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风清远挣扎着坐了起来,头痛欲裂。他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头,迫使自己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清远始终觉得有什么事被他遗忘了,可他却想记不得了!

  早就醒了的翠翠一直等候在房门外,听到房里的风清远有了起床的动静,连忙推门,将准备好的醒酒汤端了进去。而这风清远见到了翠翠,心中也恢复了点关于昨晚的记忆,再一看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接近午时,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就要翻身下床。翠翠看到他这么的急迫,却没有横加阻拦,放任风清远从窗户离开了房间。如果风清远能再慢点,就能看见翠翠的嘴角溢出的那一丝笑意,似嘲讽,又带了点渗人的寒意。

  风清远没有多想,就直奔司徒府所在的方向。看着沿途还没来的急散退的人流,他的心里很是着急。下意识的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一身黑衣的他,如影子一般在房顶上快速地移动,即便有人抬头发现了他的身影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等到那人再想仔细的看清楚时,那个黑影早已就不复存在,那人也只当是自己眼花。

  风清远来迟了,司徒耀的迎亲队伍已经到达了云府,司徒辉和李氏也接到了通报,都去了云府。偌大的司徒府里只剩下人在忙碌着,每个下人的脸上都带这一星半点的苦闷无奈。云丹儿消失的消息在府里传来了,都为这没有举办完的婚礼叹息,在总管的带领下纷纷将所有与成亲有关的布置拆了下来。风清远一看这情景,很是困惑,是出了什么是吗?他不敢耽误时间,毕竟月影还没有找到。风清远趁着府里的混乱,在个偏僻的角落里抓了一个正在偷懒的小厮。小厮见到突然有个人从自己眼前冒了出来,顿时吓得浑身瘫软。赶忙跪倒在地上,不停的对着风清远磕头,嘴里还大声的说着,“英雄饶命啊,英雄饶命啊。”风清远见这小厮这么怕自己,也就没有对他在下什么的毒手,沉声问道,“府里出什么事了?”小厮一听这男人的口气,没有要杀了他的意思,也就壮起了胆子,将自己知道都透露给了风清远,“今天本是小人家的公子成亲的大喜之日,公子去了云府迎亲,哪曾想,这云府的小姐早就被人假扮成迎亲的队伍给掳走了,等到我家公子去了之后,气的就病危了,倒在了云府里,老爷和夫人知道后也急急忙忙的赶过去了,这才有我们做下人偷闲的空当,才能给您通点风嘛。”小厮说完还不忘拍了拍风清远的马屁。风清远却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小厮,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小厮一掌劈倒。没有再在这司徒府做过多的停留,风清远急忙往云府赶。竟然被人给劫走了,该死的,事情比风清远预想的更加复杂,难道这件事还有人想要参和进来?风清远是谁,又怎会让人搅杂了他谋划多时的计划?风清远的心很乱,不要出事,不要出事!他的心里期盼着月影能安全的等待着他去救,能让他,面对自己真实的心境。如果他能早点,能早点发现就好了,风清远有点怨恨自己。或许,已经来不及了。一想到这个可能,风清远就很急迫,急着想见到她!

  就在风清远往云府赶去的时候,云府也是乱成了一团。大夫对于司徒耀的病情已经束手无措,向云阳禀明了实情。而司徒辉和李氏也赶到了云府,听到大夫的诊断,李氏当场就晕了过去。云阳不敢懈怠,连忙让人将李氏扶到了房间内休息,司徒辉则撑着一口气,自己带人进宫面圣求御医去了。至少御医来了还是会有一分的生机的,司徒辉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走向黄泉之路的。

  风清远到了云府后,就看见司徒辉上了马车,向皇城的方向奔去,看来是司徒耀不行了。对于司徒耀,风清远从未将他放在眼里,现在死了对他也算是有好处的,敢和他风清远强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这样死了到是一干二净,又给那个老家伙绝了后。所以风清远还是有点幸灾乐祸的。

  不得不说,风清远在乎的只有他在乎的人,其他人都只是垫脚石罢了。

  月影还不知道被谁给掳走了,风清远不得不召集影卫前来调查这件事。但他明白,一旦影卫出马,月影的安全就不能有所保障了,毕竟他训练的影卫都是从杀手里挑选出来的精英,出手见血。所以他向这些影卫三申五令,决计不能下死手。而他自己也亲自带着第一杀手鹰面到处寻找着被掳走的云丹儿。

  风清远至始至终都弄错了一件事,他要找的月影并没有扮成云丹儿,那个被掳走的,是他手下的杀手秋娘。一开始的方向就不对,又怎么会找的到呢。而秋娘却因此几陷生死关头,危机四伏!

  秋娘上了轿子。却没有听到礼乐响起,心中立刻觉得有异。她想要掀开轿帘,但是不管她怎么用力,甚至用了内力也不见轿帘动一下。秋娘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自己遇到劫亲的了!而且还是高手,连自己这个杀手都比不过。怎么办,秋娘的心里很没有谱。尚不知这群人的来历,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劫走的人是谁,为了避免有什么特殊情况的突发,秋娘假意自己一无所知,背地里早已将匕首握在右手上,藏在宽大的衣袖下。

  紧跟在轿子一旁的喜娘见秋娘不在反抗,也放松了警惕。只催着带头的领队能快些赶回去,毕竟那个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一想到那个影藏在幕后的身影,她的心就不由的颤抖,那个人的手段连她这种久经生死的人,都不能忍受,更别提一般的小姐贵妇了,喜娘不禁为这云小姐担心。哎,不知道这云小姐那里惹到了那个人,这一去,喜娘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使劲的晃了晃头,才平定下自己的心绪。生死有命,喜娘默默的为坐在轿子里的云小姐哀悼。

  秋娘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她只能静静的坐在轿子了,哪也去不了。或生,或死。第一次,作为杀手的秋娘竟然害怕了!很想逃离这一切,就只要他,只要和他好好的在一起,可是,自己的双手上沾满了鲜血,连他都是死在自己的剑下,又怎么会拥有那样的幸福呢。秋娘觉得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太过幼稚了,既然做了这一行,就会预料到自己的最后的下场,即便是杀人无数的天下第一的杀手也会有一天栽在其他杀手的手里。更何况像他们这样属于训练营里的杀手,为了完成任务付出一切是必须的。在主人的眼里,他们都只是棋子罢了,死了是自己无能。既然是棋子,又怎么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呢。

  轿子被抬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喜娘给了那些迎亲队里的其他人一些银子,打发他们离开。这些被喜娘雇来的人,见到喜娘给的银子很足,也就不在多问,转身就离开了。而喜娘却突然向着这些人的后背连发了几只毒镖,这些人毫无防备的就中了招,倒在了地上。喜娘见这些人已经不再动弹,连忙掀开了轿帘。秋娘耳力过人,听到了喜娘发射毒镖的声音,做好了准备,这喜娘一掀开了轿帘,秋娘就将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向这喜娘刺去,喜娘的功力并不比秋娘低,只是一个擒拿手就将秋娘手中的匕首夺了过去。接着向秋娘挥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秋娘就倒了下去。号称江湖第一女杀手的秋娘,在这个喜娘的手里,如同鱼肉一样,任人宰割!

  喜娘将秋娘放倒后,一脸无奈的背起秋娘,向着远处山上的一处山洞走去。早知道就不用迷药将她给迷昏了,这么远,自己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喜娘心里后悔的想着。可也只是想想,要知道,这云丹儿可是那个人要的,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死的也只有自己了。

  就这样,喜娘背着假扮成云丹儿的秋娘,一步一步,缓慢的向着山洞前行着。可她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点,竟然没有将那些人的尸体处理了,而且任由那顶红色的喜轿停在这些尸体的一旁。等到喜娘将人背到了山上的洞里时,风清远的人也找到了这里。风清远听到手下的回报,心知这应该离藏这云丹儿的地点不远了,赶紧命人上山搜查。期盼着,月影能等到他的救援。

  那个命人劫走秋娘假扮的云丹儿的,到底会是谁,化装成喜娘,连江湖第一女杀手都比不过的女人又是谁。风清远能不能在那个人手里,救出他以为是月影的秋娘?还是那个神秘莫测的人功力已经高出了风清远,连带着影卫的风清远都没能逃过他的手掌?敬请期待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