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十三章

  风清远抱着呼吸微弱如丝的月影,离开了淳隐之的山洞。影卫都是训练营里出来的精英,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懂得分寸,静静的跟在风清远身后,不多言语。

  月影已经承受不了更多时间的消耗,身体内的热气一点一点的散去,逐渐变得冰冷。生命的流逝,不是凡人能阻止的,可偏偏,这风清远是要逆天!

  风清远看着怀里沉睡的女人,心里有的只是坚定。没有我的允许,谁都带走不了你!

  月影身上的伤刻不容缓,风清远毫不犹豫的就将月影带回了他的府邸中——福王府。

  当今圣上风清明乃是孝仁皇后刘氏所出,实属嫡出长子。八岁即册封为光耀太子,直至先皇驾崩三日后登基为帝,改年号为延囍,并分封各位皇子同胞。殊不知,这是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几乎所有的皇子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由,被流放,被赐死。那些皇子们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怎么忍受的了被流放后西北寒凉贫穷的苦日子呢,纷纷病死。而风清远是个特殊的存在,不仅没有倒在这场由风清明主导的清洗行动中,反而愈发活的逍遥自在,风流艳史满天下,福王的名号更加响亮。这居于京城的府邸便是由这风清明钦赐,以显得皇恩浩荡。

  既是圣上所赐,自然是辉煌奢华无比。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雕栏玉砌,金砖蔓延。小桥流水人家般的假山伫立在前院,显眼异常。似乎是想将这靡靡之风压了下去,但又不得要领,更加突出了整个王府的华贵。这里如同一只精心打造的金丝鸟笼,深深的将欲望表达的完美无缺,让人沉迷其中,堕落至深渊,不可自拔。有时候,对一个要强的男子而言,最残忍的不是杀了他,是让他亲手撕碎自己的梦想,沉醉在编织的美梦中。

  风清远对于这座府宅有的更多的深深的厌恶,一想到自己怀里的月影,心里也就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就将月影抱到了一间客房内,吩咐管家派人去请御医,自己在一旁守着。虽然不想求那个人,但是月影的伤刻不容缓了,等到他手下的大夫感到,估计剩下的就是月影的尸体了。所以,一向高傲自负的风清远为了月影,竟然会低头求人了!而他的这个举动,在那些不知情的下人们看来,更是离谱。到处留情的福王殿下,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女人了?经这一瞎想,再通过这些利嘴的传播,立马报到了风清明的耳朵里。

  风清明听到暗卫的禀报,非常诧异。他咪紧了那双与风清远极其形似的丹凤眼,唇角微微的扬起。似是愉悦的表情,跟在他身边很久了的暗卫见到风清明这样子,心中一顿。多少年了,这位周朝的光耀太子,再次露出了这般嗜血的笑容?当年的珍妃就是倒在了这样的神情下,满身的鲜血浸染了雪白的衣衫,透出来的,是深深的绝望。这个不动如山的至尊,用沾满血色的双手,铲除了所有的异己,唯独留下了珍妃之子福王。福王?难道,难道,连这大周朝最后的血脉都保留不下来吗?暗卫低着头扫了一眼风清明一眼,心中大骇。

  这样一个侩子手,连刀口上舔血生存的暗卫都恐惧,足见风清明的狠戾。

  风清明派了御医前往福王的府邸,自己也随后亲临那个由他亲自下令建造的地狱。是的,地狱,让风清远沉醉其中,消磨他的意志,让风清远如同他手里的玩偶一般,完完全全的掌控。殊不知,风清远又岂是泛泛之辈,这里是谁的地狱,还不得而知。

  风清远见到御医,连忙拉进了月影所在的客房,自己也一头扎在房间内。而风清明摆驾到了王府后,发现风清远没有前来迎驾,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渗人,伴在身边的太监李德见此,慌忙怒斥了王府跪在门前的一干奴才们,自己冲进了王府的正院,将风清远唤了出来。

  风清远毫不犹豫的就跪倒在风清明的脚下,连连的磕着响头,全然不顾在场的众人略带轻蔑的眼光。额前的发丝紧紧的贴在额头上,发间隐隐的埋藏着鲜艳的红色,妖艳别致,更加将风清远这张面若桃花的脸庞衬得不食人间烟火,只因天上有。他的骄傲,他的尊严,在风清明的面前,被击的的破碎不堪。不,或许,他风清远从未拥有过这些,曾经的耻辱,一遍遍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只因他的母妃是异族女子,幼年的他饱受欺凌。每每被他们打的体无完肤后,自己都会在手腕上狠狠的划上一道痕迹。不足以致死,只会让自己永远记得这些屈辱。现在虽然可以去除掉,但他还是保留了下来,仅仅是为了提醒自己。

  母妃是柔弱的女子,为了那个男人独身嫁到周朝,成为后宫中众多女子中的一个。空荡的玉洛宫中,残存的只有片刻的温暖。见到满身是伤的他,只能抱着他轻声哭泣。深宫内唯有这个女子,会对他温言良语。可是,这样的温暖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甚至将他推向了罪恶的深渊!

  那天晚上,玉洛宫内灯火通明,刘皇后带着那个光耀太子闯了进来。躲在幔帐后面他,被宫女紧紧的捂住了嘴,阻止发出任何的声音。而他竟然就这样,亲眼看着那柄剑,插入了自己母妃的身体里,染红了白色的衣衫。如鲜花绽放般的耀眼,却在瞬间凋零,直至枯萎。珍妃倒在了风清明的剑下,刘皇后的笑意是愈发的得意。玉洛宫内,满是血的海洋,一片的朱红浸染了那个少年的青衫,为他镀上了黑暗的深沉。

  他变得沉默,变得孤僻。但他却一直跟在风清明的身后,好像忘却了那一夜的腥风血雨中惨死的珍妃。一直讨好着刘皇后,讨好着风清明,在像奴才一样的苟延残喘。尊严,只是最高处的人才会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