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玄天宗,出发!
作者:闷骚淡定哥      更新:2015-06-26 18:17      字数:0
  医务室病房里,萧何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病房还是那个病房,床也依旧还是上次的那张床,只不过看护病房的人换了,上次是小魔女而这次却是陈雪。

  陈雪的样子看起来也是极为疲倦,看那样子也是看护了萧何很久才累到睡着的。看着陈雪那天使一般的脸庞,萧何的手情不自禁的就落在了陈雪的脸上温柔的抚摸,那样子就像一个丈夫抚摸着自己的妻子一样,这种感觉萧何很喜欢,萧何真希望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可是现实和希望往往是相反的,当萧何刚刚抚摸到陈雪的脸的时候,陈雪也醒了过来,陈雪看到萧何那暧昧的动作,那如玉一般的脸颊上也泛起了两朵红云。

  陈雪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迅速的离开了萧何的手掌,病房中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暧昧了起来,陈雪看到萧何醒了就关心的问道:“你怎么这样啊?你难道不知道你昨天强行运动战气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么?第一难道就那么重要么?以后你再这样我就…”说完陈雪的的玉手就放到了萧何腰间顿时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萧何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给弄的抻着脖子大叫,看那架势就好像有人要强暴他一样。“喊什么喊,我都没有用力,你要是再喊我可就真的用力了。”陈雪佯装发怒的说着,而萧何却想这还叫没有用力,如果要是用力了那自己腰上这点肥肉不得能挤出油来?不过萧何可不敢说什么,当时就停止了那杀猪一般的吼声。

  陈雪看着萧何吃瘪的样子“扑哧”一声就笑了,萧何看着陈雪的笑容觉得陈雪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萧何想都没有想就向着陈雪的唇间吻去,陈雪还在那低头笑呢,一抬头萧何就已经吻上了自己,而萧何的这一个吻对陈雪来说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一点准备都没有陈雪就着这样被萧何夺走了初吻,虽然心里很生气可陈雪却没有推开萧何,而是任由萧何肆意的吻着自己,这一吻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萧何回想起刚才的一吻就觉得这个吻真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唇分,萧何和陈雪都相互的看着对方,萧何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的冲动,就对着萧何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那样看着你的笑容就觉得你是全天下最美的女生,就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导师你要打要杀就来吧?”说完萧何还做了一个任陈雪宰割的姿势,陈雪看到萧何这个样子也气不起来,心想:这个活宝啊,我算是栽在你的手里啦。

  陈雪临走的时候还提醒着萧何,等修养好了之后就去找陈雪,然后两人就一起去玄天宗解决萧何经脉堵塞的问题。陈雪走后房间又剩下萧何一人,不过对萧何来说却不寂寞,萧何一个人就躺在病床上回想着刚才那香艳的一幕,经过这一吻萧何也确定了陈雪也肯定对自己有意思要不然刚才自己吻她的时候,她完全有机会推开自己,越想萧何就越兴奋,就这样萧何在病床之上又是哈哈的一阵狂笑,而病房之外的医务人员皱眉的说道:“病房里那人又犯病了。”如果这话让萧何听到不知道萧何会不会再吐一口血晕过去。

  仅仅修养了三天萧何的伤势就全部好了,身上也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不只是医务人员就连萧何自己都暗暗惊奇自己的复原能力竟然会这么好。

  离开了医务室萧何就回到了寝室收拾收拾自己的行李就准备去和陈雪去玄天宗,现在的寝室是很清静的,所有人都已经放假回家了,但是萧何回到寝室却发现了郑思宇,对于这个人萧何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在小博的介绍下算是简单的认识了,萧何看到郑思宇就一个人双目无神的坐在床上,眼角还有些微微的湿润看那样子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萧何也没太注意收拾收拾就离开了寝室,可是当萧何刚出寝室门的时候寝室里面就来了“咣”的一声,半只脚已经踏出寝室门的萧何又回到了寝室,他看到郑思宇的双眼充满了血丝,原来刚才是郑思宇一拳打到墙上的声音,萧何看到他的样子第一感觉就是冷,那仿佛是可以冻结一切的冷,萧何就这样走了过去问郑思宇:“哥们你这是咋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郑思宇没有回到萧何依旧那样的冰冷。

  萧何看郑思宇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就礼貌的性的和郑思宇道别“我走了,你也回家吧,这个时间寝室都已经没人呢了。”“哈哈,家?我还有家么,连最爱我的莫卡大叔都死了,我?早已经无家可归了。哈哈哈哈哈。”说完郑思宇便放声狂笑,笑着笑着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郑思宇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冰冷。

  萧何问道:“你怎么会没有家了呢?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郑思宇吼道:“家?哈哈,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只有莫卡叔叔才是真心对我的,他一直把我养到大,莫卡叔叔为人和蔼,对谁都那么好,可是这样好的一个人竟然被人杀了,你知道么,莫卡叔叔连全是都没有留!我知道是为什么,是因为那本战技,如果不是我莫卡叔叔也不会死!是我还了莫卡叔叔,是我…是我害死了莫卡叔叔。我从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是莫卡叔叔将我收养起来的,当时莫卡叔叔捡到我的时候,我的怀里踹着一本战技和一本功法,这两本功法都是日阶中级的,我没想到这本战技竟然会给莫卡叔叔带来杀身之祸,如果有选择去去他妈的日阶功法,起他妈的日阶战技,去他妈的修为我只要做一个平凡的人一直给莫卡叔叔养老送终!”

  萧何听到此处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萧何也觉得杀了莫卡的人实在太可恶了,你抢夺战技就抢夺战技呗,还杀人太没素质了,不过这话萧何也就心里想想,如果要是说出来估计这阵郑思宇都能跟他拼命,虽然他和郑思宇没什么太大的接触但是他却非常欣赏郑思宇的这股狠劲,这个冰冷的眼神。

  萧何突然有一种想要帮郑思宇一把的想法,于是就对郑思宇到:“这个仇我会帮你报,你连仇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你还怎么去报仇,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冷静,然后去莫卡叔叔那里去搜集一些线索,我现在有事得和陈雪导师离开一趟,现在我就算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实不相瞒的说我现在经脉全部都堵塞了,一点战气都没有,上次打赢郑浩的时候身体早就已经超负荷才运用出那么点战气来的,等我这次从玄天宗回来之后我的修为就会重新恢复,到时候我帮你一起去报仇。”

  郑思宇充满血丝的眼里流露除了一种叫做感激的目光,他没有说什么就是这样的对着萧何点了点头,萧何看到郑思宇对着自己点了点头就知道郑思宇已经答应了自己。临走的时候萧何还嘱咐着郑思宇让他不要干傻事,先去搜集线索然后等他回来两人再一起去报仇。

  离开了寝室的萧何就直接奔陈雪的公寓去,现在的放假时间了,学院的导师们也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也都会回家,整个导师公寓也只剩下陈雪一人,萧何还是第一次来到导师公寓按照陈雪给自己的地址就敲门,没过多久一身素装的陈雪就开门请萧何进去。

  导师公寓的屋子都是单间并不像学生宿舍一样好几个人合住一个屋子,陈雪的屋子看起来很可爱,墙面都是粉色的,墙上还挂着一些小玩具,如果萧何不是知道这是陈雪的屋子的话还以为这是那个小丫头的房间呢,陈雪看着萧何那表情就知道萧何心里在想什么,连忙娇羞的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女生的房间啊。”“我还真是头一次进过女生的房间。”萧何现在的表情是一脸猪哥的样子,看的陈雪心里直痒痒,真想一脚给他踹出去,可是自己都给他接进来了又怎么能给他踹出去呢。“你给我在这等着,不许乱跑,我去换衣服。”说完就扔下萧何一人去换衣服。

  换衣服?萧何一听这三个字就联想到陈雪那美妙的身姿然后衣裳一件一件的从她的身上落下露出那完美的身材,想着想着鼻血就流了出来而且还滴到了陈雪的床上,看到床上那一小滩血迹,萧何又想到这是自己和陈雪一番云雨之后留下的爱的印记,就一个人在那里傻呵呵的笑着。

  陈雪刚换完衣服出来就看见萧何一个人在那里傻笑,陈雪换的是一身运动型的衣服,由于玄天宗里学院的距离不是很近所有陈雪就穿了一套轻便的衣服,可是任何衣服穿在陈雪身上都会变得那么好看,身材本来就很完美的陈雪在这身运动装的勾勒下那诱人的身姿更是完美的呈现在萧何的眼前,而萧何看到陈雪现在的身体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萧何本来还是在滴答的鼻血,瞬间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开始陈雪还以为是萧何的旧伤没好呢,可是看到萧何那猥琐的眼神陈雪就知道萧何为什么流那么多的鼻血了,在看自己的床上,萧何的鼻血竟然全流到了自己的床上,陈雪大怒。

  傍晚,校园门口站着一男一女,这女的身姿完美,长相也是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她的那种气质,而她的旁边则站着一个小伙,小伙的两只眼睛上却刻着两个黑眼圈,整个人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两人就是陈雪和萧何。

  走出学院萧何就精神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修为能不能恢复的事啊能不精神么?只见萧何大喊一声:“向玄天宗,出发!”后面的陈雪看到萧何这个样子也不禁莞尔。

  玄天宗在乾武帝国的东侧的一个山谷里,这个地方天地灵气浓郁,如果修炼的话,修炼的速度会比外面要强好几倍,而且这里还有着许多奇珍异草,总之这个地方很牛逼就是了。

  两人快马加鞭一直没有休息的赶了4天的路才到达湛蓝帝国的边境,本来还是需要许多手续才能出国的,结果陈雪一拿出自己在湛蓝学院的导师证,守城的门卫刚才还死活不放的嘴脸立刻就变成了一副恭维的样子。

  萧何没想到陈雪的导师证竟然这么有用,他都有些心动了,正在考虑着自己将来是不是也弄一个导师证然后拿着这个导师证到处去作威作福。

  湛蓝帝国的邻国就是乾武帝国,因为现在五个国家相互制衡着所以很少有战争,渐渐的五个国家之间也变得和谐起来,如果是以前的战国时期萧何他们想这么简单的就进入到乾武帝国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乾武帝国的领土是五大帝国之中最大的一个,不但领土大而且人口也是五大帝国中最多的一个乾武帝国的人口足足有八千万之多,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乾武帝国的高手却不多,但是凭借着这么多的人口的堆积,乾武帝国的战魂和战总却是其他国家的好几倍,虽然高手的方面没有人家强,但是中阶的强者却众多,所以蚁多咬死象就算是再厉害的战皇也禁不起千八百个战魂一起攻击。

  风尘仆仆的赶了四天的路,两人的身上早已经是肮脏不堪了,尤其是陈雪,平时自己回家的时候都是不紧不慢的赶路,但是这次是关系到了萧何的前程问题所以不得不加紧赶路,乾武帝国的边境有一个叫凯撒镇的小镇,虽然镇子不大但是凭借着帝国边关的地理优势,发展的也算不错,每每来往于两国之间的商人都会选择这里作为落脚地。

  萧何和陈雪找到一家酒店之后两人让服务生放好马就寻思上楼,但是很悲剧的事情就发生了客满了,只剩下一间房间了,没办法萧何陈雪只能开一间房间,但是房间里只有一个浴桶,萧何是男士,抱着女士优先的原则,陈雪就先去洗澡,陈雪还给了萧何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在房间门口给她看着点人,万一哪个不长眼的要是闯了进来看到陈雪那可就不好了,但是这对萧何来说却是一个折磨啊,明明没人就在里面洗澡可自己却只能在外面守着,难道她就不怕自己监守自盗,或者说她这是在暗示着自己什么?

  萧何越想越觉得可能,但是现在自己一点修为都没有要是真的去偷窥了那不还得让陈雪揍死啊,别说没有修为了就算自己的战气还在又能怎样,战将和战魂那可不是一个等级的选手啊。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而萧何的内心也正在挣扎着,萧何选了一个最传统的方法,萧何从房间的花瓶里随便拿出了一朵花,一边掰着花瓣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去!哈哈老天爷都支持我去,我要是不去都对不起我掰的这朵花。”

  萧何就这样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浴室的门口,萧何慢慢的掀起了门帘,但是等待着萧何的却不是陈雪那曼妙的身姿,而是一盆沸腾的热水,萧何“啊”的一声双手就捂住脸庞,躺倒了地上,而没过几秒,浴室里的陈雪也穿了一身浴袍走了出来:“你别以为我洗澡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难道你以为修炼精神力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么?”躺在地上的萧何才想起来上官浩天也是玄天宗的人,而陈雪又是玄天宗主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修炼精神力这么牛逼哄哄的东西呢。萧何现在好后悔,不过他后悔的并不是去偷窥陈雪,而是后悔刚才陈雪一盆热水泼到自己脸上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没忍着疼痛去多看几眼陈雪的身体。

  被萧何这么一搞陈雪也不洗澡了,这次轮到萧何洗澡了,而萧何竟然还让陈雪帮她看门,竟然还什么美其名曰的说这是为了防止别人偷窥自己,不过也难说万一遇到一个像如一样的女子真的来偷窥萧何而且还看上了萧何,萧何就真的难办了,现在的萧何可是一点战气都没有,就算有点精神力也在这么小的屋子里也施展不开啊。

  其实萧何心里真正的想法是想自己洗澡的时候陈雪能禁不住youhuo来偷窥自己,不过萧何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想想就行了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如果陈雪能偷窥自己那母猪都能上树。

  洗了没多久萧何就洗完了,两人的肚子此时也饿了就去楼下吃饭,来到楼下一个窗口边的位置,萧何就叫来的服务生让服务生把菜谱递给了自己,萧何今天也学了一次自己的姐姐萧亚轩拿着菜谱点了四个菜,然后对着服务生说道:“除了这四个没个都给我上来一份。”陈雪调笑道:“你是猪啊吃这么多?”

  萧何闷骚的说道:“我这是在长身体的时候而且我吃这么多也不全是为了我自己啊,还是为了将来的小萧何,如果吃的少了将来小萧何没有长好我自己会抱憾终身啊。”刚开始的时候陈雪还没明白小萧何是谁,难道萧何已经有孩子了,不可能吧萧何才十五岁而已。但是一看萧何那猥琐的表情陈雪就知道萧何所说的小萧何是谁了,于是就给了萧何一个警告的眼神,不过被萧何直接无视了。

  菜上来了以后整个酒店的人都在看萧何一个人吃,就连陈雪也是一样就看着萧何一个人吃,萧何吃饭的时候最讨厌一些不长眼的苍蝇,可是苍蝇这种东西是无处不在的。正道萧何吃的正嗨的时候从酒店门口走进来四男两女,这四男两女刚进酒店就看到萧何风卷残云一般的吃东西,可是真正令他们重视的是萧何身边的陈雪,看到陈雪这六人就像萧何那一桌走去。

  而萧何也用了一句不大不小却又能让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又是一群苍蝇,吃个饭咋就这么费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