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二十六章

  风清远飞身潜入皇宫内,怪异的事发生了。接连闯过了皇宫重地五六处都没有大内高手出来阻拦。风清远深知这一定是一个局,一个瓮中捉鳖的局。明知不可闯,风清远却依旧向着宝殿飞去。月影的毒不能再拖了。

  端坐在龙椅上的风清明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他终究还是来了。这场棋局中最大的一条漏网之鱼,今天是不能再次让他逃脱的。

  当风清远冲进宝殿时,明显的感受到了一股极重的杀气在空气中肆虐。高坐在宝殿内的风清明如同神明般从上俯视着他。大战在即,风清远反而放松了下来。他一步步的向着高处的风清明走去,每多走一步,空气中的杀气就浓烈一分。风清明却没有半点的惧意,他挥了挥手后,杀气就变得单薄多了。当风清远和风清明同处一个高度时,那股子杀气又冒了出来,这次,风清明没有在拦着他们。

  他们两兄弟即将在这宝殿内决一死战,手足相残。不远处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将风清远和风清明都震住了。这一声,足以让他们二人放下身上的战意,剩下的都是对力量的崇拜。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绝世高手。风清远和风清明面面相觑,难道是皇宫内的高手?两人毫不犹豫的施展轻功向着宝殿外飞去,他们都想见识见识这到底是哪位绝世高手。

  宝殿外是一片宽敞的广场,两人都在这广场附近搜寻着高手的生息。即便他们的功力算的上是高手了,但还是感应不到一丁点气息的波动。很快,两人都放弃了搜寻。而偌大的广场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演练场,没有其他的埋伏。风清远首先反应过来,狠狠的抽出了剑直指风清明。风清明没有被风清远这突如其来的出击吓到,他不慌不忙的从衣袖中拿出一把折扇,轻易的就化解了风清远的进攻。显然,风清远对风清明只用扇子与他对决心中甚为恼怒,接连用剑向着风清明的要害部位刺去。风清明眼见风清远的进攻越来越狠辣,他也不再只是防御。那把折扇在风清明的手中发挥出了不可思议的强度,接二连三的打在风清远的剑上,与风清远的剑直接对抗。两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而风清远明显是落了下风,他的身上到处是被折扇震裂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从伤口中缓缓的流出,将黑色的长袍浸染的更加阴暗。反观风清明,他的身上竟然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依然攻势迅猛。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风清明的功力远在风清远之上。

  风清远无奈的笑了,笑意中满是凄凉沧桑之感。一心想要超越的仇敌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败自己,他怎能不为之心伤。风清远第一次觉得死亡是离自己这么近,近的下一刻自己就与月影阴阳相隔了。他始终是对不起月影的,没有能够给她足够的幸福,快乐。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的短,那么的短,连一刻得温存都不存在。往事一点点的浮现在风清远的脑海里,那个躲在角落里,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孩,那个亲眼见证满门被灭的女孩,那个坚强到让人心疼的月影。明明是不愿意嫁给司徒耀的,为了他的一句话竟然毫不犹豫的嫁了。那个宁愿自己偷偷的哭泣都不愿别人为她而受伤的月影。风清远的眼角里,有晶莹的眼泪缓缓的流淌下来。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然甘愿为了月影倒在风清明的脚下,为她拿到解药。风清明冷眼看着那个倒在自己脚下的风清远,他实在是不能理解风清远今天前来送死的行为。明知前方等着他的是死亡,是地狱,他还依旧向着前方走去。只是一个女人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连命都不要了吗?就在风清明想要挥掌,彻底了断了风清远时,一个黑影从他的眼前掠过,直接将重伤的风清远从风清明的手中救走了。风清明暴怒,施展出轻功,全力追了上去。

  那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得知风清远冒险进入皇宫后,紧追前来的鹰面。他的自知功力比不过风清明,刚开始只是在一旁观战。当风清远有了危险时,拼尽了全部的功力将他从风清明的手中救了出来。鹰面万年不变的冰冷在风清远危急时彻底融化开来了,他的脸上满是焦急之势。再这么下去迟早被风清明追上,到那时他们恐怕连反手之力都没有。而重伤的风清远挣扎着想要离开鹰面,独自迎战风清明。这是他个人的仇恨,不能强加在无辜的人头上。但鹰面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风清远死在风清明的手里呢。他说什么都不放开风清远。风清远笑了,至少鹰面是真心对自己的。而他风清明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在这一刻,风清远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意愿。他连忙让鹰面调转方向,向着玉洛宫的方向飞去。那里的密室能够救他们一命!

  风清明看着风清远他们竟然没有急于逃离皇宫,顿时非常惊讶。难道有什么阴谋?再一想,他们飞去的方向是玉洛宫!风清明惊奇了,他赶忙加快了速度,向着他们追去。

  玉洛宫内一片的静谧,但却在瞬间被打乱。重伤的风清远让鹰面带着他去了偏殿。在鹰面惊诧的表情下,他们躲进了密室。而就在他们刚刚进入后,风清明就赶到了。他追着风清远滴流在地板上的血迹来到了偏殿。四面都是厚重的墙壁,空荡的偏殿内满是荒凉之意。风清明翻遍了偏殿,都没有找到什么机关或者是密室的入口。他恼怒之下一掌劈在了他左侧的墙壁上,没曾想,他的力量竟然生生的被反弹了回去。如同一张弹簧般,将所有的力量都隔绝在了一墙之外。风清明堪堪的躲过了力量的反弹,他惊异的想要走进这堵墙,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阻碍在了原地,不得动弹。

  而密室里的风清远也感受到了机关力量的波动,连忙转到机关,和鹰面从密室里逃走了。这次密室的出口竟然还是那片树林!风清远来不及感概命运的厚爱,就急急忙忙的被鹰面带着,向着他们的据点飞去。

  被困的风清明在风清远逃离后解脱了,他愤恨的想要一掌劈碎,但还是惧怕再次被困,没有出手。他挥了挥衣袖,离开了玉洛宫。

  玉洛宫内再次恢复的安静,但谁知道会持续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