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吟浅唱香如故
作者:紫陌嫣然      更新:2015-06-26 18:17      字数:0
  紫云殿里,梦凝却依旧很兴奋,李世民平易近人,可比那个冷冰冰的李建成好多了。想到李建成,梦凝又想起了李世民对她说的话,“我大哥说你时的眼神那么温柔”。

  “温柔,有吗?”梦凝摇了摇头,但是她脑海里却一直浮现出李建成的样子,“是啊,他对我很好,虽然有些冰冷,但是至少还救过我,关心过我!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她突然想:“我为什么会一直想他?不会是……不会,不会,我怎么会喜欢一个怪人呢?”梦凝枕着胳膊躺在床上,睁眼看着黑黢黢的房顶出神,折腾了好久才睡着了。

  宣政殿内,众臣议事。尚书右仆射裴寂启奏:“皇上薛举攻唐,如今军情紧急,不知皇上……”李渊坐在龙椅上,威严地说:“昨夜,朕已经想过了。真打算让世民带兵前去攻打薛贼,不知众爱卿有何?”李建成出列奏道:“父皇,儿臣以为,二弟身经百战,本是退敌的合适人选,但是,二弟才刚刚才打完李轨,将士们恐疲于应战,儿臣请出战击退刘武周,保我大唐江山于万年!”裴寂等人道:“皇上,太子考虑的是,打仗最怕的就是将士们疲于交战,臣恐这仗不好打呀!”一旁又闪出了李元吉,李元吉向李渊上奏:“父皇,昔日刘武周与儿臣在晋阳交战,城中恰遇饥荒,军民无心恋战,这才败给了刘武周。父皇,儿臣请父皇下旨让儿臣和大哥前去退敌,以报晋阳失利之辱!”李渊听了之后犹豫不决。

  长孙无忌和李靖站出来启奏皇上,长孙无忌首先开口说道:“皇上,微臣以为,刘武周奸猾狡诈,需要派一个作战经验丰富的人去才合适啊!三殿下虽也屡立战功,但是要对付刘武周,只怕还需秦王出战。”李元吉一听,怒向长孙无忌道:“你是说本王打不过刘武周?”长孙无忌说:“三殿下上次便输给了刘武周,这次再去恐怕更难应付,毕竟刘武周奸诈狡猾,三殿下斗打仗经验是斗不过他的!”李元吉一把扯住无忌:“你!”

  李渊喊道:“都给朕停下!”李元吉愤愤地推开长孙无忌。李渊说:“齐国公说得有理,但是,太子也说了,世民刚打完仗,朕恐派他去众将士疲惫不堪反而情况更糟!”李靖启禀皇上:“皇上,秦王手下的将士每日都在*练兵法,为的就是保家卫国于危难之中啊!更何况攻打李轨已是几月前的事了,如今将士们早已休养好了,精神百倍,士气昂扬,攻打刘武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李渊心下度量再三,觉得派李世民去为好,于是便说:“朝内重事繁多,太子就在这里帮朕处理朝政吧!元吉,你也留下,帮你大哥。”李元吉只好退到一旁。

  李渊道:“秦王李世民听令!”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李靖等跪下,“朕命秦王为平东大将军,李靖为副将军,长孙无忌做先锋,即日领兵出城,攻打刘武周!”

  这时朝堂上又有一人出来,大家一看,却是西府赵王李元霸。元霸问皇上:“父皇,您也太偏心了吧,每次都叫二哥出征,怎么都不带我?”李渊笑道发哦:“元霸,你这次就不要去了,转眼又到你母后的忌日了,在这里待着多陪陪她吧!”世民也劝他:“是啊,四弟,二哥还要托你替我祭奠母后呢!”元霸听了默然退下。世民等领命出征。

  退朝后,建成和元吉回到东宫,元吉恨得咬切齿,“又被世民抢去战功,这下他回来一定会更加猖狂!”

  建成责备他:“你太莽撞了,如果你不去和长孙无忌争,父皇也未必会派世民。”元吉道:“怎么赖我了?”

  建成说:“你现在这样明抢明刀地跟长孙无忌争斗,父皇一定看出来什么了。父皇说过,他最怕的就是我们兄的互相残杀来争帝位,你今天在朝堂上那样做,不是公然和他叫板吗?”

  元吉这才明白过来,但是又说:“如果不是李世民处心积虑,觊觎大哥的太子之位,我也不会这样做。”

  建成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你以后做事谨慎些,考虑清楚了在行动。”

  李元吉“哦”了一声。

  元吉看建成一脸阴郁,问道:“大哥,怎么了?”

  建成回答:“没什么,只是有些乏了。”

  元吉对建成说:“大哥,我刚才又想,世民去打仗对我们也不完全是坏事啊!他在他的沙场战,我们在皇宫战。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哥,世民这一走,梦凝那边就对我们有利了!”

  李建称呼了一口气说:“我就是在为这事烦心!”

  元吉道:“大哥,世民已经抢去我们的一次机会了,这次,我们是万万不能再失去利用梦凝的这个机会了。”

  建成道:“我乏了,元吉,你先回去吧,我们明天再商议!”

  “大哥!”

  “父皇也不是说了吗,母后忌日将至,咱们不去出征也好,至少还可以多陪陪母后!”

  元吉道:“大哥!”建成瞇住眼睛,挥挥手示意元吉回去,元吉“嗐”了一声,甩袖离去。

  长安的秋天来了,草木渐渐枯萎,蝉鸣声也慢慢隐匿,天地间萧瑟而又肃穆。箫声暮阳点寒鸦,断桥稀雨几处家?晚亭枫叶惹杜宇,长叹孤烟尽天涯!

  太穆皇后的忌日不几日就到了,皇上亲自带着太子、元吉、元霸、平阳公主等人前往太庙拜祭。皇上持香,向着皇后的灵牌说:“朕若没有爱妻的支持,怎么可能登上这九五大位?爱妻平生才智过人又知书达理,实乃朕之贤妻。无奈天数难料,爱妻还未颐享天年,便舍朕而去,朕每思之,深觉心痛!”说罢进香,众人皆跟着上香。李渊又谓众子女:“如今你们个个都长大了,也都有能力了,你们母后看到你们这样也便放心多了!”众人答:“是!”李渊对他们又说:“现在天下尚未平定,但是我唐日渐昌盛,一统天下为期不远,但是,越是到这个时候就越是要同心同德,以防他人钻了空子啊!”众人又应:“是!”

  李渊看了看元吉,又看了看太子和元霸,随机转过身去,说:“朕不希望看到你们兄弟离心离德,你们的母后也一样,希望儿女们和和睦睦相处。今日在你们母后灵前,你们要立下永远和睦的誓言!”他又转过身来,看着元吉说:“元吉,你先立?”元吉踌躇再三,说不出话。李渊冷冷地说:“怎么,不敢?”旋即又看了一眼建成,建成突然重重地跪到太穆皇后的灵前,道:“母后在上,我李建成发誓永远和众兄弟同心同德,誓不叛亲,否则天地不容,不得好死!”

  李元吉惊了一声:“大哥!”建成拉元吉跪下,说:“你也发誓!”元吉双目圆睁,面色紫红,他看了看建成,又看了看李渊,捏紧拳头说:“好,我发誓,我李元吉如果背叛亲人,将死于非命!”李渊满意地点点头。“我也是,我……我,我要是做出有伤兄弟的事,我就遭天打雷劈!”元霸看他们两个发誓了忙忙说道。

  李渊让他们都起来,说:“好了,朕也是想让你们母后听到你们兄弟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你们母后的在天之灵也该放心了!”

  拜祭完皇后已是傍晚,皇上等一行人回宫。

  “大哥,父皇这么做无不过是为了吓吓我们,我才不怕呢!”元吉对摆弄玉笛的建成说。

  建成不缓不急地说:“你可别忘了咱们发过的毒誓!”“这种事你也信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元吉,听大哥的,咱们做好分内的事就好了!”

  元吉骂道:“父皇这事做得也太绝了吧,凭什么让我们兄弟两个发誓,他李世民呢?难道父皇就看不出他对咱们虎视眈眈吗?”

  “父皇只是想慰藉母后在天之灵,没什么其他意思,元吉,你不要想太多了。再说世民又不在旁边,父皇怎么叫他立?”建成放下玉笛看着桌案上的烛焰道。

  元吉走到他身边说:“大哥,我可不信你会真的这么想!”建成抬头看了看他,又把目光转向火焰。

  元吉小声道:“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很在乎兄弟之情、手足之意,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啊,难不成我们还要等着世民来杀我们、来夺天下吗?”

  建成不语,元吉看了一眼他继续说道:“大哥,自古以来,为了皇位弑父杀兄的例子还少吗?你就算无意害人,自有别人害你啊!你不想想自己就算了,不想想我这个弟弟也就算了,难道你就不为你喜欢的女子想想吗?”建成盯着元吉说:“我从来就都没喜欢过哪个女人,你别胡说!”

  元吉冷笑道:“是吗?那你为何每天都拿着那块破纱布看,还不是因为那是那个女人给你包扎伤口用的!”建成一下子被元吉的话给噎住,说不出话来,他下意识地将手放在胸口上——他一直把那块纱布带在身上。

  元吉拉住建成,蹙着眉头说:“大哥,你不用隐瞒我,我知道大哥喜欢梦凝,但是,梦凝和世民也很要好。如果将来世民当了太子坐了皇位,他能把梦凝给你吗?”建成用力按住胸口。

  建成说:“我本不意于和弟兄们作对,如果不是上次去探访世民的时候偶然听到他和手下商量着要杀了我夺下太子之位,我还不相信你说他要害我的话。当时王世充称帝,又听闻他要纳隋朝第一美女为妃,我想,父皇如今又好美色,便想到铤而走险,抓了梦凝安排在父皇身边为我所用的计划。可惜……”

  “可惜大哥情不由己,先一步爱上了梦凝!”元吉接过建成的话,“大哥,既然你这么爱她,就要保护她。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去保护你爱的人呢?所以大哥,你要更加强大起来!不是我们狠,是世民先*我们的!”

  建成掏出那块纱布,捏在手里看看,然后闭上眼睛点点头。

  窗外,悲风萧瑟,冷气断寒秋,宫闱朱墙深,更声起,铁马冰河,将相王侯。

  第二日,建成叫来如玉,对她附耳交代了些话便离开了