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反被擒 恩将仇报陷危机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且说任未明背着女孩走到一棵巨松下,把她倚靠在树根旁,自己也一屁股坐到地上。

  “看着怪苗条的,其实你还挺重的么!”任未明边说边揉捏自己的肩膀。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没有仔细地看过女孩,此时偌大的林中只有他二人,任未明不禁端详起这个“不速之客”。

  首先是女孩的服饰,尽管有些脏破,却依旧依显得十分华丽。任未明伸手在衣摆末端捏了捏,“真滑,这是什么料子,师傅怎么从来没给我带过这么好的布头。”久居幽谷的他,所穿之物不是自己用麻布织成的就是师傅偶尔外出带回来的旧衣服,哪里见过这样上等材质的货色。但这又引起了新的疑惑:如此穿着的女孩腰间却别着箭枝和绳索,而且就算晕倒了也没放开手中的弓,难道她是猎人?可是,猎人会穿这么好的衣服么?

  “这人还真是古怪,难怪师傅说江湖上都是些奇人。”任未明喃喃道。再看女孩的容貌,虽算不上闭月羞花,却也十分清秀,此刻就算昏厥过去,眉宇间仍透着一股淡雅的气质。“脸怎么这么白,不会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吧!”任未明何曾见过如此白皙的脸庞,竟荒唐到以为是某种疾病的症状。

  “不管了,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呢!”说着他深深地打了个哈欠。这一路他确实累了,至于那只可怜的野兔,任未明善心发到底,也给放生了。此刻他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不知不觉就依着树干睡着了。

  再说吕兰,领了军令后便带着2000兵卒往东面出发了。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此行是自己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带兵带兵出征。

  ★☆☆☆★☆★☆☆☆★

  “嗯......”任未明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

  “嗯!?”然而当他完全清醒时,却发现此刻自己竟被绳索绑在了树上。

  “小淫贼!”

  说话的正是刚刚还昏迷不醒的女孩,只见她举着弓,箭已上弦,原本握箭的左手此时换成了右手。

  “你总算醒了。本姑娘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让你死个明白,免得到时下了阴曹地府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呵......”任未明不屑地一笑。

  “你笑什么!?”女孩厉声道,手里的弓也拉得更紧了。

  “笑我任未明命不好----好心反被恶人害。”任未明说这话时不但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故意把第一个“好”字的声音拉得老长,一副俏皮相。

  “你叫任未明?”女孩撇撇嘴,“哼,连名字都不明不白的,难怪是个小淫贼!”

  “住口!你骂我可以,但就是不许说我的名字不好,这是我师傅给我起的!”

  “哼,就你还有师父?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女孩显然不相信一个小淫贼会有多么厉害的师傅。

  “你!......”任未明一听对方辱及自己师傅,登时急了,挣扎着就要冲过去。

  他这一用力才发现,原来绳索绑得并不怎么紧,以至于双手还有活动的余地。

  此刻心中有数后他反而不再挣扎,而是再次拿出刚才的怪腔道“你----凭什么说我是什么小淫贼?”

  女孩仿佛被触动了什么敏感的神经,努着嘴向前逼近了一步。

  “你还敢说,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

  任未明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摊了摊双手,“我还真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大桌子好吃的......”任未明边说边抿了抿舌头。

  “住口!”女孩怒喝着,“做了对本姑娘不敬的事还在这里卖乖,看我不杀了你!”

  ......

  “你不怕死么?”女孩刚刚差点就松开了握箭的手,但最终还是没放出这一箭。

  “不怕啊,因为你不会杀我的。”

  “哼,”女孩极其不屑的一笑,“少在那里臭美了,你怎么就断定本姑娘不敢取你的狗命!”

  “我看你箭法还算精准,可刚刚在河边你射出的第一箭却明显是冲着我右腿去的,如果你真的想杀我,为何不一上来就瞄准我的头呢?”

  “......”女孩竟一时语塞。

  “呵,想不到你虽然可恶人却挺机灵的,不错,刚才我以为你只是个不会武功的野小子,确实没打算杀你,可现在不同了,原来你不是普通的野小子,更可恶的是你竟然打伤我,还...还对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任未明收起了笑脸。他确实不知道女孩指的‘不敬的事’是什么,他也想弄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对方此刻恨自己入骨。

  “好吧,反正你也是快死的人了,我就不妨告诉你。”女孩愤怒的脸上此时泛起淡淡的红晕,“你...你竟敢趁本姑娘昏迷不醒就轻薄于我!”

  “嗯?”任未明一脸愕然,“‘轻薄’是什么东西?”

  女孩先是一怔,随即白皙的脸颊被涌上的血液冲得通红。

  “小淫贼!死到临头还油腔滑调,拿本姑娘寻开心是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还算精准’!”

  嗖!

  这一箭蓄足了气力,迅如惊雷。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任未明双臂一震,荡开绳索,同时头微微往右一偏。侧目看时,飞箭已在离自己耳朵不到一寸的地方深深扎入树干之中!

  “好险!”任未明在心里叹道。

  女孩顿时傻了眼。且不说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射出这一箭,出箭时自己也侧颈眯起了双眼,单是任未明能在一瞬间挣脱绳索躲开这一箭就完全超乎她的预料。

  “你......”没等她反应过来,任未明早已人随指到,瞬间点了女孩慧明、浣神两道大穴。

  点穴是武学中比较基本的招式,任未明虽不精通,但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丫头却是绰绰有余。

  “你怎么......”

  “我怎么挣开绳索的是么?”任未明刚刚躲过一劫,现在又制服了女孩,不禁有些得意,“这还全得靠你啊!”

  “我?”

  “是啊,要不是你系索套扣的手法不够精明,我怎么能活动开双手为自己解开绳索呢?”

  女孩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

  “早就解开了呀!”任未明嘿嘿一笑。

  不得不承认,女孩此刻在心里对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多了几分敬佩之意,但只见她轻哼一声,道,“你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大局,可以不用死了么?”

  “哦?”少年歪着脑袋,“那此刻动弹不得的你又打算怎么对付我呢?”显然他认为女孩只是想吓唬吓唬自己,以保周全。

  “呵呵,我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你最好别高兴的太早了,不信,你看看自己的右手腕便知!”

  “手腕?”任未明将信将疑地抬起自己的右手,却看到手腕处赫然多了一快紫青。

  “这...”

  “这是怎么回事?哈哈,”女孩得意地笑了起来,“告诉你,你已经中了剧毒!”

  “剧毒?”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不过是江湖闻风丧胆的‘噬魂散’,中毒者也就是先神智模糊,然后不醒人事,不出三日便两腿一蹬----见阎王去喽!”女孩说的俏皮,任未明却是听得心下一惊。

  “哼,少骗人了,你不过是想吓唬住我,好让我放了你。”任未明试探道。

  “骗你?骗你你手腕为什么凭空出现淤青?”

  “难道......快把解药给我!”任未明说着扼住女孩的脖子。

  “咳...你松开啦...咳...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解药,你...你要我怎么给你啊!”

  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