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到猎场啦
作者:青花词      更新:2015-06-26 18:09      字数:0
  “哈哈,哎哟,我笑死啦,李靖,哈哈,我要是有这样的女儿,我才不会每天黑着脸。哈哈。”陆风(李靖也是李靖的好友也是李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像是自己家一样,找了一个位置,大声笑着说。“你就当我没来吧。”陆风看着李靖杀人的目光,很快恢复平常说。

  李夕月憋住了笑,她怕那个陆风在弄些搞笑的事,她就要得内伤了。“爹,女儿知道错了,听王叔叔说,天气冷了,小锦哥哥不舒服,我就想过去看看。”李夕月心虚的说小靖哥哥,对不起啦。

  幕嗪坐到上位,严肃的说:“月儿,第一次来到朕的猎场,你身为皇子就是这样做的嘛?”幕梓羽准备说的,太子幕梓麟上前,恭敬的说:“是儿臣的错,儿臣没有教导好弟弟,得罪了月儿。”李靖知道李夕月这样不对,上前说:“皇上,是月儿不懂事,臣会好好管教她的。”李夕月很不爽,可是没办法。

  跳到幕嗪身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皇上龙颜大悦,笑着说:“都起来吧,这件事,朕已经都知道了。”幕梓麟和李靖点点头,都百思不得其解,李夕月讲了什么让本来在生气的皇上龙颜大悦,但是都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李靖给李夕月使了个眼神,李夕月准备回到李靖身边,皇上笑着说:“月儿,来坐朕这里。”李夕月笑着点点头,坐在了幕嗪身边。李夕月笑着问:“皇上,怎么只带皇子出来啊?”皇上听后笑得更欢了,幕梓羽插嘴不屑的说:“婷姐姐,和欣妹妹她们只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哪像你。”

  李夕月挑眉说:“像我什么呢?”幕梓羽见皇上没有阻拦继续嗤之以鼻“哼,那些事还要人说出来?天天逃课,捣乱课堂,你难道不知羞耻二字,还是一个女子。”幕嗪准备说话的。

  李夕月站了起来笑着说:“四皇子,我们来比赛,请皇上做裁判,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事,怎么样?”李靖站起来说:“四皇子。”话还没有说完,幕梓羽打断自信的笑着说:“哈哈,就凭你,好,李将军,我会让着月儿的,不会让她输太惨,”

  李靖只是摇摇头,暗想,四皇子那是哪个丫头的对手,陆风在心里为四皇子叹息。李夕月心里偷着乐,开心的说:“恩,就这么定了,规则我来定,皇上,可以嘛?”幕嗪和蔼的点点头。

  李夕月笑着说:“你竟然说我上课逃课,那我们比赛分三局,第一句成语接龙,顾名思义,就是接成语,我说一个成语,最后一句话,是你说的成语的第一个字,一炷香时间,最后谁没有答出来算谁输,即可看出我的文采,也可以测出四皇子的学识,不知四皇子同意与否?”

  李夕月看了众人都没有说话,顿了顿,走到幕梓羽身前继续说:“第二个就是作诗,这作诗,平时的那些都太简单了,这哪能让四皇子做,有失身份。”幕梓羽自傲的说:“什么招尽管来,到时候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李夕月冷笑了一下,马上又恢复正常,从容的笑着说:“这做的诗要写下来而且啊,这诗还要藏字。”

  幕嗪一惊藏字诗,很快好奇的问:“怎么说?”李夕月笑笑说:“就是,这诗里面啊,开头的几个字可以成为一句话,或者最后的几个字,藏字诗。”幕嗪欣赏的眼光久久停留在李夕月身上没有离开,幕梓羽继续催到,说:“第三个呢。”李夕月走到门口说:“我们这次是狩猎的,当然是武,相互蒙着眼,要一个奴才朝天上树叶,我们同时射箭,射的多着,则获胜。”

  幕梓羽想想大怒站起来怒视着李夕月说:“树叶那么小怎么可能会射到,你存心的?”李夕月也不恼慢慢的移着步子继续带着小说:“四皇子,息怒,这是民间那些有学问的人,经常做的比赛,我没有试过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好歹也是将军之女,输了,不止我难看,我爹也难看不是。”幕嗪深深的看了李夕月一眼,不愧是李靖的最喜爱的女儿。

  哼,丫头,等着瞧,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嘛,就你那弱不禁风的身子,课堂都去的很少,不知道谁出丑,幕梓羽想到这里,笑着爽快答应了。

  李夕月邪笑看着正端坐于椅上的皇上,一眯眼,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似笑非笑道:“皇上,先说好了。若是四皇子赢了,皇上不许阻拦,无论他罚月儿什么,月儿会愿赌服输,反之,皇上也不许阻拦哦。”

  皇上看着面前这个看似平常的女子,不由大悦,笑道:“好,现在开始。”

  幕梓羽蛮脸不屑“好男不跟女斗,月儿,我让你先。”李夕月笑着说:“高傲自大。”“大辩若讷“水滴石穿”幕梓羽脸上尽是汗,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厉害,坐在幕梓羽身后的人,为李夕月捏了把冷汗,也有的佩服李夕月的伶牙俐齿,只有李静和陆风悠闲的喝着茶,笑着看着李夕月。

  李夕月悠然自得,“穿壁引光”“光明正大”“大展经纶”“纶巾羽扇”“扇。”幕梓羽边说,边看着边上的三皇子,李夕月突然站到他面前,吓得他一跳。

  “扇,扇,扇,扇你的头,你看一炷香时间到了,你输了。”皇上大叫拍着巴掌:“好,月儿厉害,你可知道扇的成语,朕都没想到。”下面很多人都议论了起来,李夕月只是看着李靖眼里都是的意,李靖像早就知道似的,只是一笑。

  随后李夕月转头看着皇上甜甜的说:“扇枕温被,嘻嘻。”皇上这才想起大悦公平的宣布说:“恩,这局,月丫头赢。”

  幕梓羽不屑的说:“哼,还有两盘,刚刚那是让你的,继续。”李夕月没理会幕梓羽的挑衅,只是平静的看着皇上,皇上意识到李夕月的眼神,很快大声说:“传笔墨纸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