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男主初现
作者:青花词      更新:2015-06-26 18:09      字数:0
  看着房内少年王锦脸色的苍白,心疼不已,她虽然有很强大的内力,差不多十几个人的内力极于她一身,但是不能用,而且已经用药隐藏了起来,没有人可以发现,一用内力如果控制不好可以说直接自杀,都是李靖的感情债结果报到了他最爱的女儿头上,那年李靖认识魔宫的圣女,不巧救了人家。

  人家一见钟情为了他背叛魔宫,可是李靖不领情还伤了别人圣女。结果导致了李夕月的生命危险,还好李靖势力广泛,找到了高人压住了李夕月身体的内力,还交了她一套心法救了李夕月一命,可是,李夕月在心里暗恼,都怪自己太贪玩,没有练好心法。

  也害了王锦,去年之前他还是生龙活虎,器宇轩昂,都是自己贪玩去找王锦什么人都没有带,李夕月想去冒险,来到了一片树林,不一会遇到一群黑衣人,那些黑衣人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就出手,李夕月只是躲的速度快根本出不了手,王锦武功不错,毕竟还要保护李夕月自然弱了下来,几轮打斗王锦受了伤,李夕月伤的也不轻。

  王锦紧紧把李夕月护在怀里,李夕月从后面看到一支箭飞了过来,很快推开王锦,箭刺中李夕月的左胸,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到随时都要摔倒似的,看着王锦一个人变成两个,任王锦怎么叫她,她都睁不开眼,眼看一只剑朝王锦劈来,很快一个黑影冲了出来,用手中的剑,挡住了那一剑(男主华丽登场,想知道是谁不?往后看)。随后跟着黑影出来了十几个人。

  “不留活口。”黑影冷声命令,身后的人和黑衣人打了起来,那个黑影来到李夕月身边没有理会王锦直接推开他,王锦愣住了还没有回神,退后了几步。那个黑影直接搂过李夕月,把上了她的脉,没有多想拔出李夕月胸前的箭,口覆上了李夕月的伤口,很快抬头吐了口黑血,又俯下身。

  王锦手扶着伤口,本想阻止可看到他吐出来的黑血,明白他是在救李夕月,很想看看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可是被一顶帽子挡住了容颜,旁边的一个个倒下的黑衣人,血腥味浓重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做了两三次,看着血变红,他才扬起一丝笑意,一只手拿出了胸前的瓶子,用嘴咬开了筛子,白色粉末到在了李夕月的伤口上,流血的伤口很快止住了血。

  那个黑影放下李夕月背对着王锦,沙哑低沉的说:“她种了千虫草,毒我已经帮她吸出,后事交给你了。”看着黑衣人都倒下,满意的朝那些人点头离开树林。在李夕月醒来就听说自己种了千虫草的毒,是王锦替她解的毒,自己却种了毒,然后李夕月当然不知道她晕倒之后的事,王锦也为了一己私欲没有说出口。

  “啊欠。”很不巧,天气有点寒,李夕月穿的衣服不多,在外面在的冷了起来。“谁在外面。”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小锦哥哥,是我。”李夕月,推开门笑笑说。王锦笑着走进李夕月,看着红红的脸颊,心疼的说:“月儿,站了很久对吧,你看你的脸都冻红了,来把哥哥的衣服披上。”王锦边说,边把衣服披到了李夕月的身上。

  李夕月也不推辞,甜甜的说:“谢谢,小锦哥哥。”王锦点点头。“月儿,长高了许多啊,长大了呢。”

  李夕月想到了什么眼睛睁得大大的说:“小锦哥哥,你先说你喜欢我,你会娶我嘛?”王锦一下子被问的不好意思了,只是点点头,李夕月开心的说:“再过两年就可以了耶,嘻嘻。”说完,踮起脚吻上了王锦的唇,笑笑说:“这里我可盖了张,是我一个人的哦。”

  王锦本来很俊的脸上多了一些红晕,为他阴柔的美,多添了一些可爱。李夕月知道王锦是古代人害羞的很,接着说:“小锦哥哥,我这次特意是偷跑出来的哦,后天要跟爹去猎场,起码半个月才能回,所以特意过来看你,你身体不好,现在天冷要照顾好自己,我会去帮你找到那个药引子的。”李夕月一直以为救她的是王锦,甚至要以身相许。

  王锦很温柔的看着李夕月,摇摇头说:“月儿,不要那么辛苦,命保住了,我很开心了,猎场那么危险你一个女孩子,会很危险的。”“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武功全废,我一定会帮你的,小锦哥哥,不要小瞧我哦。”李夕月说着眼神黯淡了下来,可是想到找到药引就可以了,眼睛又发着精光。“月儿。”

  “小锦哥哥,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你还要推辞嘛?”李夕月不想听王锦说那些话,只会让她更愧疚,打断王锦继续说,王锦听到李夕月这样说,又羞红了脸,“哈哈,小锦哥哥,好可爱,时候不早了,要是爹知道,我又要禁足了,小锦哥哥,好好照顾自己哦。”李夕月想到了什么,很急着离开了,到了门口,还不忘占王锦的便宜,还丢了一个飞吻。李夕月出去,没有看到王锦暗淡的眼光,月儿,我何德何能可以娶你。

  “哈喽,额,怎么怎么都在啊,哈哈,等我的嘛?呵呵。”李夕月看着屋子里一屋子的人,连很难见面的二哥(李夕云)都出奇的在,很尴尬的说。

  没有一个人说话,李夕月感觉大事不妙,打哈哈说:“哈哈,原来不是等我啊,那我回房换衣服啦,拜拜”说完准备跑。“站住。”李靖咬着牙齿挤出两个字,李夕月缩了缩脖子,转身,低头说:“是,月儿站住了。”

  李靖喝着茶:“去那里了?”“当然是去,读书。”“哦,是吗?”“不是,然后,又去了王叔叔院子。”“算你老实。”李靖消了点气。“恩,是爹教导有方。”“哈哈,将军,你家的活宝一点都没变啊。”陆风从门口进来,大笑的说。李夕月笑着说:“陆老头,好久不见哈,有没有跟我带什么好武器。”“陆叔叔好。”李夕月接收到背后寒冷的目光,很快转过头,轻轻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