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劝说
作者:山村梦里人      更新:2015-06-26 17:50      字数:0
  翌日,大说客邢恕便登上了高府的大门,昨天夜里他就想好对策,这事无路如何不能再高府讲,万一他们不同意,说他邢恕图谋不轨,阴谋废立,那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他可担待不起。

  迎客厅里,宾主落座,邢恕用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忽悠,说他府上今日牡丹开放,居然有五种不同的颜色,大是奇异,更奇异的是还有异香扑鼻,人嗅一嗅便能感觉神清气爽,夜晚还能让人龙马精神。高公纪高公绘兄弟一听大喜,赶忙要求去参观,这两兄弟虽说在高太后的严厉管束下不敢有啥大恶,但高门子弟的爱好全有。一听这花不光奇异关键还能壮阳,这么了得,今天去闻一闻,至少晚上就能幸福半宿!邢恕心中暗喜,自己所料不错,这两货真是容易上钩。

  闲话不多说,这一行三人急三火四的来到邢府观花。到了邢府,邢恕赶忙让进客厅上茶,这两位那里坐得住,嚷着要去赏花。邢恕微微一笑,说道:“二位且慢,先听邢某一言再赏花不迟。”这两兄弟赶忙说:“邢大人有什么话快说,说完咱们便去赏花。”“现如今皇帝陛下的病情已重,太医说已经无力回天,延安郡王(此时赵佣已被封为延安郡王)年幼,雍王和曹王都很贤明,都可为皇帝的继承人……”高公纪高公绘听到此处,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二人虽不是聪明人,可还知道何事可做,阴谋废立,岂是人臣当参与的吗?高公绘立马色变,说道:“邢公这是要害我高家满门啊,此事断不可为,我们兄弟二人马上离开此地。”

  邢恕不愧为政治老手,面不改色心不跳,伸手拦住高氏兄弟。“二位且坐,先听邢某一眼,再做决定不迟。”高公纪道:“这事有何好说,我二人已贵为皇亲国戚,何人即位与我等何干,何必冒此风险?”

  邢恕微微一笑:“高兄此言差矣,雍王、曹王乃是太后娘娘的亲儿子,且他们都和太后一样,对新法没有丝毫好感,他们继位,太后娘娘的位置安如泰山,若是延安郡王继位,说不定会延续皇上的新法政策,高兄你们也是深受新法之害吧!况且到那时太后娘娘将成为有名无实的太皇太后,延安郡王自己有亲生母亲,朱妃将成为朱太后,太后娘娘还有几分威信将可想而知。太后不如意,高兄你们还会如意吗?”

  高氏兄弟一听,顿时怔住了。邢恕一看便知此事有希望。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讲,即使太后娘娘不同意,但你们是她的亲侄子,又是为太后着想,太后娘娘断不会怪罪于你们,只会觉得你们贴心,何来风险一说。”高氏二人听到此处颇为心动,没有风险的买卖,做做也无妨,若是成功了,地位稳固了不说,还能有个拥立之功,自己的爵位还能再升一升。高公纪道:“此事事关重大,邢大人且容我兄弟二人商议一下!”邢恕微微一笑,说道:“高兄尽可在此商议,下官去厨房准备饭菜。”

  高氏兄弟在邢恕走后,私下商议了一番,认为此事可做,但是不能只让邢恕做了人情,若是异日事情成功,雍王和曹王无论哪一人继位,把功劳全算在他邢恕头上,那我二人多不划算。于是叫来邢恕,说出二人的想法。邢恕颇为踌躇了一阵,本来他们的打算是等事情有了眉目,看高太后选择了哪位王爷再去表功,看来事情现在不摊开也没办法了,赶忙打发人叫来蔡确。

  两人密议了一番,均认为此事只能先知会雍王和曹王了。于是二人又匆匆忙忙拜会了二王。二王均是喜出望外,想瞌睡马上有人送枕头来了,原来以他们的打算光靠他们说服母后感觉没什么把握,现在有大臣和外戚帮忙,顿时希望大增,至于谁做皇帝,二人到也是想得开,这事最后还是要看太后属意那个了。经过多番协商,最后约定,二王无论谁做皇帝,另一位加封贤王,待遇升一级。至此内部搞定,邢恕又将高氏兄弟约到雍王府,又是一番封官许愿,最后自是皆大欢喜。

  赵佣赵佶兄弟最近则是在太后的寿宁宫和神宗的福宁殿两边走。早晨便去寿宁宫问安,

  之后便去福宁殿侍疾。虽说神宗有吩咐不用他两人去,但二人哪里放心的下。神宗皇帝的情况也是越来越糟,口已不能言。令他们兄弟更是担心不已。

  这天两兄弟去给高太后请安的路上,遇到了高公绘高公纪两兄弟正从太后寝宫出来,按理这是他们的长辈,彼此行过礼,赵佶却发现高氏兄弟目光闪烁,多有回避,平时他们多是端着长辈的架子,还时不时的教导两句。

  这次却是恭敬有礼,不敢逾越的模样。赵佶心中暗疑。到了寿宁宫内,请过安后,照例陪高太后聊会天,也是发现太后不同往日,一副心神不属的样子。原来高氏兄弟真是来宫内劝说高太后立太子之事。高太后平时虽说不许高家兄弟干政,可这个时候,皇帝已是不能言,太后亲近人里能商量的也只有高家兄弟,毕竟都是一家人,心理感觉也贴近的多。

  高氏兄弟于是把邢恕的一番话又转述了一遍,不过是理所当然的把版权归于他们所有。高太后听过以后,心里的天平慢慢倾向了雍王和曹王,而且她更倾向于曹王,特别是他当年为了新法的事情和神宗屡次力争,让高太后颇感欣慰。但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不能吐口,不然神宗未去,大宋就要先有一番波折。便说自己爱静,无意于朝政,但他们的话自己会和神宗商议的。就打发二兄弟回去了!高氏兄弟了解这个姑母,知道她是个颇有原则的人,今天能说出这份话,说明事情大有希望,二人便高兴而回。不过看到二位皇子,心中有鬼,难免在面上表露了出来。

  赵佶已是猜到几分,便主动站出来想高太后告退。拉了赵佣便退了回去。赵佣出了寿宁宫便要去福宁殿。赵佶强拉了他回到赵佣的寝宫。屏退左右,也不顾的掩饰自己的言语是否于年龄相符的问题,着急着对赵佣说:“皇兄,大事不好了!你的太子之位恐怕难保了!”赵佣一听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