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大欢喜 情不自禁拥佳人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书生刚才那一招“飞扇断木”使得轻松,却让在场的两人开了眼界。

  任未明曾跟师傅习得些刀飞剑走的功夫,但终究是皮毛,哪里见过纸扇飞出还能打个弯折回来的手段?心想此人虽看似弱不禁风,竟是个武林高手,确实称得上“神兵难挡”四个字。不用说,不谙武学的杨玲则更是目瞪口呆。

  “当年我和弟弟范如武与你师傅一同拜入无缘野老门下,各自学会一门绝艺,这飞扇便是其中之一!”

  任未明只道这书生与是师傅旧交,却不想竟是同门师兄弟。

  看形貌应是师傅稍长书生几岁,任未明大叫一声“师叔!”便跪倒在地。

  “贤侄快快请起!”书生一把扶住任未明。

  本来半路冒出来个行为怪异的书生就很突然,现在又一下子成了任未明的师叔,杨玲这下子彻底懵了。

  “师叔!”任未明几乎哽咽了,仿佛有一肚子的苦水要跟书生要说,一时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贤侄不必多礼,先行起来再说。”书生扶着的手稍一用力,任未明只觉得身子一轻,顺着力道站起身来。

  “想不到古师兄竟收了这么个好徒弟!”书生感慨万千,“八年前无缘野老仙逝,我兄弟二人艺成下山,你师傅则留了无缘谷。后来听说他不知从何处收了个徒弟,刚才你说自己从无缘谷来,我便认定是你无疑了。”

  “师傅姓‘古’?”

  书生一愣,“难道不是么?”

  “不不不,”任未明忙解释道,“师傅从未跟我提及过自己的姓氏,我甚至连他长得什么样都没见过。”

  “有这种事?”书生沉吟片刻,“也难怪。他是不是一直身着黑袍,”说着指了指任未明,“就是你身上这件。还一直蒙着面纱?”

  任未明听他说得细致,更是确信此人便是自己师傅的同门,自己的师叔。

  “没错,正是如此!师叔可知师傅为何这般?”

  “唉,”书生叹了口气,“你师傅年轻时人称‘阎王手’,江湖人谈之无不色变。他曾遍访各门各派较量武艺,但说是切磋,和他比试的不是折了手脚就是当场丧命,他也因此结下了不少仇家。”

  “所以他蒙面,为的就是躲避仇家的追杀?”杨玲接到。

  书生点点头,“不错。后来天山掌门徐长峰不忍见更多人命丧他手,便亲自下山想劝阻古师兄,可他哪里听得,自然是和徐长峰大打出手,结果不敌,还受了重伤。”

  任未明哪里知道这些,早已是听得入神。

  书生接着说道,“当时无数武林人士围观,见古师兄落败纷纷嚷着要为中原除害,杀之以绝后患,唯独吾弟如武不忍,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向徐掌门求情,希望他可以给古师兄一个改过的机会。”

  “结果徐长峰同意了?”杨玲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书生这次却摇了摇头,“徐掌门见古师兄劣性难改,决意要取他性命,最后还是少林方丈慈悲为怀,出面保得他一命。后来古师兄获救,还与我兄弟二人结义金兰,但从此就一直蒙着面纱了。”书生说着看了一眼任未明,“相信你师傅不让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怕为你招来连累啊!”

  知道了师傅的难言之隐,任未明这才恍然大悟。

  “对了,方才我听这位姑娘叫你‘未明’是吧。”

  “啊,”任未明这才想起来自己一时兴奋竟忘了禀告姓名,“我叫‘任未明’,师叔以后就叫我明儿吧!”

  “好好!”书生颔首道,“明儿,刚才你说你师傅和你分开了,你可知道他此去何往?”

  “师傅他去追一个胖和尚了。”

  “胖和尚?”

  “唉,这就说来话长了...师叔若无急事可否到房内一叙,明儿慢慢讲给您听。”见到了师叔,任未明也就不再那么急着赶往临安了,中毒的事也被他抛在了脑后。

  “好!”

  书生命随从的二人在楼下等候,自己则和任未明与杨玲进到楼上客房。任未明讲述了遗孤阁遭遇怪僧的事,但未提及《天山阴阳宝典》,只说是师傅传给自己的一本秘籍;说明他和杨玲在林中的遭遇时,也省去了自己中毒的事情,却说成是那怪僧所为。二人说了半晌,书生要离开时已是深夜了。

  “想不到贤侄此行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书生感慨道,“至于贤侄身上的毒...”

  “啊,师傅说我中的是‘噬魂散’,需到临安找一位号‘不治自愈’的神医,方能起死回生。”

  “‘不治自愈’...”书生若有所思,“却是没听过有这么一个人...也罢,今日你暂且住下,明日一早我备辆马车,同你一道回临安,若真有此人,师叔定帮你寻他出来!”

  听到师叔要与自己同行,任未明自是十分欢喜,急忙称谢。

  送走了师叔一行三人,任未明和杨玲回到了客房。

  “太好了,想不到竟让我在这儿碰到了师叔!”任未明依旧一脸兴奋。

  杨玲的心情就没那么好了,毕竟范如文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你倒是高兴了,”她兀自倒了一杯茶,猛地饮了下去,仿佛那是一杯烈酒,“见到了亲人了,不用我这个多余的人陪着了。”

  任未明见杨玲撅着嘴,一脸的不情愿,知道她是怕自己被冷落,便安慰道:“怎么会多余呢,明天咱们一起走,要是你不肯,那我也不去临安了!”

  杨玲当然知道任未明是为了哄自己才这么说的,但即便如此她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唉,本来还打算和你一道骑马去临安呢,沿路美景如画,只有你我二人...”杨玲一时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心里话,一旁听着的任未明却早已满脸笑容。

  “你到底有没有听人家说话,就知道在那里傻笑...”

  “我听着呢啊,你说想要和我一起骑马看美景,只有咱们两个人...”

  “我呸呸呸!”杨玲轻拍自己的樱唇,“鬼才要和你一起骑马看景呢,我...我那是说着玩的...”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看到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因害羞而脸红,任未明没等杨玲把话说完就走过去一把把她抱住。

  “你干嘛!”

  “杨玲我好开心。”

  “你,你开心关我什么事,放开我啦,你个小淫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