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三十七章

  月影进入无头山洞后,一片神秘的黑晶石之路在她走过的道路上显现出来。无头山洞内顿时华彩熠熠。而走在前面的月影却没有察觉到这样的情景,一直向着无头山洞的最深处走去。玉无言在她进来之前曾说过这是她必经的劫难,必须用尽全部的心神,万不能被这山洞的假象迷惑。所以月影也就不再想其他什么有的没的,一门心思扑在了山洞内。的确玉无言的话是正确的,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即便是出身高贵也终有被拖下来的时候,唯有能力才是生存之道。月影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到变得强大,变得没有任何人能伤害自己!于是,月影从此踏上了一条勇者之路。

  无头山洞内常年不见天日,因此也是非常的冷清,寒气逼人。虽然月影的功力较弱,没有强大的武功。但现在月影并不感到寒冷,反而觉得这里比之外面更加的温暖。当她走进一间密室的时候,心中暖意更甚,仿佛这里才是她的家,月影有些震惊了,这里实在是太过怪异了。密室里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四周的墙壁上也是一片的黑暗,根本就看不清上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之的秘密。月影皱紧了眉头,向着密室的深处走去。月影走到密室的正中间时,一道石门将密室彻底的封锁了起来。月影连忙向石门的方向跑去,拼命的敲打着石门。但那石门一动不动的,照样屹立不倒。阻止月影从这里逃跑出,月影无奈,只能继续向密室走去。突然,原本昏暗的密室变得明亮起来,密室四周的墙壁一下子清晰可见。原来墙壁上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相反画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形图。月影紧紧的盯着这些图,脑海里陷入了深思。难道这就是无头山洞的秘密吗?月影不确定,但是这些摆在她眼前的图都是练武图,是货真价实的武功秘籍。怎么办?这是月影目前思考的问题,现如今困在无头山洞内,根本就出不去,不管了,月影打定了主意后就盘腿坐在了密室的地上,开始了她漫长的修炼之路。而被关在密室的它没有看到的是密室外面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化着,山洞内金光四射,冲出了无头山洞。一直守在山洞外,生怕月影有什么三长两短的玉无言看到泄露出来的光柱,那张和月影有着八分相似的脸上挂满了笑容。而跟在身后的剑奴看到此情此景立马跪倒在地上,深深的将头埋在了土里。又一魔功将成之人!这怎能不叫他害怕。

  就在月影开始练功之际,投奔风清远的廖峰也来到了风清远的老窝——杀手训练营。当他终于见到满脸冰霜的风清远时,激动的两行热泪倾泻而下。终于有这么个人当他的长期饭票了,不用吃那些不堪入口的东西了。这让廖峰怎么能不激动?于是乎,整个大堂内全部寂静了,众多的杀手们无奈的盯着眼前这个整个身体都挂在风清远身上的人,全部汗颜。这个爱吃鬼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他们的粮食啊。所有的杀手们都在心里无声的呐喊,恨不得将廖峰就这样扔出去,滚回娘胎里,回炉重造!而风清远的脸色在廖峰抱着他时更加的阴暗了,这个廖峰不是跑了吗?怎么还是找上了他。风清远郁闷了,早知当初就不该救了他,更不该的惯着他,养出了这么一张叼嘴。他有多少的鸭腿够廖峰吃啊。就在风清远想着怎么将这个爱吃鬼打发了的时候,外出探听情报的鹰面回来了。当鹰面走进大堂内,看见廖峰挂在风清远身上的时候,脸色顿时暗了下来。廖峰看到一直没出现的鹰面,吓得连连从风清远身上跳了下了,一把拽过风清远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而风清远感到身上一轻,脸色稍微好了些,在看到刚刚还很嚣张的廖峰气焰顿时小了下去后,满面的冰霜顿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神清。因为唯一能让廖峰收敛点的只有鹰面。而鹰面回来了预示着外面的消息来了,怎么不叫他神情严肃。

  鹰面大步的走向了风清远,经过廖峰时只冷冷的哼了一声。但这一声足以让廖峰吓得失魂落魄。而风清远眼睛一瞥,一个杀手就向廖峰走去,带着廖峰走出了大堂。大堂内其他的杀手们也纷纷在一眨眼的功夫了撤走了,整个大堂里只剩下鹰面和风清远二人。待其他的人都走完后,鹰面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了一张白纸递给了风清远,风清远拿着这张白纸不解的看着鹰面。鹰面没有解释,继续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了火折子递给了风清远。风清远皱着眉头将火折子打开,对着那张白纸烧了起来。不多时,这张白纸就化为了一堆灰烬。鹰面见此,一掌凌厉的掌风劈向了那堆灰烬,顿时一个纸包显现在风清远的面前。不用风清远出手,鹰面就将这个纸包打开,递给了风清远。纸包内有一张写满了字迹的血书,风清远颤抖着展开了那血书。那血书像是写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闻般,震得风清远一句话也说不出,连拿着血书的手也松了开来。血书掉落在了地上,清晰的写着:月影乃是周朝皇室之后。这是个大字。伫立在一旁的鹰面漠然的捡起血书,用火折子将这血书烧的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而风清远终于回过了神,问道:“消息哪里来的,可靠吗?”鹰面沉声回答道:“这是营里的兄弟去了连雨城,拼了命从一个玉无言的手下嘴里问出来的。没等他将消息传回就不见了踪影,我们赶到的人也只找到了血书,而且连雨城也被玉无言的人占领了,他的一个手下守在那里,不见玉无言本人。”“这么说月影竟然是本王的妹妹了。”风清远苦笑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