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十七章

  廖峰不急不慢的走进了偏殿,他变扭的不想呆在这里半分钟时间。可偏偏那个恶魔非要他救好里面的女人,还拿他最喜欢的鸭子来威逼利诱他上钩,足可见这女子必定不平常。他强压下心头的恐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待到他看清那躺在床上的女子时,竟然吓得连连后退几步。

  那还是人么,满身的衣衫被血硬是染的认不出原本的颜色,凝结鲜血已经呈现出暗淡的朱红色。早已分不清伤口在那里,仿佛原本就是这个样子。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下,苍白的面容被掩盖在一片的黑色中,似乎是那样的安静,如若睡着了般。

  廖峰小心翼翼的将那些遮在月影面容上的发丝拨开,那张略带熟悉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廖峰看清后更加震惊。这是怎样的一张脸!明明和那个人有着极度的相似,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会错认的。廖峰紧紧的隐忍着自己的表情,努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以免站在他身后的那风清明看出什么马脚来。而风清明因为只能看见廖峰的身影,愣是没注意到廖峰那扭曲到极致的神态。只是这风清明是见到过月影的,也是才将她带回来的。自然是知道那张脸像极了另一个人。

  廖峰觉得自己必须要尽全力救这个躺在床上的女子了,于是他向李德挥了挥手,示意将他的工具拿过来。李德不敢大意的拎起放在地上的一个毫不起眼的木箱子,鬼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个‘宝贝’在等着他呢。李德小心谨慎的将木箱递给廖峰,布满褶皱的老手颤颤巍巍的害怕极了。而廖峰接过木箱后,突然对着李德回眸一笑,吓得李德连连后退跌倒在地。风清明的眼角缓缓的扫过瘫软在地上的李德,李德被那双凤眸中的寒光惊得顾不得自己一把老骨头了,赶忙趴跪在地上,急忙退出了侧殿。风清明的目光转向还在偷笑的廖峰,冷冷的说道:“救她。”廖峰收敛了些许的大意,紧张的开始了抢救月影。

  不知是什么缘故,尘封很久的玉洛宫内没有半点的灰尘杂乱,好像平时总有人前来打扫整理。风清明就一直站在侧殿内,看着自己面前的廖峰救治着躺在床上的女子。他双手负在身后,面无表情,一股君临天下的气息隐隐的由内而发散发。是为了什么,风清明不知道。这个病危的女子,从他第一眼见到时就感到了一丝的恐慌。这是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他不能任由着危险留在风清远的身边。所以毫不犹豫的带到了皇宫来,并且还是这玉洛宫!知觉告诉他,这女子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这个世界。而他之所以将她带到玉洛宫来,纯粹是那股直觉。风清明轻轻的眯起了凤眸,寸寸的寒光扫向那个正在忙碌的廖峰,这也是对廖峰的一个测试。

  夜,已然黑了下去。而这慢慢的长夜里有几人就此沉沦?

  玉洛宫侧殿内灯火通明,偶有巡逻的侍路过此地,皆被守在殿外的李德随手打发走了。就在李德以为没人会来,准备悄悄的偷个懒时,一群黑影从他的头顶掠过。等到他感到周围太过安静,抬头观测时。一把飞镖由天空而下,直接插在了李德的脑袋上。顿时狂风大作,还未来得及还手的李德,脑浆崩裂的倒在了地上。站在玉洛宫内殿的风清明感受到了宫外力量波动的异常,当下了然。竟然有人闯宫了,他嘴角挂着冷笑走出了侧殿。

  还未等到风清明迈出玉洛宫的大门就止住了继续的步伐,他突然向着身旁的空地闪去,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风清明原本站立的地方上出现一具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守在门外的李德!那李德的尸体被外力狠狠的砸下,可以预想的到,若不是风清明及时的躲了过去,现在躺在地上的还会再多一个人。风清明冷冷的看着那个已经算的上尸骨无存的李德,没有表现出一丝哀伤害怕之情再往上看,好好的一个玉洛宫拱顶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大的窟窿。风清明的眼底里的狠戾如箭般闪过,他突然一个旋转,从那个窟窿中冲出了玉洛宫。风清明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殿内只剩下了廖峰和月影。而风清明使出了隐藏的深厚的武功追击着刚刚毁了玉洛宫的拱顶的黑衣人。

  廖峰不是没听到声响,只是对月影的医治到了关键时刻,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再说他廖峰有几分的底子,他还是一清二楚的,怎么会跑出去送死呢。相反他到希望风清明死在那些刺客的手里,这样他就可以早点结束这郁闷的皇宫御医生活,天天抱着他的鸭子去了。可是,世事往往是这么的难料,廖峰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大群人夜袭皇宫并不是为了风清明。

  廖峰好不容易打通了月影受损的经脉,正准备将手中最后一根银针扎入月影的身体内箍住她的元神时,灯却突然被一阵的黑风灭了。空气中一股危险的气息涌向廖峰的方向,在将刺向廖峰时出乎意料的拐了一个弯,刺进了月影的腹部。昏迷多时的月影被这股力轻而易举的钉在床上,丝毫没有了生气。廖峰颤抖的将手指伸向了月影的鼻下,却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指。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伫立在黑夜中的影子,似乎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一瞬间,原本即将救成的月影,被这个人轻易的推进了死亡的地狱!廖峰气急败坏的向着那个黑影冲去,丝毫没有顾忌到自己根本打不过这个人。那个黑影确认得手后,没有多做纠缠,只一掌救将冲向他的廖峰劈倒后便逃离了玉洛宫。廖峰被那张气震的连吐几口鲜血,挣扎的向着月影爬去。而追出去不远的风清明才意识到是对方调虎离山之计,杀了那个引他出了玉洛宫的黑衣人后向廖峰那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