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山林涧 黄毛丫头逞威风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话说少年此去临安,只知道大概方向朝东,却不晓得具体路线。如今他独自一人,心里盘算着只有等找到下一个城镇再做打算了。

  然而走了不知多远,前方始终是山林一片。少年摸摸自己的肚子,感到一阵饥饿。也难怪,一连气儿走了几个时辰,换谁都会消耗不少体力。

  可正当他准备用些干粮时,却猛然记起装干粮酒水的袋子落在了破庙中。“可恶!”少年不禁十分气恼,正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一夜之间发生了一连串的意外令自己神情恍惚,现在就连肚皮也无法填饱。如今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去找吃的呢?

  就这样,少年忍着饥饿又走了一阵。

  “咦,好像有水声。”

  少年曾跟着师傅习练了八年武功,听声辨向的能力比普通人高出许多,此刻闻得远处水声潺潺,即刻快步走去。

  果然,不多久一条蜿蜒小河便赫然眼前。少年十分欣喜,这下虽然仍无法填饱肚子,但至少不必再忍受干渴之苦了。

  “啊,真甜啊!”少年一口气连喝了几大口,只觉得一股清爽之意流遍全身,喉咙也滋润了许多。

  “可惜水袋落在了寺庙,要不这么好喝的山泉可得多装上些。嗯,还是再喝几口吧,等到下一次有水喝说不定是什么时候呢!”

  说到在河边喝水,大凡有点江湖经验的人都会采用一种非常古怪的姿势,那就是双腿撑开,上身下倾,背对着水源饮水,这样就可以避免山林猛兽或是敌人仇家在身后突袭自己了。然而少年初出茅庐,未曾在江湖行走,自然不懂这些。

  且说就当他准备再多喝些水时,突然听到身后草丛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禁提高了警惕,立马转过头去。

  这一回头,只见一个白乎乎的东西突然蹦了出来,吓得他一怔。细细看时,原来是一只野兔!

  “切,我当是什么。”少年嗤了下鼻头,为自己刚才的大惊小怪感到可笑。而这只兔子仿佛刚刚受了什么惊吓,此刻见了人竟不再动弹,瑟瑟地缩成一团。

  只见这小东西煞是肥硕,毛色光泽无比,一看便是成年的壮兔。少年眼珠一转,“嘿嘿,今天算你倒霉,不是我要取你性命,是你自己找上门的,到时下了阎王殿可别记恨我!”说着便扑将过去,一把抓将野兔牢牢抓住。

  “哈哈,老天看我饿的可怜,竟送来一顿每餐,我任未明就此谢过啦!”

  刚刚才解了干渴,现在又添一只肥美的野兔,少年此刻心里别提多美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去找些树枝生火时,一个清脆洪亮的声音却硬生生地刺入耳朵。

  “放下那只野兔!”

  “嗯?”少年刚才兴奋过了头,竟未注意到有人靠近。

  “‘嗯’什么,我叫你把手里的兔子放下!”

  这次少年听得真切,却分明是女子的声音。

  只见一个手握弓箭的女孩赫然站在那里,以一副命令者的姿态傲立着。

  少年自幼与师傅在无缘谷中习武,8年来很少出谷,更是没见过几个女子。此刻见一个活生生女孩就站在离自己不到十步的地方,竟一时间愣住了。

  “没听见我叫你把那只兔子放下么,你是聋子还是傻子?”女孩见少年对自己不加理会,不禁发起怒来。

  “啊?”少年被她这一骂,顿时回过神来,“你才是聋子跟傻子!”

  “敢骂本姑娘,找死!”女孩举起猎弓冲着少年就是一箭。

  嗖。

  少年哪里料到女孩竟会突施冷箭,急忙侧身闪躲,好在他武功基地不薄,这才勉强躲过。

  “你!”

  “我什么我,看箭!”

  嗖。

  又是一箭。

  少年这回有了防备,瞅准女孩的动作,在箭矢即将刺中自己的一瞬间一把将其抓住,“你干什么!”

  女孩只以为少年会再躲,此刻见他避也不避,还能把快如闪电的飞箭抓住,不禁骇然。

  “哼!竟然把本姑娘射出的箭给拿住了,有两下子么。”女孩轻蔑的说了一句。

  少年却没心情思考这句话意在褒奖还是讽刺,只是莫名其妙的被人连续袭击两次,胸中顿时升起一团怒火。

  “你疯了么,为什么向我射箭?”

  “因为你抢了我的野兔!”

  仅仅是因为一只兔子就对自己发射足以致命的弓箭,少年此刻几乎要气炸了!但他终究没有发作,而是强压怒火,缓了缓语气,故作怪声地问道:“你说这是你的兔子,上面可有你的名字?”

  “废话!”女孩逼近一步,“你见过野兔身上写着人的名字?”

  “哦,”少年踱着步,佯装思考状,“那,既然没有你的名字,现在又在我的手中,怎么说这东西是你的呢?”

  “我......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原来如此。”见女孩一步步掉入自己所设的陷阱,少年不禁有些得意,“那如果我说它是我的呢?”

  “明明是我一路追它到这里的,凭什么说是你的!”

  “这个嘛----因为我说是我的它就是我的!”

  女孩差点没气晕过去,这下非但没占着便宜反而被对方用自己的话给教训了一通,当下不禁又羞又恼。

  “野小子竟敢教训本姑娘,今天非叫你吃点苦头!”女孩说罢又要从腰间抽箭。

  少年有了刚才的两次教训,此刻箭未上弦就一个虎跃劈出一掌。

  “啊!”这一掌正中左肩,只伴得一声惊叫,女孩当场昏厥了过去。

  “这......”少年一时间慌了神,似是没料到女孩不会武功。其实刚才他在即将打到女孩时,见对方并未作出反应硬是收回了一半的掌力,否则女孩此刻恐怕就不是昏厥这么简单了。

  少年蹲下身,伸出手去探女孩人中,发现气息还算平缓,知道她并无大碍。

  “我只道你这么嚣张敢是哪路高手,原来是个不会武功黄毛丫头!哼,把你喂这山里的野狼,看你还威不威风!”少年说罢转身要走,可没走几步他又折了回来。

  “还是我好心,”少年边自言自语边俯下身,一把将女孩抱起放到自己背上,“如果换做是我师父,你刚刚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