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吃瘪
作者:小小雷达      更新:2015-06-26 18:01      字数:0
  熟练地脱掉床上人儿的衣服,安戈随即脱衣上床。

  不多久,床上便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呻yin声。

  “吱呀!”门被推开,脚步声慢慢接近。

  安戈不悦地皱眉,谁这么大胆,在他高chao的时候进来打扰?

  “姐姐,怎么不点灯?”如兰的声音响起,说话间,烛火摇曳,照亮了昏暗,也照亮了床上的人儿。

  “你,你们~”安戈裸!露着身体,看清床上的人,眼里迸发出危险的光芒,一挥手便穿上了外套,翻身下床。

  “唔~”岩菲衣不蔽体,眼神尚有些迷离,不舒适地转了转身子。

  床上的鲜红越发惹眼,那代表一个女子终究变成了女人。

  “王、王爷,姐姐?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岩然坐在椅子上低声哭泣。

  “这不是你的房间么?怎么她在这里?”安戈眯着眼,向着岩然走近。

  “呜呜,姐姐是来找岩然玩的,可是岩然突然肚子不舒服,就出去了。呜呜,等岩然回来,就看到你们,你们,呜呜~”岩然哭得伤心,全然看不出异样。

  “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不点灯!”安戈可不是那么好糊弄,他必须查清楚,他是不是被人耍了!

  “呜呜,岩然出去的时候还是点着灯的!呜呜,原先的烛火被打翻了,岩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姐姐刚刚还好好的,呜呜~”岩然的眼泪霹雳巴拉地往下掉,惹得安戈的心里一阵烦闷。

  “好了,别哭了!事已至此,该想个办法解决才是!”安戈压下心中的疑惑,沉声说道。

  “呜呜,还能怎么办?姐姐都已经这样了,王爷要是不娶姐姐,姐姐就嫁不出去了!呜呜~姐姐的清白都已经没了,难道王爷想要始乱终弃么?呜呜,可怜的姐姐~”岩然哭地越发凄厉,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

  “本王没说不要她!”没想到中媚毒的是岩然的姐姐岩菲,安戈现在想的是,反正娶一个也是娶,倒不如把两个都娶了。省得某人说他始乱终弃。

  “那,王爷的意思是,要娶姐姐么?那岩然,在此,恭喜王爷和姐姐。”岩然止住了哭声,肩膀一耸一耸地,鼻子也是一抽一抽的。

  “本王决定,把你们两姐妹都娶回去,也好让你们做个伴。”安戈的脸色不是很好,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有点郁闷地想了个自认为两全的方法。

  “王爷,就让姐姐代替岩然嫁过去吧!我看姐姐和王爷伉俪情深,岩然又怎么敢插足?”岩然抽噎着说道,手绢被绞成了一团。

  “然儿,本王喜欢的一直都是你,你姐姐的事只是个意外而已。”安戈强扯起笑容,在岩然跟前微微俯身,深情地看着岩然。

  “王爷,岩然自知配不上王爷。也相信,以姐姐的容貌,自然是比岩然更适合王爷。岩然和姐姐姐妹情深,若是王爷敢对姐姐始乱终弃,岩然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假如岩然把这件事告诉爹爹,只怕,爹爹也不会答应吧!”岩然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安戈,眼里,满是愤慨。

  “你,你在威胁本王?”安戈站起身来,比岩然高了一个个头。安戈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岩然。

  “岩然有本事威胁王爷么?岩然只是在说事实,要岩然和姐妹同侍一夫?很抱歉,岩然做不到。就这一点,岩然绝不可能答应。”岩然坦然地对视安戈,眼睛还有些红肿。然而,她此时的表情,却一点都不像刚刚哭得凄惨的那个小女子。

  “很好,本王倒是小看你了!这么纤细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很容易夭折呢?”安戈一只手掐住岩然的脖子,一点点地收紧。

  “怎么,王爷恼羞成怒了?要杀了岩然?呵呵,不要忘了,这可是相府,王爷若是不怕下去跟岩然作伴,就尽管动手!只是,咳咳、可惜了,咳咳……”岩然的眼里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的害怕,临死之语竟也咄咄逼人。

  岩然心中自然有计较,她就是赌安戈不敢杀她,即便是真的杀她,她也不怕。曾经经历过撕心裂肺的死亡的人,不会再惧怕任何危险。

  “可惜什么?”安戈卸去手劲,只是,手并没有放下。他发现他所了解的岩然,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王爷自己心中明白,到底为什么会娶岩然!如今,王爷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娶姐姐。岩然保证,王爷不会吃亏的。如若不然,岩然不敢担保,王爷会不会,竹篮子打水!”岩然的眼眸之中迸发出厉色,无所畏惧地直视安戈。

  “好,很好!看来,然儿倒是看得通透,反倒是本王眼拙了!”安戈的手再度收紧,狠历地盯着岩然。

  岩然并不挣扎,也不松口,一声不吭。

  安戈自觉没趣,‘哼’了一声,甩手离去。

  岩然的脖子得到解放,轻轻地咳嗽了几声,随即来到床边,替岩菲把被子盖上。

  “姐姐,你好好休息吧!你的心愿,很快就能实现了,只是,希望姐姐不要埋怨岩然才好。对不起。”岩然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熟睡的岩菲,最后三个字变成了轻声的呢喃。

  曾经的爱,她始终放不下。即便是被背叛了,终有一天,她要找他问个清楚。他是她上辈子最爱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那么做!难道,曾经的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么?

  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正是因为这份不甘心,她不能接受任何其他的男人,尤其是胆敢利用她的男人!

  从看到安戈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个虚伪的王爷,根本就是真的喜欢自己。他的眼里,有的只是不屑和鄙夷。他自以为的深情,看在岩然眼里却是那么的虚伪和可笑。

  侧妃?呵呵,真是可笑!她岩然连正妃之位都看不上眼,会稀罕他一个侧妃!这个静良王想用一个侧妃之位糊弄自己,就别怪她不让他顺心!她就是要让他,自食恶果!

  想来,她的好妹妹岩菁应该是静良王安戈的人。不然,怎么会送那个香囊给她呢!那个香囊之中装着珠草,原本,是没有什么的。只不过,但凡在她身边的人都知道,每到晚上,她的房中就会点燃紫曐檀木驱蚊。珠草的香味混合紫曐檀木的香味,正是极致的媚毒!

  只是,岩然在想,她的好妹妹岩菁和静良王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管是什么关系,她今后都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