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全军覆 死里逃生路不明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随着阿哥兀术一声令下,蒙军如洪水般袭来。

  无处可躲的飞箭,坚如磐石的藤甲兵,势如猛兽的铁骑......大宋军队顿时陷入了苦战。

  雨水模糊了视线,也冲出了条条血色的河流。吕兰挥舞着长枪左右拼杀着,耳朵里充斥着愤怒的咆哮和痛苦的悲鸣。道道红光闪过,此时的她已经抛却了胜败,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只有身为一名将领的尊严。

  眼看着宋军兵卒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所剩力量已经不多。吕兰也多处负伤,殷红得伤口处不断冒着鲜血。

  突然人群中一个声音喊道:“保护吕将军!”发出这一命令的正是纪星客。只见他飞起一脚踢翻了一个蒙古骑兵,自己则纵身上马,朝着吕兰的方向冲杀过来。

  蒙军擅长骑术和射术,忽必烈手下号称十万铁骑,个个能骑善射。他们设计的马掌也甚为精妙,不同中原的月牙形马掌,蒙古战马的马掌不仅耐磨,且成圆饼状,面积颇大。钉上了这样的马掌,即便是在泥泞的路面马儿也能行动自如。

  纪星客在乱战中见敌军骑兵不但没有深陷泥淖反而灵动自如,急中生智下夺过一匹战马,欲营救被困在前方的吕兰。

  且说宋军听得纪星客一声令下,前方的士兵簇拥着把吕兰围成了一个圈,保护其中;后面的部队则自动让出了一条路,让纪星客通过。其实从一开始纪星客就预料到了落败的结果,盘算着怎样救出吕兰,此刻纵马直奔战场前方,来到吕兰跟前。

  “将军快上马!”纪星客伸出右手。

  吕兰知道他是要带着自己逃离,哪里肯干,当即呵斥道:“我吕兰誓死不做逃兵,你们都给我让开!”

  就在此时挡在吕兰身前的一个步兵中箭倒下,临死前挣扎着喊道,“吕...吕将军,快逃!”说完便一命呜呼了。

  吕兰心下一激,怒吼一声便要冲出去杀敌,然而未等自己反应过来,却只觉得背后一阵剧痛,回头时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举着枪柄的纪星客。

  “你......”吕兰昏厥了过去。

  纪星客扶起吕兰,将她置于马背,喊道,“众将听令,向西面突围,杀出一条血路护送吕将军!”

  蒙军三面都是重兵,唯独西面地势平坦,不易埋伏,故只有少数兵卫把守。此刻阿哥兀术听得宋军要从西面突围,即刻下令南北两面部队向内侧收拢,企图堵住其退路。

  然而为时已晚。宋军且战切退,后撤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锥子阵型,锥尖直指西面,冲锋部队势如破竹。阿哥兀术眼见纪星客就要冲出重围,策马追去,同时举起了弓箭。

  要说马背上动荡颠簸,想要坐得平稳都是极难,而身为忽必烈麾下大将的阿哥兀术却可于奔驰的战马上百步穿杨,他这一箭几乎拉断了弯弓,只听得“嗖”的一声,飞箭疾出。

  “啊!”纪星客只觉得背上一阵刺骨剧痛,顿知自己已经中箭,要紧牙关抓紧了缰绳。

  “驾!”

  一匹战马自战场末端飞驰而出,如一道流星,奔向黑夜的远方。

  身后惨叫声一片,纪星客任老泪被无情的雨水冲刷开去,头也不回地策马向前。

  他多想自己和身后为国捐躯的兵士们一道战死沙场,但他不能,当年吕文焕把自己派到吕兰身边,无论如何,就算是苟且偷生他也要保得吕兰周全!

  雨已渐稀,东方缓缓升起一片霞云。

  纪星客的背上仍插着箭枝,每一个轻微的震动都令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终于,意识渐渐模糊的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登时便跌身下马不省人事。

  雨过天晴,朗日当空。无人的荒野里两个人躺在泥泊之中,昏厥不醒。

  一夜的激战,8000精锐全军覆没,宋军阵内无一生还。漫山遍野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其情其景惨不忍睹。

  “将军,从这里开始有三个岔口,不知他们逃往哪一方向!”

  阿哥兀术带领了一队人马追赶纪星客二人。吕兰是大宋重将,又是襄阳首领吕文焕的亲信,蒙军怎么会善罢甘休让其轻易逃生?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阿哥兀术下令兵分三路分头去寻,誓要擒到这二人。

  ★☆☆☆★☆★☆☆☆★

  任未明一夜未睡。不论是偶遇师叔还是和杨玲的激情相拥,都让他久久不能入眠,只听得窗外雨声连连,似伴君心。

  范如文一早便带了马车来接二人,同行的依然是昨天的那俩个大汉。然而任未明却执意要和杨玲骑马而行,范如文不明其中就里,也不勉强,自己坐进了马车。

  雨后的秋风更觉凉爽,雨后的秋景愈发清新。一路上任未明和杨玲悠闲地骑着马儿,有说有笑,好不自在。

  “未明,你为什么不坐马车非要骑马呢?”

  任未明嘿嘿一笑,并不答话。

  “呆瓜,问你话呢!”杨玲却不肯饶。

  “你明知故问嘛,是谁说的想和我一起骑什么马看什么景来着......”任未明说得调皮,杨玲却怪他不知婉约,屡屡拿女孩子家心事说笑,道了声“不理你了!”便策马而去。

  任未明不谙马术,一直骑得微微颤颤,见杨玲纵马奔去自己也学着脚下一蹬,“驾!”便要追去。岂止马儿稍稍跑出些速度自己就稳不住身了,只得伏在马背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杨,杨玲,等...等等我!”

  另一边,吕兰纪星客二人仍躺在荒野中昏迷不醒。

  “呃......”纪星客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翻转的天地“这是哪......”他挣扎着想坐起来,一用力却感到腰部一阵剧烈的疼痛。

  “啊!......"纪星客所中之箭有三分之二都插入了体内,他忍着剧痛没有去拔箭,因为他知道,如果盲目的拔箭,自己的内脏则很有可能会被箭尖的倒钩所伤。

  这时他突然看见离自己不到两丈处还躺着一个人,正是吕兰。

  “将...将军!”纪星客以双肘做足,向吕兰艰难地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