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遗孤阁 怪僧施难夺秘籍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却说二人步入寺内,只见得一片破败景象,有烧灼的痕迹,看起来这里很久以前曾发生过一场火灾。

  “师傅,”少年找到一块烂蒲团,拍打了几下,顿时灰尘飞扬,“咳...咳...看来这是一座被遗弃的寺庙,已经很久没有人修葺打扫了...咦?师傅你怎么了,在看什么那么入神?”

  刚才一直若有所思的黑衣人这才回过神来,“哦,没什么,为师只是觉得...觉得这里很眼熟。”

  “眼熟?”

  “嗯,我好像来过这个地方。”

  “哦,是么?......不对呀,这八年我几乎是寸步不离您的身边,我不记得我们曾来过这里啊,难道您八年前曾独自来过?”

  “嗯......可能是为师多心了,天下寺庙大同小异,偶尔认错也很正常。”

  “就是说嘛,师傅您就是太过小心了,总疑......"少年不禁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疑神疑鬼的是么?”

  “嘻嘻,明儿没有那个意思啦,只是师傅您武功这么好还怕什么,就算万一遇上什么恶人他们也决计不是您的对手。”

  “哼,夜郎自大。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江湖上比为师厉害的人物多着去了。”黑衣人说着,不无怜爱地摸了摸少年的头,“哎,也难怪,这八年你一直在谷中习武,外面的花花世界你也未曾见过。此次为师带你北上,除了要帮助宋军解襄樊之围,也是为了趁机让你闯荡闯荡,见见世面。”

  “好哇好哇,反正我们已经帮助吕将军解决粮草之困,不如现在就启程去临安吧,您不说还要去那里会一位故人么?”

  “猴急什么,今晚我们就先行在这里住下,明日再启程不迟。记住,闯荡江湖,最需要小心的,不是多么厉害的武功,而是险恶的人心,那才是最可怕最难防的!”

  “明儿知道了。”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显然,他对师傅口中的皇城,繁华热闹的临安非常向往。

  “嗯。来,把为师前些日子传给你的‘会心大法-上的口诀背一遍,这些日子光顾着赶路,莫要荒废了练功。”与少年不同,黑衣人始终未曾摘下面纱,即便此刻是与自己的徒弟独处。

  “哦。”少年有些不情愿,但不敢忤逆,只得开口背道:“明晦之道,补阴而采阳者也。阴气盛,则阳经竭,天日失其所而神元抑;阳气溢,则阴脉损,天...天...”

  “天什么?”

  “天天没有阳气!”

  “放屁!”黑衣人挥出右手食指一弹。少年顿觉额头一阵酥麻,忙用手揉搓,“哎呦,师傅手下留情,明儿知错了!”

  “整天就知道想着玩,为师的教导一句也听不进去。把书谱拿出来,罚你念诵300遍!”黑衣人厉声道。从语气看来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少年头也不敢抬,赶忙在怀中摸索,慌慌张掏出一本书。书的封皮已经泛黄,上面没有任何字迹,看质地与其它张页不符,应该是后接上去的。

  少年急忙将书翻开,准备接受师傅的责罚。然而还没等他念到第二句就被一声怒喝打断。

  “谁!”

  发出怒吼的正是少年的师傅,只见他紧紧盯着庙中央已经半旧半蚀的佛像,仿佛发现了什么。

  “哈哈,施主好个听音辨向,贫僧刚因惊异而稍有气息流动,就被抓了个现形!”果然,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大摇大摆地从佛像后面走了出来。此人身高五尺,大鼻大耳体态肥硕,衣衫褴褛坦胸露乳,走起路来肚皮一颤一颤的,活像个弥勒佛。

  少年正纳闷从哪里“变”出来个大活人,黑衣人此刻却是心下一惊。其实从刚才他发觉佛像后面有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遇上高手了,能潜息闭气这么久而不被自己发现的,江湖上没有几人;刚才又见此人步伐稳健,似拙实刚,更是觉其内功深不可测。此刻不知对方是敌是友,隐藏于此有何目的,自然设下戒心,暗中运气。

  “你是什么人,为何躲在佛像后面偷听我师徒对话?”

  “我是‘什么人?’哈哈,我是‘什么人’,‘什么人’是我,妙哉妙哉!多谢施主给贫僧起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字,我以后就叫‘什么人’了。”

  一句话差点没让一旁的少年笑出声,心想这和尚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哪有人叫“什么人”的,好不可笑!却不知佛教哲义精深,处处皆是偈语,无我便是有我,众生无相无名,自然叫什么都可以了。

  然而黑衣人此刻却没心情与眼前的胖和尚打什么偈语,只见他敛气凝神,太阳与风驰两穴渐渐鼓起,丹田之气流于会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大凡武林之人与对手过招,若遇上弱者,三招五式之内便可分出胜负自不必说;但若遇上旗鼓相当或强过自己的敌人,则会格外谨慎,需在发招之前就运气聚元,好在一开始便能使出全力,否则只要有一个破绽被对手抓住就会全盘落败。

  黑衣人此时做的正是这种准备。凭借他多年的修为和实战经验,他断定眼前这个人的功力定不在自己之下,弄不好还要高出自己许多。

  “阿弥陀佛,施主何以刚见到我就一脸的杀气?岂不知杀机太重必将触动心魔乱人情志,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哼,那你又可知藏于暗处听人私语非君子所为?”

  黑衣人连嘴上也不想输掉一丝气势。

  “善哉!贫僧身无一物,心亦无一尘一埃,君子二字,愧不敢当。”胖和尚说着便不再理会黑衣人,转向少年问道,“敢问小施主,可知你手中之物是何来历?”

  “是我师傅传给我的本派内功心法'会心大法'书谱。”少年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书。

  “哪敢问尊师是哪一门哪一派?”

  “这个......”少年望了一眼黑衣人,“师傅只是传我武功,不曾说明本派来由,说等以后自会告诉我的。”

  “哈哈哈哈!”胖和尚突然发出一阵狂笑。就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胖和尚已然站在了他的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

  在场的两人甚至没看清他的脚步是如何移动的!

  “大挪移身法!”黑衣人突然失声到。

  “呵呵”胖和尚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又以极快之势送出一指,直击少年右臂下肘。少年只觉得手臂一阵酥麻,哪里还有力气抓握东西?待定睛看时,书谱早已落在胖和尚手中。

  这次黑衣人彻底震惊了,他没有说,但他看得出来胖和尚刚才用的正是无上指法无相劫指,如果刚刚他稍微发力,自己徒弟的手臂恐怕早已经残废了!

  整个过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黑衣人自认也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此刻却连眼睛都跟不上对方的动作,遑论伸手制止!看似不起眼的一个胖和尚却在瞬间施展了少林两项绝技,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见胖和尚微施一礼“善哉!这《天山阴阳宝典》贫僧就暂替天山掌门收下了。”

  “什么!”二人几乎是同时叫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