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司徒耀命令家奴将那个扯坏了新婚红帐子的丫鬟拖下去杖毙,没有再多看一眼那个丫鬟。一向温良的司徒耀,在面对一切与云丹儿有关的事情上,变得冷血无情。下人们见到司徒耀这个从不发怒的主子,竟然动了气,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更别说为假扮成平儿的月影求情了,眼睁睁的看着家奴将月影拖了下去。等到司徒耀走远了,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忙着自己手上的活计,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镜中月,水中花,丝毫不为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要被杖毙而感受到悲伤。这,就是人性。

  直到快天亮,司徒府才算完整的将成亲所需的事项准备好。司徒耀一夜都没有睡下,看着时间一点点的逼近,他的心里也有一丝的紧张。真的可以和她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吗?司徒耀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几遍,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确是要成亲了,而且要娶的还是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子!

  且不说司徒耀的家世,就单凭他的身段样貌,也是这人中之龙凤,是京城未出阁少女眼里的最佳夫君人选。自司徒耀行过弱冠之礼后,上门攀亲的人就络绎不绝,多是有背景,有权势人家的小姐。按常理说,司徒耀应当是早已娶妻纳妾,走拥右抱了。可事情往往是出乎世人的意料的,直到年近二十,司徒耀还从未有一房姬妾,更别提有什么红颜知己,金屋藏娇了。愣是让人误会他有龙阳之好了,多少女子为此泪流。当然,司徒耀的取向还是正常的,造成这一传言的是他爹司徒辉。

  司徒辉现在是两朝元老,先帝驾崩时,遗旨即是他宣读的。新帝登基后,也是对他礼让三分。地位超然,已不是一般的贵族所能够披靡的。几乎是所有人都想将他们的女儿塞进司徒府,因为这意味着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一生的无忧无虑。但司徒辉也不是傻子,懂得树大招风的道理,凡是有官家背景的联亲,全都一一拒绝。做出了一副自己很忠心的表象,谋得皇帝的信赖,为自己赚取最大的利益。而云丹儿的到来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场戏,目的昭然若揭。自然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将这天下第一的富商拉到自己的阵营,争取谋反的最大的一张底牌!

  至于为什么当初为什么是司徒辉迎娶云丹儿,主要是司徒辉在为自己的儿子考虑。云丹儿在司徒辉的眼里,至多是一枚联系云家的棋子,根本不配嫁给自己的儿子。司徒耀的性子他这个当爹的还是有些了解的,一旦娶了妻,怕是会很护着。他不能拿自己的儿子来冒险,只能自己来做这件事。要不是,这次出了这么多事,出乎了司徒辉的意料,云丹儿怎么会有机会嫁给司徒耀呢?

  司徒耀第一次见到的云丹儿,是真正的云丹儿。云丹儿的爹,周朝首富云阳和其他的富商一样,渴望能改变自己的地位。而要实现这个目的,最快,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与贵族联姻。云阳的想法和司徒辉的谋算不谋而和,云阳需要司徒辉的地位,司徒辉则利用云阳的财富。与那近在眼前的权势相比,区区一个云丹儿实在对云阳算不上什么。通过他的安排,司徒辉的协助,那个真正的云丹儿无名无分的进驻了司徒府。

  司徒耀得知自己的爹要休了李氏,娶一个可以当自己妹妹的女子为妻时,心里就好像属于自己的糖被别人轻而易举的抢了过去般的酸疼。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爹会如此的绝情,竟然连相濡以沫这么多年的糟糠之妻都能抛弃。司徒耀憋着一腔的怒气,愤愤的去找了那个即将要嫁给司徒辉的云丹儿。但当司徒耀来到了云丹儿居住的阁楼时,那阵的妒火顿时消了下去。云丹儿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敌意而有所戒备。她的温柔善良深深的烙在了司徒耀的内心里,一直都挥之不去。司徒耀的心不可制止的跳动,他的脸上飘移这一抹可疑的红晕。那一次,司徒耀狼狈而逃,却窜进了一世的劫难。

  司徒耀等了一夜,天刚亮,他就换好了成亲的喜服。李氏也感到了司徒耀的温良院,向司徒耀告诫着今天成亲要注意的地方。看着自己养的的儿子,终于要成家了,尽管那个女人自己并不喜欢,但她还是很开心,泪水也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司徒耀连忙安慰着自己的娘亲,生怕李氏会难过。李氏平静了心情后,就催着司徒耀赶紧去迎亲,错过了吉时就不大好了。司徒耀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拜别了李氏后,就带着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云府而去。

  满城的平民百姓都站在街道的两侧,观看着这盛大的一场婚礼。人群中不时的发出一阵的议论声,都把目光放在了这场婚礼的主人公身上。

  司徒耀身穿着鲜红色的喜服,骑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他的位置处在迎亲队伍的前列,就像他的心情一样,显得迫不及待。司徒耀的精神也很抖擞,没有了昨日还有的病态。脸上是由内而发的笑容,眼底的笑意也很浓,深入心底。这一天,注定对他与众不同。

  一路的吹吹打打,过了陆桥后,终于到达了云府的门前。云府的大门紧紧的闭着,门前散落着一大片一大片鞭炮燃烧后的灰烬,好像有那里不对劲。司徒耀微微的摇了摇头,让身后的乐队停止了伴奏。命令一个小厮上前去敲门。那个领命的小厮三步变成两步,快速地敲了敲云府的门。云府的大门不一会就打开了,一个管家摸样的人,见到门外的迎亲队伍,顿时吓傻了。不理会还等在府外的司徒耀,连忙向云阳通报去了。司徒耀见这管事的表情,再一想就明白肯定是出事了。他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翻身下马,疾步冲进了云府。司徒耀身后的小厮们,见到司徒耀往里面走去,也跟上自己主子的步伐,走进了云府。

  正在大厅里用着茶点的云阳,听到了管事的通报,心不由的颤抖了起来。他赶紧起身,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穿着喜服的司徒耀,一想,肯定是坏事了。快速地向司徒耀迎去。

  司徒耀没有来过云府,对云府的构造自然是不了解的。就在他四处瞎转的时候,一云阳来到了他的面前。司徒耀见是自己的岳父,没有行礼就急忙的问道,“丹儿呢?”云阳没有办法,只能实事求是的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了司徒耀。原来,在司徒耀前来迎亲之前,就有一支没有新郎的迎亲队,将云丹儿接走了!云阳对此感到也很奇怪。哪有这么早就来迎娶新娘的,他问了喜娘,喜娘却借口说是司徒耀的身子不太好了,只能早点来迎娶云小姐,回家冲喜去。听到了喜娘的解释,再一联想司徒耀前阵子的病情,云阳也就没有多想,哪知道,这竟然是假冒的迎亲队伍呢?司徒耀知道了自己来晚了一步,自己的新娘居然被别人光明正大的掳走了,心下一口血逆转而出,吓得身旁的小厮们赶紧扶着司徒耀。一边的云阳心里也是极其的害怕着,毕竟是自己这一方出的错,他连忙吩咐下人,全部出去寻找云丹儿。

  司徒耀受了这次的刺激后,更加的不看重负了,接连又吐了几口血。云阳赶紧让司徒耀身后的小厮将司徒耀扶进了一间客房,并让小厮去唤大夫和通知司徒府的人。司徒耀刚躺下就昏了过去,吓得站在一旁的云阳一顿手忙脚乱的唤着下人。

  大夫在慌乱之中,被推进了司徒耀所在的客房。其他的闲杂人等都在房门外守候着。最担心的莫属云阳了,要是这司徒耀出了什么差错,他全家都得给他陪藏!可他似乎却忘了一个人,忘了那个被掳走的云丹儿,在云阳的心里,从未将这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当成自己的女儿,或许只是一个帮助自己得到权势的棋子罢了。利益下的亲情最是淡薄。

  司徒辉得知了消息,急急忙忙的就和李氏往云府赶来。一旁的经过大风大雨的李氏,哭的泪如雨下。而他虽然没有像李氏那样外露自己的情绪,但心里也很是担心。不断地催着赶车的马夫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司徒辉很是怨恨自己,没有将司徒耀保护好,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伤到了他的儿子。如果让他发现了是谁做的,他司徒辉就算赔上自己这条老命,也会让那个人不得好死!司徒辉暗暗的在心里发誓。马车在车夫的催赶下,越跑越快,就好像是去见司徒耀最后一面一样。

  到底是谁劫走了伪装成云丹儿的秋娘?即便风清远及时的醒了过来,是不是还是错过了机会呢?月影又被如花带去了那里,司徒耀难道就真的这么脆弱?是不是又要掀起了一阵的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