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患难携手情愫生
作者:D阿四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百炼钢强终守心,绕指情柔意难夺。

   ——题引

   冷紫月为水中倒影唬了一跳,往后一看,身边并无其他人,定了定心,再往水中看时,扑哧一声却笑了。原来水中那可怖的倒影竟然是自己。她头上秀发凌乱,一些披散一些挽起,一张脸看不出本来面目,身上白衣溅得到处是血迹,尤其是左肩膀,衣服已为夺命爪撕开了,露出了狰狞的伤口。昨夜里因担心顾霜风伤势,自己一直未能处理肩上伤口,如今一看之下,不觉到吸了一口冷气。

   冷紫月四处瞅瞅,觉得此处荒凉,绝不会有人烟,便从马背上取下换洗衣物,找了个水深度合适之处,用手试了试水,山里的泉水本就凉,加之清晨雾冷,水凉得直透骨,但冷紫月是一刻也无法再忍受自己一身血迹了,轻解罗裳,褪去衣物,肩膀附近的衣服由于血迹凝固已然粘在血肉里,冷紫月撕下一块布,放到嘴里咬住,一狠心,撕下了伤口上的衣服,痛得她直冒冷汗。却也顾不上许多,连忙走进水中清洗头发与身体。

   正洗得瑟瑟发抖之际,一声马嘶将冷紫月的注意力从水中拖到岸边,只见方才正在吃草的马儿此刻正亲昵地用头摩挲着目瞪口呆傻站在岸边的人。冷紫月口中咬住了布,一惊之下也叫不出声,只是急急往水里蹲下,不想手慌脚乱之下,脚一滑竟然往后摔了下去,整个人掉进水里,被水呛得几乎呼吸不过来。方才目瞪口呆的顾霜风一看冷紫月掉进了水里,顾不上多想,施展轻功掠过水面将冷紫月捞了出来抱在怀中,足尖一点返回岸边。冷紫月吐掉口中的布,大声咳了起来,顾霜风脚一着地,连忙放下冷紫月,伸手一扯,将自己那件沾满血迹的衣服扯了下来丢在冷紫月身上,而他自己则转过身,一张俊脸已是红得几欲渗出血来。自己只是想到水边洗个脸,不想竟遇到了这般尴尬的场景。

   冷紫月咳得一会,方才将气顺了下来,她用顾霜风的衣服将自己包裹起来,但顾霜风的衣服上全是血迹,并且后背为夺命爪抓破,露出一大片美好风光。冷紫月看着背对她而立的顾霜风,尴尬得不知如何开声是好。往顾霜风身上瞟了几眼,却看到顾霜风背后的伤口又在流血了。她急忙道:“你,你先到旁边,不,不许看过来。”说着话,脸已经是羞得通红。

   顾霜风沉声道:“我已闭上眼睛。”

   冷紫月将干净的衣物换上,把湿漉漉的头发简单拢到右肩,走过去道:“你的伤口流血了,快让我处理。”

   顾霜风却一言不发,仍是站着一动不动。

   冷紫月无奈道:“我已换好了衣物,你可以睁开眼睛转过来了。”

   顾霜风却不转身,低声道:“你肩上的伤口……”

   冷紫月一听,刚刚退下去的热度又烧到脸上来了,刚才顾霜风抱着不着一缕的她,想必都看到了。她清了清嗓子,暗骂自己一声,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倒是胡思乱想起来了。

   冷紫月在水边找到了止血的良药,给顾霜风换了药,把之前包扎伤口的布条换了下来,连同顾霜风的衣服在水里清洗,晾到一边的草地上。顾霜风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在冷紫月将衣服都晾好之后,说道:“你肩上伤口还是处理一下吧。”

   冷紫月微微一愣,笑道:“我已经上了药了。伤口虽看起来比较可怕,但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顾霜风上身只是缠了些布条,未着上衣,露出健壮的臂膀。习武之人,一丝赘肉都没有,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量的美。头发已经全然披散下来,黝黑发亮地披在背上,带有一种落拓的美。俊美冷漠的脸上露出少许关切神情。冷紫月连忙撇开眼睛不去看。男性的身躯倒不是没有看过,赤着上身的更是见惯不怪了,上大学的时候,球场里时常会见到那些光着膀子挥汗如雨地抢球的篮球队员,甚至来到这里的一次天就与上官琪裸裎相见,那时候倒不见得有多难为情,如今顾霜风因背上受了伤,上衣被自己拿去清洗而裸着上身,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冷紫月知道自己也不是那种矜持淑女,只是怎么还是觉得尴尬得很,眼睛竟不知往哪里看才好。

   顾霜风看到冷紫月眼睛看往别处,俊脸微微有些发红:“是否饿了?这水里近岸边有鱼,我去捕了来,你生火吧。”

   “慢着!”冷紫月出声阻拦,“你背上的伤很严重,不可随意乱动。我来吧。”

   顾霜风淡淡道:“阿紫姑娘,这点小伤顾某还不放在心上,你也受了伤,还是歇歇吧。”说罢,不等冷紫月再开声,脱了鞋子,将裤腿挽高走进水里。

   啪嗒一声,一条不算肥美的鱼掉落在冷紫月跟前,惊得她一跳。原来顾霜风竟是用脚将鱼提飞出水面,这不仅需要极快的速度和反应能力,也需要力量,否则在水里怎可能单脚站立并准确地将鱼踢飞到冷紫月跟前。顾霜风一切都不让冷紫月动手,很快,香喷喷的烤鱼便好了,可见顾霜风野外生存的本领确实不弱。冷紫月从马上的背囊里拿了些干粮出来,两人都各自吃了些。

   顾霜风侧倚着树干闭目养神,待他起来活动僵硬的手脚,却发现上衣已经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边。破开的地方已然被冷紫月补缀好了。原来她拿了鱼刺做针,从自己一件颜色较为相近的衣服上用剑划下来一块,补到了顾霜风衣服上。费了不少心思,倒也补得针脚均匀。顾霜风拿着干净的上衣,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情绪。他穿了上衣,四处看了一下,却未发现冷紫月。不远处,马儿还在悠闲的地吃着草,顾霜风看到马匹还在,料定冷紫月并未走远。

   正想着,冷紫月顶着一身阳光从远处走了来,她将头发简单挽起,精致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笑,整个人在阳光下耀眼得几乎刺痛顾霜风的眼睛。

   走到顾霜风身前,冷紫月很自然地伸手将顾霜风肩上落的一片叶子拂走,轻声道:“你我都受了伤,如再遇上韦琥一般的人,那可真是大大不妙。我在前方不远处找到一个石洞,洞内宽敞,容身不成问题,也着意查看了一番,洞里并无毒蛇之类,不如先将养几日再走?还是你有什么急事,一定要动身前往?”

   顾霜风看了看冷紫月有些苍白的脸,淡然道:“我并无急事。”

   冷紫月发现的石洞较为隐蔽,离水源亦不远,取水找食物都极为方便。

   虽然两人都受了伤,但顾霜风内力深厚,恢复能力极强,而冷紫月的左肩并未伤及筋骨,有了良药,都恢复得极快。不过七日,顾霜风背上的伤已无大碍,冷紫月的左肩已长出了粉色的嫩肉。

   石洞里生了火取暖,洞口做了一些防护措施,一般的猛兽闯不进来。顾霜风正靠在一边闭目养神,脸上依旧是一副冰冷的的神色。顾霜风是那种不笑便于拒人于千里之外,一笑便阳光灿烂的人,但多年的江湖经历使得他几乎忘记了如何去笑。冷紫月在一边细细看着被火光映得微红的顾霜风的脸,这张脸有几分像他,那种孤傲的神情更是像极了,只有自信的人才可能有那样的神情。顾霜风睁开眼的时候,冷紫月是不敢看的,她害怕碰上顾霜风洞悉一切的眼神。

   顾霜风待冷紫月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才睁开眼来,他是知道冷紫月一直在看自己的,那种眼神自己不想面对,不,与其说看自己,不如说通过自己这张脸看一个她熟知的人。她脸上温暖的笑意,浓浓的依恋,眼中哀绝的神情,都是逃不过顾霜风双眼的。他想留住那些温暖和依恋,拂去她眼中的哀绝,这样的女子,为什么会有这样令人痛心的神色呢?从举动习惯上来看起来应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但行动之中又不像,偶尔露出饱经沧桑以及对生活迷惘的表情,会使得顾霜风的心脏有些刺痛,他忽然有些害怕与冷紫月相处下去。如今自己对着她已经有了一些奇怪的念头,竟然会想要护住她,不让任何人伤害她,再这样下去,自己都将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自从那年起,他就已经决定将所有的情感冰封在心中,一再让自己更冷漠,更适合这个打打杀杀的江湖,如果改变了,接下来的人生将是自己难以控制的。

   顾霜风在火光中看了一晚上冷紫月的睡颜。

   第二天一早,他便问冷紫月将来有何打算。

   冷紫月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脸上微微露出些羞涩的神色:“我,我并无打算,不知,可否与你一起走?”

   顾霜风淡淡道:“我是不祥之人,上次已给你带来了灾难,跟着我,以后便是无穷尽的追杀。收拾一下,我送你到大道上。”

   冷紫月一震,抬头看向顾霜风,从他的神情上看出此事并无商量余地,只得低叹一声,动手收拾东西。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东西,冷紫月将顾霜风这几日制成的肉干和鱼干分成两袋,递了一袋给顾霜风。顾霜风却没有接,仍旧是低沉淡然的声音:“你带着,我不需要。”

   冷紫月知道顾霜风并不是在跟自己客气,以他的能力确实是不需要,便将东西统统装进了马背上的背囊里。

   牵着马跟在顾霜风身后走了几步,冷紫月回首看了看那个生活了近十天的石洞,心里有些恋恋不舍。顾霜风虽然平时看起来为人冷漠不近人情,但照顾人时却是无微不至,甚至温柔得让冷紫月心里颤栗。冷紫月自小到大,几乎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不求回报的温柔对待,以至于她一看到顾霜风,心里便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如果再也回不去,跟这个男人一起浪迹天涯海角、看日出日落、赏花开花败、观云舒云卷也是不错的。心里忽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让冷紫月大惊失色,连忙转身跟上顾霜风。

   顾霜风便站在不远处等着她,他无论何时,看起来永远是一副冰冷置之事外的模样,但冷紫月却知道,这时候的顾霜风的警觉性跟随时准备狩猎的猛兽一般,他的眼是可以看穿人的灵魂的,幸而冷紫月罩了面纱,顾霜风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更不知方才她心中所想,虽如此,冷紫月还是连耳朵都羞红了。对一个认识不到半个月的男子产生了绮念,绝不是原来的自己所会做的事,莫不成换了一副躯体,连心性都慢慢转变了不成?冷紫月虽极力压制,但情已动,却是一发不可收拾,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尽力让自己静下心来。

   顾霜风将冷紫月领到大道上,叮嘱一声保重,身影变幻,掠了出去。冷紫月还没回过神来,已不见了顾霜风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