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二十五章

  廖峰惊奇了,怎么又是那个女人。他忙问道:“她又怎么了?”风清远却不再跟他废话,没等廖峰喘口气就拖着他向月影的房间走去。廖峰气的连连叫唤出声:“干嘛,干嘛!抢劫啊,哎,哎,说你呢,跑这么快干嘛,本大爷的鸭腿呢,鸭腿!别跟我装蒜,快给我!哎哟,慢点满点,本大爷这身细皮嫩肉的可不像你那么经摔的。喂,看着我干嘛!本大爷可没有这龙阳之好。”廖峰每多说上一句风清远的脸色就黑上一分,当廖峰连龙阳之好都敢对着他说出来时,风清远的脸色却突然由暗转明。他向廖峰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唇角轻启说道:“看你好看。”原本廖峰还得意的想要看风清远的脸更加黑,却没曾想竟然听到这么惊悚的回答,他脸色顿时变的铁青。想和风清远斗,他还远着呢。风清远阴霾多久的心情终于在廖峰的逗趣下,掀开了些。他赶紧拉着一旁神游天际的廖峰继续向着月影的房间走去。

  自从被强行绑带到了风清远的据点,没有吃上鸭腿不说,还要再救一次月影后,廖峰就很郁闷。为什么这个恶魔就不放过自己呢,廖峰在心里狠狠的诅咒着:“天灵灵,地灵灵,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只要帮我把这个恶魔带走,哦,不,是彻底的从我的世界消失,天下第一神医廖峰绝对会帮你治病的。什么?你是神仙不需要大夫。这没关系嘛,总有一天要用到的嘛。啊?等你要用的时候我已经连尸骨都没啦。这怎么可能嘛,那个恶魔肯定会弄死你们的。哦,没什么,没什么,你们帮帮忙嘛,帮帮忙嘛,想我廖峰乃是天下第一美男神医,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要多单纯有多单纯,要多专一有多专一。什么?对鸭腿专一?像神棍?哎,要我的鸭腿?我说你是哪路子的神仙啊,怎么什么都不懂啊。去,去,一边呆着去。”找神仙不成,廖峰气馁的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风清远诧异的看着一旁神神叨叨的廖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廖峰是怎么了。

  当他们来到月影的房间里时,原本守在房内的杀手们都退了出去。杀手们有序的将这间平凡的院落包围的连一只蚊子都进不来,如果是懂行的人一看就会惊讶不已。这些杀手们虽然比不上鹰面那样近乎无敌,但也都是杀手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甚至于前十名中有八人在这群杀手中。风清远站在一旁看着廖峰慢腾腾的从药箱内取出银针,再看着他缓缓的拿出一个号脉的枕垫。他的心里顿时有些许的着急,忙出声催促道:“鸭腿在等着你呢。”奈何廖峰被伤的太深了,竟然对此毫无反应。风清远眼见着月影的气息越来越薄弱,毫不犹豫的加大了筹码:“救完人,要多少我风清远给你多少!”此时的廖峰仿佛突然回魂了般,动作顿时麻利了起来。但不多时却又再次哭丧这脸,向着风清远扑来。廖峰用手指着风清远道:“神啊,带走这个恶魔吧,他存心不让我好过啊!这么无聊的毒是谁下的啊,天雷劈死他吧!”风清远震惊的看着廖峰,他从廖峰的话中只听到了一句,无聊的毒?怎么会有毒,这怎么可能!风清远看着眼前精神已经错乱的廖峰,连忙唤来了鹰面将他带下去。外围的杀手们听到廖峰的叫骂声,一个个面面相觑。当鹰面将廖峰带出来回,他们集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这个廖峰强的连杀手都对他有些惧意了。

  风清远深深的思索着,到底是什么毒,让廖峰这么个神医都手足无措。突然,他的脑海里一个念头像流星般划过,联想到当初月影复活时吸受的是风清明暗卫的鲜血,风清远惊得是一身的冷汗。如果他所想的都成真了,那风清明就太可怕了,竟然连这么大的一个局都能设出来。风清远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他全身戒备的吩咐手下的杀手们保护好这处据点。而他,风清远必须要为了月影冒一次险。

  廖峰被鹰面带到了一间卧室内,鹰面只是站在门口就足以让廖峰惧怕的不敢冲出去。第一杀手的冷酷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不出鞘便已经震惊四座。廖峰无奈的躺在床上,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鹰面,一边暗暗的思索着。他不是不想救月影,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廖峰在心里早就将那个下毒的人骂了千万遍,同时也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竟然连个毒都解不了,怎么做神医的。神医?有了!自己救不了还有师兄嘛,他就成了不也算在神医的头上。廖峰为自己的注意叫好,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去,一溜烟的就跑到了鹰面的身旁。虽然鹰面冷冷的目光让廖峰惊得浑身颤抖,但他还是忍受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廖峰大声的对着鹰面说道:“本大爷有办法救月影了!快去告诉那个恶魔,哦不,是你们的头子。”尽管廖峰还是顺口说出了自己对风清远所封的外号,但在鹰面的强大气场下硬是被改口了。而鹰面听到自己面前这个不靠谱的主竟然想到法子救月影了,顿时有些不相信。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用他那双放寒气的眼睛扫视着廖峰,在鹰面的一阵扫视后,廖峰越来越觉得风清远是个恶魔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个只会放冷气的家伙。最后鹰面头也不回的向着月影的房间走去了,独独留下已经全身僵硬的廖峰留在房内。

  鹰面来到了月影的房间后,并没有找到风清远。细问之下才得知风清远竟然单身独闯皇宫去了!无情无欲的冷面杀手鹰面第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顿时有着暴怒的倾向,但还是被他隐忍了下来。鹰面愤愤的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月影之后也起身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皇宫内,风清明正高坐在宝殿内,静静的品着手中的一盏茶。他的棋局终于要收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