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却怜红妆带笑回
作者:D阿四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芳华几度随流水,红颜依旧心未归。

   ——题引

   冷紫月为了打探消息,尽量在客栈大堂中用餐,每日凝神细听那些武林人士讨论的话。听了几日,大多数都是围绕顾霜风被杀死之后凝冰剑的归属在讨论。估计是因为在武林盟主秦剑宇的地盘上,大家都有些无所顾忌,讨论之时并未有意压低声音,但即便如此,冷紫月却还是未能探听到有用的消息。

   在此期间,冷紫月找到了逸州最大的烟花生产店,订做了一些烟花。烟花的样式和配置自然都是冷紫月在了解了烟花店里的物料之后自己写好留在那里,让烟花店照着做的。

   来到逸州已经第四天了,各路武林人士也在陆陆续续入住客栈,冷紫月一边勘察地形一边盘算着救顾霜风的法子。

   正是中午用餐时间,冷紫月静静坐在靠窗的小桌上看着窗外,他戴了纱帽,脸上还蒙了一层面纱,实在不好受得紧,但为了保险起见,不得不如此。她点了几个小菜,却没有动筷。

   掌柜的对这位古怪的客人已经见惯不怪了,武林人士大多都有一些奇怪的毛病。整天刀光剑影,说不定这个整天蒙着脸的鼻子是被削掉了吧。掌柜的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冷紫月心里想着。

   “各位,今晚秦盟主在秦氏山庄开席,请各位务必光临。”清雅的男音在客栈中缓缓传开。

   冷紫月闻言,背脊不由得一僵,缓缓转头看向那说话之人。

   果然是上官琪。

   上官琪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他虽艳若桃李,但脸上威严十足,倒是叫人不敢亵渎。

   堂中有认得上官琪的人已经站起来招呼道:“上官公子,你可也是今日才到?”

   “是,我早上才到。”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

   “哦,想必是带了娇妻过来拜访你义父的吧?”一个粗爽的汉子笑道。

   上官琪淡然一笑:“正是。各位慢用。先告辞了,晚上在秦氏山庄恭候各位大驾。”

   他眼中寒光射向坐在窗边的冷紫月,只看了一眼,便走了出去。

   只那一眼,冷紫月指尖已微微出汗。看得上官琪出了门,冷紫月不由得暗中呼出一口气。

   那些武林人士的话题已经从顾霜风身上转移到了上官琪身上。自然不乏称赞之意,长得俊,武功好,人品一等,家世好,还是下一任武林盟主的最佳候选人,正是武林中一代新秀之首。

   听了一会,实在是无聊。冷紫月站了起来,转身上楼。

   她推开房门,看到有人站在她房中窗边,长身如玉,背手而立。

   那人听到开门声,转过身来,淡然道:“回来了?”

   冷紫月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一看竟然是上官琪,嘶哑着声音道:“不知上官公子到在下房中所为何事?”

   上官琪缓缓走向她,凝聚着全身的气势,犹如正在狩猎的豹子。

   冷紫月差点就要尖叫一声转身逃开,但她还是静静地站在门边,看着上官琪走过来。现在逃开,已经太迟,不如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上官琪看着冷紫月全身紧绷,不由得微微一笑,停在冷紫月前方三步之处,并不急于行动,而是享受着眼前猎物的恐惧。

   过得一会,感觉到冷紫月好似不那么紧张了,上官琪猛地伸手将她一把拉进房中,关上了门。

   冷紫月脉门被他扣住,浑身酸软,不得不由着他摆布。

   上官琪一把扯掉冷紫月的帽子和面纱,冷冷笑道:“芍药,我本不想追究你曾对我的戏弄,你竟自己送上门来。”

   冷紫月寒潭般的眼睛看着上官琪:“你怎知是我?”

   上官琪露出一个邪恶的笑:“你全身上下我都熟悉,罩住了脸有什么用。”

   冷紫月听他如此一说,不禁脸一红,沉声道:“上官公子,你打算怎样报仇?”

   上官琪的手抚上冷紫月如玉般的脸:“芍药,我很想念你呢。”说着,眼神一冷,嘶啦一声,将冷紫月的衣裳撕开了来。

   冷紫月一惊,张嘴就往扣着自己脉门的手咬去。上官琪未作防备,被她狠狠一口咬了下去,立时见血,不由得闷哼一声。

   上官琪另一只手捏住冷紫月的下颚,强迫她松口,将她的脸抬起来,就往她的唇上亲去。暴虐的吻携着血腥的味道,令上官琪狂热起来。

   上官琪直吻得冷紫月头昏脑胀了才放开了她。

   冷紫月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靠在上官琪怀中喘气,上官琪正似笑非笑地觑着自己。

   她狠狠瞪了上官琪一眼,却不知由于方才激烈的吻使得她眼中雾色弥漫,此刻一瞪之下,不仅没有丝毫杀伤力,反倒是风情十足。

   上官琪放开了她,自己坐下:“芍药,不,你不是芍药,事到如今,你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冷紫月拢了拢被上官琪扯开的衣裳,也坐了下来:“我就是芍药,此前的芍药不过是伪装罢了。”冷紫月打定主意绝不说自己的真实名字。

   上官琪冷笑一声,对她的话是不信的:“好,既然如此,你来逸州做什么?”

   冷紫月脑中转过千百种念头,想着决不能对他说实话,口中却不禁说道:“救人。”话音刚落,便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

   上官琪哈哈大笑:“凭你?你要救顾霜风?”

   冷紫月想改口已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回答:“是。”

   “你跟顾霜风什么关系?”

   “朋友。”

   “哦?你可知道,顾霜风乃武林公敌,你却跟我这个极有可能成为下任武林盟主的人说要救他?”

   “上官琪,你可以把我供出去,但我已打定主意要救他,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会去救他。”

   上官琪冷下脸:“你跟顾霜风到底什么关系?”

   冷紫月淡淡道:“我欠他两条命。”

   上官琪看了她一会,好像要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好,芍药,我帮你救他,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冷紫月大喜:“什么条件?”

   “跟我回寒洲。”

   冷紫月的笑凝固在脸上:“什么意思?”

   “做我的人,你的事,我自然不能不管。”

   冷紫月冷笑:“上官琪,你这是要挟。”

   “不错。”上官琪倒了一杯茶,神闲气定地说。

   冷紫月有些无力:“你要带我回去报复?”

   “不,芍药,我要娶你。”

   “你不是已成婚了?”

   “是。”上官琪一脸理所当然。

   冷紫月怒了,站起来抢过上官琪面前的茶,全泼到了上官琪脸上,冷冷道:“上官琪,姑娘我今天告诉你,你听好了,我要的人,必须要一心一意待我,绝不容许有别的女人。”

   上官琪任由脸上的茶水往下流,定定看着他:“我不管你是谁,你记住,芍药是我的人。你要么交出一个芍药,要么就跟我走。”

   冷紫月对上官琪的能力并不了解,但听他口气,好似救顾霜风不过他一句话。但一想到他找的是芍药,不是自己,而且,他成婚了。稍有犹豫的心一下子就坚定了。

   “顾霜风我会自己去救,如救不走,大不了同他死在一处。”心里打定了念头,冷紫月的话说得又冷又硬。

   上官琪愣了一下,脸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顾霜风不会死,但他要受尽心魔的折磨。”

   冷紫月却已不想再听:“不送。”

   “觉来独对情惊恐,身在仙宫第几重。芍药,我真希望你还是以前的芍药,那个需我护着的芍药。”上官琪站起来,走向门边,“你想在武林大会前救顾霜风是不可能的,顾霜风根本就不在逸州。”

   冷紫月看向他的背影:“他在何处?”

   上官琪一边打开门一边说:“我也是早上才得到的消息,顾霜风在心琴教总坛,他们将在武林大会前三天将他押送过来。”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冷紫月直直看着上官琪消失的背影,对上官琪的来意感到不解,若是他想要自己,以他的武艺,自己是反抗不了的,若是他向来告诉自己不要轻举妄动,那么警告之后也可以了,为什么告诉自己顾霜风不在逸州的消息?冷紫月并不认为上官琪对芍药的是无法自拔的爱情,可以因为这种爱为芍药做任何事情,她看人一向不差,即使不知道上官琪真正的底细,但她知道上官琪绝不是会为情迷失之人。

   冷紫月心烦意燥,她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几乎是心之所愿,必能达成,而在这里,却总是束手束脚,人自己本事再大,也是施展不开。

   她取出古琴,一遍又一遍地弹奏《长相思》。《长相思》本就是她学习古琴的入门曲子,此刻信手拈来,泠泠琴音,慢慢将心中的烦躁抚平。

   傍晚的时候,冷紫月去烟花店取回了定做的烟花。

   她曾装作不经意地向别人打听心琴教,但那些人貌似都不想多提及的样子,问来问去,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她回客栈的时候,掌柜的说有人送了信给她。信封上只写了亲启两字,想必是嘱咐了掌柜的要亲手交给她。

   冷紫月写过掌柜的,回了房间。放下烟花,将信抽出展开来。

   “静候消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