想看看未来的下任皇帝赵佣他的六哥呢!“父皇准了,让我儿受委屈了”神宗笑着捏捏小赵佶粉嫩嫩的小脸。赵佶马上身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上辈子的记忆力还没有被一个男人捏过脸呢,虽说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

  小赵佶出了书房,便让随身侍候的小太监带他去御花园去玩,上辈子自己只能窝在一个小小的水泥盒子里,哪里能想到还有能享受私家园林的这一天,这可是那些富豪的别墅也没法比的啊!小赵佶一路走过去远远看到一群宫女太监在簇拥着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在那里赏花,走到近前,赵佶看清楚了赶忙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中年美妇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赵佶,“我儿平身吧!小小年纪被你母亲教导的如此多的规矩”这个美妇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小赵佶一生中最重要的贵人向太后,不,现在还是向皇后。

  赵佶和向皇后很熟,是因为他的母妃每次去给向皇后问安必然带着他前去。向皇后没有孩子,但天生的母性让她对小孩子特别喜欢,并没有清宫戏里那些歹毒的皇后见到非亲生的皇子如同见仇人一样的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对早慧懂事的赵佶更是疼爱。

  神宗的后宫还是很和谐的,神宗和向皇后伉俪情深,但向皇后一直没有诞下龙子,连龙女也不见一个。神宗对其他负责生孩子的妃嫔也是不错。在向皇后的主导下后宫的气氛可谓是其乐融融。这也许和向皇后的家世有关。向太后是开封人,那是名臣向敏中的曾孙女,乃名门之后,本身性格也是贤良淑德的那种,有着世家大族的贵气也有着为人称道的气度。“母后,孩儿今天的父皇恩准,以后可以出入皇宫各处,以后孩儿就可以经常去母后宫里陪母后了。”小赵佶笑嘻嘻地对向皇后撒着娇。“是想着母后宫里的好吃食了吧?好吧!我儿什么时候想吃就来母后这里好了,母后随时给你准备着。”

  向皇后慈祥地说。“孩儿那有母后说的那么贪吃,孩儿是真的想母后呢!母后再这么说,孩儿以后可不去了”赵佶故意嘟着嘴说!虽然扮着孩童撒娇,赵佶成熟的灵魂到没有什么不适应。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也许是躯体本身也有自己的本能!

  “好啦好啦,我的佶儿是想母后,不是想那枣子糕,”向皇后弯下身子抱了抱小赵佶,回头对身边的太监说道“本宫累了,咱们回宫”一大帮人又浩浩荡荡的往皇后的寝宫走去。一路向皇后逗着小赵佶说这话,笑声不断。母子甚是融洽。向皇后牵着赵佶的手边走边聊,队伍忽然停住了,听到两个声音传来“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儿臣给母后请安”。

  随着宫女太监躲向两边,赵佶看到了来人的模样,一个二十许人的女子和一个八,九岁的少年。这女子中等身材,样貌很是端正,白嫩的皮肤,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还带着几分拘谨。身上的装扮也甚是简洁。一看便知乃是性格内敛之人。少年的年龄本是活泼好动的时候,看起来却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看来的确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少年身上则是一袭白衣,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身体的发育显示了他良好的营养。一举一动皆是有规可循。

  只听向皇后说道“快快免礼平身”“洁儿,见过朱妃娘娘!”小赵佶马上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未来的哲宗他的六哥赵佣母子。“孩儿见过朱妃娘娘,给娘娘请安,见过六哥,给六哥请安”小赵佶忙行礼道,面上却带着儿童专有的娇憨。

  朱妃忙道“是佶儿啊!有段时间没见你了,个子却又是长高了许多。”赵佣却是没说话,只是冲他笑了笑。向皇后这时说道“佣儿,快点过来,你们亲兄弟两个,却是第一次见面,都是你们的母亲管束过于严格,总是把你们拘束在自己宫里,这可不行,以后可要经常一起玩,免得兄弟之间生分了。”朱妃笑道“皇后娘娘教训的是,只是佣儿不像佶儿这般活波,性子好静,平时躲在屋子里读书的时候多,让他去玩耍反而不爱呢!”赵佣也道“这不怪母亲,都是孩儿性子懒惰,母后的话孩儿记住了,以后也是要改改懒惰的毛病了!”

  赵佶心道,这估计也是不错,像这样老读书少运动,怪不得会英年早逝呢!心里想着嘴上说道“那六哥以后可不许嫌我烦,我会天天缠着哥哥呢!”

  赵佣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个弟弟,虽说没有见过面,但耳朵里都生出茧子了,经常听到父皇在他身边提起弟弟的种种不凡。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隐隐的还有些讨厌,毕竟自己也是顶着早慧的名声过来的,不过今日一见,却是心里欢喜,这个弟弟还是个活波好动的小毛孩子,自己居然嫉妒他,不禁暗下里鄙视了下自己。

  嘴上却也说道“弟弟尽管来缠我,哥哥却是不怕的,只是你可要陪我听夫子讲课哦,夫子定会说你一句“孺子可教也,”“他说完自己不禁先笑起来。赵佣本不是爱开玩笑的性格,今天居然破例开了第一次见面的弟弟的玩笑,朱妃见了也不禁侧目。也道“看你兄弟俩甚是说的来,以后佶儿没事就来找你哥哥,陪着他听夫子讲课,免得整天一个人像个小老头似的。”

  向皇后听了会心一笑“你们兄弟俩以后说话的时间长着呢,朱妃这是要去哪里啊?”“皇上让佶儿去书房见驾,臣妾这正陪他过去呢!”朱妃回道,“那你们快些过去吧!莫让皇上久等。我也带着佶儿去他母亲那里”向皇后道,如此彼此行过礼后,各自走去。

  御书房,神宗正在考校赵佣的功课,功课考校上神宗甚是满意,所有问题都对答如流。神宗忽然神色一动,问道:“佣儿,你怎么看待商鞅变法?“赵佣听到此处,顿时神色激动,说道”商君以一人之力,使积贫积弱之秦国成为诸强之首,进而统一华夏,实乃千古一人。”

  “我儿以为商君为何能够成功?”神宗缓缓问道。赵佣脸色变了变,他知道如果说了下面的话,估计父皇可能会不高兴,但仍说道“商君变法之所以能成功,孩儿以为在于君臣一心且能善始善终。“神宗听后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又问”还有吗?“赵佣呆了呆,看了看神宗,想了一会,想起了夫子曾经说过的话”孩儿以为还有的就是当时的秦国正是难得的一段和平时期,使秦国能安心变法“神宗点了点头,”这个年龄能想到这些,也属难能可贵‘

  父子相对无言,沉默了半响,赵佣觉得时间过得极慢,心中不禁打鼓,估计自己的那番话让父皇不快了!他那里能想到神宗此时心中正想着别的事.

  自今年以来,神宗的精神就不如以前,身体也偶有抱恙,想想自己本还处于壮年,不该有什么这方面的顾虑,可转念想到自赵氏立宋以来,历代祖先鲜有高寿之人。自己也不得不往坏处想一下,自己要是有个万一,心念于此,不禁说道:”佣儿,知道父皇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未等赵佣接言神宗便自答道:”最大的遗憾便是变法未能成功,我大宋未能真正富强起来。

  商鞅之变法只所以能成功在于商君的盖世奇才,亦在于孝公的执着,最重要的在于上下一心,秦国的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不变法只有亡国一途,我大宋虽弊政连连,然而真正能看清局势的唯有少数智谋之士。多的只是些鼠目寸光,苟且偷安,得过且过的官僚蛀虫而已。非到亡国不知惊醒,然真到那时神仙也无力回天.

  佣儿切记,若是有一天,执掌大宋江山,一定要将父皇的变法继续下去,使我大宋富强起来,不必在意鼠目寸光之徒的流言蜚语,切记切记“神宗说道此处,胸中一阵烦闷,赵佣看到此处赶忙为神宗倒了杯水,说道:“父皇教导,孩儿谨记在心,父皇还是要注意身体”

  “我儿先下去吧,父皇累了!”赵佣起身行礼作别,心中带着隐隐的担心回去了!赵佣走后,神宗独坐御书房中,心神不禁飞出窗外,一会想着赵佣一会想起赵佶,嘴角慢慢浮现出微笑,是啊!两个孩子都可以说聪明过人,洁儿年幼,但天赋不同常人,将来也必能有所成,佣儿虽说也不大,但少年老成,小小年纪便能控制情绪,虽说见识还有所欠缺,但终究还是年龄阅历不足。将来也能弥补。若是佣儿执掌朝政,佶儿做个贤王在朝中辅佐,哪怕将来自己有个万一,也可安心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