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怪异的李四
作者:谈笑苍凉      更新:2015-06-26 18:07      字数:0
  还没等到半个小时,这场斗本事就以刘枫的胜出而结束,对于自己的胜出刘枫没有感觉到什么可以值的兴奋的地方,反而他对曠幽冥的敬意又再次的上升了几分,不说别的,单是曠幽冥对于风水之学的认知能力以及对其的理解能力就足以使得刘枫感到惭愧。

  一旁的许褚子看到曠幽冥难得的露出了一副搞笑的表情也是开怀大笑起来,这一笑不要紧,把本来就心怀羞愧之情的曠幽冥弄得是更加的尴尬,见许褚子在笑自己,便冲其摆出了一副愤恨的表情,大声的喊着许褚子怎么怎么不够兄弟意思的话语,一时间哄笑四起,笑声渐渐地冲淡了这伙儿人心中对于这次行动的顾虑之情,人们对于墓穴下面未知事物的那一丝恐惧之意也被这笑声给一扫而光,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我说,现在斗也斗完了,笑也笑完了,该是出发的时候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在众人欢笑的时候,罗疯子却不适时宜的插了一嘴,说完更是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独自一人向前面的墓穴甬道入口走去,看罗疯子的架势,他好像对刘枫跟曠幽冥之间的斗本事很是不屑,

  李四瞟了一眼罗疯子的背影,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刘枫说“这个罗疯子这他妈的是一个二百五!难道他真的是一个疯子?靠!你看他的背影,真的妈的跩!这种人就他妈的是欠扁!”说完,李四还对着罗疯子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刘枫无奈的看着李四,在他头上重重地弹了一下,这一弹把李四痛的捂着头,用一种愤恨的眼光瞪着刘枫,还没等李四抱怨,刘枫就对着李四的耳朵教训道“下次别在说这样的话了!前辈是用来尊重的不是用来嘲笑的,你明白了没有?”

  不会吧?李四一脸惊异的看着刘枫,心中只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大哥什么时候连脾气也变了?要是按照自己大哥以前的脾气,有人敢像罗疯子这样用这么拽的话还跟自己大哥说话,通常大哥都会废了那个人啊?好!就算是因为罗疯子资辈高,自己大哥不会废了他,但也不应该像是现在这样来教训自己啊?自己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了?转性了吗?可这转性也未免转的太快了吧?

  咦?不对!因为李四无意间却看见自己大哥的嘴唇正在有规律的张合着,靠!原来自己大哥正在用唇语来说话!李四定睛看了一会儿,终于弄清楚了刘枫用唇语想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意思就是说,小心,这个老头的耳朵很灵。

  靠!我怎么还说大哥这是怎么了?原来那个该死的老鸟正在用耳朵在偷听!妈的!真是不要脸!李四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罗疯子一番。

  刘枫在短短的对几人吩咐过后就急忙跟着曠幽冥、许褚子以及罗大真人走进了墓穴甬道的入口,其余的人也随后进入了入口。等刘枫等人都逐渐的消失在墓穴甬道入口后,刚才还喧闹着的空地霎时间变得寂静起来,一阵怪风吹过,天空中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堆满了黑压压的云朵,一道道闷雷在这些乌云中翻滚着,先是一滴雨水从天空中滴落到干硬的草地上,随着第一滴雨滴的落下,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雨滴划破天际的乌云倾泻在大地上,又是一场倾盆大雨。

  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带给刘枫等人的到底是好的预兆还是……

  进入墓穴甬道里的刘枫等人纷纷打开了手中德国战术手电筒的开关,漆黑的甬道里闪烁起了十几道明亮刺眼的灯光,这种德国战术手电筒采用的是国际上最为先进的聚光技术,光线有效射程最远可达七百米,就这一下子光线就照亮了甬道接近大半的路程。

  这次墓穴扫荡行动临出发的时候,为了保证一行人照明的需求,刘枫特意吩咐李四,让李四带足各种样子的手电筒、具复合式的手电筒电池、打火机、火柴、火折子以及冷焰火等照明工具,尤其是这种德国战术手电筒,刘枫还专门让李四多多携带些以备不时之需,李四倒也是不含糊,直接把三个大大的旅行包里都塞满了这种德国战术手电筒,粗略算下来这三大包怎么也得有二三十只手电筒,再加上一行人手中各自拿着的,光是这种德国战术手电筒就有四十余支,要知道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

  但为了一行人的生命安全来着想,这些钱刘枫认为花的还是值得的!,只要命在一切就皆有可能嘛!

  一行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走下了甬道,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条宽阔笔直的道路,在道路的尽头好像还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牌楼,那座高高的牌楼似的建筑在墓室昏暗的光线映衬下,显得很是恐怖,就像是阎罗殿一般,而他们眼前的这条道路就好似黄泉路一般。

  刘枫放眼望去,这条道路大概有七八米宽,至于道路的长度,由于刘枫的视线受到墓室能见度的限制而看不清楚,但是凭借着感觉刘枫猜测着这条道路最起码也得有七百米,只多不少。一旁的李四此时跪伏在道路上,双手正在轻轻地抚摸着道路的地面,眼神中露出了贪婪之中略带有一丝痴迷的神色,就好像一个被禁锢了七八年的色狼突然之间看见了一名绝世美女一般,要不是现在时间和地点都不恰当,刘枫很是想狠狠地在李四的屁股上来上一脚,这个家伙可真是把他的脸丢到姥姥家了!

  “你妈的看够了没有?一条破路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想看路,等我们出去了,我就带着你回邢台让你他妈的把路看个够!”刘枫很是恨铁不成钢的臭骂了李四一顿,在心里向着上苍连连发出长叹,自己为什么要摊上这样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当兄弟?你说这个时候竟然还有闲工夫看他妈破路的人脑袋是不是都不正常?

  跪伏在地上的李四浑然不动,他好像就没有听清楚刘枫的话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听见刘枫刚才在说什么。站在李四身边的王显一脸惋惜的眯起眼睛看着李四,微微地摇着头叹息道“想不到李兄弟还有这种癖好?对路痴迷?这倒很是让王某大开眼界!看来这个世界上可真的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啊!”说完,王显还对着刘枫摇了摇头,刘枫的脸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这!这未免也太让他丢人了吧?这个李四还真的是一个抹黑冠军啊!

  哄~~~~~其余的人都纷纷的笑了起来,开来这个李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这才导致了他干出的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同队之人的笑声更是令刘枫感到不好意思,他红着一张脸,伸出一只手拽住了李四的肩膀就往上提,另一只手甩了李四几个大耳瓜子,恼羞成怒的刘枫冲着还是满脸痴迷之色的李四大声吼叫“妈的!你他妈的是不是中邪了?你他妈的知道你出洋相了吗?给老子醒醒吧!”话没说我那,刘枫再一次伸出手掌左右开弓的在李四的脸上打了起来,啪啪啪的声响阵阵的回荡在空荡荡的墓室中,异常的清脆!

  王显一看刘枫像是在玩真的,急忙上前拉住了刘枫高高扬起的手臂,及时的打着圆场“呵呵,李兄弟只不过是有点特殊的癖好,这很正常的嘛,不至于这样打他。”说完,王显有转头对还在发傻的李四压低声音劝解“我说,李兄弟,你就给你大哥认个错,你们都是兄弟嘛,有什么事情不能明说的啊?你看我说的在不在这个理儿?”

  王显的这番话可所谓是圆滑至极,既给了刘枫面子又在很大程度上给了李四个大大的台阶下,按道理说无论是刘枫或者是李四都应该抓紧这次机会啊,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弟啊,兄弟之间哪会这么看不开的呢?

  可是,就在刘枫表示可以让李四解释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李四却还是那副痴痴呆呆的模样,这下子就算是脑筋再迟钝的人也知道情况不对了,李四这幅表情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实实在在的真是表情!想到这里,刘枫又急忙放下正被自己拽着衣领的李四,一脸焦急的看着身躯歪斜的躺在地上的李四,看到李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心里就不由得生出一股悔意,自己=刚才为什么就没能早点看出来李四异样的表现?自己非但没有尽到当大哥的责任反而是去大骂早已失去神智的兄弟,自己、自己真是太无能、太愚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