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他是死人
作者:缺角的章鱼      更新:2015-06-26 18:06      字数:0
  待铁门完全打开后,乐正南率先向上走去,林毅走上一道楼梯后,又将门小心翼翼的关上,这才向上走去。“乐正南你急什么啊!”林毅对着前面的乐正南低声喊到。“快点啦!我长这么大还没做过这般刺激的事儿”乐正南说完又转过身来,走到林毅身后推着他往上走去。“呵呵,看来终于有人替我证明我不是什么“神棍”了”林毅笑着说道。

  整个空旷的大楼只有两对脚步声在楼梯上游荡,二楼,三楼,四楼,转眼间林毅乐正南上了五楼。林毅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氛后,眉头微微皱了皱“这里果然怨气十足啊,一会儿可真要大干一场了”乐正南望向林毅“我的性命可是交给你了哦,待会就算打不过,你也要给我拖住它,给我一点逃命的时间哦”开玩笑般的说道,“你没什么厉害就他妈撒腿的功夫最厉害,如果待会我都搞不定,你觉得你跑得掉吗?”林毅说道。

  “嘿嘿,我是那么没义气的人吗?以往开跑的时候不都是我们一起的吗,我不会自己跑了啦,放心吧!”乐正南说道。林毅摇摇了头,没在理会乐正南,林毅深吸了一口气,将背上包拽到身前,拉开拉链,从包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符上密密麻麻的画着一些图案,很是复杂。林毅示意乐正南将包拿过去,乐正南将包拿过后,林毅将符夹在右手食指与中直间,放在胸前,左手五指之间组成一个怪异的结印,在右手周围画了几个圈后,将左手放在右手小臂上,眉头紧锁,嘴里碎碎念着一长串咒语,“去!!”林毅暗喝一声,只见右手上的符顿时画作一团明亮的火焰,将周围几米的范围照亮。画做一团火焰的符像具有生命力似的主动从林毅手中射向走廊深处,所过之处形成一条光带,在深处的某间寝室前停住并立刻熄灭。乐正南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熄灭的火焰“我靠!太牛了!”心里暗自震惊。一旁的林毅在火焰熄灭后的第一时间就向走廊深处的寝室。乐正南在原地站了几秒后才回过神来,拿着林毅那满是法器的包跟了上去。

  封!一个大大的封条贴在门上,林毅用手摸了摸封条,而此时乐正南也赶到了林毅身边,望着林毅将手在整个封条上摸了一遍后,封条神奇般的脱落下来。“好一个林毅啊,没想到这么厉害,先是搞了一团火焰,现在又让这封条自己脱落下来,牛啊!”乐正南在心中称赞着林毅。

  林毅将脱落的封条收好后,出现在手中的又是那两根细铁丝,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迅速,林毅在将铁丝放进门上的锁扣后,不到一秒门便被打开了,看见门被打开后,乐正南又一股脑的往里面走去。“等等!”林毅叫住了往里进的乐正南“干嘛?门都开了还愣着做什么,快进去啊”乐正南说道。“里面可不比其他地方,一般人进去立马被其中的怨气附体,轻则神志不清,重的当场死掉都有可能”林毅解释道。“那,,那还是你先进去吧”乐正南赶紧识相的闪在一旁。林毅在乐正南身前的包里取出四个石像后,往房间里面走去,步伐极其缓慢,并警惕的往房间里的每一个地方看去。房间里面除了铁架床的架子还在之外,不剩一点东西,虽然此时的整个宿舍楼都处于黑暗中,但是这间房间里的黑暗像是会侵蚀人内心中的那一点光明一样,除了黑暗之外还多了几分恐怖。林毅走到最里面后,在一左一右两个角落各放了一个石像后,转身回来并在这面的墙角也将石像放了上去,接着林毅走到房间的正中,盘腿打坐,两手变换了几个手印后大喝一声“开!”,四个角落的石像泛起淡淡的红光,此时站在门边的乐正南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乐正南看见了许多不可思意的事情。望着门边发呆的乐正南,林毅也笑了笑“喂!可以进来了”“哦”乐正南替着包走了进来,而目光一直落到林毅身上。目光里多了一分感情,那就是对林毅的崇拜!!!走到林毅身边后,林毅也随之站了起来。“将包里的东西全拿出来吧!”林毅对乐正南说道。乐正南闻言,将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小心的放在地上。最后拿出来的是一件道袍,“好了,你去将门关上,就在哪看这吧”林毅说道。乐正南转身走到门边,将门轻轻的关上后,背靠着门坐了下去,乐正南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现在这是属于林毅的时间。林毅将道袍套在外面后,丢给乐正南一把桃木剑“”拿着,一会儿说不定你可以挥两件”乐正南接过桃木剑后,左手在剑身细细抚摸着,仔细看着这把桃木剑。桃木剑的剑柄处一边刻着太极,一边刻着八卦。此时房间正中的林毅将以块罗盘拿在手中,不时转动着方向,往窗户边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并在那放上一块八卦镜,之后又回到房屋正中,盘腿而坐,右手拿起一旁的铜钱剑,双手握在胸前。“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林毅奉祖师赦令,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陈贵先”一段咒语之后,林毅前方的八卦镜开始了轻微的晃动,察觉到晃动的林毅迅速用铜钱剑挑起一张灵符,灵符随着铜钱剑在林毅的挥动下,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忽然,林毅将铜钱剑指向八卦镜,口中急喝“定!”灵符猛地飞向八卦镜上空,画做一道明亮的火焰,将整个房间照得通明。随着这道火焰的熄灭,八卦镜的晃动也逐渐停止了。林毅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又挑起一张灵符,画出几道弧线后,灵符又飞往八卦镜上空。“现!”林毅又喝一声,不过奇怪的是灵符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画作一道火焰,而是瞬间变成了灰烬。林毅眉头紧皱,立马起身,一步就跨到八卦镜前,用手蘸了点八卦镜上的灰放入口中。林毅的表情立刻凝重起来“看来真不好对付啊,看来要使出真功夫了”而门边的乐正南对这些一点都不知道,还在赞叹着林毅有多么多么的厉害。林毅回过身去拿起一张金色的灵符,这张灵符不仅是一般灵符的几倍大小,上面的图案也是复杂得多。林毅将这巨大的灵符覆盖在八卦镜上,双手做了几个结印后,将右手大拇指用牙齿咬破,将大拇指按压在八卦镜的中间,随着血液的沁入,以林毅的大拇指为中心,几道红色的印记迅速在灵符上扩散开了,与灵符上那些奇怪的咒印融合后,向周围释放着丝丝金色的光芒。顿时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八卦镜里直直射向天花板,而林毅也退了回来。“乐正南,看着那道光柱,好戏马上开始了!”林毅对乐正南说道,心中不免带有点点激动。乐正南向那道光柱望去,随着光柱的慢慢减弱,最后只剩一道薄薄的光幕。而在那光幕之中,似乎有着一层影像。

  定睛一看光幕之中出现阴暗的一个房屋,而房屋的窗户边站着一个人,身着当阳高中的校服!乐正南看了看现在身处的这个房屋,与那光幕中的一对比。难以置信的表情再次爬上乐正南的脸庞。光幕中的地方就是现在这儿!!忽然光幕中的房间亮了起来,从门边走进一个胖子,乐正南仔细一看,这胖子便是今天在食堂遇见的那个家伙。接着光幕中窗户那的人转过身来,对着胖子说着些什么,看到这一幕连林毅都觉得十二分惊讶,那人脸上全是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神早已涣散,“那人是个死人!!!”这个想法同时出现在林毅与乐正南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