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玉龙魔域
作者:谈笑苍凉      更新:2015-06-26 18:07      字数:0
  随着那声惊天动地的吼声,身处墓道内的几人除了三名手持唐刀的人面色不改外,其余的人纷纷露出了惊恐之色!平兴皇帝那个老杂毛要尸变!这可真是给在场的几人出了道难题。要知道,虽然平兴皇帝尸变之后也会被称为尸王,但,这个皇帝尸王可跟那几个诸侯王化身的尸王相差十万八千里!

  石轩宇环视众人,无奈的苦笑的摊了摊手“就我们这几个人想要去抗衡那个该死的尸王简直是拿着鸡蛋撞石头,我看,我们还是先退到墓穴外面吧?”说完,侧目看了看身后拿唐刀的三人,三人会心地疾步走到石轩宇身边,将他围在中间,抽出唐刀,摆出了一个防御阵型,缓缓地向墓穴外退去。

  被三人保护在中间的石轩宇冲着躺在地上的刘枫微微笑道“刘会长,小弟先行告退!要是你这次能全身而退,就请去石门找下小弟,小弟定当以尽地主之谊!哈哈!!!”笑声飘然而去,不一会儿四人就消失在刘枫的视线内。

  刘枫在老蒲跟李四的搀扶下费力的站了起来,满脸苦涩的说“呵呵,这次连累大奉行跟徐老哥了,趁着尸王还没彻底的苏醒,你们还是跟着石门少主退出墓穴吧!”徐胖子一咧嘴“丫的!刘兄弟,你这样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妈拉个巴子!不就是个**尸王吗?干了!老子还就不信了,我们几个大活人还干不过一个死人!”

  无奈的摇摇头,刘枫转头看向老者,话还没有说出来,只见老者微微的摆摆手“唉,我老命一条,不值什么钱,今天就索性豁出去,跟你们这几个小娃子一起耍一回!”说完便褪下身上宽大的上衣,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紧身背心,一只青色的玉麒麟在老者胸前若隐若现!看的刘枫目瞪口呆,压下心里的惊悸,缓缓开口问道“前辈,您,到底是什么身份?我想,恐怕不会是石门门人和大奉行这般简单吧?”老者只是微笑着,并不去解释什么。

  刘枫郁闷的看着不言不语的老者,心里暗暗想道“这个老头儿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只是?我想不通,既然他身份并不简单,那又为什么要投靠石门?”刘枫现在,想不通!压下心头的种种疑惑,现在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这么样对付这个即将出世的尸王,怎么样才能虎口拔牙般从平兴皇帝的棺椁里找到万年苏铁,并把它成功带出去!

  眉头紧皱,刘枫绞尽脑汁般的想着万全之策,怎么样能彻底干死平兴皇帝,怎么样才能拿到万年苏铁。一时间,几人陷入了寂静中。来回的搓着下巴,灵光一闪,刘枫大声喊道“有了!我想到了办法!”紧接着刘枫将刚刚想到的一个大胆冒险的计划将给了众人听。其实,这个计划充满了危险和变数,但是在这危急关头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刘枫语速极快的说“大家都知道尸王刀枪不入,那,我们就用火烧!如果不出所料,这个墓穴的第三道封石的上面就会吊着个琉璃宝塔顶;我们两两行动,我和徐胖子负责引出尸王,前辈你趁尸王出来后就去棺椁内寻找万年苏铁,等我们将尸王引到封石下,李四你就戳破宝塔顶,老蒲,你机动策应,负责支援各处!好!我们现在就分开!”话音刚落,咚的一声巨响回荡在墓穴里。一股暴虐的气息传出,刘枫知道,平兴皇帝终于完成了尸变!

  五人约定好碰头时间,便快速的分散开来。刘枫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递给徐胖子一根,将叼在嘴里的香烟点燃,“呼~~~”吐出一口烟雾,转头看着徐胖子淡淡说“老哥,怕不?”徐胖子木然地摇了摇肥头,双手哆嗦地夹着香烟,狠狠地吸了口“丫的!不就是一个死鬼吗?老子才不怕他!只要它敢来,老子就削死它!”

  刘枫赞许的拍了拍徐胖子的肩膀“对!他就是个死人,我们却是活人,犯不着怕它!”说完,忍住小腹处传来的阵阵刺痛,麻利的举起微冲,一把推开徐胖子,微冲枪口对着灵殿的入口刘枫扣下了扳机。“哒哒哒~~~~”微冲喷射着火花,一排排子弹飞快的打在了一个藏在灵殿入口处阴暗中的身影,溅起了一片片绿色的鲜血!那个身影痛吼声,一转身躲进了昏暗的灵殿里。

  换好弹夹,上膛。刘枫扔下烟头踩灭“老哥,刚才那个就是平兴皇帝,他这是要跟我们躲猫猫,呵呵,那我们现在就去抓它。输了,我们就会被它杀死;赢了,我们就能把他干掉!奖品丰富吧!”一把拉起徐胖子,刘枫快步的走进昏暗的灵殿里。

  让徐胖子先站在灵殿入口处,刘枫向灵殿里扔了个冷焰火,先是下意识地看了看棺椁,棺椁的盖子反倒在地上,哪里还有平兴皇帝的身影?顺口气,刘枫缓缓地在灵殿里转了一遭,嘿,别说,老者按说已经潜伏到灵殿内了,可自己却找不到他的藏身之处,看来这个老头子还是有些真本事!

  “咣当”从灵殿的一处偏僻角落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刘枫也不敢大意,先是向那里狂扫一阵,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什么东西窜出来。奇怪!难道平兴皇帝没藏在那里?刘枫轻迈脚步,慢慢的向那个角落走去,手中的微冲死死地瞄着那个地方,一有什么不对的情况,=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三米,两米、、、刘枫紧张地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危险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危险出现的过程!周围昏暗的景色深深地压抑着刘枫的心灵,一种狂躁不安的心理在刘枫的脑海里蠢蠢欲动。脑袋瞬时间变得昏昏沉沉,一股强烈的睡意无情的折磨着刘枫,在这种情况下刘枫就连拿枪的手都变得虚弱起来。

  实在是受不了了!刘枫不想再受到这种折磨,一个箭步冲到角落里,一脚踢飞了挡在自己身前的几樽木雕“妈的!平兴皇帝!**的给老子滚出来受死!”一道道火舌四射而出,直接将那些木雕扫成了一个个筛子。但,这里除了些木雕并没有什么平兴皇帝!

  “呼~~呼~~呼~~~~”

  刘枫沉重的喘着粗气,弯着腰,一只手拿着微冲,另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在了小腹处的伤口,一滴滴冷汗顺着刘枫的鬓角流下。刚才由于刘枫跑得过猛,伤口再一次的裂开,大股的鲜血从内衣里渗出,在外套上晕出了一团大大的血色圆圈。

  “刘枫小心!!!”徐胖子气急败吼的大声提醒刘枫,一下子举起微冲,冲着刘枫所在的地方扣下了扳机,哒哒哒,一时间,灵殿内充满了子弹喷射时带出的硝石和硫磺的味道。

  弯着腰的听到徐胖子的提醒,本能的蹲下身子,就在刘枫刚向下蹲去时,一道冷冽的寒风顺着刘枫的脑袋瓜子擦过!刘枫甚至感觉到那股寒风刮过头皮时所带来的冷意!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冷意!好险!要不是徐胖子及时提醒,刚才那一爪子就会直接把自己的脑袋抓成麻花!

  蹲在地上的刘枫一个侧身,抬头举起微冲也不看目标,下意识的扣下扳机,一声痛吼响彻灵殿,一滴滴鲜血滴在刘枫脑袋上。有门!命中目标,刘枫也不停歇,一口气把整个弹夹统统打光,顺便将没有子弹的微冲砸在平兴皇帝的身上。一个驴打滚,滚到了远处。一站起身子,招呼下徐胖子,撒脚丫子就玩命儿的向灵殿外面跑去。看玩笑!尸王可是刀枪不入的!微冲再牛逼也打不死它!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用火烧死它!

  “哇!!!徐胖子,快跑啊!!!!”刘枫现在丝毫没了刚进灵殿时的豪情壮志,经过入口时,刘枫一拳砸在了还在发愣的徐胖子的肩膀上,痛的徐胖子也是大吼声,回过神,徐胖子怪叫声,紧跟着刘枫跑向封石处。

  愤怒的鬼啸声在灵殿里响起!平兴皇帝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灵殿的入口处,回头看看自己的棺椁,又转身追杀起了狼狈逃窜的刘枫和徐胖子!

  等到灵殿附近恢复了平静,只见灵殿内的一处房梁上,一道漆黑的身影宛如狸猫般矫捷的从木梁上窜下,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身子,毫无声息地在地上一点脚尖,整个身子像是一发炮弹,嗖的一下子就弹到了安放着棺椁的石台上。

  举目四望下,在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地情况下,那道身影,一把将套在头上的头套摘下,露出了一张饱经沧桑的刚毅脸庞和几缕银白色的发丝,正是那个名叫石天的老者!嘿嘿一笑,老者在棺椁里寻找起了万年苏铁,不一会儿,老者就兴冲冲的拿起截木棍,放在鼻下一闻,正是万年苏铁!放进背包里,目标得手,老者正想要离去时,眼光却被棺椁里的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吸引住了。拿出那个小瓶子,打开一闻,是盛药的瓶子,不对!老者再次仔细地闻了闻,好像是确定了什么,老者的双手像是触电般,猛然间打了个抖,将握在手中的小药瓶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这……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他们……难道,真的是他们???!!!”一脸惊恐之色的老者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嘴里只是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