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三十五章

  月影的心里很酸,很酸。这个男人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连一句关切的话都没有。而这个跪倒在自己脚下,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少主的人,却是杀害了自己一家的罪魁祸首,让她怎么选择。让她何去何从?难道这个世界连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都没有吗?月影轻轻的笑了,她看着远处的风清远,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那个自己愿意赴汤蹈火的人。如果自己不是这么的弱小,如果自己不是这么的脆弱,是不是就不会再次被伤害?

  月影突然举起自己手中的残剑,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右手腕上狠狠的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那道伤口顿时涌出了血,只不过这血竟然是深红色,与普通人的鲜红色有着很大的区别。跪在地上的剑奴看到鲜血更加虔诚恭敬了,深深的将头埋在的地底。而月影看着自己那涌出的血液,惨然一笑。是啊,她是与众不同的。怎么会将这给忘了呢。她牵强的笑道:“到底还是月影出身卑微,连着血液都是不纯之种,怎么配的上福王殿下呢。”说完又是在右手腕狠狠的割了一道口子,流出的血依旧深红色。如果心的痛到了承受不了的地步,那就用其他的痛来代替吧。至少,那是自己受伤的借口。远处的风清远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月影,丝毫不在意。而跪倒在月影身下的剑奴听到月影的话后,连忙开口道:“不,少主。您的血统怎么会比那些杂种差呢。您的血统可是天下最为尊贵的,就算那个所谓的王爷也不过是野蛮子的后代罢了。”说完剑奴还不屑的撇了一眼风清远。风清远被那句野蛮子的后代深深的刺痛了,眼神狠戾的盯着剑奴说道:“哼,本王乃周朝皇室后代,岂容你等肆意践踏!”不等风清远冲向跪在地上的剑奴,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的笑声。而剑奴此时神情倨傲的看着风清远,仿佛可以见到风清远碎尸万段的样子了。那个笑声的主人也没让他失望,一道凌厉的剑气直冲风清远。风清远眼见就躲不过去了,准备迎击的时候,鹰面扑了上来,将站着的风清远直接扑倒在地,堪堪的躲过了那道剑气。那道剑气被风清远避开后,直直的将风清远原本站立着的地方炸出了一个坑。足以见,这一击是多么的强悍。

  一击不中后,那个人也没有再纠缠。还是一阵的轻笑后,现了身。当这个笑声的主人从天而降,出现在月影的身边时,所有的人中出了剑奴都为之一愣。这个女人竟然是玉无言!风清远看着这个与月影有着八分相似的玉无言,顿时明白了。月影却非常的震惊,自己面前这个女人竟然和自己有着八分的相似。还未等到她问出声,那女子已经开口说话了:“哼,就凭你这个野蛮子也敢自称周朝皇室之后。要不是珍妃那个贱婢,你还不知道呆在那个角落呢,又怎么会让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王爷!竟然敢欺负我的女儿!看来需要好好的替他整治一番了,免得到时候丢尽了皇室的颜面!”风清远大怒,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但鹰面紧紧的拖着他,阻止了风清远去送死。而月影听到玉无言说道女儿后,身形明显的一颤。她不敢相信的望着玉无言,在看到玉无言满脸温柔的点了点头后,她一下子扑向了玉无言的怀里。原来自己还是有亲人的!在和鹰面挣扎的风清远看到这一幕,眼神愈加的狠戾了,难道月影是自己的妹妹?就在这时,玉无言的一句话打破了风清远的疑惑,她冷酷的对着风清远说道:“就你还不配拥有像月影般尊贵的血统!”说完又温柔的对月影说道:“是不是累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受伤的。来,听话,先把受的伤处理一下。”说完就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了几卷纱布和一瓶药粉,细细的为月影包扎了起来。月影配合的伸出了右手腕,当玉无言看清月影受得伤后,冷眼扫视了下风清远,那眼睛里满是狠戾之色。但这眼睛一回到月影的身上时全是温柔的爱意,毕竟是她的女儿啊。风清远愤恨的哼了一声后,也不再挣脱鹰面的禁锢,平静的盯着月影受伤的右手腕。

  不多时,月影的右手腕上多了几道白色的纱布。玉无言一脸心疼的看着月影,眼神一转,看着风清远却又变得凶狠毒辣。鹰面被玉无言的眼神振到了,他连忙将风清远护在自己的身后,防止玉无言突然动手。谁曾想,玉无言说道:“凭你这么个江湖第一杀手就想拦住我?趁早给自己留下遗言吧,免得又被人说我欺负晚辈。”鹰面面色一僵,拿起剑就真的想要向玉无言冲来,但风清远拉住了他,玉无言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玉无言见他们都不敢上前,笑意对着月影展现的说道:“想怎么处置他们,是生是死都由你决定。”月影惊诧的看着玉无言,处置?自己怎么会舍得风清远呢,即便他的心里没有自己。月影轻声的回答道:“放过他们吧,至少,至少曾经是他们照顾的我。”听完后,玉无言毫不犹豫的准备带走月影和剑奴,暂时放过风清远。而风清远听到月影竟然为自己求情,脸色不明的盯着玉无言。他以为她是不会放过他的,但现在又为何轻易的让他么逃离,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今天本来已经很气愤的风清远此时更是对玉无言有着止不住的恨意,这个死了的女人竟然又活了过来,而且月影还是她的女儿。风清远神色复杂的看着月影,就好像这个人他从未认识,了解般。全身上下都是那么的陌生,还有那古怪的血液。风清远暗暗的想到,如果风清明知道玉无言还活着会是什么表情。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