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惜颜      更新:2015-06-26 18:17      字数:0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夏日莲花开,红花霞碧水

  色同心复同,藕异心无异。

  “你……”王慎儿被气的说不出话。

  “我怎么了,本公主献丑了,望达王妃见谅,”顺德调皮地说还装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这使王慎儿更加气到吐血。

  “哼,本王妃懒得跟你一般见识,”王慎儿说完就甩袖而走,这次她可是丢脸丢到家了,本想羞辱太子妃的她,却被顺德取笑,真是偷鸡不成反被蚀把米,所以就恼羞成怒了。

  “顺德,别胡闹了,到母后身边来,”皇后口气有点严肃的吩咐道,不过对于顺德刚才的表现,她还是乐见其成的,这个慎儿随是她的外甥女,但是从小娇生惯养,所以整天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是该让她吃点亏,才会收敛点。

  “是,”顺德识相的吐了吐了舌头,被母后发现了,等下少不了得挨骂一顿了。

  “各位夫人自便吧,本宫有点乏了,你们各行游玩赏荷才是皇后吩咐道,原本吟诗的兴致,经王慎儿一闹,早就全无了。

  “臣等领命。”各夫人说完便纷纷离散开。各行赏荷去了。

  “顺德,母后不是不让你跟过来,怎么还这么不听话。是不是完全不把母后的话放在眼里了。”皇后责问道。因为此次赏荷所跟随大都是外臣夫人,儿顺德身为后宫中未嫁的公主就不适宜跟随。所以皇后特别吩咐不许她来。没想到调皮地她还是统统跟来了。

  “母后,顺德知错了。只是母后与皇嫂都走了。顺德一个人在公众真的无聊。才偷偷跟来的。”顺德委屈的嘟着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轻轻地搂着皇后的脖子撒娇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以后不许这样了。”皇后嘴角微微上翘。这个小丫头真是让她头疼。

  “是,顺德遵命。那母后,顺德借皇嫂去玩意会儿,好不好?”顺德看了看素素,向皇后哀求道。

  “也好,太子妃你就跟顺德区玩儿吧。不用陪本宫了。本宫真有点乏了,休息一会儿。”

  皇后疲惫的说道。

  “是,那儿臣先告退了。”

  “恩,去吧。”皇后朝她们挥挥手。转身朝里面躺下。

  素素任由这顺德拉着自己,两个人悄悄离开了菡萏亭。围场那边,个大臣与各皇子还在激烈的追逐哦,时而传来一阵阵马蹄的奔跑声与收获的欢呼声。这场射猎,估计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皇嫂。我们去围场那边看皇兄他们狩猎,好不好?”顺德拉着素素的手蹦蹦跳跳地说着。

  “怎么可以,围场是不许女眷进入的。”素素严肃的说着。这个丫头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没事的,我们可以从这条小路偷偷溜进去。没有人会看到我们的。”素素朝前方的一个小洞望去。洞内一片黑暗,看不清任何东西,依洞口的大小估计,洞内大概只容得下下一个人并肩而走。这个顺德,真是个鬼精灵。怎么连此等小路也会被她所知。素素对她真是没话说,既然如此,也就顺便进去瞧瞧。其实对于围场内部,素素也是甚感好奇。

  “走呀,跟着我就好.”顺德朝发呆的素素挥了挥了手。

  素素回过神。随着顺德朝那条小路走去。这条小路内部曲曲折折,约有五尺高。行走时得稍稍弯曲,才不至于撞到头。洞内一片黑暗。只能靠摸索才能前进。如果此时有手电筒该多方便。素素不觉在心里幻想着,虽然自己穿越到古代已有好些日子,但是对现代的一些物品还是会有些眷恋。片刻后,眼前察觉到一丝微光。朝那束光芒走去,眼帘便越来越亮。最后,来到长满荒草的洞口。顺德在前头轻轻扒开几束草枝。钻了差出去。素素紧随其后。微微侧身挤出洞口。

  素素站在洞口处,拂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放眼望去,视野无比宽阔。一望无际的草地。

  “哇,好可爱的兔子。“顺德看见前方一只消兔子蹦蹦跳跳的寻觅着。顺德兴奋地跑过去想抓住它。

  “顺德,小心“素素赶紧扯住她的衣袖。阻止她前行。

  原来小兔子的身后正隐蒇着浓重的杀气。一只剑不偏不倚的朝小兔子射去。

  “啊,小兔子。“顺德沮丧的喊道。

  素素看着刚刚还活泼乱跳的小兔子,此时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内心感到一阵心悸。难道无欲世俗的活着也不可以吗?

  不经意间瞄过马背上的男子,素素似觉些许数意,经过一番寻思,才隐隐约约记起,此人不正是……

  “公子,公子……醒醒呀,”素素在去碧落居的路上,遇见一男子一身黑衣的昏到在路边。

  “你是……”男子微微睁眼,无力的问道,只是此时虚弱的他还未说完就昏过去了。

  “公子,公子……”素素摇晃他的手臂,试图再次唤醒他,这次真的没有任何回应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素素又不忍心任他死活,如果不救他,恐怕凶多吉少,只好吃力的扶起他,一步步往碧落居走去,看来只能麻烦小思了……

  “素素,这位是?”凤小恩盯着此时正一言不发,安静的躺在床上的男子。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刚刚从路上捡回来的。”素素无奈的说道。

  “从路上捡来的?那你就往我碧落居送呀,”凤小恩对素素的行为实在无语,一向冷傲的她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善良了,看来穿到古代的她本性还没变。

  “怎么,不可以吗?那我把他带走吧。”素素一脸委屈的说道。

  “好了,既然都送来了,就不用在麻烦了。不过,他到府还活着吗?看他的样子,好像快挂了呀,凤小恩说着把手往他鼻子上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