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三十章

  玉洛宫内没有了月影,只留下哀怨闺怨的楚楚。她仿佛真正的融入了这个角色,将自己的心全放在了风清明的身上。而风清明就像忘记了深宫内有着一个叫楚楚的妃子,从未来过玉洛宫。久而久之楚楚身边的人都被各个宫的主子们带走了,仅仅只有一个名唤燕红的丫鬟始终留在了楚楚的玉洛宫内,一直照料着这位楚妃娘娘。这个宫女还算忠心,每每有寻事的妃嫔大都替楚楚挡了回去。这不,在楚楚多日的以泪洗面后,她向楚楚献上了争宠之计。

  燕红的计谋让楚楚是一阵的脸红,毕竟是个良家妇女都不会想到这么个霸王硬上弓的主意。同时她也对燕红心生戒备,没有完全听取她的计谋。而燕红显然比楚楚还要激动,接二连三的促使楚楚加快行动。这让楚楚对她的防备更加的重了,将她当成了一个与自己争宠的女人,借着自己这张梯子爬墙。于是,在行动的前一晚楚楚用燕红给她的药下在了燕红的饭菜了。

  楚楚借口自己身体不适,将燕红打发到了御医院去开副药方。而她自己则趁着这段时间将燕红给她的药洒在了燕红的饭菜里。等到燕红拿着包药回到玉洛宫时,楚楚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燕红也就没有在意,随手扔了那堆中药,吃着自己那晦涩难咽的饭菜。不用多时自己就可以住上这样的宫殿,做着皇上的女人了。燕红在心里幻想着自己为妃后的壮观景象,所有的人都向着它俯首称臣。即便是皇帝也沉迷于自己。想着想着燕红不禁笑出了声,眼泪也在那一刻随之倾泻,痛并快乐着。而楚楚则在听到燕红那放肆的笑声后,幽幽的扬起一抹深邃的笑意。

  慢慢的,燕红感到不对劲了,浑身上下燥热无比。止不住的想要将自己的衣服全部撕烂,渴望能清凉一下。燕红顿时明白了,自己是被人下药了!而就在这时一直假意躺在床上睡觉的楚楚走了出来,她望着燕红欲火焚身的样子满眼全是骄傲。燕红愤恨的看着身着华丽的楚楚,不过那眼神多少带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楚楚走到燕红的面前,用她的指甲挑起了燕红带满红晕的脸颊,轻轻的说道:“哟,这不是咱们皇宫中的第一美人燕红嘛,怎么会落魄到这么个地步了,啧啧,你说让那群没机会碰过女人的东西见了会怎么样?本宫猜你肯定受不了。”燕红听完楚楚的话后更加的怨恨了,但她的理智正一点点的被欲望蚕食着,根本做不出伤害的了楚楚的事。这也是楚楚敢于如此的羞辱燕红的理由。

  楚楚拍了拍手掌,顿时有两个侍卫模样的人走向了燕红,楚楚不放心,吩咐道:“完事后不要留下痕迹。”侍卫们点了点头便架起了燕红,向着玉洛宫外飞去。楚楚看着远去的人影,心中更是得意。就在她准备回去继续睡个好觉的时候,一个对现在的她毫不相识的人挡在了她的面前。来人正是风清远。

  风清远一脸冰霜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他不敢相信这个人还是他的月影。当他终于得到消息,有个和月影长相相似的女人被封为楚妃时,他毫不犹豫的就赶来了。但当他躲在玉洛宫外,见证了这位楚妃的手段后,心中顿时凉了一片。但所有的一切证据都向他揭示了,这位楚妃就是他朝思夜想的月影!而楚楚看见突然冒出来的风清远吓了一跳,握紧了自己藏衣袖里的匕首。原本是为了防范燕红的反抗,没曾想这时却派上了用处。楚楚略带颤音的问道:“你是谁?不知道这是皇宫吗?擅闯皇宫可是死罪!”风清远震惊的看着楚楚,她不认识自己吗?还是这只是她的伪装?风清远摇了摇头,甩掉了自己脑子里的疑问。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带走月影,带走这个只属于自己的女人。风清远一步步的逼近月影,楚楚被他这么逼得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她咬咬牙,挥动着自己的匕首向风清远的左肩刺去。虽然风清远的伤并没有完全康复,但楚楚的这一击还是能够躲过的。然而风清远一动不动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任由楚楚将匕首生生的送进了他的左肩。即便风清远的左肩上鲜血直流,不多时已经将他整个胸口溢满了红色,但他还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楚楚,温柔的说道:“跟我走。”楚楚楞楞的望着风清远,听到风清远的话后顿时将握在手里的匕首松开了,匕首在这一力的作用下更深入了几寸,风清远的血流的更多了。暗处的鹰面见情况不妙,冲了出来。而风清远却让他呆在一旁,不得靠近。楚楚见又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了殿内,吓得急忙就向门外跑去。风清远则不顾身体上的伤,连忙将楚楚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不容他有半分的逃离。楚楚试过几次的挣扎不成功后也就不再反抗,静静的依偎在风清远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楚楚总觉得这个男人值得依靠,是自己信赖的人。风清远轻声的对着楚楚说道:“都怪我,竟然会睡着了,让那个人趁机将你劫走了,害的你还被封为楚妃,在这深宫内受尽了委屈。我知道是我的错了,不要在闹了好吗?回去后你想怎样都行。即便你要离开我。但不要留在这好吗?这里吃人不吐骨头的,你斗不过她们的。跟我走好吗?”说完后风清远别扭的转过了头向着鹰面的方向看去,见鹰面离开了后脸色才稍微的正常些。而楚楚却一脸疑惑的看着风清远问道:“我们,认识吗?为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呢?”风清远被楚楚的话弄得有些怒火了,他狠狠的将自己的唇覆盖在了楚楚的唇上,让这个恼人的家伙闭上了嘴。竟然敢忘记自己是谁,还为了风清明争宠吃醋!风清远得到消息后早就不爽了,心里一直是憋着一股子的怒气,在加上楚楚竟然将匕首刺向了自己。他的忍耐到了极点。于是风清远的吻更加的狂热了,像在发泄怒火般狠狠的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