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四十二章

  风清明看着眼前的月影,不敢置信的再次闭上了双眼。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后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惊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然之色。一旁的风清远见此挑了挑眉,他还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堂堂的周朝皇帝风清明会和自己一起被困在这间囚室里。而月影则冷冷的站在边上,静静的看着风清明,不再多话。囚室里顿时陷入一片的寂静中,只剩下这三人在此漠然。许久后,风清远忍不住了,出口调笑道:“真没有想到风清明你也有今天,怎么功力退步了,连这陋岩的人都打不过了,还是你那暗卫实在是太无用了?”风清远刚说完,月影就冷眼扫向了他,逼得风清远这能无奈的笑了笑。而风清明则毫不理睬风清远话语里的嘲讽,淡淡的说道:“这天下,终要变了。”说罢,风清远的脸色一变,眸子紧紧的盯着月影,像是要将她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般。月影皱着眉头对着风清明说道:“清君,灭混乱血统者,乃是天下大义。天下自然还是周朝的。”这句话一到风清明和风清远的耳朵里,立马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尤其是风清远急的出口问道:“什么混乱血统,什么天下大义,月影你到底想说什么!”月影走向风清远,狠狠的捏住了他的下颚,轻声细语道:“自然就是你们兄弟俩了,混乱血统,妄图霸占周朝,其罪当诛!”风清远愤然的一甩脸,挣脱了月影的手,说道:“哼,混乱血统!本王乃是周朝皇室之后,怎么会是你口中的混乱血统之人!月影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到底还是不是月影!”不想这话激怒了月影,上去就是一巴掌甩在了风清远的脸上,眼神嗜血的骂道:“不是月影,不是月影!亏你说的出口!当初我有难的时候你在那里,你在那里!若不是你不顾我,怎么会让我陷入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你要知道,无头山洞是那么容易出来的吗?是要用我的血祭奠那个恶魔才能闯出来的!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这一身功力,为什么?全都是用血祭奠出来的!那个恶魔只要周朝皇室的血,只要我的血!你算什么,你算什么,野蛮子的后代!当年要不是珍妃那个贱人给先帝下药,先帝会临幸她?先帝会将你们两个杂种当成龙子?会将你们捧上了天?害的我娘假死出宫,害的我被拐卖到月府去,会害的我亲眼看着养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父母惨死在剑奴的剑下,会害的我落到这个地步吗?啊,说话啊,你到是说话啊,两个侍卫的杂种!”月影已经气愤的再次向风清远甩了几个巴掌,举起身边的剑就向风清远刺去。风清远被月影的话刺得体无完肤,摇着头不敢置信的吼道:“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会不是皇室之后,怎么会是这风清明的兄弟!不可能!月影你一定是在骗我的,一定是在骗我的!快,到我这来。过去是我的不对,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关心你,来到我这来。”月影轻蔑的撇了一眼沉默的风清明后说道:“晚了,一切都迟了。你们两个还是想想怎么死吧。不要在费口舌了,周朝的皇室绝对是要血统纯正的人来继承的。”“呵呵,月影你是说你吗?女皇?你真以为就凭你一口之言就能断定我和风清远不是周朝皇室之后?你未免太过天真了。”一直默然的风清明开口说道。而月影只是惨然一笑,对着风清明说道:“如果我说刘太后死了你信不信?”再对着风清远说道:“如果我说珍妃的墓被掘了,珍妃被鞭尸,你信不信?”说完风清远和风清明二人脸色齐齐的变了,风清远更是吼道:“月影!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连死去的人都不放过!为什么!”谁都知道风清远的软肋是珍妃,是他的母妃。而风清明虽不至于如此的激动,但还是阴沉下了脸对月影说道:“真是你做的?母后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如此手段对她?”月影看着愤怒的两个人,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不过如此,即便你在怎么样他们还是不相信你!月影举起了手中的剑,冷笑道:“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刘氏的尸体应该凉了,珍妃也应该被鞭尸三百下了,皇宫现在不再是你风清明的天下了!”风清明还是阴沉着那张脸,说道:“那你说,是谁的天下!除了我风清明,还有谁配做那个位置!”月影笑声依旧,只不过带着些傲然的回答道:“那个位置只有风清离能做!只有他能够做!”风清远听完后惊讶的脱口而出:“风清离!是那个代号月毅的杀手!他是你什么人?”“朕是月影同母一胞的亲哥哥!”忽然,囚室里又有一个人影闪现,不是被人,真是风清离!一脸倦容的风清离温柔的揉了揉月影的头发,紧紧的握住了月影的右手。风清明气了,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自称为朕,他吼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在朕的面前自称为朕,知不知道这是死罪!”风清离满脸笑意的对着风清明说道:“珍妃的杂种都敢在朕的面前叫嚣了,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将这位冒充皇帝的死罪犯压出去,让他看看珍妃的遗骨!让他知道得罪朕的皇妹是要付出后果的!”温柔的一刀,直接将风清明比了下去。等他说完一挥手,囚牢里又多了两个人,这二人走向风清明,将他的功力废掉,抬了出去。而风清远也被月影扣着带出了囚牢。风清离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走出了囚牢后,风清明和风清远都被压着,逼着看倒在地上的珍妃的尸骨。风清远已近癫狂,而风清明也深深的呼了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