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在见,幕梓陌
作者:青花词      更新:2015-06-26 18:09      字数:0
  李靖此刻很想紧紧的抱住她,他刚刚看到那支箭,快进入她身体,那一刻说心脏停止了都不夸张,如果那箭真的进入李夕月的身体,他会恨自己一辈子,现在看着她对自己吐舌头,还在笑,真想好好教训她一番,听到李夕月这句话大家都笑了起来。

  李夕月看着很没有动的幕梓羽,蹲在他面前,打了一个响指说:“四皇子,醒了。”此时幕梓羽才眨了眨眼,只是抱着李夕月,把头埋在她怀里,不说话。

  幕梓陌看到这,有种冲动想拉开他们,李靖有点吃味,很不悦,皇上和他的儿子则是不解,李夕月像知道他会这样似的,轻轻很温柔的说:“乖,没事了,没事了,别怕。”变说,手还不停的抚摸着他的头,都表示很不理解,可没有人说话,很快紧抱着李夕月的手,松开了。

  李夕月笑着说:“干嘛都这样看我,毕竟四皇子还小,而且从来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射过箭,受了点惊吓,没办法你们都没有带女眷,只有委屈我啦。”

  皇上点点头很感谢李夕月的善解人意,很快叫人把四皇子抬了下去。三皇子感叹的说:“没想到天下竟有这种奇女子。”李夕月笑着说:“我可以当你是夸我嘛?”幕梓枫笑着点点头,李靖站出来,没表情的说:“皇上,刚来,月儿毕竟是女儿身,刚刚射箭,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明天还要狩猎,我就把她带回屋了。”

  李夕月本来想说的,可是一看李靖的眼神,只有服从,皇上笑笑的点点头,对没错,李靖是把李夕月拧回去的。陆风在皇上面前说:“哈哈,李靖算是碰上对手啦。”皇上大笑说:“是啊,哈哈。”

  听到的几个皇子都笑了起来,二皇子明显失落了不少。“你太张扬了。”李靖把李夕月带到帐篷里面,有点生气的说,李夕月笑笑说:“我是故意的,爹难道不知道嘛?”李靖背过脸不去看李夕月,冷冷的说:“我李靖,再怎么不济也不需要自己的女儿出头。”

  李夕月上前挽着李靖的手说:“爹,我们是一家人啊,你被那个老狐狸害了,我也有错啊,难道你一直没有把我当一家人?”

  李靖叹了一口气没说话,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李夕月很骄傲的说:“爹,我的聪明你是知道的,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更不会害你,对了,爹,二皇子他为什么病的那么厉害?”李靖回头看了李夕月一眼说:“中毒,是慢性的毒药。”

  “千虫草?”李靖不解的望着李夕月,点点头。李夕月神色很凝重,“你没有替他诊治,怎么知道他种的是这个毒?”李靖不解的问。

  “他的手,和皮肤,种了千虫草,没有解药只能活3天,而且三天之后,会死的很难看,而如果有雪莲子的心子,可以续命,而看他手上的腐烂程度,应该是差不多一个月了,可是看他的皮肤,吹弹可破,应该是有一年之久。”

  李夕月顿了顿继续说:“爹,小锦哥哥也是种的这个毒,也是在差不多一年之前,别人本来是要害我的,所以我才那么清楚,我看了四本医书,找到了治愈的方法,却一直没有药引子,我一直在用我配的药方给小锦哥哥压制病情。”李靖脸色有点难看.

  “这件事不简单。”李靖严肃的说。李夕月点点头说:“我需要去看看二皇子,爹,我不能让别人看见,需要你帮忙。”

  李靖扬着嘴角说:“你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李夕月瞪了李靖一眼,自己走了出去。切,本来不想用这招的,臭老头。李夕月打晕了一个太监,很快换上了那个太监的衣服。

  “二皇子,水来了。”李夕月轻轻的说。幕梓陌边咳边从房里走了出来,虚弱的说:“恩,下去吧。”李夕月没有下去反而坐到了幕梓陌的身边,拿下帽子,笑着看着幕梓陌,幕梓陌看到他只是淡淡一笑,仿佛早就知道一样,李夕月本来以为幕梓陌会很惊讶,现在到是她惊讶了.

  “你不觉得很惊讶嘛?我耶,李夕月耶。”

  李夕月惊讶的说,还指了指自己的脸,这个男人是不是神仙啊,真是。幕梓陌笑着抿了一口水,心里有些失落看来她真的忘记了,很快开口。

  “为何要惊讶,月儿姑娘又非鬼怪。”“你倒是厉害,损人都不带脏的。”李夕月不悦的说,幕梓陌只是笑笑。“怎么中这个毒的?”李夕月想起了来的目的看口问。

  “救人。”幕梓陌先说的话,语气都非常轻,只有这两个字,说的特别重,像是挤出来的。“你突然那么严肃干嘛?”李夕月不解,没问错什么话吧?“哦,不好意思。”“救的是谁啊?”

  幕梓陌笑着说:“你想知道”?李夕月认真的点点头,“我爱的人。”幕梓陌看着远方认真的说。“不想说就算了,你是在一年以前中的毒对吗?”

  “恩。”李夕月突然想到这是幕梓陌嘛?不是说他不亲近人,跟别人说话都很少,怎么今天。“你为什么要跟我说着多。”“你再问。”幕梓陌好笑的说。

  “为什么我问你就回答,我真的很奇怪耶,你是二皇子嘛?怎么跟我爹说的不一样,我与你也只有一面之缘啊。”

  “你是因为这个事来的,我不说,你也不会走。”幕梓陌听到只有一面之缘的时候,忍住要吐出的血,呵呵,只有一面之缘,而自己却为了一面之缘牺牲自己,是不是很可笑呢?幕梓陌在心里自己问自己。

  “哇,聪明耶,你难道不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在一年以前中的毒?”“因为你也很聪明。”“哇,你知道不,通常只有别人问我为什么。”李夕月很苦恼的说,这个人不简单,真的很不简单,“恩,我很荣幸。”幕梓陌淡淡的说,神情有些涣散。

  “你肯定很爱那个人吧?”李夕月不自觉用手摸上了他的脸。幕梓陌没有躲闪,看着李夕月说:“怎么说?”“这种毒是要有很大的勇气的,现在你的皮肤,风刮大点就会破,肯定很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