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百念灰 一线生机在临安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这么说,我...我是必死无疑了?......”

  任未明这样想着,扼住女孩的手渐渐垂了下来。

  “现在知道惹本姑娘的下场了吧,小淫贼我告诉你,你死定了!”女孩见任未明沮丧万分,只觉得终于出了胸中这口恶气,幸灾乐祸道。

  “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有很多想不通的事情没弄明白,还......”

  任未明抬头望天,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中一片空白。

  “师傅!”任未明踉跄着连退三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明儿不孝,不能侍奉您终老了!”

  满怀欣喜地陪着自己最亲近的人步入江湖,却举步维艰意外频频,此刻又身染不治剧毒,让一个还没有真正见过这个花花世界的天真少年怎能不万念俱灰!

  只见任未明目光空洞,仿佛一切美好的憧憬和愿望都为之吞噬、淹没,投入了万丈深渊。

  “喂,喂!小淫贼你没事吧?”

  刚刚还一脸窃笑的女孩见任未明悲痛欲绝,竟被他的伤感深深触动,关切的问起话来。

  “你...”女孩还想说点什么,却见一直跪在那里好似丢了七魂八魄的任未明突然站起身来,正目露凶光地走向自己。

  “你,你想干什么?”

  女孩惊恐的叫道。

  是她让任未明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是她一直嚷着要杀他。现在她的目的终于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却把自己也推入了险境。

  对方显然是来索命的!

  “你...你冷静点,其实...啊!”

  任未明再一次扼住了女孩的脖子。与刚才只是威胁不同,此时身处怒海的他使上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狠狠地扼住了女孩的脖子!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活不成了,你也要偿命!”

  任未明空洞的双目已变得湛红,那是愤怒的火焰在燃烧,是血色的仇恨在喷涌!

  “呃......”女孩张开的嘴此刻只有出气的份,眼睛睁得老大,连求饶的话都喊不出来了。

  两股晶莹的液体顺着眼角滚落。

  是泪水。任未明不想死,正值花季的翩翩少女又何尝不是!

  泪水滴到任未明的手上,仿佛一粒冰凉的露珠。

  奇迹般的,任未明竟缓缓松开了几乎僵硬的双手。

  “咳...咳咳......”女孩闭着眼睛艰难地大口呼吸着。

  许久,女孩终于恢复了过来,但泪水仍然挂在脸颊的两侧,摇摇欲滴。

  两人静静对望着,谁也没说一句话。

  “你走吧!”任未明打破了沉默,说罢伸出右指啪啪两下,解开了女孩的两处穴道。

  女孩突然重获自由,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随即一阵剧烈的酥麻感袭来。

  “啊...”女孩用力揉捏着自己的脖颈,仿佛它早已不属于自己一般。

  任未明没再说话,低着头转身走去。

  “哎,你...你去哪?”女孩用手一抹自己脸上的泪痕,快步追去。

  任未明停住脚步,头也没回,道,“还不走,你不怕我一会改了主意,再取你性命么!”

  “不怕啊,因为你不会杀我的。”

  任未明一怔。

  “呵呵。”他现在只想苦笑,而且是肆无忌惮的放声苦笑。

  “其实你也不必太绝望了,我说这毒现在没解药不假,但不代表没有人配不出治这毒药的方子啊!”

  “什么?”任未明立即转过头。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的双眸顿时恢复了几许神采。

  “临安你知道么,就是皇城,那里住着一位神医,人称‘不治自愈’,据说凡经他手的病人,无论病情多严重,哪怕只是还有一口气在,都能起死回生!”

  “‘不治自愈’...”任未明若有所思,“呵,你不用再骗我了,哪有郎中叫这名号的。”

  “我说的是真的!”女孩恳切道。

  任未明摇摇头,仿佛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回答女孩:“我不要别人怜悯,我不要别人同情!”

  说罢又径自向前走去。

  “任未明!”女孩急得直跺脚,不知不觉中把“小淫贼”改成了少年的本名,“你真的不想跟我去临安找哪位神医么?”

  言外之意,如果任未明肯,她愿意陪着他一起去。

  “临安...临安!”任未明这才忽然想起刚刚女孩说神医住在临安城。

  师傅临行前也派自己去临安城会一位故人,难道是天意?莫非真的有‘不治自愈’这个人,自己命不该绝?

  女孩见任未明停了脚步,好像有些动心,反而故意转身装出一副要走的样子“可惜了,本来还有一线生机的,哎!”

  然而没走几步......

  “等等!你刚才说那个神医住在临安是么?”

  “一点没错!”女孩转过头,“怎么,想通了?”

  “你知道临安城怎么走么?”

  “当然,”女孩仿佛就在等任未明问这句话,“我就是从那里来到这的!”

  ★☆☆☆★☆★☆☆☆★

  如果说春天的美在于复苏,夏天美在勃发,冬天美在寂静的话,那么,秋天则是美得很独特很有味道,因为它肃穆,犹如一杯烈酒,看似难以下咽,细细品尝却是甘甜香醇,回味无穷。

  秋天的山林就更美了,虽然百花已谢,柳柏凋零,却换来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伴着凉爽的清风,仿佛一下子就能把人吹到仙境天堂。

  而任未明一行两人则好似一幅浩然画卷中的两点墨色,成了这鬼斧神工的点睛之笔。

  “快点呀。”女孩在前方催促着。她一路跑跑跳跳,时不时还双臂张开转着圆圈,裙摆舞动处金叶飘过,宛若这林中精灵。

  不知是因为这唯美的秋色还是女孩的烂漫活泼,消沉的任未明心情也好了些,此刻听见女孩的呼喊,便向前方奔跑开去。

  “你看,就快到啦!”走到一处山脚下时女孩高兴地喊道。任未明放眼望去,只看到前方一个隐约的黑点。

  “到哪了?”

  “当然是到我家了,你不会以为半天的脚程就可以到临安吧?”

  “你家?你家就住在这儿?“

  “对呀!今晚我们先住在这,明天一早翻过这座山再走70里就到枣阳镇了,到时候我们买两匹快马,总好过这样一步步走吧!”

  “住这,你家?”任未明没料到女孩竟会把自己带到家中,“你家除了你还有谁啊?”

  “我家么----”女孩背着手挑着脚尖向前迈了几步,暮地回首,“没穗的麦梗----光杆一支。”

  “麦梗,光杆?什么意思?”任未明被女孩逗得云里雾里的。

  “就是只有我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