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奇谋破 擒敌不成反被捉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杨玲起初一心只想推开任未明,纤手在他的怀里胡乱扑打着,但渐渐地她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也不再挣扎了。

  “未明,你喜欢我么?”

  她倚在任未明的肩头,轻轻地问道。任未明哪里和女孩子如此亲近过,本来只是因为高兴而情不自禁,现在却怎么也松不开手,仿佛身体已经不再听从自己的使唤,只能这样紧紧地抱着杨玲。

  “嗯,我喜欢你!”

  双臂搂着纤细的柔腰,鼻子里闻得是女性特有的淡淡体香,此时的任未明早已是意乱情迷。莫说是要他说出平日里不敢说的甜言蜜语,就是杨玲让他为自己做任何事情,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任未明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许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小淫贼,肩膀都被你给弄酸了。”

  杨玲娇嗔道。

  “疼么?对不起,我...我一时控制不住太用力了...”任未明一脸关切。

  “哼,对不起就行啦。”杨玲佯装生气,扭过身去。

  任未明也知道自己刚才太鲁莽,此时以为杨玲真的生了气,不禁慌了手脚。

  “我,我...那你说怎么办?”

  任未明急得连嘴皮子都不利索了,杨玲却在抿着嘴偷乐。

  “想让我原谅你也行,”她转过身,“但必须让我狠狠地打你一下!”

  “打我?打我真的能让你不再生气了么?”任未明哪里在乎自己挨不挨打,他一心想着的只有怎么哄好杨玲。

  “当然能啊,你先闭上眼睛。”杨玲狡黠地望着任未明。

  “为你身重剧毒都不怕,还怕你打么。”任未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乖乖闭上了双眼。

  “好了,我要开始打了哦。嗯,先打哪里好呢...”

  就在任未明憋着一股劲儿准备好挨打的时候,双唇却微微一热。

  杨玲轻轻给了他一个吻。

  待任未明缓缓睁开双眼时,杨玲早已跑出了客房。

  “小淫贼我喜欢你!”

  ★☆☆☆★☆★☆☆☆★

  吕兰自领了军令,一路南下,来到了黄州。

  黄州居长江北岸,大别山南麓,风景秀丽,素有“古名胜地,人文薮泽”之称。退守蒙军扎寨黄州城以北不足百里之处,扼住枣阳至安庆要道,虎视眈眈,欲趁机反扑。

  吕兰虽是女子,但凡有战役必身先士卒,且对下属管理严格,加之又是吕文焕的妹妹,军中之人多对她敬畏三分。此次来到黄州,亦是接管了守城将领的兵权,将自己的部队壮大到了8000,誓要拿下蒙军残余。

  吕兰官拜团练使,不仅勇猛,且颇有军事头脑。此次追剿不知蒙军是否有援军,所以她迟迟未敢猛进,而是先到黄州补给,备足粮草,整顿军容。

  吕兰身边有位谋士,名唤纪星客。此人年逾五十,身材矮小,博通天文地理,兼具一身武功,原是吕文焕身边心腹,后被赐予吕兰。

  “纪先生。”吕兰来到城门上,看见纪星客正仰观天象,似有玄机。

  “吕将军。”纪星客听出是吕兰,却头也未回,继续望着天空。吕兰知道他不是不懂礼数之人,平日见了自己必深深一揖,此刻不予正视,必是有重要之事。

  “蒙军且战且退,不肯与我军正面交锋。先生可有良策?”

  “敝人日批经卦,《兑》现而《巽》伏,此为风雨象;天干五行,壬癸主北,属水,乃聚阴之位。”

  “先生的意思是?”

  纪星客捋了捋两寸髭须,胸有成竹,“就是说今晚将有一场大雨,而蒙军恰恰居重阴之地,风雨最为猖獗。”

  “先生是说,趁今夜大雨去攻?”

  纪星客点点头,“不错!蒙军北临淮水,无处可逃,我们趁雨偷袭,其必乱。”

  吕兰低头来回踱着步。纪星客的建议确实值得考虑,但她身为一军主将,做任何决定都必须慎重,否则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纪星客自然知道吕兰的顾虑,道,“将军不必急于做决定,可先行布置兵属,如果有大雨,则带兵去袭;如果没有,则按兵不动。如此一来,可保万全。”

  是夜,亥时,狂风大作,暴雨如期而至。

  吕兰按照计划,带着8000精锐出发了。这八千兵卒,皆带有雨蓑,且鞋底都仿着马蹄那样钉了防滑的铁掌。

  虽然早有防备,但泥路难行,部队的前进还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阻。吕兰本来骑着马,见马蹄深陷泥淖,也弃马步行。

  行至距蒙寨不到一里处时,吕兰命令部队兵分三路,分别从左、右夹攻,中路则由其亲自带军突破。

  胜败在此一举。吕兰此刻心中浮现着哥哥不舍的表情,范文虎嘲笑的嘴脸,百感交集,大喊一声“杀呀!”便带4000人马从正面冲将过去。众将士亦是士气振奋,个个高喊着口号冲进蒙军阵中。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行沿路竟无一人把守,来到帐前亦无一兵一卒,偌大的蒙军营寨竟变成了无人区。这时左右两路奇兵也赶到了,见到此等景象,不禁没了方寸。

  众人正疑惑时,纪星客如梦初醒,大叫一声“不好!撤军!”

  然而话声未落,只听得周围号声四起,蒙军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看情形少说也有两万人。他们似是早有准备,此刻队列整齐,盾牌兵蹲身在前,弓箭手上弦以待,后面还有步兵压阵,将宋军层层包围。

  偷袭不成反被捉,久经沙场的吕兰知道此次必定凶多吉少了。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天衣无缝的计划会被鞑子识破。

  就在两军僵持不下时,蒙军阵内一人骑马而出,定睛看时,正是大将阿哥兀术。

  只见他驱马缓缓来到两军中间,朝着吕兰,哈哈一笑:“吕将军,你们想偷袭我,我却顺水推舟给你们来了个瓮中捉鳖,如何?”

  宋军无论在人数还是地形上都处于绝对劣势,但两军交战最忌自损锐气,吕兰虽知大势已去,却仍故作镇定道,“将军可是我大宋子民,竟将我大宋文语运用自如?”

  “呵呵,”大雨打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但吕兰仍感到了阿哥兀术狰狞的杀气,“早就听说宋军有一女将吕兰,智武双全,今日看来果然有大将之风!”

  雨声作作,两人虽仅几丈之遥却几乎是喊着对话,“将军神算,吕兰甘拜下风,但尚有一事不明----你们如何知道我军今夜会来偷袭?”

  “哈哈哈哈!”阿哥兀术狂笑道,“到了地府你自然就明白了!”随即右手一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