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魔剑再现总关情
作者:D阿四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纵横四海曾称圣,魔剑再现令人狂。

   ——题引

   冷紫月离开客栈,叫小二把之前自己叮嘱他买来的马牵来,说自己要出去一趟,让他不要去上房打扰顾霜风。然后牵了马去铁铺里取订做的剑和暗器装备。那个铁铺的老铁匠给她铸了一柄不错的剑,暗器也是按照她设计的来做,非常精准,冷紫月最喜欢的是老铁匠另外做的一把小匕首,锋利无比,小巧精致,刚好可以藏在靴筒里,做防身之用。

   她牵着马,站在远处望着客栈,百般滋味齐涌心头。顾霜风是她来这里之后相处最久也是最关心她的人,他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对她关怀,冷紫月对他,早先或许是因为他那自己所熟悉的容貌才生了亲近之心,但一番相处下来,却早已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一别经年,重逢之日,不知你可还是你,我可还是我?霜风,如果陪在喜欢的人的身边,即使日日洗手作羹汤,也是甜蜜的。只是只怕没有几个机会了。冷紫月淡淡笑了,戴上帽子,翻身上马。

   又是一番漫无目的的游荡,天地之大,竟无处可归。

   到这里已快一月了,竟然还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没有目标,没有目的。在前世里,她唯一的动力,就是让所有人,所有曾嘲笑她的人在她面前自卑,让冷家的人知道从前那样待她是犯了什么样的错。那么,在这里呢,即使坐拥金山,纵有翻云覆雨的手段,又有什么意思?谁在乎?谁会在乎?

   冷紫月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小镇,心里无限惆怅。

  

   走了三天,已是上了官道。

   时不时有三两快马奔驰而过。冷紫月依旧缓缓前行,看着那些人行色匆匆,心里会想想他们匆匆忙忙又是为什么。

  

   每到客栈歇息,冷紫月都是叫小二把菜饭送到房中食用。

   有时错过宿头,便在野外夜宿,慢慢地摸到了规律之后,冷紫月即使错过了宿头,也能找到一些小农家借宿。

   在强盗窝里卷出来的细软和自己从群芳楼里带走的加起来不是小数目,她分了一半多留给顾霜风,自己带的也不少。

   她心里放开了来,当做每日游山玩水增长见识。不觉又过了一月有余。

   这段时间里,她曾探听有没有从寒洲城传来的消息,但只有一次到茶楼喝茶时听几个酸文人提起说群芳楼的花魁失踪案,至于上官琪,隐约听到说与当地韩姓大户的小姐联姻了。可能忙于婚事的筹备,慢慢淡忘了被自己捉弄的事,也难怪没有听到说追杀自己的风声。

   也曾听人先谈起一些江湖之事,但她觉得那些事与自己终究还是远了,竟没有留心去听。所以,与顾霜风分开之后,没有再听到任何与顾霜风有关的消息。

   冷紫月想着待自己游览腻了之后,开个小店度日也是好的。过的一日就是一日了。那个世界过得过于张扬,如今过一过平凡的日子也是好的。

   路上行旅,遇着好的景物,兴致起来之时,不免舒展心情好好弹奏一曲。前世创业那段时间忙得琴上落尘,如今是日日抚琴,琴艺不觉又纯熟了许多。

   娇嫩的手脚慢慢磨出一些茧子来,倒比原来耐用了。

   由于前翻曾在山里被强盗劫持上山,冷紫月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外确实是不安全的,只得都尽量在官道上行走。不必担心上官琪的追杀,她倒是放下了心,只是注意不露形容,将自己尽量隐藏。即使无人处,也不敢轻易将面纱取下。路上虽有些小小插曲,却还算得安然。

   到黔丰城时,冷紫月停了几天。

   黔丰城的曲艺很有名,冷紫月便每日出去听曲艺。听得几天,听人说固州牡丹天下最美,下个月月中就是一年一度的牡丹节了,届时将有大量珍稀牡丹品种参展。冷紫月一听,想到了前世里的洛阳牡丹。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那时的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牡丹,但由于那个人喜欢牡丹的雍容华贵,拉着她去看的,看了之后,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倒是被那个人取笑了一回,说终也有入得冷家小姐法眼之物了。

   冷紫月脑中回想起两人站在花海里,那人对着牡丹一脸温暖的笑意,心底升起一片酸涩。前世,还能站在身边看着他,如今,一眼也是奢侈。

   “每一朵花都是天国里下来的仙子,她们有不同的美态,有不同的芬芳。尤其是这牡丹,虽俗称富贵花,却是最高洁不过了。当年武则天雪天下令百花开,独有牡丹守着时令未开,因此被贬洛阳城,并且,牡丹并非娇柔之花,你可知牡丹中有一种称为洛阳红的品种,当年便是被武则天下令火烧之后存活下来的品种,也称为焦骨牡丹……”

   那人说起种种花来,滔滔不绝,浑不似平日里的寡言少语。

   冷紫月想得心都微微疼起来了。

   牡丹是花中之王,芍药是花中之相。

   冷紫月想到这个躯体真正的名字时,脑海里出现了一句话。

   于是,她决定去固州看牡丹。

   冷紫月退房时,忽然听得一个熟悉的名字传入自己耳中。

   “烟絮姑娘,是,自然去的。”

   “可怜人。”

   “此次心琴教虽为武林除害,怕也是要旧账重算了。”

   “哼,此番武林必然再掀风雨。”

   “凝冰剑也不是每个人都使得的……”

   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后来已是有意思的压低声音,恐怕别人听了去。

   她转头,看着在堂中靠窗的那一桌子人。那些人神色疲惫,每个人身上都带了武器,看来是江湖中人。她忽然想起,这段时间住客栈的时候见到的江湖人特别多,不禁问掌柜的:“掌柜的,最近有什么大事吗?看起来江湖中极不平静。”

   掌柜的一边算账一边说:“听前翻住进来的一个客人谈起过,说心琴教擒住了嗜血剑魔顾霜风,正召开武林大会,邀请各界人士前往探讨如何处置顾霜风。”

   冷紫月浑身一震,语气急切地问:“谁?处置谁?”

   掌柜的听她语气尖锐,不似前翻沙哑,惊讶地抬头看她:“公子,你认识顾霜风?”

   冷紫月被掌柜的一看,已经定下神来:“不认得,只是觉得奇怪,区区一个顾霜风,就能引动如此多的武林人士?”

   掌柜的看起来比较八卦,悄悄将身子往前倾斜,低声在冷紫月耳边说:“我听说,多数人是为顾家剑谱而去的。听说顾霜风并非顾家人,但却独占顾家剑谱,而且还危害武林。”

   冷紫月看掌柜的样子,半知半解,再问下去估计自己也糊涂了。便认真结了帐,叫小二牵了马过来。

   冷紫月出去之后,稍稍找了个看起来比较想去参加那个什么武林大会的人打听,那人倒也没有疑虑,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全说了,看冷紫月带着剑,还热情邀请她一同前往,共同前去讨伐武林大害顾霜风。

   冷紫月自然是婉拒了,说自己对武林大会不感兴趣,要前往固州看牡丹。那人失望地走了。若他知道此人不但不会前去讨伐顾霜风,反倒想去救他,不知作何感想。

   冷紫月没有去固州,她一听到顾霜风的名字,整个人都已经乱了,满脑子都是顾霜风熟悉的眉眼。

   武林大会就在下个月月中举行,与牡丹节在同一天,如果要救顾霜风,必须要赶在那个什么武林大会之前。冷紫月没有通天的手段,她明白自己匹马单枪根本就不可能在齐集了武林高手的地方救走顾霜风。

   因此,她在听了那人的话之后,脑海里只剩了一个字——快!

   “顾霜风凭借顾家剑法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无敌于武林了,本来顾家剑法就为武林同道尊为剑宗第一,加上顾霜风有一段奇遇,得到了狂剑风万山的指点,更是无人能敌。但后来听说他练功走火入魔,杀害了未婚妻林烟絮全家,又杀了顾家全家十几口人,并且从此就一直在发狂,这几年来死在他剑下的无辜者多不胜数,武林盟主秦剑宇曾广发武林贴,邀请了众多高手一同前去除掉顾霜风,但据说同去的只有秦剑宇重伤而还,其他都成了顾霜风剑下鬼。这几年顾霜风的消息少了,听说发狂时自尽了,没想到竟是躲了起来。今日为心琴教所擒,真是大快人心。”

   冷紫月听时,却不去管他人对顾霜风的评价,只听得那人说“杀了林烟絮全家”,那为何顾霜风酒醉之时还责问林烟絮?其中看来大有问题。

   冷紫月向他人问清了武林大会具体位置,一路换马狂奔。

  

   武林大会虽是心琴教发起,但组织的却是当下的武林盟主秦剑宇,所以,具体的会址,就在秦剑宇的秦氏山庄。

   冷紫月一路策马狂奔到了秦氏山庄所在的逸州。此时距离武林大会还有一月,到达逸州的武林人士三三两两,并不算多,冷紫月找了客栈住下,并且选的是武林人士最多的一家,以方便探听消息。

   如何才能见到顾霜风?冷紫月苦苦思索着。

   既然是重要人犯,关押之地必然是个秘密,而且看守必然严密。凭自己的身手,根本不可能硬闯去救人。

   正当冷紫月为如何营救顾霜风犯愁之时,客栈里却来了意想不到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