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突变
作者:寒秋之魂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夜很静,满天繁星高挂星空。就这样静悄悄的一夜过去了。冯越一夜打座一直到开饭时间.

  太阳也以经到了头顶。大家吃饭了吃过饭就该去交镖了。大伙匆匆吃了饭整好装备。

  镖头今天穿着格外的郑重。一身凯甲在太阳底下格外耀眼。

  “出发。”

  镖头发出信号。

  整支队伍整齐的出了院门。

  冯越藏好自己的小匕首。拿着那把剑。跟其他人一起推着东西。

  “我们先去杨员外家把镖交了。这次可是有好几个镖呢!”

  匆匆的中午以过。也只有一镖了。

  “大家吃过饭在去吧!先修整一下。”

  这次要出城了到城东的十里堡交镖,由于前几个镖的顺利完成。镖头也特别准许少喝点酒。

  大伙也为这次的顺利而高兴。大家都开始谈论着这最后一镖交了好找个地方好好玩玩。

  吃吃喝喝很快都过去了。大伙整好衣衫继续往城东走去。

  前几次的顺利。大伙也就放松了警惕边走边讨论。

  冯越也是混在其中只是他却全身关注的注意的四周。因为他知道这镖不简单啊。

  很快的就到了东门。人是那么的拥挤大伙都在挤。

  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一双眼在看着他们。这当然是除了冯越了。出门大伙顺着道路。不时还有人经过……`

  “前面就快到了。要警惕啊!”镖头说道。

  匆匆的到了城堡。堡主以经在外接应了。镖头看见也就放心下来。可是就在交镖的那刻。一根根耀眼的光泽穿透了人身。

  “快快防御。”

  可还没等他们喊完。一群黑衣又从天而降。他们如虎入羊群。

  冯越看见刚刚还一起谈笑的大伙一个个的倒在了血泊中。心灵上一下子受到了打击。镖头也在奋力的反抗。

  可是这些哪个是俗人呢?堡主也是赶快调集自己堡里的人把黑衣人和大伙围住。

  这是冯越到目前看见的最惨不忍睹的厮杀。他不在忍着了。身上的劲气爆发只见身周围尘土飞扬。让人看不清到底是谁。

  冯越暴漏了自己的功力。也就不在意了他手拿剑在人群中穿梭。只要是风暴到的地方黑衣人也就横尸当场。

  突来的变故也让大伙愣主了。只是眨眼间黑衣全死。

  尘土飘落漏出了一人。大伙同时惊讶了。这个眨眼间灭了这么多人的竟然是大家平常最不在意的小子。

  镖头看到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镖头赶紧上前行礼说道:“原来小哥是高人啊!是我走眼了。”同时镖头把手伸向冯越。冯越也伸出手过去握在一起。

  “小哥,对不起是我看走眼了不知道你是位高手以前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原谅。”镖头说道。

  冯越也笑答:“没事。”

  “敢问小哥上次也是你把土匪下跑的吧!”镖头又问道。

  “恩。”冯越点头。

  “那太感谢了你已经就大伙两次命了。”镖头一边说一边深深的弯下了腰。

  冯越看到赶快两手去扶可就在这时。镖头左袖突然射出两道暗光一下子射向冯越腹部,两柄暗器没了进去。冯越一下子摔了出去。

  镖头又右手多出一把剑欺身上前准备了断。嘴里还说道;“要怪就怪你不该破坏我的好事。”

  只见这时的镖头一下子功力大增剑尖直指冯越咽喉。可就在到达咽喉处时。一声脆响一只羽箭射到剑上,剑锋一歪,擦着冯越不饿肩膀而过。冯越赶紧运功后撤。

  “到底是何方人士敢跟我们十里堡对抗。”镖头怒道。

  “哈哈哈,十里堡算什么东西一群老鼠罢了,只会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说话间,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紧接着还有一群绿黄素衣女子紧跟其后。

  “哈哈,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穗宁宫的人啊?我们两方都差不多怎么你们想大战么?”镖头大笑道。

  “偷我们的东西,还有脸说,把东西交出来,在把偷盗之人交出来。我们就此别过。”白衣女子道。

  “偷你们的东西,我们堂堂十里堡会偷你们的东西。天大的笑话。你们有什么我们希罕的,哦!难道是我们堡里有人偷了你们的人?这可是好事啊!”镖头奸笑的说道。

  “哈哈……”

  引起十里堡的人一阵阴笑。

  白衣女子一脸阴沉。随手一鞭爆射出去正是对准镖头的上额。镖头也是不弱。在鞭快进身时,两腿登地身子向后移去。在原来镖头站的地方泥土飞溅流下一个大坑。

  “哼!偷我们东西还不承认。那你们这箱子里是什么。”

  女子边说边用长鞭向旁边箱子上甩去。吓的压镖的人敢快闪躲。木削飞溅箱子爆裂而开。只见一把翠绿镶嵌的宝剑应入眼帘。

  “这乃是我们穗宁宫的镇宫之宝。不小心被你们这些贼子偷了。”

  长鞭一卷就想把剑卷来。可是刚卷到就有一把剑打在鞭上剑抛飞出去。堡主和白衣女子同时越身而起。争夺长剑。大伙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可是大战在即大家也不顾什么原因。向四处逃去。

  “把他们都流下。一个不许逃。”

  “刷刷。”

  拔剑声起十里堡的人都开始动了起来。

  “阻止他们。”

  白衣女子发话。那些个素衣女子也一起杀向十里堡的人。堡主也顺势接过镖头的对手。一场大战开始了。

  镖头看了下两边的斗争不象上下又看了看堡主也在争夺。就看向了冯越道;“恩小子还没死。够幸运的啊!”

  “哼!什么是够幸运,就你那点小伎俩还是别献丑为好。还是把你的人皮撕下来吧!”冯越两眼瞪着镖头说道。

  “哼!你怎么知道。”镖头一怔随时说道。

  “想知道么?那就去地府问阎王好了。”冯越咬着牙道。

  “只承嘴皮。我看你还没那本事。”镖头两眼一眯说道。

  “镖头你也太自大了吧!就你那两暗器还没资格伤我。”

  冯越说话间突然解开衣衫,只见那两把带有倒刺的暗器扎在肉皮上。

  “还给你,”

  冯越一运功暗器倒射而去,镖头促不妨及敢紧用手中的剑挡去暗器倒射的力到可比镖头射出的大的多。暗器打在剑上,镖头一下子倒飞出去。摔出十几米远。腾起一阵尘土。

  镖头缓慢的站起来。一口血从嘴里喷出。他发现自己拿剑的手以经不能在运功了。就这一下就把他打成内伤。没有几个月看来是好不了了。

  沙哑的声音从镖头嘴里发出:“别高兴太早,一会儿会有人收拾你。”

  “好啊!我等着,我到要看了看有多力害。只不过你却看不见了。你期骗大家,让大家死伤好多,你要偿还。”

  冯越握手成拳,踏空顺间而至,镖头忍着痛提起手中长剑加以阻挡,可是冯越是何人哪是他能比的,一拳轰出,镖头的长剑碎裂,衣衫变成碎片,身体骨骼碎裂。成为了一个软人倒在地上。

  镖头,这一下算是废了。冯越又是飞起一脚踢向镖头的头部,就在脚尖快碰到镖头的时候一股吸力把镖头顺间吸了过去。

  一脚踢空,冯越凛然一怔,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披散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嘴唇有点发白的中年人。脚下踏在高高的树尖上。

  只见他握着镖头脖子,镖头四肢下垂道:“哼!你个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孩子都打不过要你何用。”

  突然五指用劲,镖头连话都没有哼出来,两眼以经外突。断了生机。

  “小子你听着他就算是我杀死,也不能让你杀了,他是我的人,我让他死,他才能死,你算什么东西;今天就让我解决你算了。死在我浪涛天手里是你的幸运。”

  冯越两眼一眯道;“是么?那就看你有本事没有了。”

  看到镖头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主人手上。就只道面前这位是一位新狠手辣之人,所以也就不在隐藏实力全身骨骼响动。内力运转。脚下轻点也是如浪涛天一样站在另一颗树上。

  “小子轻功不错啊!家师是谁?”中年男子道。

  “我师父你还不配知道。”冯越低沉地说道。

  “哈哈,小娃只会承嘴舌之力,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配不配,记着我的名字浪涛天,到阎王那也好交代。”

  声音未完人以经从原地消失,顺间一个青筋暴粗的拳头就轰向冯越,冯越脚下一点踏叶身子又拔高数尺。

  浪涛天一拳打空也是紧跟其后双手向上推去。倾刻间双手跟双脚以经对了几次。两人在半空中激烈的对斗着下面的人也是在激烈的厮杀。

  “哈哈你们穗宁宫这次死定了。我爹以经把神功炼成了。一会儿整死那小子就是你了;说起来我还有一点舍不得呢!听说你们宫的规矩是终生不嫁啊!我到想看看你这宫主要是被……”这时堡主突然奸笑道。

  “无耻之徒,看鞭,”

  白衣女子这时也是狠着急,早听说上位堡主还活着,没想到这是真的,看样子是修炼有成啊!那小子武功也是不错,希望能够战胜,要不然就麻烦了啊!

  白衣女子一边争剑,心里一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