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枣阳镇 山珍海味各一份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喂,醒醒啦,喂。”

  杨玲轻唤着还在熟睡的任未明。这一夜他都蜷缩在石灶旁,灶里的柴火早已燃尽。

  “真是偷懒猪,坐着还能睡得这么死!”

  嘴里虽然骂着,可杨玲的心里却是酸酸的。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接触她已经对任未明有了极大的改观:自己三番五次地想要对他不利,对方却不记仇,反而以德报怨,怎能不叫人感动!

  “为什么我会关心他呢,难道......呸呸呸!怎么可能呢,就算他不是坏人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昨日在林中就不会趁我昏迷就躺在人家身上了......”

  杨玲回忆着昨日的情形,只觉得浑身发麻,却不知自己的脸颊早已升起两片淡淡的红霞。

  “哼,,就算本小姐海量,肯原谅你,也只能是勉强把你算作个朋友,嗯,很普通的那种......”

  女孩此刻自言自语的样子煞是可爱,与昨日那个盛气凌人的刁蛮丫头已然判若两人。

  “嗯...你嘀咕什么呢...”

  杨玲只顾着和“自己”说话,竟没注意到身旁的少年已经醒来。

  “怎么起得这么早啊......”任未明揉着惺忪的睡眼。

  “你...你刚才听到什么了么?”杨玲顿时绷紧了神经。

  “听到了啊,一大早就在那儿嘀咕嘀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半抬眼皮的任未明抱怨道,仿佛在怪杨玲搅扰了他的美梦。

  “唔----”杨玲长舒一口气,“还早呢?都快午时了,你不想去临安了!”

  一听“临安”,任未明这才如梦初醒,“噔”地一下坐起身,“午时了?”

  “对呀,瞧你那副睡相,如果不叫你恐怕还要睡上了三四个时辰,可不就到午时了?”

  “你......”任未明刚要发作,只觉得一阵眩晕,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摇晃起来。

  “杨玲...”

  “怎么了?”杨玲见状忙收起笑脸扶住任未明。

  “毒药开始起作用了,我的神智已经有点模糊了......”

  “毒药?怎么可能呢,那毒药明明就是......”

  杨玲突然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咕-----

  然而就在这际会,不知从哪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

  咕----咕----

  又是两声连作。

  杨玲这回听得真切,却“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毒发了你就这么高兴?”任未明没好气儿到。

  “不...不是,是你的...你的肚子,哈哈哈哈!”杨玲已是笑得花枝乱颤了。

  “我的肚子?......”任未明低头一摸自己的肚子,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

  “嘿嘿。”自嘲般地,任未明挠了挠头。

  杨玲强忍笑意,稍稍平复了呼吸,道,“你这人还真是有意思,明明是饿得慌了神,却偏偏说是要毒发。”

  “你不说中了这毒会神智不清么,我刚刚感到一阵迷糊就......”

  “就以为自己毒发了?放心放心,叫得那么欢,你还健康的很咧!哈哈哈哈!”

  “别开我玩笑了,”任未明觉得自己的脸都快发烫了,“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解除了心病,任未明不禁开始担心起行程来。

  “嗯,”杨玲此时也不再嬉笑,一本正经道,“咱们这就出发,相信不日便可到达枣阳。到时候找家酒楼,保管你吃个饱!”

  “呵呵,好!”

  二人也不拖沓,简单收拾下行装就匆匆启程了。

  ★☆☆☆★☆★☆☆☆★

  要说任未明和杨玲的关系,从最开始的敌对到后来的相互扶持,虽只是短短几十个时辰,却已是无所不谈行如知己,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意味,此去枣阳也是一路有说有笑,不知疲累。

  “你师傅是谁啊,我看你好像挺想念他的,昨晚在梦中还念叨着‘师傅师傅’呢!”

  “师傅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名,甚至连他的相貌都没见过...”

  “怎么会呢,哪有当徒弟的没见过自己师傅的?”

  “不是没见过,这八年来我几乎是寸步不离他老人家身边,只是他一直蒙着面纱。”

  “啊?八年都没摘下来过啊,你师傅还真是奇怪。”

  “你师傅才奇怪呢!”

  “你...算了,反正我也没师傅,随你说好了...对了,那你们住哪儿啊?”

  “无缘谷。”

  “‘无缘谷’?怎么有这种名字的山谷...那,无缘故有没有月季花啊...”

  ★☆☆☆★☆★☆☆☆★

  话语间,两人已不知不觉来到了枣阳镇的城门前。

  “终于到喽!”杨玲高兴地叫道。

  任未明看见远处赫然一堵城门。

  “这就是枣阳啊。”

  “是了,我们快过去吧!”

  “嗯!”

  两人越走越近,城门也显得愈发高大。

  “真气派啊!”任未明感叹道。

  “这还气派?”杨玲不以为意。

  “嗯,我曾和师傅去过襄阳,那里的城门也很高很气派。”

  “切,那你是没去过临安,那才叫气派呢!”

  “喂!干什么的!”

  两人只顾说话,一个门兵卫却突然挡在了面前。

  “我们......”

  “废话,当然是进城了!”被这样明知故问,杨玲有些生气。

  “进城?”卫兵瞟了一眼任未明,啐了一口吐沫,又目露淫光地打量着杨玲,“小妞,有进城令么?”

  杨玲只觉得十分厌恶,没好气儿道,“打出生就只听过出城令,哪里来的什么‘进城令’?”

  “哼,外地来的吧!蒙军刚刚被我们吕兰吕大将军打退,此乃非常时期,要进城就得出示进城令,否则...呵呵,一律不许进城!”

  这兵卫口气甚是猖狂,只压得杨玲心中一口怒气,但她转念一想,这毕竟不是在临安,俗话说“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便没再与他争吵。

  一旁看着的任未明刚想上前理论一番,只见杨玲从包袱里掏出一个白花花的东西,朝兵卫“嗖”地这么一扔。

  “这个可是你要的‘进城令’?”

  兵卫接过那东西,仿佛见了亲爹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是是是!”又做贼似地急忙将它掖在怀里,转过头喊道,“检查过了,没有问题,放行!”

  就这样,二人顺利进了城。

  “你刚才给他的是什么东西,是‘进城令’么?”任未明不解地问道。

  “我哪有那种东西,是银子!”

  “‘银子’?”

  “唉......”

  杨玲叹了口气,那表情就好像在说“你呀,真是无药可救了!”

  此时已近黄昏,街上的人也多回到了家中,地上尽是些小商小贩搬离后的痕迹,只有几家酒肆的招牌还在迎风摇摆着,仿佛在提醒往来的行人“本店通宵,敬请光临”。

  “这种小地方,连个像样的酒楼也没有,看来只有找个酒家将就一晚了。”杨玲失望道。

  二人来到一家酒店,捡了个位置坐下。

  “小二!”杨玲一拍桌子喊道。

  “来喽!”一个杂役模样的人一跑一颠儿地来到桌前,“看二位面生,想是外地来的吧,本店美酒佳肴,应有...”

  杨玲一挥手,“别废话,有什么好吃的,尽管给我端上来!”

  “全...全要?”

  杨玲恶狠狠地使了个眼色。

  “好...好嘞!山珍海味地上跑的天上飞的全来一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