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二十四章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风清远变得焦躁起来了。玉洛宫内一片沉寂,仿佛还是之前的冷宫般,毫无生气。他担心这是风清明设下的局,为的就是将他彻底的铲除。但是如果一直困在这间密室里,他和月影迟早会成为一堆白骨。风清远犹豫了,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他绝对会冲出去与风清明决一死战。但现在身边还有一个月影,万般是不能冒一丁点险的。

  月影的脸上还是带着些吃惊的,她若有所思的看着风清远,眼底里不时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那个江湖上天下第一的无痕公子竟然是周朝风流成性的福王!这样一个强大的人,自己又怎么配的上呢。片刻的温存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了。月影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风清远,索性在他的怀里沉睡了。而当风清远决定好后想要征询月影的意见时,才发现月影竟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抚摸着月影的脸颊。这样的一个女子,是他风清远永生都逃不过的劫难。

  风清远最终还是决定走出这间密室,他始终不想就这么被困死在这里。他抱着月影拿起了夜明珠,走向了机关处。他再次割开自己的手指,让鲜血滴在夜明珠的表面后

  ,将这颗夜明珠抛向了机关里。夜明珠被抛入机关里的一瞬间绽放出炫目的光芒,刺得风清远闭起了双眼。当风清远再次睁开了眼后,面前的机关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阴暗的森林。风清远诧异不已,难道是皇宫外的树林?这间密室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每次的出口都是漂浮不定的。之前好几次出口都是在一口井里,弄得他狼狈不堪的当了回水鬼。原本已经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是白做了,现在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走出这座深宫了。风清远抱着月影毫不犹豫的走向了那片树林,他们身后的入口也在那一刻完好无缺的关闭了。

  那是一片围绕着皇宫南墙而生的树林,穿过这片林子就能脱离皇宫的范围了。风清远对这里还算熟悉,不费多少时间就走出了这片树林。树林外太阳正当头,照的远处的皇宫闪现出金色的光芒。在世人眼里那是至高的权利象征,但在他风清远看来,那只不过是一间经过雕饰的囚笼,红墙绿瓦下是这个世间最肮脏的所在。王府是肯定不能再回的,风清远只能是找了一处训练营在京城的据点,带着月影先住下。

  那个据点距离王府很近,是一个独立的府宅。如果有什么风声可以第一时间得知,这也是风清远选择这里的原因。月影被风清远安置了下来,他特别的还将据点内大部分的杀手调去保护月影,毕竟月影实在是不堪一击的。风清远生怕月影出事,连发三道加急密令,调来了京城所有属于他的人埋伏在府外,以防不备。就连风清远身边剩下的两个影卫都被他派出去打探消息了。

  就这样,一连三天风清远和他的手下们都陷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下。而在密室就沉睡了的月影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急的风清远片刻不离的守在她的床前。皇宫内依然是没有传出消息,福王这个名号依然存在。风清远的神经在这样的形势下绷的更紧了,月影的沉睡已经将他消磨的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满头的发丝杂乱无章,胡渣长满了整张脸。在月影沉睡到第四天的时候,风清远才想起来还有人能救她。他二话不说想要亲自进皇宫将那个人绑回来,但却被一旁赶来的鹰面劈昏了。鹰面吩咐其他人照顾好风清远和月影后,就单身闯入了皇宫。

  皇宫中那个能救月影的人自然是廖峰了,而廖峰此时正趴在御医院内的井台上呼呼大睡呢。一时间也没有人敢打扰他。而此时还是白天,鹰面就闯入了皇宫,足见其功力之高深。当鹰面找遍了御医院的每个角落,差点掘地三尺时,在井台上找到了廖峰。一向冰冷不苟言笑的鹰面顿时有种冲动,想要一剑劈开眼前这个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长了什么东西。但鹰面不愧为风清远手下的第一杀手,很快就有恢复成了那个冷酷无情的鹰面。他像老鹰抓小鸡般的,提着廖峰的衣领就向宫外飞去。可怜的廖峰就这样生生的在睡梦中离开了皇宫。

  鹰面将廖峰带回了据点,顺便把他的药箱一并拿走了。而廖峰在一阵阵的鸭腿的香气中睁开了双眼。风清远一脸憔悴的面容上写满了期待,廖峰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睡了一觉就看见了风清远,他再次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片刻后幽幽的睁开了,看着周围一大片的冰山,廖峰终于相信了,自己真的是离开了皇宫。他哭丧着脸,对着风清远气的说不出一句话,他的鸭子啊。而风清远早就料到了廖峰的想法,一挥手就有手下送上了满盘子的鸭腿。廖峰原本还在拼命的挤眼泪,看到这么多的鸭腿立马一把将盘子从那个杀手的手中抢夺过去。而就在廖峰准备大展身手时,风清远却突然从毫无防备的廖峰手中夺回了盘子。廖峰眼见着风清远夺走了他的鸭腿,心知是有事要麻烦他了,无奈的说道:“什么事快说,本大爷还要吃鸭腿呢?”风清远挑眉对着那个自称本大爷的廖峰说道:“怎么,皮痒了是吗?刚好鹰面在这里,让他陪你练练?”廖峰听到鹰面在此,吓得跳下了床,向着门口的方向逃走。风清远轻轻的摇了摇头,略带同情的看着廖峰。其他的杀手们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风清远的身后,眼看着廖峰就能从屋子里逃出去了。但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的黑影突兀的出现在房门口,不是别人,正是令廖峰吓得逃跑的鹰面。廖峰明显没有注意到鹰面,狠狠的撞在了鹰面的身上。廖峰被撞进了屋子里,鹰面却不动如山的屹立不倒。廖峰沮丧了,不得不回到了风清远的面前,闷闷的问答:“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风清远淡淡的说道:“救月影。”廖峰惊奇了,怎么又是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