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宗城拍卖会
作者:闷骚淡定哥      更新:2015-06-26 18:17      字数:0
  回到酒店的萧何再看陈雪的眼光就如同看一个恶魔一样,陈雪看着萧何看着自己的眼光对着萧何说道:“我有那么可怕么让你这样看着我?”萧何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嗯嗯,很可怕我原本以为你的实力也就是战宗初阶的但是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吧,先天水属性战气然后在战技上还能附加精神力,最重要的是还是战宗高阶,这样的实力就算挑战下战皇强者恐怕也差不多了吧,现在我得小心点要是那句话惹你不高兴了你不得说整死我就整死我。”

  陈雪满面春风的笑了,不过这笑容在萧何的眼里却是灾难的开始。陈雪超温柔的对萧何说道:“咱俩也该算算刚才的帐了,你说是么老公?”这一声老公再配上陈雪的媚态萧何真想答应一声,但是萧何现在浑身的都直冒冷汗哪里还敢答应陈雪这声老公,只见萧何畏畏缩缩的说:“那个吧,刚才不是为了解决这些苍蝇么,导师你这么温柔,这么美丽,这么大方,这么善良,哪会和我这么一个战气全失的小废物计较对吧?”

  陈雪又对着萧何妩媚的一笑还说道:“老公,你坐那么远干嘛赶快过来吧,我们好好‘亲近亲近’。”萧何此时还哪敢过去,跑还来不及呢,对着陈雪又用出了老套路,迅速的脱下裤子还一边脱一边说:“诶呀,诶呀,肚子痛,不行忍不住了。”陈雪见萧何真的要脱连忙捂上眼睛,萧何看到陈雪捂上眼睛就知道时间到了,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裤子夺门而出。

  当陈雪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意识到上当了,可是萧何此时都已经跑多远了自己追也不上了,不过自己还真栽到萧何这个冤家手里了,和他在一起总是痛并快乐着,每次都惹自己生气,但是却又能让自己开心。如果自己不是比他大五岁或许自己会考虑考虑他吧,呸呸你在想什么呢你可是萧何的导师啊,陈雪心里也开始了胡思乱想。

  再看萧何离开了酒店之后就四处闲逛,走到哪里都听见有人在说天宗城的拍卖会怎么样怎么样,萧何也很好奇就向前面的一位大叔打听。那大叔很热情的告诉萧何:“看小兄弟的样子不是本地人吧,天宗城的拍卖会可是三年才有一次的,听说里面有许多奇珍异宝。不过没有身份的人是进不去的,如果我能进去只要看一次死也值得了啊。”说完老头就满脸陶醉的样子也不搭理萧何了,萧何看老头的样子对这拍卖会也更加的好奇了。

  溜达了半天的萧何觉得这么半天陈雪也该不生自己的气了就又走回了酒店,其实他哪知道陈雪压根就没生自己气。走回酒店就看到陈雪坐在床上修炼,但是萧何回来陈雪就发现了也从修炼入醒来,看了看萧何说道:“你还敢回来啊?”没办法人家就是比自己强,如果自己有实力的话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屈服的,但是现在得看清时势,萧何只能对着陈雪歉意的到:“刚才不是逼不得以么,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哈,对了你知道天宗城的拍卖会么?”

  被萧何这么一转移话题陈雪也没注意就回答道:“天宗城的拍卖会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家拍卖会的老板就是我们玄天宗啊,这次回玄天宗的时候正路过天宗城,我们也过去看看如果有什么奇珍异宝就留下来,反正花的家族里的钱。”萧何看到陈雪也想去拍卖会自己就可以少一番白话了。

  就这样休息了一夜,两人就又快马加鞭的向天宗城跑去,不过萧何的状态可不怎么好,陈雪在床上睡了一宿,而萧何却在地上睡了一宿,最悲剧的是房间里只有一套被褥,萧何只能在地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休息,第二天早上起来萧何竟然感冒了,现在自己的修为没了竟然连抵抗力也下降了,这让萧何甚是郁闷。

  又连续的赶了两天的路两人才到了天宗城,他们赶的时间也很巧,如果晚来一天就赶不上拍卖会了,因为下午四点拍卖会就开始了,萧何和陈雪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去拍卖会了,可是到了拍卖会的门口两人竟然被拦截了下来理由竟然是因为没有拍卖会的邀请函,这时前几天遇到的张云飞也来到了拍卖会门口出示了邀请函,看了看陈雪和萧何藐视的说道:“乡巴佬,当时请你们来你们不来,现在来了也进不去了吧,你们就在门口等着吧。”看他这嚣张的态度萧何真想揍他一顿但是现在自己是真的没有邀请函就只能看着张云飞那样大摇大摆的的走进拍卖会场。

  正当萧何想要离开的时候陈雪却从怀里掏出的一块令牌拿到了那名拍卖会的服务人员面前,这个服务人员看到了陈雪的令牌后却依旧不让陈雪进去,陈雪有点生气了自己宗门的企业自己竟然进不去,陈雪大怒让服务人员把他们的高管叫出来,服务人员看到陈雪和萧何两人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还想拿一块令牌混入拍卖会索性就不理他们两个了。

  陈雪见她这个样子很是愤怒,随手一击就让这名服务人员击飞,拍卖会场里面的保安人员看到竟然有人在这拍卖会的门口动手全都走了出来把萧何和陈雪围了起来。其中一个带头的人还对着两人威胁着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你知道这家拍卖会的老板是谁不,告诉你们可别给你们吓坏了这可是玄天宗的产业,你们敢在这闹事,我看你们是活腻味了!”

  陈雪被她这么一威胁都给气笑了,这是什么逻辑?在自己宗门的产业被拦了下来不说,还用自己宗门来威胁自己。拍卖会的会长周海听到外面有人在吵闹就出来看看,看看是谁敢在拍卖会的门口闹事,出门一看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人看起来虽然都很有气质,尤其是那名女子,虽然穿着普通但是身上那股高贵的气质是什么衣服都无法修饰的出来的,周海来到陈雪面前问道:“姑娘我这是拍卖会的会长,我叫周海,不知道两位为何在这里闹事,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可是玄天宗的产业么。”

  陈雪看到竟然来了高层就把刚才那块令牌又拿了出来让周海仔细的看看,周海结果令牌仔细的看了看,顿时大惊刚想要给陈雪跪下就被陈雪拉住了,陈雪淡然的说道:“今天你看到我的事不必对别人说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至于这些保全人员和服务人员都换了吧,这样的素质无法为我们陈家服务。”陈雪此时就是以一种上位者的身份在命令着周海,在萧何看来陈雪这样子还真有点女王的架势。

  在周海的引导下,萧何和陈雪来到了拍卖会的内部,而且还给两人送到了拍卖会里最大最靠前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为了玄天宗的高层人士准备的,换了别人无论你有多大的背景和多大的实力都无法来到这个房间。萧何坐在房间里正好能看到整个拍卖会场的全景,拍卖会场被装扮的极为豪华,整个拍卖会根据萧何目测大概能容纳下好几千人,而且最令萧何惊异的整个拍卖会场所有的墙壁都是镀金的,这的须要多么大的财力啊,而且拍卖会所有的灯也是用的荧光宝石,这种宝石价格不菲,换到一般人家都得放到家中当宝物,可是到了这拍卖会竟然只是用来当灯用,浪费极大的浪费啊。

  将两人送到房间之后周海就离开了,而没过过久其他的房间也陆陆续续的都坐满了人,闲来无事萧何也就调笑着陈雪说道:“没想到,你当上位者还挺有女王的架势的。”

  陈雪道:“我才不喜欢那个样子呢,要不是为了保持宗门的威严我才不想那样么,假装的那么严厉多么累啊,不过宗门里的那些前辈天天都是这种表情我看着都替他们累,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做一个小女生。”周海的离开让陈雪又恢复了往常的姿态,但是萧何却又打击着陈雪“就你还小女生?你都多大了,定多也就能算是一个小女人而已。”萧何一边说还一边撇嘴。

  陈雪发现自己和萧何在一起除了生气还是生气,无论自己每次说什么他都有话等着自己,陈雪虽然二十岁了,但是看起来说她是十八也不为过,而且自己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呢竟然被萧何说成是女人了陈雪又如何不怒。陈雪拽着萧何的衣服就是一顿摇晃还狠狠的说道:“我有那么老么?老娘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呢,你竟敢说我是女人,你好好看看我哪像女人了?”“扎大,屁股大。”萧何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出来,但是刚说出口萧何就意识到了自己又说错话了。

  被萧何这么一说陈雪本来愤怒的心情又变成了羞愧,陈雪也放开了萧何就那么的注视着萧何,那表情就好像萧何抛弃了她一样,萧何想先刚才自己的确有点过了,一个女生最在意自己的年龄了,而自己还说陈雪是一个女人这不自己撞枪口上了么?萧何暗暗的告诉自己以后自己得好好的管管自己这张嘴了要不然搞不好会死在自己这张嘴里。

  会场里的人陆陆续续的已经都来了,而拍卖会也即将开始。从拍卖台上缓缓的走出一位中年人这人正是刚才接待陈雪的周海,只见周海双手向上一举原本还吵吵嚷嚷的拍卖会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周海拿起台上的扩音石对着大家说到:“三年一度的拍卖会又要开始了,规矩我想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清楚了价高者得,如果谁不想规矩办事,对不起,那就请承受我们玄天宗的怒火吧,只要不在会场里发生争斗就行,哪怕是你们刚出了会场我也不会阻止你们。闲话我也不多说了,拍卖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