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莫是缘 偶遇故人俏书生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这......”杨玲一时语塞。

  两人只顾着讨论行程,却未注意到说到“毒发”时,一旁的书生已投箸驻杯,侧耳向这边听来。

  “恕在下多言。”就在杨玲准备再说些什么劝阻任未明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只见那书生徐徐走来,冲两人一抱拳,道,“适才小生如果名听错的话,可是这位小哥中了剧毒?”

  任未明和杨玲都没料到书生会主动和他们答话,而且一上来就问中毒的事,当下不禁一愣。

  “呃...没错!”

  任未明先开了口。师傅曾教过他一些江湖上的规矩,此刻见对方先施一礼,便也学着抱拳回敬道。

  “你是......”杨玲此时近距离打量着书生,觉得比起刚才远观更是气宇不凡。

  书生淡然一笑,“贱名不足挂齿。只是在下略懂医术,恰恰有缘听得这位小哥身染剧毒,便欲替其诊经把脉,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书生此番话说得极为客气,着实给人一种却之不恭的感觉。

  “这......”

  杨玲面露难色。

  任未明想起师傅教导,说是江湖人心险恶,此时见一个陌生人口口声声说要为自己治病,难免起了戒心,也不言语。

  书生仿佛看穿了二人心思,道,“两位放心,小生并无恶意,只是对这天下奇毒颇为感兴趣,此番只为一试身手,若侥幸治得,自当竭力而为;若不幸治不了,对二位亦是无碍。”

  任未明一听觉得有道理,反正自己生死未卜,半截身子已经进了棺材,又何妨让这人一试呢。

  “好吧,既然公子有心,我也就不推辞了。”任未明说着把衣袖一挽,“有劳了!”

  书生点点头。不同于其他郎中把脉,只见书生也不伸手去探脉搏,而是将手中的扇子合拢,把着扇柄往任未明手腕上这么一搭,便闭起了双目。

  天下奇闻多了,却哪里听过用扇子把脉的!

  任未明也不多想,只是尽力调节气息,以便配合书生。一旁看着的杨玲却犯了狐疑:“这人到底会不会诊脉,不会是个江湖骗子吧?”可转念一想,“嗯,是骗子最好,否则......”

  任未明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关心杨玲,自然是没看到她脸上时阴时晴的表情。

  少顷。

  书生缓缓睁开双眼,扇子也抬离了任未明的胳膊,“怪哉,怪哉!”

  “怎么样?”

  任未明和杨玲几乎是异口同声。

  二人不禁对望一眼,会心地一笑,旋即转向书生。

  “是不是中毒太深了,还...还能治么?”任未明见书生连道两声“怪哉”,以为自己中毒已深无法医治。

  书生却摇摇头,“小哥脉象平稳,非但没有中毒的迹象,反而中气十足气息顺畅。”

  “嗯?怎么会呢...”任未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杨玲却已悄悄低下了头。

  “敢问小哥可知自己中的什么毒?”

  “好像叫什么...”任未明望了一眼杨玲,“对了,叫‘噬魂散’!”

  “噬魂散?”书生皱了皱眉,“小生钻研医术已十载有余,却未听过有这种毒。”

  “那,那是一种奇毒,中毒者脉象气息皆无异象,当然诊不出来了!”一直沉默的杨玲此刻却突然插了一嘴。

  “世间竟有这种奇毒?...可能是小生寡闻了。”书生面露愧色。

  任未明见救治无望,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向书生微施一礼,“生死有命,公子也不必太在意了。”

  书生急忙还礼,道,“想不到小哥年纪轻轻便有此等胸襟,实属难得。”

  任未明勉强一笑,自言自语道“看来还是得去趟临安了。”

  “小哥要去临安求医?”

  “正是。”

  “呵呵,”书生一把打开折扇,边摇边道,“小生虽不才,但却自信抵得过皇宫里太医。恕我直言,小哥的毒就是到了临安恐怕也无人能医。”

  “什么?”

  任未明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临安,此时听得对方这样说,只觉得原本的一线生机再次破灭。

  “那岂不是...”任未明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

  杨玲见状把手搭在任未明的肩膀上,像是在安慰他。又朝书生恨恨地瞥了一眼,心下道“哪里要你个穷秀才多事!”

  “罢了,”任未明苦涩地一笑,“可能这就是天意吧!”

  “未明...”

  杨玲一时不忍心,竟柔声叫出这样亲昵的称呼。

  任未明抬头看着杨玲,晶莹的眸子里已无一丝恨意,反而充满了感激。

  任未明只当她是愧疚,又岂知眼前少女心中的千丝万缕!

  “小哥不必太过悲伤,天无绝人之路,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书生也安慰道。

  “但我还是要去趟临安,”任未明说着站起身,像是重整精神,“师傅临走时嘱咐我去临安代他会一位故人,就算我死了,也要达成他老人家的愿望。”

  书生赞许地点点头,“不瞒小哥,小生正是临安人,对那儿的人也还算熟悉,不知小哥要会的是哪位故人?”

  “师傅只告诉我去找一个叫‘百善书生’的人。”

  “什么?!”

  书生失声道。

  “公子何以如此惊讶,难道你认识他?”

  “你是不是从‘无缘谷’来?”书生上下打量着任未明,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怎么知道,难道...”

  “错不了错不了,绝对错不了!”书生像是自言自语,随即又仰天狂笑,“哈哈哈哈,8年了,真是想不到,哈哈哈哈!”

  儒雅的书生竟一反常态,任未明和杨玲都被弄得不明所以。

  “我就是你要找的‘百扇书生’,哈哈哈哈!”

  其实刚才能他说出自己从无缘谷来任未明就已经猜到七八分了,但此刻,在远距临安千里的枣阳,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在一个小酒店相遇,任未明一时还是不能相信。

  至于杨玲,早在来枣阳的路上就听任未明讲过要去临安找一个人,此时见眼前的书生自称就是任未明要找的人,当下亦是倍感意外。

  “师傅让我去临安找你,怎么...你真的是‘百善书生’?”

  “呵呵,我知道你一时不会轻信,我也是因为繁务缠身刚刚到的枣阳。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看好了!”

  话音未落,只见他瞬间挥出手中纸扇,扇子贴着一空桌桌面扫过,在空中转了个圈又回到书生手中。

  “呵呵,”书生笑着冲那桌子轻轻这么一扇,刚刚还完好无损的方桌瞬间折为了两半,裂开着向两边倒塌。

  “‘百无一用弄纸扇,神兵难挡俏书生。’在下正是‘百扇书生’范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