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名将门 烈女折戟立军令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自蒙军包围襄阳,宋军苦战连连。丞相贾似道为蒙蔽君心对外封锁战事,包括宋度宗在内,全朝文武百官竟无一人知晓。

  吕文焕得到奇人献策,昨夜带精兵深入汉水,一举攻破蒙古驻军,并即刻派遣船只赶往元兴,解了襄阳粮草之困。

  ★☆☆☆★☆★☆☆☆★

  “将军!”汉营帐内,吕文焕正与将士们把酒庆功,突然一女将闯入,身披战甲,风尘仆仆,一看就知道刚从战场归来。

  “吕兰?哈哈,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庆祝汉水之战大获全胜呢!来来来,坐为兄这里,一起喝酒吃肉!”

  “将军,吕兰是来禀报战事不是来喝庆功酒的。我军已经于昨日夺回枣阳镇,驻守蒙军大败,向东南方向撤军50里扎寨,吕兰特向将军请缨,准许带兵追剿东面残余。”

  “枣阳?那里不是由洪武将军把守的么,你怎么......”

  “将军!”

  话音未落,一名将领模样的男子急入帐中,看了吕兰一眼,随即朝着吕文焕跪伏于地。

  “末将请罚!”

  “洪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镇守枣阳怎么来襄阳了?”

  “将军,我......”

  “还是我来说吧,”吕兰抢前一步,单膝跪地,道,“是吕兰私自己做的决定。枣阳是襄阳东面关卡,吕兰见洪将军几经苦战,眼看就要失守,便连夜赶往枣阳代其指挥军队,乱了军纪,请将军责罚!”

  吕文焕这才注意到吕兰身上还沾有血迹。

  “不不不,”洪武见宋军头领的妹妹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当下又惊又恐,连忙起身摆手,“是末将失职,没能劝阻吕将军,请将军还是责罚我吧!”

  “你们两个都别说了!”吕文焕起身走到二人面前,“洪武擅自交出兵权,无视军法,确实该罚,”洪武听到这里吓得魂都快没了,头也不敢抬的趴在那里,“至于吕兰,我明明派你去支援西面,而你却擅离职守,自作主张跑到东面作战,更是目无军纪!”

  “吕兰知罪,甘愿受罚。”吕兰面不改色,正声道。

  “不过......”吕文焕话锋一转,“鉴于枣阳已经收回,总算没酿成恶果,这次就绕过你们。如有再犯,军法处置!”

  其实得知枣阳告捷,吕文焕心下早已大喜,本就没打算处置这二人,只是为了服众才说出刚才那番话。

  “谢谢将军,将军海量,谢谢将军......”洪武一听自己被豁免,立马把头磕的像拨浪鼓似地。

  “哥哥......”

  “诶,军营之内,还是叫我将军吧!”吕文焕扶起吕兰,“其实这次你功盖于过,按理说还应犒赏你才是。”此刻,一界将领在沙场上不无疼爱地轻抚着自己妹妹的脸颊,血浓于水的亲情之感溢于言表,“嗯,不愧是我吕门之后,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哈哈哈哈!”

  一场虚惊过后,正当众人再次展颜欢笑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却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哼,依我看不过是侥幸罢了,蒙军怯懦,换谁指挥都能收回枣阳!”

  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猛将范文虎。

  此人是贾似道派往襄阳支援吕文焕的一员武将,但事实上虽为同僚,私下里却与吕文焕处处不合。

  “哦?”本来就是老对头,现在又把自己妹妹的战功说的一文不值,吕文焕登时面露厉色,“既然如此,收回枣阳的为何不是范公,而偏偏是我妹妹吕兰呢?”

  “哼,文虎受丞相之命,镇守襄阳,根本分不得身去收什么枣阳,将军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你......”吕文焕已是面如铁青了。

  “北有德将吕文焕,南有猛士范文虎。今日看来,范猛士还针对得起自己名中一个“虎”字!”吕兰岂是受人轻侮之辈,只见她微施一礼,不无戏虐道,“然虎虽猛,终究是山野之物,永远也谈不及德才二字,可惜可惜!”

  帐中将士多是吕文焕心腹,早就看不惯范文虎的嚣张气焰,但一直碍于贾似道的关系敢怒不敢言,此刻见吕兰急中生智拐着弯骂范文虎,一个个都不禁捂着嘴偷笑。

  嘭!范文虎猛地拍案而起,桌上的酒杯都被震到了地上。“大胆丫头,想当年老夫立名沙场时你恐怕还没出生呢,竟敢在这儿以下犯上大放狂言,该当何罪!”

  “哼,”吕兰也收起了俏皮相,正声道,“你少在那里倚老卖老了,瞧不起我们女流之辈是么,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女中豪杰’!”

  说完吕兰夺过一兵卫手中长戟,“看好了!”就在这帐内,众人瞩目之下,一界女将舞起了长戟。

  吕家三代忠良,个个能文善武。吕兰虽是一个女子,却自幼习武,耍起刀枪来毫不含糊,此刻她所使的,正是吕家祖传枪法。

  只见吕兰手握长戟左戳右挡,步法大开大合,戟刃过处,白光闪过,颇有当年北宋英雄岳飞之风。

  一个弱冠之年的女子竟使得一手如此漂亮的枪法,即便是在猛将如林的军营之中也称得上一大奇观。

  “好!”众将士纷纷竖起拇指,啧啧称叹。

  一段舞毕,吕兰将戟重重立于地上,左手扶腰,一派傲气。

  “雕虫小技,”范文虎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佩服,“就算你武得枪上得马,如今国难当头,这点本事终究难成大业!”

  明显的强词夺理,吕兰却不在意。

  “范公不必咄咄逼人,吕兰这就成番大业给你看看。”吕兰说完便转向吕文焕,道,“将军,适才末将说要请缨上阵,带兵追剿敌军,请将军准许!”

  “这......”吕文焕一时犯了难,不管吕兰是在跟范文虎赌气还是真想立功,追歼都是十分危险的。俗话说“穷寇莫追”,绝路中的敌人往往最容易孤注一掷,虽然吕文焕相信吕兰的能力和决心,却终究不忍自己的亲妹妹犯此大险。

  吕兰仿佛看穿了兄长的心事,柔声道,“将军放心,吕兰此行自会小心,保得万事周全。请将军下令吧!”

  一面是浓浓的亲情,一面是残酷的战场,吕公此刻心中是何等的千丝万缕。

  但他还是开口了:“好吧,既然你有心出征,我就遂了你的心愿。今许你精兵2000,追剿东面蒙军!”

  “谢将军!”终于被委以重任,吕兰不禁喜形于色。

  “哼,说的好听,追剿蒙军,岂是那么容易得手的?到时恐怕你追剿不成,反折了这两千精锐!”

  好一个落井下石!范文虎此言一出,不仅挫了吕兰的锐气,更是断了她的后路:万一真的追剿不成怎么办?反而是折了兵,削减了宋军实力。

  吕兰也不反驳,只见她双手持戟柄,往右膝用力一磕,长戟顿时折为两段:“若失败,愿军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