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五十一章

  风清明看见月影眼睛若有若无的撇向了他的手下躲藏的方向,脸色顿时一暗,愤恨的瞪着那群办事不利索的家伙后。但风清明就是风清明,他阴沉的脸色在对着月影探究的目光后霎那间变得悠然自得,面若桃花。月影见此不由的抽了抽嘴角,这还是那个杀人不眨一眼,后宫美女成群的帝王范的风清明吗?月影凌乱了。而风清明却不以为意,一个劲的拉着月影向着河岸的深处走去,那里可是有他精心准备的东西呢。

  在一番遥远的行走后,风清明和月影到达了那个风清明嘴里的深处。风清明一脸得意的抱胸看着月影,而月影则愕然的回头盯着风清明那张在暗处依旧耀眼的脸庞,沉静了一会后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重头戏?不要告诉我你要在那里证明你自己。”月影用手一指,那里竟然有一艘小木船停在离岸不远处。风清明皱着眉头看向月影指着的地方,自然也是把他震到,他明明说的是船啊,为什么会是这么一艘,一艘小渔船?他非常的想要把那些手下拉出了先揍上一顿,在问他们为什么。但是,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怎么能这么扫兴的度过了,风清明强忍着怒气,摆出了一副本因于此的脸对着月影说道:“不要这么着急,先上去看看再说啊。走,走,走,去看看。”说罢,也不顾月影的推脱,拉着月影就登上了那艘破烂的渔船。

  渔船破旧的实在是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面对月影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风清明颤抖了。他丝毫不怀疑月影会在下一刻将他这个永远也打不过她的人给踹下去,要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是非常的可怕了,还是一个会功夫的女人就更可怕了,最可悲的是这个女人还是无敌的。随随便便就是一大堆的魔功向你攻过来。风清明变得小心翼翼了,毕竟现在已经是深秋了,这跳河里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于是,在月影紧紧盯着风清明的眼光中,风清明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两根竹子。一根递给月影,一根自己留着。月影挑眉问道:“要我在你落水后打捞你?”风清明摆了摆手后回答道:“当然不是了,钓鱼,钓鱼。”说完后,顿时觉得自己要掉进那河里里。月影无奈的说道:“连鱼线都没有怎么钓啊,风清明,你是不是被刺激了,还是想你那群妃子了?早说啊,怡红院里多的是,让你的手下绑来就好。”风清明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绝对不能生气,一边讪讪的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来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鱼线。”说完就从自己身穿的白袍上撕扯下两条根本不能称得上线的布条,向月影展示着。月影扶额长叹,带走这个疯子吧,或者赐个女人给他吧。风清明憋着一口气,愤恨的将两条布条都绑在月影的竹竿上,而自己则什么都没绑。月影诧异的看着风清明,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而风清明轻声的说道:“你钓就好。”恢复了那副风流公子的摸样。月影听此后,随意的将杆子抛在了河里,风清明则一把将月影揽在自己的怀里,将月影的后背包裹在自己的胸膛里,保护月影,即便他已经完全没有武功了。

  月影的杆子上绑着两条布条,本该沉不下去。但在稍等了一会后,两条布条像是有人在地下拽着般,幽幽的往下沉去。就在这时,风清明满脸微笑的问自己怀里正在看着星星的月影:“最喜欢什么?”月影头都不动一下,脱口而出道:“菠萝,酸的菠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说什么,一脸尴尬的看着那个抱着自己不放手的风清明。而风清明明显心情更好的展露出笑容,就在这时,月影手里的竹竿动了动。月影疑惑的看了一眼风清明,风清明示意他拿起来看看。月影带着好奇心的举起了自己手里的竹竿,在月光的映衬下看清了是一个饭盒被自己钓了起来。她连忙将饭盒拖上了岸,慢慢的打开了那个从水里上来的饭盒。震惊,震惊,还是震惊。那是满满一盒子的菠萝,还是酸涩的那种!要知道现在是秋季,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菠萝。即便是非常喜欢吃的月影也只是稍稍的尝了下鲜。风清明看到月影的表情后,笑得更加灿烂了。这个月影啊,果然还是喜欢这种东西的。月影沉吟片刻后问道:“风清明,不会这就是你说的重头戏吧。”风清明微微的摇了摇头后让月影继续将竹竿抛下水中,等待着那所谓的鱼的到来。月影无奈了,明明一边吃着那酸涩到正好的菠萝,一边继续偎在风清明的怀里。不消多长时间,竹竿又动了,月影看了一眼风清明后,再次将竹竿拖了上来。

  这次不同于上次,没有很大的体积。只是在一个黑晶石做成的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只发簪。月影深吸了口气后,抬头问道:“凤簪?你身上竟然会带着这个东西?”风清明叹了口气后,拿起那只不同寻常的簪子插在了月影的发髻上。在月光下,发簪的特别之处顿时显现出来。不长的簪子上布满了小颗粒的珍珠,无不是世间珍品。最过尊贵的并不是这些珍珠,而是在珍珠下方铺就的一层由夜明珠碾成的粉,在夜光下依旧保持着明亮的特点。而这只簪子是周朝开国皇后圣物,留存为每个皇后的象征。风清明竟然在离宫的时候会带着这个,月影疑惑的问道。风清明不多话,只是拉着月影继续钓鱼。月影变得有些期待了,现在是簪子,接下来回是什么让人激动的东西呢。于是,两人都安静的呆在了岸边,举着手中的竹竿,等着那条更大的鱼。在这样静谧的河边,月影头上的簪子幽幽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满脸笑意的风清明盯着这只簪子笑出了声。只是,他还能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