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前世今生
作者:青花词      更新:2015-06-26 18:09      字数:0
  “恒钱,你以杀人,贪污罪名被逮捕了,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说的会将作为呈堂证供。”恒可可穿着督察的制服,拿着委任状,冲进恒氏集团,带着几个人,直接进入总裁办公室冷笑着说。

  恒钱没有说话,神情自若,翘着二郎腿看着冲进来的一行人,哼,在这里还没有谁敢动他。恒可可潇洒的拿下墨镜,走到恒钱面前俯下身撑在桌上,“你是?”此时恒钱不知道为什么说话带着颤音,心里没由的害怕。

  “舅舅,不认识我了?才过5年而已呢?”恒可可可轻笑着反问。“啊。”恒钱这下慌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带走。”恒可可觉得多看他一眼都恶心,为了钱不惜杀了自己的哥哥,真是让人恶心。

  这天,天空灰蒙蒙的,有些阴冷,下着小雨,恒可可怀着沉重的步伐打着伞来到他爸爸的墓地。

  突然丢掉伞,跪了下来,靠在她爸爸的坟墓上面,含着泪轻轻抚摸着他爸爸的名字,面容苍白,细雨打在她的脸上,显得特别憔悴,缓缓快口。“爸,可可报仇了,可可把他抓进监狱了。”声音显得也别凄凉,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爸,可可好想你。”恒可可说着闭上眼,她看着他爸爸死的,死在她亲舅舅的抢下,从那时候起她没有哭过,当警察的时候在苦再累,她都没有哭过,她知道她爸爸一直在看着她,她不可以哭,她记得她爸爸说过,可可难过爸爸就会难过哦,所以她告诉自己,自己不可以哭,她这是五年第一次哭了。

  突然坟墓开了一点缝,恒可可来不起反应就被缝里强大的力量吸了进去。瞬间雨停了,墓地向没有人来过一样

  这是哪里,怎么这么黑,自己不是在她爸爸的坟墓那里嘛?小可不解“三夫人,用力啊,三夫人。”一个脸布满皱纹的老奶奶对一个床上的夫人说,手用力的推着夫人的肚子。

  “啊,满月,好痛,我快不行了。”床上的夫人满头大汗困难的说。”外面为什么这么吵,吵死啦。小可在心里说。

  “孩子,娘快撑不住了,你快出来啊,啊。”夫人难过的说,自己真没用,体柔多病,连孩子都生不出来。“孩子,是我嘛?有光。”

  老奶奶开心的说:“夫人,孩子头出来了,用力呀,用力,夫人,孩子出来了,”

  溪玉看见,满月手上的婴儿,虚弱的说:“娘,没有辜负你。”随后晕了过去。

  满月看着睁着小眼睛不哭的孩子,急了,为什么不哭呢,满月担心的说:“是不是哑巴啊?”旁边端着盆水的丫头,小声的说:“打一下,小姐试试。”满月一听,很快朝婴儿的屁股拍了一下,哎哟,好痛,“哇哇哇,,,”马上就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满月姐,夫人的孩子不是哑巴,会哭。”那个丫头开心的说。“是啊,新月。快去照顾夫人,我给孩子洗洗,等下要外面的大夫看看夫人。”叫新月的丫头点点头,满月用布裹着婴儿就出去了,这是情况,我怎么会变成婴儿,而且,还有夫人,什么的,这是什么状况,我一个警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还被人拍屁股。

  “老爷,夫人,生了,是小姐。”满月抱着孩子出了房间,来到了隔壁的房间,恭敬的说。

  “恩,抱下去吧,”李靖看都不看一眼,冷漠的说,歧视女性,哼,“哇哇哇哇……”突然婴儿大声的哭了出来。

  满月大胆的说:“老爷,小姐,都哭了,您就看看小姐吧。”她替夫人不值得,夫人抛下自己的父母决定当老爷的小妾,生得孩子老爷却一眼都不看。

  李靖突然把眼睛转向婴儿哪里,她听得懂他说的话?在心里疑惑的问自己,开口:“把孩子抱过来。”满月很开心,马上抱了过去,婴儿好像知道会看到李靖,停止了哭声,睁大眼睛跟李靖对视,不管李靖的眼神多么严肃可怕,婴儿没有一点躲闪直视李靖,李靖心里很是震撼,伸出双手,接过满月手中的孩子,好奇的看着怀里的宝宝,声音放柔和了点。

  “这个小东西竟然不怕我。”婴儿,很想翻白眼,好想说话,我在凶的犯人都看过,害怕你,可是身体受限,可怜啊,不过老实说,这个应该是他的爹吧,眼睛的实力受限,看的还不是很清楚。

  满月看到老爷笑着看着小姐,很开心,说:“小姐,长大肯定很聪明,老爷抱她她就不哭了。”

  李靖意识到了满月的存在,收起了笑脸,也收回了,一直与婴儿对望的眼睛,马上冷冷的说:“好了,我也看了,抱下去吧。”说完就准备把婴儿还给满月,可是看到,婴儿马上憋着嘴巴,快哭的样,于心不忍,说:“叫她李夕月吧。”很快将孩子放到了满月的手上离开了房间.

  满月很是震撼,老爷,竟然给小姐起名了,大小姐,二小姐,都是她们的娘起的名,小时候老爷都没有看过,只有大少爷和二少爷老爷看过,给他们起的名字,这是不是说明老爷很喜欢小姐。满月很高兴的看着李夕月,李夕月很开心自己可以重生。可以有爹有娘,可是,她前生的不平凡,注定影响了以后的未来。

  十几年后.

  “哈喽。”

  “丫头,又逃学。”

  “嘻嘻,我来看看锦哥哥。”李夕月脸红了一点,此时的李夕月已经长大了,亭亭玉立,不能算的上是美女,但也很清秀。

  王信摇摇头没有看李夕月修剪着一盘月季,笑着说:“哈哈,丫头,来看哥哥,你害个啥子羞。”(王信是李靖的军师,李靖的好友之一,王锦王信的儿子,李夕月童年的好玩伴。)

  李夕月娇嗔道:“不跟你多说了。”李夕月很快往向往已久的房间跑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萧的声音,一定是小锦哥哥,李夕月不敢打扰,只是在外面安静的欣赏,不管在聪明的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总是那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