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叁 张良救义军 安安入军营
作者:百醋      更新:2015-06-26 18:11      字数:0
  辞别项伯陈平,叶安安与张良两人同乘一马踯躅前行,接下来是一条半山小径,旁边不远处又是山谷,张良便让马儿走的很慢。张米也骑马缓缓跟着二人。叶安安忽然想起陈平那一瞥的凌厉眼神,忍不住问张良:“你觉得陈平如何?”

  张良思考了一下,说道:“此人年纪不大便已城府颇深,若非韩信屡次无视于他,定不会那般失态。不过我看他心胸不算宽广,本就对韩信有所嫉恨,若韩信还是一直这般对他,只恐会引起他的报复。”

  “嗯,”叶安安但心地点了下头,“韩信这人,就是喜欢什么难听说什么。”

  “噢?”叶安安感觉到前面的张良似乎笑了一下,“我看前面你俩在一起的时候谈的还挺开心的嘛。”

  “哪有,我劝他好好做事建功立业,被他嘲笑了一通。”叶安安想起来就觉得受挫,“你说这人怎么这样?”

  张良沉吟半晌,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叶安安本来也没想让他回答,自顾自继续唠叨:“完全不应该是这样啊!奇了怪了!”

  忽然张良一拉缰绳:“嘘!你听!”

  “嗯?”叶安安支起耳朵,听到山谷中若有若无地传来一阵兵器格斗的声音,循音望去,左下方山谷里果然影影瞳瞳有很大一群人混战。张良努力张望,只是隔得甚远,又有树木遮挡,完全看不清楚。

  叶安安灵机一动,自身后包袱中取出一直未用过的望远镜,递给身前的张良:“用这个!”

  张良莫名其妙地接了过去,又茫然地回头看看叶安安。

  叶安安得意地伸手接过来举到眼前:“这样看。”

  “妈呀,”叶安安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那里已经是血肉横飞的场面,她赶紧把望远镜给了张良。

  张良举起望远镜,好看的眉毛越皱越紧:“是秦军在围攻一伙义军。”他收起望远镜递给叶安安:“安安,你和张米在这里等我,我过去帮忙!”

  “你看现在他们打成一团糟,多你一个不多,你去帮什么忙啊?”叶安安着急地阻止道。

  “我看清楚了,义军数量并不少,只是各自为战,不知道如何聚沙成塔,我已看到他们统领的位置,现在过去点拨一下,必能大胜秦军。”张良沉稳地说。

  叶安安只好招呼张米下马,看着张良飞速骑马下山,向战乱之地冲去。

  她举着望远镜,紧紧追随着张良的身影。张米在旁边也十分担心,忍不住问:“叶姑娘,我家公子怎么样了?”

  “叶姑娘,你拿的这俩筒子是什么呀?”

  “叶姑娘,能给我看看么?”……

  “好啦好啦,他已经找到义军统领了。”叶安安看着张良奋力砍杀几个秦军,离一个骑黑马穿红色披风的人越来越近,还在大声叫嚷着什么,那个义军统领听了张良的话也开始叫起来,叶安安看他的红披风上居然还有几个黑圈圈,忍不住想乐:“怎么穿的跟瓢虫似的?”

  果然,很快叶安安发现原本一盘散沙的义军开始逐渐向其统领靠拢,并在张良的指挥下有序地组织了起来,气势升涨接连砍杀了几十名秦军,后面的秦军终于有所畏惧,不敢再上前来。

  两军僵持了一段时间,秦军将领说了什么,义军统领又回答了什么,残余秦军开始缓慢地向后撤退。又看到义军统领旁边的张良对着这边挥了挥手。

  “好了好了,秦军撤走了。”叶安安高兴地叫起来,心里想,“以后得教会张良比个‘V’的手势出来。”

  张米听到秦军撤了,高兴地跳起来,牵了马道:“叶姑娘,我们快下去吧!”

  “等下等下,”叶安安举着望远镜,她看到义军统领和张良拱手说了句什么,张良摇摇头,指了指山上自己的方向,“嗯,你家公子大概要回来了。”

  再看发现那个统领叫出旁边一个一脸横肉的胖子,指了指这个方向,那胖子立刻行礼,骑马向山上前来。那义军统领又隔着马拉住张良的胳膊,表情带着点无赖和猥琐,叶安安不由得怒从心中起。再仔细看去,发现张良无奈地对着山上笑笑,又指了指那个胖子。便随着那义军统领缓缓前进了。

  “嗯?”叶安安看懂了,更加气恼,“居然丢下我们聊天去了?”

  她放下望远镜,怏怏不乐地说道:“你家公子指了个胖子来接我们了。”

  “胖子?”小米不解地问:“公子干嘛去了?”

  “跟一个瓢虫聊天去了!”叶安安烦躁地说道。

  “啊?”小米更加不解了,看看叶安安的脸色,想想只要公子安全了就好,没敢再问下去。

  不多会,那个一脸横肉的胖子骑马吭哧吭哧出现了。行到叶安安二人面前便跃身下马,拱手向叶安安问道:“请问可是张良张公子的师妹叶姑娘?”

  叶安安没想到他身形如此肥壮,动作却很矫健,声音又实在是瓮声瓮气,愣了一下,憋住笑答道:“正是。”

  “在下樊哙,奉主公和张公子之命来接二位。”满是横肉的大胖脸上挤出了一点笑意。

  “樊哙?!”

  叶安安心中理智地自我安慰“我习惯了我已经习惯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杀猪的?”

  “嗯?姑娘好眼光,我原来确是屠户,不过不是杀猪,是屠狗。哈哈哈哈。”樊哙老老实实地答道,似乎倒觉得叶安安亲切了很多。

  “噢,记错了。”叶安安暗暗嘲笑自己,明明知道“仗义每从屠狗辈”,怎么反应出来就成了杀猪的呢。忽然,她想起那个长相略带猥琐的义军首领。“啊!”

  “怎么?”樊哙和张米都是一惊。

  “那个”叶安安冷静了一下,颇为犹豫地问道:“敢问,你主公可是姓刘?”

  樊哙诧异地看看叶安安:“姑娘认识沛公?”

  “不不不,不认识。”叶安安只觉心中一阵哀怨。对于这个曾经和一直以来的流氓,未来的皇帝,叶安安毫无兴趣,她只觉得自己肠子都要悔青了。

  “为什么不好好学历史?早知道张良会遇到刘邦,我就跟着韩信走了,能看到楚霸王项羽,还有大美女虞姬……现在好了,要碰到这个奸猾的流氓了,流氓哎,满嘴脏话也就算了,可不要抢我去做小老婆啊!他大老婆可是吕后啊!我可不想当戚夫人……”

  “叶姑娘,叶姑娘!”叶安安正凄凄惶惶地想着,忽然发现张米正抓住自己的胳膊摇呢……

  “嗯?啊!樊将军,沛公把子房弄到哪里去了?”叶安安醒悟过来,当务之急,是快点把张良找来保护自己才行。

  “噢,主公与张公子一见如故,对张公子的谋略相当佩服,已经带他先回我军大营了。二位也快快随我去吧!”樊哙答道,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好吧!”

  叶安安无奈地点点头,张米同乘一匹马,随着樊哙下山。北行约二里,便到了刘邦军中。营门口的兵士见到樊哙连忙见礼:“樊将军!”

  樊哙点头,带着二人在营中穿行,指着中间一处军帐道:“那便是沛公营帐,估计现在他正与张公子谈论作战兵法,二位先随我到给张公子安排的营帐中略作休息吧。”

  叶安安点头。

  樊哙边叫来沛公营帐门口的一个兵士,问清楚给张良安排的营帐的位置,带着二人穿梭而至。

  进入帐中,几个兵士正在整理里面的物品。见到樊哙见礼道:“樊将军,张公子的营帐收拾好了。”

  “嗯,”樊哙点头,“去准备一些吃食过来。”扭头对叶安安二人道:“二位暂且休息片刻,我让兵士给你们准备点吃食。”

  叶安安没想到这人长相粗犷心思却是细致,连忙抱拳道:“叨扰了!”

  “哈哈哈哈,”樊哙爽快地笑道:“不算叨扰,沛公既然为张公子准备了营帐,就是希望张公子能多留一些时日,如果张公子肯留在沛公军中,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叶安安心中默念:“不肯的不肯的,子房不肯的……”尽量控制脸上表情,僵笑几声。

  樊哙想起还有事情未处理,便离去了。叶安安和张米分别躺在两侧各一个茅草铺就的简塌上休息了片刻,张米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倒在榻上就睡着了,叶安安却是睁着大眼消化这几天的遭遇。不一会,几个兵士送来了一些吃食,有米粥、糯米饭、一碟萝卜和几个芋头,还有一些肉脯。叶安安把张米叫起来,从一大早到现在除了喝没滋没味的茶水,都没东西下肚,二人都感到颇为饥饿,坐在中间的矮桌子旁边吃起来。军营里的饭食不能和好男人项伯的手艺比,不过她俩饿了吃什么都觉得甘美,不一会就一扫而光。

  “哎呀,叶姑娘,我们都吃光了,公子吃什么?”张米边嚼着最后一块肉脯边担心地问。

  “你们公子才不需要吃这个呢,”叶安安撇撇嘴,“他肯定去吃最好的了。”

  “这样啊?”张米把肉脯吞下去,“那能不能让公子给我们带点出来啊,我觉得还不是很饱……”

  “噢?都吃光了还没吃饱?”营帐的帘子一掀,张良眉眼含笑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