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考试(二合一)
作者:闷骚淡定哥      更新:2015-06-26 18:17      字数:0
  萧何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自己老姐的寝室楼下,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好怎么对老姐说明自己的来意,老姐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那小脾气要是上来,自己肯定会被狠狠的修理一顿。要怪就只能怪自己,谁叫自己犯贱,答应朱释浩了呢。

  在楼下站了半天萧何都没有想好怎么去根老姐说,如果这是自己追别的女生萧何一定不会有任何犹豫,可是这人是自己的老姐啊。萧何就在楼下一直想一直想,但是最害怕的事情却来了,萧亚轩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发现萧何一个人在那里傻傻的站着,就走了过去对着萧何道:“你在那傻站着干什么呢。”

  “啊那个老姐饿不,我去请老姐吃饭。”萧何憋了半天才整出这么一句话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又遇到什么困难了?”萧亚轩一阵见血的道。萧何猥琐的嘿嘿笑着“没什么,真的就是想请老姐吃个饭而已。”

  既然萧何都主动请自己吃饭了,秉承着不吃白不吃的风格,萧亚轩就跟萧何去了餐厅。对了萧亚轩来说萧何请自己吃饭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如果不狠狠的宰萧何一顿都对不起自己来这趟餐厅。

  只见萧亚轩拿起菜单,指了指三样菜,就把菜单交给了服务生。这可给萧何乐坏了,可是萧亚轩下面的一句话就给萧何弄得非常郁闷了。萧亚轩把菜单递给服务生之后就对服务生说:“除了这三个每样都来一份。”当萧亚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看见萧何的嘴角一直在抽搐就好像得了羊癫疯一样。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萧亚轩也有点怀疑的想到:难道老弟真的就只是请自己吃饭这么简单?

  就在两人吃的正香的时候,朱释浩也来到了这个餐厅,看到了萧何就主动过去打招呼”你也在这啊,我也总来这家餐厅,这个是谁,你还没给我介绍呢。”看到朱释浩的到来,萧何赶紧起身腾出一个座位让朱释浩坐下,然后超热情的为朱释浩介绍到:“这个是我姐姐叫萧亚轩,姐姐可是家族里的掌上明珠,而且又是校园里数一数二的美女,能和我姐姐在一起吃饭绝对是你的荣幸哦。”

  在上次朱释浩和萧何决斗的时候萧亚轩也在场,两人当时的关系貌似是很恶劣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可是这萧何表现的也太热情了吧。一番介绍后朱释浩就这样的和两人一起吃饭了。

  萧何和萧亚轩也不跟朱释浩客气什么,拿着筷子就继续吃饭,在两人眼中仿佛没有朱释浩一般,两人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食物上,当两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萧亚轩才对着萧何到:“这人是谁?”朱释浩顿时昏倒,原来她吃了半天的饭竟然都没注意到我。萧何的头上现在也是一条黑线,于是又给萧亚轩介绍了一遍朱释浩。到最后朱释浩自己还加了一句“我是战将年级的战榜第一。”

  可怜的娃啊,难道你以为你是战榜第一我姐姐就会喜欢你了么,要知道追我姐姐的人别说战将,就连战宗都有啊。本来期望着萧亚轩回答着:哇原来你就是战将年级战榜第一人什么之类的话,可换来的却只是一句淡淡的哦。这一个哦把朱释浩的心摔的是粉碎啊。可惜这些和萧亚轩都没什么关系,就连旁边的萧何都有些同情朱释浩了。

  今天最让萧何高兴的事情就是因为朱释浩的到来,这顿饭的钱自己不用掏了。其实今天本来是萧何和朱释浩两人算计好的,本来萧何准备自己掏这顿饭钱,可是朱释浩却主动帮自己买单这可给萧何乐坏了,越看朱释浩越顺眼。

  回到寝室萧何就教导朱释浩说:“女人嘛,你对她不能太热情你得慢慢来,就算她直接答应你和你交往了你也体会不好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快乐是在追求对方的过程中找到的,慢慢别着急,哥看好你!”虽然朱释浩是战将巅峰的修为,但是对于感情来说朱释浩可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被萧何这么一顿忽悠,朱释浩觉得萧何说的话也有道理了,而以后的日子里朱释浩也屁颠屁颠的为萧何忙前跑后,就为了在萧何这里多得到些恋爱经验。

  小博和大脑袋看到朱释浩竟然也被自己的老大给征服了,更觉得自己认了萧何当老大是多么英明的决定,对萧何的崇拜也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就这样过了半年,虽然萧何不能修炼战气了,但是却一直没有间断过对精神力的修炼,现在的萧何已经能感知到周围十米的一切了,就算没有了战气,萧何也不是那么的弱小,如果再让自己和朱释浩比试,萧何敢肯定自己一时半刻绝对不会落败,哪怕朱释浩现在是战将巅峰。

  这一学期也快结束了,每次的期末考试也到来了。如果不能通过考试将继续留级,如果通过了则升到自己实力所相对应的班级去,如果连续三次没有通过那将开出学籍,因为学院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庸才!

  因为这学期结束了之后萧何要去玄天宗去解决自己经脉堵塞的问题,而陈雪又是玄天宗宗主的女儿,所以萧何就先去办公室找到了陈雪。

  陈雪正在整理文件,不过萧何可没那么礼貌,来到陈雪面前就说道:“导师,这次学期结束我想让你带我去一次玄天宗,我知道你是玄天宗宗主的女儿,因为我有要是相求必须得去玄天宗所以请导师带我去。”

  陈雪道:“玄天宗可不是说进就进的,虽然我是宗主的女儿,但是我也不可以随便带人去玄天宗,宗门之内的规矩很多的,而且也不是父亲一人说了算,如果是父亲一人说了算我也就帮你了,对不起,我真的是爱莫能助。”

  萧何看到陈雪拒绝自己就焦急的说道:“不是我为难导师,而是我真的必须去玄天宗,因为我的筋脉全部堵塞,已经无法修炼战气了,玄天宗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不去玄天宗我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而且玄天宗我也有认识的人,我这还有他给我的信物呢。”说罢就从怀里拿出当初上官浩天交给自己的那枚令牌。

  当陈雪看到这令牌之后,眼眸中充满不可思议的表情,惊呼道:“浩天令!你赶快收起来,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你就有杀身之祸了。”萧何看到陈雪这么惊讶之后也意识到了浩天令的重要,又疑惑的对着陈雪问道:“什么事浩天令?”

  陈雪道:“浩天令乃是专属上官浩天的令牌,见其令牌如见本人,虽然不知道这块令牌你是怎么来的,但是这块令牌如果出现在大陆上,足以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了。上官浩天乃是当世第一的战帝巅峰强者,离传说中的战神也就差那么一步了,而他的行为则是亦正亦邪做什么全凭自己的心情,谁也无法掌握到他的想法,而这浩天令则是他的信物,因为浩天令代表着天峫的下一代传人,天峫就是上官浩天所在的宗门,只不过他们这个宗门比较独特从来都只是一代单传,既然你又这块令牌别说让我带你进入玄天宗了,就算是你自己大摇大摆的走进玄天宗都没人敢拦着你。”

  萧何没想到这块令牌竟然来历这么大,而且上官浩天竟然不是玄天宗的人,而是自己有门有派,萧何又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可是为什么大家说上官浩天的时候都说是玄天宗的上官浩天呢。”

  陈雪又道:“其实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上官浩天是属于天峫的,上官前辈也懒得解释,所以外面的人就误会了,以为上官前辈是我们玄天宗的人呢,而也正是因为上官前辈我们玄天宗在五大宗门里面一直位居第一,所以基本上官前辈有的要求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到。”

  萧何离开的陈雪办公室,心中一直想着上官浩天,原来他竟然是当世的第一强者而且还是战帝巅峰,可那次看见他的时候为什么他都快要死了?当初他走的时候又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这么珍贵的浩天令他竟然留给了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困扰着萧何,不过萧何的神经一直比较大条既然想不清楚还干嘛要去想呢,传到桥头自然直。

  回到寝室睡了一宿第二天就是期末考试了,考试的内容只有两项,理论、实战。对于萧何来说理论上的东西是太轻松了,有当初的上官浩天教导这理论对自己来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而实战就比较让萧何郁闷了,自己连战气都没了还拿什么和别人实战,就算自己运用精神力可以达到一个不败的地步,但是这有什么用自己是能保持不败,可是自己连打倒对手的实力都没有。大不了留级一年而已,这就是此时萧何心里的想法。

  萧何来到班级就发现一个很操蛋的事情貌似自己又迟到了,而且好像全班的同学都在等自己一眼,无视众人可以杀人的眼光,萧何就这样淡定的来到自己的座位上,而陈雪看到萧何也来了,就对着下面道:“考试开始!”

  当陈雪说完考试开始这句话后,竟然发给了大家每人一张的卷子,原来这理论的考试就是答卷,当卷子发现到萧何手中的时候,萧何看了看卷子的内容顿时就笑了。

  什么是战气?战气的运用及战技的运用?战气纯度的作用?分辨战气等级的方法等等。

  这对萧何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只见萧何提起笔来在卷子上一顿狂写,萧何现在的状态真是应了一句话,下笔如有神。考试的时间是三个时辰,可是萧何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把卷子交了上去。

  陈雪接过萧何的卷子看了看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写的是什么玩意?这就是陈雪此时心里的想法。

  看到陈雪的表情下面的学生也都在幸灾乐祸,一看陈雪的表情就知道萧何的答案一定让这位美女导师相当的不满意了。再看看那萧何卷子上写的答案。

  什么是战气?答:能把敌人打到的气就叫战气,附加两句能把敌人吓到的气叫霸气,能把敌人气到不战而胜的是牛气。

  战气的运用和战技的运用?答:战气的运用就是运行的时候看起来好看一些身上带些颜色,战技的运用就是把战气更华丽的释放出来。

  分辨战气等级的方法?这个是萧何唯一一个回答看起来比较正经的题目。

  萧何交完卷子之后就准备离开班级回到寝室去修炼精神力,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被陈雪叫住了。“你给我站住!就你这样的卷子还敢交给我?”说完就把萧何的卷子给撕的粉碎,而陈雪那漂亮的脸颊上也因为萧何答卷而气的有些涨红,不过看起来却极为可爱。

  “我的美女导师,我的卷子怎么惹着你了,竟然被你这样的虐待,难道是我的答案太优秀了,优秀的连您都嫉妒所以你才撕碎我的卷子?”萧何就这样无耻的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陈雪现在连杀了萧何的心都有,自己第一次当导师就遇到这样的学生,如果以后每年都有这样的学生陈雪都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气死。

  “你给我拿一份卷子重新去作答,如果你一直不通过今天就留在这里给我一直写,一直写道我满意为止。”说完就给萧何又重新发了一份卷子,萧何看陈雪这架势如果今天自己不通过恐怕真得在这里答一天的卷子。

  重新了拿了一份卷子萧何就又回到了座位上重新写,而旁边的同学都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来看着萧何,对于这样的眼光萧何一直都在无视着,这次萧何没有像刚才一样提笔就写,而是在写之前考虑了半天才下笔。

  什么是战气?这个问题很久以前的时候上官浩天就问过萧何,那个时候萧何的回答就是战气就是通过自己修炼或者实战来一点点积攒出来的能量。而上官浩天当时听了萧何回答后却摇了摇头,对着萧何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战气只不过是一种媒介而已,如果你自己很弱很愚钝就算你是战神强者都没有用,在修炼或者实战的时候积攒出来的能量,勉强能算得上战气,真正的战气是要在这一点点积攒出来的能量中提取出最纯的那一部分,而斑驳的那部分直接舍弃掉虽然这可能会大大的影响到你的修炼速度,可是如果你的身体里全部都是最纯的战气,在同级中你就是无敌的存在,甚至连越级挑战都不是不可能。

  当时的萧何还小根本不能理解上官浩天的话,可是随着时间久了萧何就慢慢的理解了上官浩天的这一番话,而萧何也一直按照着上官浩天教导的方法去做,要不然以萧何的天赋现在恐怕早就已经突破了战将达到战魂级别了,而且就算是战将中阶力战战将高阶的朱释浩还能立于不败之地这全都是战气纯度的功劳。

  萧何想着想着就把这些话都写到了卷子上,后面的两个问题萧何也都直接借用了当初上官浩天的话,这也算是一种小小的作弊吧。这次大概用了一个半时辰萧何就又交上了卷子。在同学们的注视下萧何又把卷子再一次的交给了陈雪,在别的考生看来萧何的结局和上次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但是当陈雪再次看到萧何的卷子时,脸上的表情是一换再换,先是感叹,然后是质疑,最后定格为震惊。

  萧何所说出的这种修炼战气的方法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其实已经有前人了,那就是上官浩天。如果真的按照萧何所说的这种修炼方法修炼,那么真的可能在同级别中无敌甚至可以越级挑战,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放下冲击下一级别的机会,而慢慢的去提纯战气呢?

  最开始陈雪看了看萧何的答案之后觉得萧何所回答的一切问题都只是设想虽然出发点很好但是却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仔细思考了一会之后又觉得不是完全不可行,如果当这些设想成为现实的时候那么强者是可以批量生产的了,所以陈雪才会那么的震惊!

  陈雪平复了心中的激动对着萧何淡然的道:“这真的是你写的么?”“不是我写的难道还是别人写的么?”萧何一脸无奈的表情的说道“不用看了,这就是我写的,我的字迹难道你不认识么,貌似刚才你还撕了一次我的卷子呢。”

  “我的意思是这卷子上的答案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么?”陈雪的声音有些急促了,因为陈雪意识到如果这一切都是萧何自己想出来的,那么萧何绝对是一个天才,如果把萧何拉入自己家的玄天宗,宗门的实力绝对会再猛涨一次,强者不难求,难求的是创造强者的人。

  萧何秉承着死不承认的精神一口咬定了这就是自己想出来的,完全把上官浩天放到了一边。而此时陈雪看萧何的眼光也变了,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平静了,而是充满着热火,对人才极度喜爱的热火,不过这热火貌似在萧何看来是爱火,萧何又一次的误会了陈雪的意思。

  萧何的双手扯着衣角,低着头腼腆的说道:“导师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可是这里有这么多人我是不好意思的。”陈雪听到萧何这猥琐的话语之后眼中的热火也转变成了怒火,刚欲发怒便注意到了教室里还有这么多考生呢,不能在大家面前太泼辣,于是就偷偷的把手放在萧何的腰间,两根手指头夹住萧何腰间的肥肉,瞬间一个三百八十度旋转,萧何当时拆点痛的喊出,但是教室里又有这么多人看着呢,萧何就一直忍着没有发作,但是萧何的脸色却也憋的通红了。

  古人果诚不欺我啊,装逼的会遭雷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