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幻影界与嗜血界结仇
作者:Angle3丝      更新:2015-06-26 18:13      字数:0
  夜星幻直到后半夜都没有睡着,一直都在等名演。她站在窗台前,眼睛注视着夜幕的星空,她心事重重。

  嗜血界为什么会下令对我们幻影界大开杀戒呢!难道中间有什么误会之情。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

  “罗伊,去把追风叫回来。”夜星幻下命令的道。

  “属下遵命。”一道白影闪现又消失了。

  夜星幻心神不宁的站着思考一些事情。

  “主人,莫瑶已经交给了熙风了。”名演禀告的道。

  “名演再返回去,叫熙风按兵不动,等待我亲自处理莫瑶之事。”夜星幻淡然而有神的道,她秒刻间想到了点子,不幸莫要不敢动弹一下。

  “属下遵命。”名演神色不解,但是快速的离开。

  “莫要,你最好不要触怒到我的底线,不然的话,我要你后悔。”夜星幻神色如千年寒冰般冰冷到骨子里了,她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的响。

  “主人,瑶小姐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末央跪在地上脸色一眼严肃。

  “瑶儿,真是不断的给本主找麻烦。再派一些人去找,一定要找到小姐为止。”莫要皱着深深的眉头,手撑着哈巴,神色充满了担忧,脸色却是那么的僵硬着怒火。他高高的坐在暗殿的最高椅子之上,穿着一身黑红的衣裳,英俊的脸泛着愁。四周墙壁都是血红的火苗画图,蜡烛灯塔是炎炎烈火照耀着整个失去了生机的殿堂。

  “属下遵命。”末央消失在殿堂。

  瞬间出现了一个穿着火红的衣裳的女子在殿堂里,她妩媚的笑着说:“主人,小姐虽然爱调皮捣蛋,有点任性,但是她不会这么久不回来,想必应该是被擒住了。”

  莫要听闻,神色一闪而过,他望着裳离,眼神泛冰冷的眼光。裳离不敢下的跪在了地上:“主人,恕饶属下。”

  “起来吧!你说得也没有完全不对。盟伤呢!”莫要收敛了寒冷的光的说。

  “他在塞北,至今都还没有消息。”裳离弯腰的禀报道。

  “没消息,难道那边出事情了。”莫要思绪着想,手指划过了他那张俊逸的脸,他的眉头皱起。

  “主人,要不要派人去那边看看。”裳离看到莫要心神不定的样子,心很难受,提议的道。

  “好,派时西去吧!”莫要回神的道。

  “属下遵命。”裳离道。

  “对了,你已经成为太子的宠姬了,那些安排你的任务应该能够如时的完成了吧!”莫要笑着询问。

  “是的,主人。不出几天,属下就可以把他的一半兵符偷盗手。”裳离很自信的说。

  “很好,但是另一半,你查清楚在谁的手上了吗?”莫要满意的的问着。

  “已经查到了,在欧元老将军的手上。”裳离笑得很美丽的说。

  “好,尽快把那些兵符弄到手,那样佐氏江山就彻底的完蛋了。”莫要心情顺畅的大笑,整个暗殿回声一阵一阵,殿外都可见。

  追风耳膜触动,心思异样起来了。这件事件必须赶快告知主人,当追风要逃离暗殿顶的时候,莫要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冰冷而具有杀气重重。

  “好大胆子,居然敢来本少的大殿,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哼,嗜血之主也不过如此嘛!”追风轻视的说,拔出剑。

  “哈哈,那不你来见识见识本少如何?”莫要危险而眯着眼睛笑着的说。

  “哼。”追风冷冽的哼着道。

  莫要飞快的拔出剑,追风快速的行走,两个人彼此飞快出剑,两剑互交叉,他们比着内力,僵持而下,彼此又互相推开,掌一击,纷纷而开。追风迅速的找到平衡而落在了暗殿沿,吐出鲜血,莫要捂着胸口,笑得是那么的邪恶而兴奋的道:“好久都没有遇到对手了,看样子是幻影界的,幻影听说换了主人了,不知道那主人的功夫怎样?”

  “哼,我家主人,你还不够格见呢!”追风寒冷而出语。

  “你好像害怕本少见你家主人吧!”莫要好笑的说,眼神深沉而不明了。

  “哼,出招吧!”追风少语的道,口气盛气凌人。

  正当莫要出剑的时候,罗伊用无绳打飞了莫要的剑,莫要镇定自若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子,眼神犀利而冷意。

  “追,主人要你速回,有指令交代。”罗伊搀扶着追风的说。

  “恩。”追风很淡的道,推开了她的手。

  “追风,这次本少就放过你们,是给未见你主子的面子,回去告知你主人,我莫要总有一天会与她相知见面的。”莫要笑得有深意的说,站在暗殿上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们轻功飞走。

  “主人,您为什么不抓住他们。”裳离不解的站在莫要的身后问。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莫要笑得帅气的说。

  裳离望着那笑就失魂落魄了起来,很快,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主人,追风已经受伤了。现在名演扶着他。”罗伊紧张而急,流着满头是汗,进入小木屋的道。

  “快让追风进来。”夜星幻神态闪过一丝异样的道,口气很急切。罗伊快速的出去,名演把追风送到了床上,夜星幻为他诊断,眉头紧皱的说:“我开服药,雪儿,你速去抓药。”

  夜星幻快速的写出药方,递给了暮雪。她拿到药方就快速的离去。

  “伊儿,是谁伤了追风。”夜星幻脸色难看,口气快要发怒火了。

  “是,嗜血界之主莫要干的。他说这次放过我们,是因为给主子您的面子。莫要说总有一天会与您相知见面的。追风在昏倒之前,告诉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莫要要拿到二块兵符,让整个佐氏江山覆灭。”罗伊哭泣的说。

  “名演,带伊儿回星辰殿。”夜星幻目无表情的命令,内心在思考着事情。兵符,我记得一块在太子,另一块在欧元老将军的手里。这件事情刻不容缓,不能让他得到。

  “属下告退。”罗伊道。

  “属下遵命。”名演目无表情的道。

  “追风,我会为你报仇的。”望着脸色苍白的追风,夜星幻内心不好受的说。

  “熙风,你来了。”

  “主人。”熙风单膝跪在地上道。

  “等下你弟弟喝了药,你就送他回无星殿养伤,没有我的准许,不得出殿。”夜星幻看了看追风一眼的说。

  “主人,追风绝对不肯的。请求主人别那样做。”熙风为追风求情的道。他知道他弟弟的那份心,追风是绝对不会那样呆在那里。

  “熙风,你给我闭嘴,喝药之后带走。”夜星幻没得商量的说。

  “属下遵命。”熙风接受命令的道,眼睛望了望他的弟弟。虽然主人相貌平凡,可是他那弟弟就是不听他的劝,一个劲的总是出现在主人身边,为她做任何事情,直到一天喝酒,他才明白。

  喝完药后,熙风带着追风离去。

  “主人,您这么做的话,追风会伤心的。”暮雪伤心的说。

  “我这样做,也是为他而好。”夜星幻伤神的望着夜幕的说。

  “恩。”暮雪看到夜星幻,突然就明白了。她极度的心疼主人了起来了,这是为了保护追风。

  “熏儿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夜星幻关心的问。

  “是的,主人,现在熏儿在强身习武,自从告知了主人的身份后,她的干劲越来越强了,不管多么的辛苦,她都忍过去了。”暮雪欣喜望出的说。

  “恩,回武星阁,告诉她,我会等她回到我的身边来的。”夜星幻高兴的笑着的说。

  “属下遵命。”暮雪微笑道。

  “不知道塞北那边的事情怎样了。”夜星幻担忧的问道。

  “主人,别担心,学翼在那边都盯着呢!再说有烨梦国的国王帮助,那韩次国和果修国不会敢造势的,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暮雪分析伦理的说。

  “恩,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半夜时分,我们去欧元府邸,偷兵符。”夜星幻神色凝重的说。

  “主人,不可,欧元老将军的兵符是不易找到的,要不然,我们推迟后吧!”暮雪不同意的说。

  “也是,在我的记忆里欧元老将军是个很劳力的人,在战场身经百战,生离死别的日子都有过。那对于重要的兵符,肯定胜过了生命,所以是不易找出来的。如果我是莫要的话,不是从欧元老将军那里拿,而是太子。”夜星幻在想着,思考着。

  “是的,主人。要不要给莫要加速找到兵符,我们就有机会拿到手了。”暮雪欢雀的说。

  “恩,他一定会在太子那里安插人的。不过,雪儿,传达星索阁,叫他们快速的查出莫要的各种信息。”夜星幻笑着的说。

  “是主人。”暮雪笑着道,转身离开。

  夜星幻分秒间换着一席黑衣,蒙着面,飞速的离开小木屋。她叫夜星幻,在黑夜里,她是午夜里的精灵,充满了神力般的力量。只要是在黑夜里,她的眼珠子就会变蓝,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轻易而解任。

  她站在高高的红墙上,望着那座让她十分厌恶的大殿,轩后殿,她真想一把火烧掉,眼神充满了厌恶。

  “你的眼睛很美,蓝色而有神韵,与神有缘。可惜,却多了太多的浑浊戾气,没有了神圣之气。”瞬间,有一道话,突毅传入了夜星幻的耳膜里,她厌恶的四周巡视。

  “谁?”

  “吾也。”在夜星幻的面前,他的身影如天神般的下凡,突然出现的说。

  “吾也?”夜星幻望着那张绝世倾城的脸,疑惑的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讨厌。

  “你很讨厌我吗?”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如铃环的问,眼神淡绿得无任何杂质,像神一般远离尘世间烟火。

  “没错。”夜星幻真实的表现的说。

  “很诚实的回答。我叫龙吾熙。你可以叫我吾也哥哥。”龙吾熙温柔的说,眼神注视着夜星幻。

  “我根本不认识你,别挡我的道。”夜星幻一点好感都没有的拒绝的说。

  “你相信前世今生吗?”龙吾熙柔和而亲切的问。

  “我相信有。”夜星幻定住,转身看去的说,脸上有了笑意。

  “那你相信与我前世认识吗?”龙吾熙神色闪烁的问,一直都看着夜星幻。

  “不信。我可没有时间陪着你聊无聊的天。”夜星幻一口莫说,很决然的想走。

  “你很美,有着天然而绝世的倾城倾国容颜,为何扮成平凡无用之人。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有着你自己的想法。但是你要切记,别把你自己的生死那样的摧残下去,好好的过完你自己的一生,别转入一个你没有力量的世界之中,那样你会枯萎而死,没有了任何灵力,只有死亡,连一点羽翼之魂都会丧失。”夜星幻听到他话,定住了脚步,一步也走不了了。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是不可非凡之人。当她转身的时候,他却消失了,她的心第一次心慌了,蓝色的眼珠不断的闪烁。那句话她却一句也听懂,她不断的摇头,那个叫龙吾熙的人,一定是什么人安排下来,给她恐惧的,她才不信。然而,她却忘了,她有着至高成轻功。

  她在金銮殿的寝宫里,看了看熟睡的皇上,像翻版的五王爷,又为皇上偷偷的诊脉,她脸上轻松了起来。再次抬起手,快速的插入金针,以很快的手法拿出,是那么的浑不知鬼觉的拿出,快到了人眼都察觉不到。

  “皇上,你已经好了,要小心注意一些饮食。”

  摩罗的剑早已刺到了夜星幻的喉咙,却听到这句话而停止了下一刻动作。

  “你是何人?”

  “哼,你不知道的人,记得皇上醒了,要注意好任何人给的饮食,误防毒。”夜星幻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

  “这是人吗?”摩罗不敢置信,只看到她的后背。“看来得快速报告给主人了。”

  “主人,属下摩罗。”佐炫菱看着书,突然听见摩罗的求见。

  “摩罗,发生什么事?”佐炫菱放下书的问,摩罗来此,一定是有大事,不然是不可能来见本王的。

  “主人,今晚,属下见到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神出鬼没的出进皇上的寝,属下救皇上来晚,她的金针早已取出,令属下吃惊的是,她为皇上来治病的。属下抓住了她,她却在属下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轻功乃上乘中的上乘,无法让人抵住。请主人责罚。”佐炫菱听到,眼神充满惊悉与惶恐,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会有这样的人吗?难道前几次,也是她吗?不可否认,也无法质疑。

  “摩罗,她有留下什么话来吗?”

  “她先说过,皇上,你已经好了,要小心注意一些饮食。后有说过,记得皇上醒了,要注意好任何人给的饮食,误防毒。”摩罗记忆力很好的说。

  “恩,速回去,保护好皇上的安危,就照她的意思办。”佐炫菱命令的说。

  “属下遵命。”摩罗快速的退下,消失了。

  “父王,太好了,您终于要好了。”佐炫菱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但瞬间他的脸色深沉起来了。那个女子为何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内心不断的问着,一定要查清楚才行眼神充刺着不一样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